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一章 满目疮痍 宝石再现

第六百零一章 满目疮痍 宝石再现

        大军整顿了yi天,再度重新出了。这yi次他们并不需要驰援什么,因为摆在明面上的敌人已经被他们的行奔袭打了个七七八八,以至于现在根本没有什么明面上的目标来给他们提供任何打击的机会。

        这个情况看起来是yi片大好,以至于很多战士都已经忘记了之前的牺牲和艰苦,开始幻想起凯旋仪式的美好。但是作为主事人,布伦希尔德却没有她手下的那些战士那样乐观。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即便是这样yi片大好的情况,她还是感受到了yi种特殊的危机感。就好像是已经生了什么yi样,沉甸甸的感觉压在她的心头上,让她连喘气都有了yi种费力的感觉。

        而距离金宫越近,这种感觉就越严重。以至于到了后来,她更是直接下令加快行军度,马不停蹄地向着金宫奔驰了过去。

        这种命令自然是让人哀声哉道,不过看在辉煌的胜利的份上,倒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于是在整整持续了两个昼夜的奔行下,远行的军队终于在yi次看到了金宫的身影。

        而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当他们出现在金宫面前的时候,等来的却不是想象中迎接凯旋的仪式,而是长鸣的警钟和慌乱的简直如同无头苍蝇yi样到处跑来跑去的卫兵。

        如此这般的景象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而面对这种情况,女武神立刻策马冲了上去,对着上方的卫兵大喊道。

        “我是女武神的统领布伦希尔德,现在是谁在驻守金宫?为什么不打开大门迎接得胜归来的勇士?回答我!”

        女武神的声音让上面顿时产生了如同yi窝蜜蜂嗡嗡乱叫的声音,而直到许久之后才有人走到城墙边上,向下张望了起来。

        他第yi眼就看到了明亮如同晨星yi般的布伦希尔德,然后才注意到旌旗鲜明,军容整齐的大军。这让他脸上立刻露出了异常明显的喜色,以至于他连向布伦希尔德解释都忘了解释,立刻就撒开了脚丫yi边奔跑着,yi边向着四周那些畏缩的如同鹌鹑yi样的守卫们大叫道。

        “是女武神和英灵的队伍,女武神回来了,布伦希尔德大人回来了。我们有救了,我们有救了!”

        在他的呼唤之下,上面的守卫总算是有了些许的精神。连带着大门开始缓缓地敞开。不过这个情况,却是让布伦希尔德和周易默契地对视了yi眼,然后他们从彼此双方的眼神里都看到了异常明显的不对劲。

        这不像是yi个国家的核心,更不像是yi个国家的王宫。反倒是更像是yi个边境的小城,在yi次又yi次的洗劫之后,完全变成了yi个受气的小寡妇的形象。除了提着裙子嘤嘤哭泣,用恐惧的眼神看着任何yi个出现在自己视野里的人外,什么都做不到。

        这不正常,非常的不正常。要知道在他们的计划里金宫可是危险最小的yi个地方。即便是只靠着那些不堪大用的战士和守卫也足以保护这里的周全,更何况这里还有破晓之神海姆达尔,洛基以及她手下的那些冰霜巨人,不管怎么说,这里都不应该是这幅样子才是。

        怀着这种疑问,布伦希尔德和周易率先走进了金宫的大门,而yi走进大门,他们立刻把眉头紧皱了起来。

        就和古代的王国yi样,金宫说到底其实也是yi座城市,阿斯嘉德的王城。除了身为国王的奥丁所居住的金宫大殿之外,还有无数阿斯嘉德的凡人居所坐落在这里。这些古典而富有特色的民居就坐落在金宫的周围,如同众星拱月yi般把金宫牢牢地包围起来。并且形成了yi个让人叹为观止的古代城市。

        那样的景色虽然不如现代城市那种繁荣到近乎夸张的地步,但是却也足够的兴盛,足以让任何yi个人铭记住它的美丽和辉煌。

        但是现在,周易看到的只有满目的疮痍和让人无法想象的萧条和冷清。往日里繁荣的街道变得破破烂烂,四周全是坍塌的民居和商铺。而在大街上,不要说欢迎的队伍,就连行人都难以看到两个。

        这让那些习惯了金宫繁荣昌盛,经常自信地开怀大笑的阿斯嘉德人感到分外的不适应和不可思议,尤其是当他们看到yi双双戒备而且恐惧的眼睛在暗处盯着他们的yi举yi动的时候,这种感觉就更加深切了。

        这个时候,已经不只是周易和布伦希尔德,每个人都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而面对这种情况,所有的阿斯嘉德战士都把自己的心揪了起来。并且在他们的心中,还悄然地生起了yi团邪火,在疯狂地灼烧着他们的内心。

        他们在前线拼死拼活,为的不就是这些无辜的亲人和同胞,为的不就是这个国家的未来和明天吗?现在他们好不容易战胜了几乎无法战胜的对手,但是自己国家的王城却变成了这个样子,那他们所做的yi切又有什么意义,他们和战败了又有什么区别。

        疑问、愤慨以及对于家人的担心和忧虑让很多战士都变得情绪失控起来,而这yi点作为统帅者的布伦希尔德感受的非常清楚。所以她立刻向身边最亲密的姐妹们吩咐了几句,就喝令着那些凡人勇士就地解散,去看望自己的家人。

        这个命令小小地安抚了yi下他们的情绪,而下达了这个命令之后,布伦希尔德也是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忧虑,和周易知会了yi声,就和他yi起向着金宫大殿的位置赶了过去。

        而到了那里,周易和布伦希尔德却是现洛基早已经坐在了王座之前的台阶上,苦笑着面对着这两个归来的胜利者。

        “看样子你们似乎取得了辉煌的胜利啊,虽然这在我的意料之内,但是我还是不得不是你们做的真是漂亮,最起码让我挽回了yi点颜面。”

        此时的洛基看起来也并非非常的乐观。她身上穿着着墨绿色的甲胄,但是在那甲胄之上却已经是满身裂纹。这似乎证明了她经历了yi场近乎严酷的战斗。而和她身上的甲胄相比,她身上的伤势也异常的明显。

        脸上的擦痕还有其次,关键的是她的手臂。吊在胸前的手臂和从锁骨下透露出来的厚实绷带无不说明了她身上的伤势异常严重,而这就常理来说是非常不应该的。

        不管再次,洛基也是yi个神灵,yi个有着恐怖生命力的神灵。打断了骨头这种伤口对于他们来说最多也不过是睡yi觉的事情。而现在,她居然需要打着绷带,这怎么看都是yi件完全不应该的事情。

        除非她身上的伤口真的非常的眼中,亦或者是她只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推脱自己的责任。

        在这两种情况下,布伦希尔德自然地偏向于后yi种。而满心焦急的她根本不愿意多想,立刻就冲了上去yi把拎着洛基的领子,把她拽了起来,对着她质问道。

        “究竟生了什么?你到底再干什么?为什么这里会变成这个样子,海姆达尔呢,其他人呢?他们都死了吗?”

        “你也认为这是我的过错吗?”

        洛基的脸色立刻变得苍白的可怕,而与此同时她却是冷笑着反问了起来,就和她以往表现的yi样,满是桀骜不驯的阴冷。

        “你向我保证过,这里会是安全的。只要有你们的驻守!但是现在看yi看,这里是什么样子。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你们到底做了什么?”

        洛基的反应让布伦希尔德心中怒火更甚,在她看来,这就是洛基她们的问题。他们连那种几乎不可能获胜的战争都打赢了,反倒是这个最安全的地方却变得支离破碎,满目疮痍。这难道不需要她们为此来负上责任吗?

        “做了什么?我做了我所有能做的事情,但是就像是你看到的那样。我们输了,输的yi塌糊涂。如果不是托尔及时地赶了回来,整个金宫都会被敌人毁于yi旦。而即便是这样,我们也损失无数,甚至大到了yi个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地步。”

        “你知道吗?海姆达尔已经受了重伤,危在旦夕。而为了保护奥丁,弗丽嘉死了。她死了,你知道吗?那个被我叫做母亲的女人死了,你以为这是我愿意看到的事情吗?”

        几乎是大喝着推开了布伦希尔德的身躯,洛基在怒吼的同时却也是开始流泪起来。晶莹的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无声地流下,很快地就变成了冰晶yi般的存在。而当眼泪流淌过后,洛基只是随手yi抹,就立刻换上了yi副脸孔,冷笑了起来。

        “我忘了,阿斯嘉德人不相信眼泪这yi套。我会注意的,下yi次我不会在做这种没有任何用途的事情的。”

        “抱歉!”

        骤然听到这个噩耗,布伦希尔德也变得呆愣了起来。她默默地放下了自己的手,对着形容凄惨的洛基这么说了yi句。然后,她就像是想到了什么yi样,什么都不顾地向着奥丁的宫殿跑了过去。

        这个时候,奥丁的安危已经成为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事情,而除此之外,所有的东西都变得不再重要。yi时间,偌大yi个宫殿里只剩下了周易和洛基两个人。而看着伤痕累累的洛基,周易皱着眉走上前去,yi把握住了她的肩膀。

        生命的力量涌动着冲进了他的体内,然后立刻又被另yi种更大的力量击溃逼迫了回来。而看着突然浮现在洛基脸上,那细碎的如同血红水晶yi样的裂纹,周易立刻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说道。

        “力量宝石,这怎么可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