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五章 父亲国王 孰好孰坏

第五百七十五章 父亲国王 孰好孰坏

        已经锐气丧尽的布伦希尔德再也没有驰援奥丁的想法了。或者说,她真的没有勇气去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用冈格尼尔,把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钉死在那里。

        所以她放开了自己的坐骑,像是yi个艰涩的思考者yi样,苦皱着眉头,无声地返回到了自己的宫殿之中。

        而看着她的这幅模样,几乎所有的女武神都开始噤若寒蝉起来。任是谁这个时候都明白,此时的布伦希尔德已经不是可以随便调笑和开玩笑的目标了。如果有人敢在这个时候做出这种不长眼的事情的话,说不准迎接她的就是来自布伦希尔德的利剑和决斗。

        所以八个女武神架着欧若拉就悄悄地散了开来。他们为布伦希尔德营造出了yi个安静的空间,同时也确保没有人能够在这个时候打扰她。

        饮宴的欢乐因为布伦希尔德的变化开始变得冷清起来。而破晓之神海姆达尔的驾临,更是让这个宴会多上了几分苦闷和压抑。

        在这个能看穿yi切,听见yi切的心声面前,那些本身就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家伙就越的站不住脚了。谁也不希望自己的龌龊心声被海姆达尔听见过去,谁也不希望自己那贪婪的眼神落入到守护者的眼中。所以,随着第yi个坚持不住的人匆忙地离去,越来越多的宾客开始慌忙地逃离此地。很快,原本熙熙攘攘的宫殿就已经彻底地变成了冷清而萧条的地方。

        除了那些女武神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人愿意待着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

        然而,这其中还有yi个例外。那就是周易。

        不知道是不是忘了这个客人的存在,亦或者是因为他的身份太过特殊,女武神们也没有想好该如何安置他。所以在散出去的时候,她们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周易的存在,把周易yi个人孤零零地留在了布伦希尔德的边上。

        这就让周易感到很尴尬了。他想走,但是看着那些个女武神刀子yi般的眼神,他又没法这么yi走了之。而站在这里,感受到布伦希尔德郁结心情的他,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解她才好。

        他甚至不知道布伦希尔德到底因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以至于他现在就是想开口,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才好。

        思索再三,犹豫了又犹豫,周易还是拿着yi个酒壶,悄悄地来到了布伦希尔德的身边。

        “我知道你心里似乎因为什么而感到不舒服,说真的我并不清楚你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但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觉得我可以当yi个听众!”

        冷冽的瞥了周易yi眼,布伦希尔德声音也想冰冷的锋刃yi般,让人直接就感到了yi种可怕的窒息感。

        “就凭你!yi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别以为你打败过我就可以在我面前胡说八道。我不需要人倾听我的想法,我也没有你想的那么软弱!”

        看着yi眼伫立在那里,像是雕像yi样生硬的布伦希尔德。周易呵呵yi笑,就直接坐倒在了台阶上。他yi边斟着酒,yi边把yi杯美酒放到台阶的边缘上。然后顺势yi倒,就靠着台阶自斟自饮了起来。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么我们喝酒就是。反正现在你的那些姐妹们也不会让我轻易地离开,所以我就在这里。你可以选择和我yi起喝闷酒。也可以等你想明白了之后,把你心里的想法告诉我。放心,我完全可以做到yi耳朵听,yi耳朵冒。不会把听到的东西在说出来的。”

        “闭嘴,别废话,喝酒!”

        听到周易的话,本来就心情复杂的布伦希尔德就越苦闷了起来。而如此苦闷的她显然看不惯如此悠闲的周易,所以她直接冷哼了yi句,也不管地上的酒杯,伸手就从周易的手里把酒壶抢了过去。

        她开始对着酒壶痛饮了起来。醇香的美酒顺着她雪白如同天鹅yi样的脖颈流淌而下,让她看起来既充满了豪放之美,又有yi种说不出来的媚态。

        而周易却无暇欣赏她的这种美丽,他只是默默地端着自己的酒杯,好像能从中看出yi朵花来yi样。

        身边有着这么yi个动人的存在对于任何男人来说都是yi件好事。但是对于周易来说,这却是yi种煎熬。布伦希尔德越动人,他的心里就越警醒。短短的几个呼吸里,他已经把自己爱人和孩子的名字在脑袋里默念上了yi万遍。

        身为女武神,豪放惯了的布伦希尔德显然也没有把周易的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的这种小事记挂在心上。她饱饮着醇香的美酒,直到她的脸色变得绯红,双眼变得迷离时,她才学着周易的模样,懒洋洋地坐到了台阶上,然后yi口气的把自己心里想的东西统统对着周易倒了出来。

        “你知道吗?我小的时候yi直以我的父亲自豪。对于我来说,他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英雄,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士。是英明的领导者,是被人爱戴的国王。虽然我很讨厌他没有全身心地爱着我的母亲,但是我依旧崇拜着他,模仿着他,希望能像他yi样成为战场之上最夺目的存在。”

        “你已经做到了,不是吗?奥丁和我说过,你是他最骄傲的女儿,他为你感到自豪,布伦希尔德。”

        周易适时地插了yi句,但是却让醉酒后的女武神狠狠地yi巴掌拍到了他的手臂上。

        “别插嘴,听我讲完。”

        “我是在出生很久之后才被接到了金宫的。而yi到那里,我就现我并不是父亲最宠爱的孩子。巴尔德才是,他就像太阳yi样明亮,每个人都喜欢他。他会唱歌、会吟诗,而且英武善战,是yi个近乎完美的神灵。他是我父亲的掌上明珠,在他的眼里,巴尔德的重量过了其他所有的孩子。”

        “说真的,那个时候我很害怕。我担心父亲会被巴尔德全部抢走。但是后来我却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虽然他对巴尔德的宠爱近乎无限,但是却并没有忽视我们的存在。我的第yi把武器诺统就是那个时候父亲给我的。而最让我了解到父亲没有忽视任何yi个孩子,而是在yi直在尽可能地关心着我们的,则是因为霍德尔。”

        “霍德尔是巴尔德孪生兄弟。如果说巴尔德是光明之子的话,那么霍德尔就是黑暗之子。他双眼失明,性格阴沉的让人害怕。而且面目可憎,别说是我们,就是他的孪生兄弟霍德尔也不怎么待见他。除了提尔之外,甚至没有yi个人愿意和他玩耍,更没有yi个人愿意和他yi起学习,战斗。”

        “我yi直以为,像是霍德尔那样的家伙,是没有人愿意搭理他在乎他的,就是父亲和他的母亲弗丽嘉也是yi样。但是有yi次我却是现,这是yi个错误的观点。那是阿斯嘉德yi次庆典,作为奥丁的子嗣,每个人都要展现出自己的勇武。而提尔那个时候已经进入到了军队里,开始和巨人战斗了,根本没有能力去教导霍德尔。所以那个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做好了看好戏的想法,想要看看那个瞎眼的弟弟到底会在庆典上怎么出丑。战斗不是玩闹,光靠他yi个摸索,是不可能找出什么门道来的。而没有人教导的他,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勇武展现出来。”

        “但是和我们想的不yi样,霍德尔虽然yi直是yi个人,但是他的武艺却是yi点也没有落后于我们。甚至比起巴尔德来,他也并不差上多少。这让我很吃惊,很多人把这归咎于天分,但是我知道天分是做不到这yi点的。所以我开始偷偷地跟着巴尔德,直到我现了yi个秘密。”

        布伦希尔德酒后的漫长讲述终于到了有趣的地方,而即便是yi直在默念心经的周易这个时候也悄悄竖起了耳朵。

        “那是yi天晚上,我跟着巴尔德来到了父亲宫殿的花园里。而在那里,我看到了我们的父亲,他手把手地教导着巴尔德,教他挥剑,教他用矛。甚至告诉他该怎么才能在黑暗中感觉到自己的敌人。”

        “那个时候看到那yi切,我真的是太嫉妒了。要知道那个时候正好是和巨人们征战的时候,每天父亲都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我甚至有时候好几天都看不到他的影子。但是在这里,他居然能抽出时间来陪着霍德尔那个家伙练习,这可是巴尔德都享受不到的待遇啊。我当初真想冲出去骂他们yi顿,但是我到最后还是没有这个勇气。而在后来,我却是明白了,我的父亲是yi个最温柔而且慈爱的父亲。他做的那yi切,都是因为我们都是他的孩子。”

        说到了这里,布伦希尔德戛然而止。酒已经空了,而她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清明起来。不过周易并没有让她就此打住的意思,他把地上的那杯酒举到了她的面前,然后对着她悄声问道。

        “我理解你的父亲的心情,但是我还是不明白,这和你现在的情况有什么关联吗?”

        “关联?”拿起了周易手上的酒,布伦希尔德脸上露出了不知道是喜是忧的表情。“你知道我父亲现在去做什么吗?他要去杀了他的儿子。杀了他无声关怀了数百年的孩子,杀了他即便是误杀了自己的孪生兄弟,砍掉了自己长兄的手臂也舍不得处死的幼子。这是因为什么,因为王国吗?还是因为命运?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心目中的那个父亲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周易,你能吗?”

        最后yi杯酒被她yi饮而尽,而这个时候的布伦希尔德却是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看着周易,似乎想要从他那里得到yi个答案。

        而看着这样的布伦希尔德,周易凝视了许久之后,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的父亲是yi个伟大的国王,他为了这个王国甘愿牺牲自己的yi切。他是yi个让人敬佩的人,真的!”

        听着这样的回答,布伦希尔德扯开了嘴角,露出了森冷的笑容。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