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四章 暴怒雷神 谁的过错

第六百零四章 暴怒雷神 谁的过错

        土鸡瓦狗,这是周易心里对于那些所谓的诅咒战士最为真实的评价。即便是有着无限宝石的力量,他们难道还能比得过曾经yi度拥有过半数宝石的灭霸吗?连灭霸都已经被自己击败到无限的宇宙深空中去,周易就不相信,这些只是靠着yi颗无限宝石逞威风的家伙还能在自己的面前翻出什么浪花来。

        虽说看起来有些傲慢。但是这却绝非傲慢,而是周易对于自己实力的绝对自信。因为自信,他才能表现出这样的不屑。同样的,也是因为了解周易的实力到底如何,洛基才理解为何周易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而对于他的这种表现,洛基只有yi个想法,那就是嫉妒。不过再怎么嫉妒也好,作为yi个聪明人,洛基始终明白自己该怎么样控制自己的尺度。她不会因为这种嫉妒而去做什么蠢事,哪怕上yi刻自己还被残忍地拒绝掉了。

        所以她只是面色平静地目送着周易的离开,甚至还挤出了笑容对着他说道。

        “既然你这么自信的话,那么我也就不多说些什么了。祝您好运吧,尊敬的英雄阁下。”

        “老实得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吧,洛基。”同样是露出了笑容,但是却意味截然不同的周易只是摆了摆手就消失在了她的面前,同时给她留下的还有yi个勉强算是善意的劝告。“现在你想的那些还为时过早,而且,你有问过托尔的意见吗?”

        托尔的意见?听到这个话,洛基的脸色立刻便是yi愣,然后就苦笑了起来。她当然没有问过托尔这种问题,因为她知道如果她光明正大地告诉托尔要在这个时候把他推上王位的话,那么结果就只有不欢而散这yi个可能。

        所以她的这yi切谋划都只能在暗中就行,都只能在托尔不知晓的情况下推动着。以她对托尔的了解,她有足够的把握在托尔认识到什么之前就把yi切的问题解决掉。但是现在,在周易并没有同意出力的情况下,她只能把yi切无限期地向后拖延了。

        这并不是yi件好事。因为拖得越久就越容易出现意外。不过,她还有别的办法吗?想到了这里,洛基的脸上苦笑就显得越深重起来。不过即便是苦笑地再深,洛基眼里的坚定都没有改变过。因为此刻她已经下定了决心。

        yi直以来,她的计划都没有成功过。而这yi次,无论如何她都要让自己成功yi次。因为这不是为了她,或者说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

        人总是感觉在为了别人而奋斗的时候会更加强大,这yi点即便是洛基这样的家伙也不例外。

        离开了阴谋诞生家洛基,周易就径直向着奥丁的寝宫走了过去。弗丽嘉的死是他没有想到的,而不管怎么说,他都需要去慰问yi下。而他yi来到奥丁的寝宫之前,他立刻就看到了从正寝宫中走出来的托尔。

        yi看到周易,托尔顿时yi愣。然后整个人就带着噼里啪啦的电弧在瞬间就冲到了周易的面前,然后yi把拽住了他的领子。

        “你居然还敢出现在我的面前,你这个家伙!”

        无缘无故被托尔这么突然拽住了领子,就算是周易也不会有什么好脾气。不过考虑到他刚刚失去了母亲,周易还是耐住了性子,压着嗓子对着托尔问道。

        “托尔,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吗?”

        “得罪!”托尔并没有因为周易的忍让而有所收敛,甚至因为这样,他眼中的愤怒反而更加炽烈了起来。就好像yi团凝聚在了yi起的闪电yi样,刺眼的几乎无法让人直视。而在这种情况下,他身上的电弧也开始变成了更具杀伤力的闪电和雷霆,并且开始肆无忌惮地向着周围衍射开来。

        这自然是让周易也进入到了他的攻击范围之内,但是托尔并没有因此而控制下自己的情绪,甚至他的情绪开始变得更加狂躁起来。

        “我邀请你来到这里是为了让你保护阿斯嘉德,保护我的亲人和这个世界的子民。但是看看你干了什么?”

        “你让我的父亲陷入了沉睡的窘境。在我的父亲把权利递交给你之后,你居然让整个金宫完全不设防地对着敌人彻底地敞开。都是因为你的愚蠢,我的母亲死了。你知道吗?我的母亲死了!那个把我养育长大的母亲死了。”

        说到了这里,托尔眼中的电光变得更加炽亮。而在他的愤怒之下,奔腾的闪电开始像是起身的巨蟒yi样对着周易探出了身子,而就在这些闪电马上就要撕咬到周易身上的时候。周易已经是冷哼yi声,猛地按住了托尔的手臂。

        顿时,比山岳甚至大地都还要更加沉重的重量死死地施加到了托尔的身上。而这重量立刻让他身子yi顿,全部的动作都停止了下来。

        而且不仅仅是身子上的动作,就连他周身涌动着的闪电也因为这巨大的压力而被迫慑服了起来。它们被牢牢地束缚在了托尔的体表之上,尽管这些暴虐的电光不停地起伏跳跃着,但是不管它们怎么运动,都始终不能离开托尔周围,更不要说再去攻击周易了。

        而看着已经动作不能的托尔,周易拍开了他的手进步向前yi把握住了他的脖子,然后yi口气把他提了起来。

        “听着,托尔。我不管你怎么想的,我可以容忍你因为这件事而心生怨怼,但是我却不能容忍你把所有的过失都推到我的身上。”

        “我是答应过你帮助你们度过这场浩劫,帮你们保住阿斯嘉德。但是我没有答应你们会保护你们每yi个人的周全。奥丁因为冲动而遭到了敌人的埋伏,这个你要怪在我头上?弗丽嘉因为要保护奥丁而遇害身亡你也要算在我的头上。难道我头上写着垃圾桶,可以让你们把所有的污蔑都尽情地扔个痛快,啊?”

        yi声喝问,却是让托尔正在承受的压力猛地暴涨了三分,而这却是让原本就已经到达了极限的托尔立刻就失去了坚持的可能。

        他的身体开始颤抖,连骨头都开始劈啪作响了起来。尽管在意志上他依然怒火狂飙,斗志昂扬,但是在现实上,他的已经无法承受这可怕的重压了。

        大片大片的汗水从他的周身流淌出来,无数的血珠也像是鲜红的珍珠yi样从皮肤之上yi点点地显露出来,那是压力过大所导致的毛细血管爆裂才会出现的情况。而在这种血水和和汗水混在yi起的情况下,很快就把托尔变成了yi个模糊的血人。

        不过这并不能让托尔屈服,因为他还有着张嘴的力气,所以他立刻张开了嘴,对着周易嘶哑着嗓子质问道。

        “你敢说这不是你的原因。如果不是你调走了金宫的精锐,我的母亲怎么可能会死。如果不是你擅自决定要和敌人开战,让布伦希尔德和女武神统统离开了这里,金宫的大门怎么可能被那些敌人给攻破。到了现在,你难道还要推脱自己的罪责吗,周易?”

        随着这样的喝问,托尔身上本来已经黯淡的几乎看不到的闪电猛地高炽了起来。几乎是yi刹那,它迸射的光明几乎照亮了整个寝宫。但是也只是这yi刹那而已,yi刹那之后,所有的电光都猛地消失了下去。无影无踪,就好像根本不存在yi样。

        强大的力场束缚让托尔的闪电没有任何突破的可能,即便已经奋起了自己所有的力量最后拼死yi搏,也不能起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还让托尔的力量更早地陷入了崩溃。“罪责?”

        而看着托尔这样的反应,周易立刻就冷笑了起来。

        “你以为我所做的yi切是愚蠢的错误?那么你知不知道,如果没有我,现在你们阿斯嘉德面临的就是苏尔特尔麾下五十个军团的夹攻,是芬里尔的无尽狼群和裹挟着洪水之势的大蛇以及你数都数不完的复仇者们!”

        “没有我,你以为你能像现在这样这么安逸地对我这么说话吗?可笑至极。你连到底是谁的错误都没有搞清楚就像yi条疯狗yi样胡乱攀咬,就你这个样子还有资格说是奥丁的继承人。别开玩笑了,你连奥丁万分之yi的智慧都没有。你就是yi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看着周易那不加掩饰的嘲讽和讥笑,托尔立刻就感觉到了自己心中那如同火山爆yi样的盛怒。他猛地抓住了周易卡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臂,用力地掰扯起他的胳膊来。看得出来,他似乎非常的不服气。以至于就算是已经狼狈成了这个模样,都要和周易再大战上几百个回合,好重新给自己讨回个公道。

        而看着他这个不服气的嘴脸,周易脸上的冷笑变得更加明显了。

        “怎么,你觉得我说的不对吗?还是说就算是你接受了我的说法也依然不愿意面对这个事实呢?你想往我的脸上狠狠地揍上yi拳是吧,你想狠狠地教训我yi顿是吧。来啊!”

        猛地放开了自己的手,周易以冰冷的眼神直视着托尔那浑浊不清,满是怨恨和愤怒的眼睛,然后张开了自己的双臂,以yi个毫不设防的姿势面对着这个暴怒的雷神。

        “我就在这里,来教训我啊。让我看看阿斯嘉德雷神到底有多少的气量,让我看看你到底有没有哪个勇气挥动你手里的小锤子。别说我没有给你机会,就这yi次,我保证我不会有任何的防御!”

        力场已经松开了,力量重新回到了托尔的身上。而面对着站在自己面前连眼睛都闭上了的周易,浑身电光四射的托尔却久久没有动作。直到片刻之后,他对着天空猛地伸出了自己的手。

        呼啸声传来,那是妙尔尼尔受到召唤的声音。而下yi刻,雷声顿时就大作了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