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零五章 颓然之势 绝望哀求

第六百零五章 颓然之势 绝望哀求

        刺耳的雷鸣让整个宫殿都开始疯狂地颤抖了起来。而伴随着呼啸的狂风、压抑的气流和湿润的空气,简直就让人产生了yi种置身于风暴之下的感觉。

        这就是暴怒的托尔的力量。以神灵的权能操控雷霆闪电,甚至直接造成yi场巨大的风暴,对于他来说并非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而在这个情况之下,任何yi个身处于其中的目标都会受到最恐怖的雷霆打击。

        不过周易倒是表现得非常放松。他闭着眼面对着托尔,连yi点点戒备的动作都没有做出来。不需要畏惧,甚至也无需畏惧。他就站在那里,看看这个暴怒的雷神到底会做出什么选择。

        而就在下yi刻,暴风雷霆全部都席卷在了yi起。在最为刺耳和轰鸣的声响中,yi瞬间就扑了过来。

        周易顿时只觉得自己耳边风声呼啸,轰隆隆的几乎能震破耳膜的雷音在顷刻间就扑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稍微地驻足了yi下,就以更加狂暴和迅疾的度远远地跑了开来。

        而这个时候周易再睁开眼睛,却是只能看到空中不断涌动的雷霆和闪电交织中那个男人的背影。他在云层和电光中狂呼乱叫着,就像是yi个疯子yi样。而几乎是yi眨眼的时间里,他整个人都彻底地消失在了天边。

        “无胆匪类!”注视着托尔的表现,yi直到他消失了为止。周易才淡淡地张开了嘴,从嘴里吐出这样yi句评价。而就在他说出了这句话之后,布伦希尔德却是从yi个廊柱之后绕了出来。

        她yi边看着天边渐渐消退的乌云,yi边走到了周易的面前,对着他说道。

        “其实这不应该怪他的。要知道这里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yi些。”

        “所以我才说他是无胆匪类。连现实都不敢面对,就像是yi条疯狗yi样冲了上来把所有的yi切都归咎到我的身上。如果不是看在我们之间还有些交情的份上,我可不会让他走得这么的安逸。”

        周易咧了咧嘴,表现出了对托尔那种无力面对现实,同时连对自己动手的勇气都没有的行为的不屑。而看到周易这样的表情,布伦希尔德则是叹了口气,走到了周易的身边。

        “弗丽嘉的死对他的打击很大。虽然他并不是弗丽嘉亲生的孩子,但是却也是被她yi手养大的人。对于他来说,弗丽嘉其实就是他的母亲。而当他看着自己的母亲在自己眼前被杀害的时候,他实在是不可能像是没事yi样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和分寸了。”

        “我知道,所以我给了他机会了。yi个很好的机会!”

        “我还以为你说你给了他yi个泄的机会呢!”

        哭笑不得的布伦希尔德怎么会不明白周易话语里的意思。看似不设防的他根本就是无懈可击的存在。也许心慌意乱的托尔看不出来,但是躲在暗处的她看得可是清清楚楚,在那种情况下,如果托尔真的把手里的锤子挥向了周易,那么结果就yi定是他所无法承受的。

        “不过我的确有些好奇,如果托尔真的攻击你的话,你会怎么做呢?”

        “我不会给你们找什么负担的。我会狠狠地揍他yi顿,然后再把它重新治好。然后再来上两遍。相信我,在我的这种方法之下,他很快就能冷静下来。”

        “我可不想看到你这么做,那会让我很难做的。”叹了口气,布伦希尔德开始庆幸托尔做了yi个聪明的决定,yi个能让自己不会被教训地那么惨的决定。而在这种庆幸过后,她又很快地因为目前的形势而头疼起来。也是因为周易就在身边,所以她也不避讳什么,直接就把心里的苦恼问了出来。

        “关于现在我们的局势,你怎么看?”

        在金宫被攻破的前提下,他们之前所获得的那些优势已经瞬间被抹除掉了yi大截。而神后的死亡以及海姆达尔的重伤也给这些驻守在金宫的阿斯嘉德人带去了无法消除的心理阴影。

        虽然说金宫还在他们的掌控之中,但是单纯的从战略角度上来说,这绝非什么好事。因为已经千疮百孔的金宫势必会拖累他们的脚步,在这个需要争分夺秒,尽可能地打击yi切敌人的时候,他们还必须分出本就不多的兵力来重新安排金宫的防御。这让本来就已经捉襟见肘的战力变得更加的窘迫起来。

        而且,撤出金宫,重新隐藏起来的敌人也变得更加具有威胁性起来。yi天不把他们找出来清理干净,他们就会像套在脖子上的绳套yi样yi天天的收紧,日益给金宫的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压力。在这种情况下,人心必然惶惶不安。而不安的人心会对现在的阿斯嘉德造成多大的影响,不论是周易还是其他人,他们每yi个人心里都有数。

        “关于现在的情况,我只能说我们的敌人很聪明。最起码现在看来,不论是英灵还是女武神都不能够轻易调动了。谁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什么时候会再往这里捅上yi刀,所以也只有把他们重新留在金宫之内,才能让那些被吓破了胆子的人感到安心。”

        “这的确是个问题。”站在高台上,看了眼yi副破败景象的城市。布伦希尔德忍不住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但是这却还不是我最担心的东西。我最担心的是那个打败了托尔的黑暗侏儒。那个被称作为诅咒战士的家伙。”

        “我详细地问过了托尔了,根据他的说法,那是压倒性的强大力量。不论是海姆达尔,还是洛基,甚至是赶回来的托尔都不是他的对手。这也就是说我们这里能够战胜他的,也就只有你了。但是,我很担心yi个问题,那就是这些诅咒战士的数量。”

        “我知道你很强大,但是如果那些黑暗侏儒能够像是建造军队yi样成建制地建造诅咒战士的话,恐怕即便是你都无法和他们正面对抗了吧。更何况还有逃走了的芬里尔和耶梦佳得,以及yi直不肯现出真身来的苏尔特尔。yi旦他们联合起来,我真的不认为你有对抗他们的能力。”

        说道这里,布伦希尔德忍不住在脸上露出了忧虑和担心的样子。尽管她那双白金般璀璨的眼睛并没有对着自己,但是周易还是看出了她对自己安全的担忧。不仅仅是为了阿斯嘉德,她也在为了自己而担心着。这让周易感到欣慰的同时,却也忍不住产生了些许苦恼。

        摇了摇头,把这yi切复杂的情绪从心头抛掉。周易上前了两步,和布伦希尔德肩并肩地站在了走廊yi侧的栏杆前。

        “你是不是太杞人忧天了yi点。别忘了,我们可是把敌人大部分的兵力都给消灭掉了。就算是金宫被破,我们之间也不过是胜负参半而已。这还不至于让你担心到这种程度吧。”

        “不,我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个意思。”

        伸手紧紧握住了栏杆,布伦希尔德深深地低下了头,这让她的表情并不能被周易看到。她握着栏杆的手并不坚定,甚至还有些微微颤抖。就好像她此刻的内心yi样,冲突而挣扎。而直到片刻之后,她才张开了嘴对着周易这么说道。

        “我的意思其实是......”

        还没有等她把嘴里的话说出口,周易就打断了她,径直插了进来。

        “你说这些是想告诉我什么呢?敌人再强大又能怎么样。我有必胜的信心,我并不觉得他们是yi个威胁。所以,有些话能不用说的话就可以不用说了。”

        “不,这种事情我必须要说出来。”

        布伦希尔德的胸膛猛地剧烈的起伏了起来,这让她的情绪看起来似乎非常的激动。即便是看不到这个,但从她的声音里,也能感觉到她现在心情究竟是有多复杂。她似乎在做yi个非常艰难的决定,而这个决定似乎又让她非常的矛盾。所以才会让她有那样的表现。而在这样的表现之后,她再度张开了嘴,艰难地说道。

        “周易,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离开这里,趁着现在。”

        “为什么?”

        对于布伦希尔德的这句话,周易感到了万分的不可思议。他刚刚就有这种预感,但是当布伦希尔德真的说出这种话的时候,他还是觉得自己有些无法接受。明明都已经为了他们奋战了这么久,就这么yi脚把自己踢开。真的合适吗?而且就这么yi走了之的话,那么自己的承诺呢,自己的承诺又算得了什么?

        在这种非常不满的情况下,他忍不住加大了自己的音量。让听到他的话的布伦希尔德整个人都忍不住yi颤。

        在内心的冲突下,周易的这个质问让她心中更加矛盾了。不过她还是咬着牙,坚持了自己的选择。

        “如果你要理由的话,那么我就给你yi个理由。听着,周易,我要你离开这里。因为我们已经赢不了!我不想看着你yi个外人因为我们死在这里,这不值得。所以,到了你应该离开的时候了。”

        “这就是你的理由?”摇了摇头,周易脸上露出了不能苟同的态度。“那么请容我拒绝,我的承诺应该还没有廉价到这种程度!”

        “你难道还不明白吗?这是为了你好。我们现在已经全面地处于了劣势。只要敌人随便抽几个人拖住你,他们剩下的那些人就能把整个金宫给覆灭掉。诸神黄昏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要掺和进来,白白地赔上自己的性命。”

        第yi次,周易从布伦希尔德的眼中看到了哀婉和深切的恳求。

        “回去吧,周易。回到你的妻子身边去,回到你的孩子身边去。你已经做的够多的了,为了我们,为了阿斯嘉德。这些已经够了。所以,真的是你该离开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