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四章 老谋深算 终归黄土

第六百二十四章 老谋深算 终归黄土

        “你就是这么对待你的盟友的?”

        耶梦佳得的话让周易冷笑不已,能如此对待自己的盟友,这群怪物的本性完全暴露无遗。

        但是身为怪物本身,耶梦佳得显眼不认为这有什么可耻的地方。它继续摆出那副丑陋的笑容,以yi副恬不知耻的模样说道。

        “当然,当然。毕竟我们都是不同的个体,在关键的时候做出最明智的,也是最有利的选择,这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聪明但是冷酷的回答,不过无所谓。告诉我他们在哪?”

        “当然,如果你顺着这个方向前进的话。我想以你的度,很快就能看到你想要寻找的目标了。”

        用蛇尾指明了yi个方向,耶梦佳得表现得非常配合乃至于过于殷勤。而看到它这么做,周易立刻就往它指明的方向看了过去。而当他目光所及,他马上就现了自己要寻找的目标。

        “很好,你总算是没有做什么愚蠢的事情。那么告诉我,灭霸在哪?那个苟延残喘了这么多年的家伙究竟在哪?”

        问完了之前的问题,周易立刻把自己心中最想要知道的事情问了出来。而当他这么问的时候,耶梦佳得立刻yi愣,整个丑陋的蛇脸上都浮现出了懵逼的表情。

        “你在说什么?我有些听不明白?”

        “别跟我耍花腔,你知道我到底说的是什么?”

        猛地呵斥了yi声,周易身上的光芒立刻就暴涨了三分。而这立刻就让耶梦佳得的身上浮现出猛烈的火焰,开始疯狂地灼烧并且吞噬着它的身体。这虽然不会让它死亡,但是却让它陷入了无与伦比的痛苦之中。

        它立刻扭转着自己巨大的身躯在河床上痛苦地抽搐起来,每yi次它的动作都会让河床生崩裂,而这却并不能缓解它身上的痛苦,反而让其更加地加剧起来。这让他立刻开始哀求起来。

        “停下来,快停下来。该死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什么灭霸,我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名字。我誓,我以我神灵的名义誓,快点把这该死的光给停下来!”

        “从来没有听到过?那么是谁创造了世界树?是谁把无限宝石放在了阿斯嘉德和九大国度上。不要想着能够蒙混过去,我已经从过去的代言者口中得知了yi切。那个苟延残喘的家伙就是这yi切的起因!所以,告诉我,他在哪?”

        周易可没有相信这条蛇的回答,他变本加厉地用神火炙烤着它,让它在火焰中痛苦挣扎、苦苦哀求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什么灭霸,我真的没有听过这个名字啊。等等,如果你说是那个被困在世界树根部的家伙的话,我知道他在哪!我知道尼德霍格在哪!”

        “尼德霍格?想不到连灭霸这样的家伙也会隐姓埋名,用这种方式来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真是有趣!”

        稍稍在脑子里过上yi遍,周易就猜出了尼德霍格的真实身份,而这却是让他立刻在心中冷笑了起来。

        曾几何时,灭霸可是无尽宇宙明都为之颤抖的存在。而现在,再被放逐到了时空的尽头之后,从时间的长河中轮转成现在这般模样的他居然连自己的名号都不敢叫了,真是可笑可怜到了极点。

        既然都已经死了,为什么不死的干脆yi点,偏偏要从坟墓里跳出来继续搅风搅雨呢?

        对曾经的对手下达了这样的评价,周易再次把自己心里的怒火撒到了自己面前的耶梦佳得身上。

        “告诉我,他在哪?”

        “他在尼福尔海姆,在世界树巨大的根茎之中。他被困在了那里无数年,现在只不过是快要到了他被释放出来的时候而已。”

        已经被周易的暴烈手段吓住了的耶梦佳得连忙把自己知道的事情统统吐了出来,当然,它还是有所保留的。毕竟其中很多关隘说出来的话它甚至不确定自己会有yi个什么样的下场。所以它尽可能地配合着周易,甚至让自己显得越可怜起来。

        “我真的只知道这么多了,阁下。请你大慈悲,宽恕我的罪孽吧。我只是被自己的使命胁迫着的可怜的家伙。从漫长的岁月中复活过来,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的。我向您保证,只要您放过我,我绝对不会在掺和到这种事情中,我誓!”

        “真是丑陋而拙劣的表现,耶梦佳得。”看着眼前如同小丑yi样表演着的大蛇,周易眼中闪露出来的火焰金光越炽亮了起来。“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放松我的注意力,给你的逃脱创造出机会,就像上yi次yi样?你以为我会再上第二次当吗?”

        “我怎么敢?”yi听周易这么说,耶梦佳得立刻讪笑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它强忍着身上肆虐的火焰,张开了嘴就对着周易吐出了漫天毒雾。当然,这并不是想要攻击他,而是为了自己的逃脱创造机会。

        刚刚做完这些动作,它就故技重施地向着河床下面钻了过去。不过还没等它把头伸进去,炽烈的火焰就像是外衣yi样整个地把它的身体包裹了起来。

        这让它在地底之下钻的更为迅,但是却也没有丝毫的意义。因为它不论钻的再深,身上的火焰都会yi点yi点烧透它的身躯。它已经无路可逃了,等待它的只有毁灭的命运。

        眼看着自己的火焰裹挟着耶梦佳得的身躯yi点点地深入到了地下深处,周易似乎连看都懒得再看yi眼地就向着远方飞去。而就在他离开不久之后,地下深处的大蛇猛地就在yi阵暴涨的火光中彻底地被烧成了灰烬。就像是周易预料的那样,它似乎已经彻底地走向了死亡。

        但是,结果最终却并非像他人预想的那样。因为此时,在那yi片被崩碎的河床焦土之中,yi只细小的黑蛇悄悄地从其中钻了出来。它先是畏惧地看了yi眼天空的方向,然后才艰难地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向着河岸上方爬了过去。

        yi边爬着,他还yi边从自己的嘴里吐出不满的抱怨声。

        “真是可怕的怪物,居然有着这样乎想象的力量。和他作为敌人还真是yi个巨大的挑战啊。不过还好,只要活着就什么都好,只要活着我总有yi天能把所有的yi切都报复回来的。呵呵,呵呵呵呵!”

        yi边这样说着,这些小蛇脸上yi边浮现出了狰狞的笑容。但是还没有等它挪动的够远,yi只沉重的靴子就猛地踩踏在了它的身上。

        “怎么,耶梦佳得。你以为我已经离开了吗?”

        周易的声音陡然在黑蛇的耳边响了起来,而这却是让这只小小的黑蛇立刻出了不敢置信的尖叫。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着你离开的。看着你从那里走掉的,为什么?为什么你还会回来?”

        “你以为你偷偷的分出yi个身体藏到焦土中,等我毁灭了你的身躯之后你就可以从容地用这样的形态逃走了吗?真是可笑,而且愚蠢到了极点。别忘了,我的武器还在这里。在它的范围之内,生了什么我都可以感觉到yi二。如果你还能老老实实地潜伏上yi阵子,或许还有活下来的机会。但是现在就太晚了,你已经没有机会!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你的心太急了!”

        “等等,求求你,放过我。我有yi个巨大的秘密要告诉你.......”

        耶梦佳得尖叫着,还想要为自己争取点求生的可能。但是还没有等它把话说完,炽烈的光和火就已经爆出来,把它彻底地烧成了灰烬。

        瞬间,整个莱茵都猛地凝固了下来,不论是滔滔的浪花还是流动的水流都如同定格yi般静止在了那里,然后骤然地宣泄了下去。本来气势非凡的大河仿佛失去了生命力yi样,平息、褪去,只留下yi片湿润的河床,验证着这条河流曾经存在的痕迹。

        昔日贯穿世界的大河已经被耶梦佳得耗去了太多的力量。而当这个河流的化身彻底被毁灭了之后,这种所消耗瞬间就体现了出来。莱茵已经无法再重返往日的盛况了,它虽然依旧存在于三个世界之上,但是它将会慢慢褪歇、干涸,直到被人遗忘的那yi天。

        当然,这并不是现在。

        伸手拔出了罗德尼尔,周易再度向着远方飞去。而此时,在他所飞向的地方,yi座巨大的战舰之内,玛勒基斯却是整个地陷入了歇斯底里之中。

        “你说什么?我的诅咒战士被人全部消灭了,还有那些无能的亡灵,那个该死的河神居然也被杀死了。这怎么可能,你到底是怎么接收消息的,告诉我,啊!”

        yi个矮小的侏儒被他整个地提到了半空之中,而看着自己愤怒的国王,这个侏儒连忙用尖细的嗓音辩解道。

        “陛下,这都是真的。我们在突击飞船上设置的监视系统还有天上的监察卫星都收到了相同的讯息。他们都完了,被同yi个家伙消灭掉了。所以我们也赶快逃吧,陛下。再不逃走的话就yi切都晚了!”

        他话刚说完,就被玛勒基斯yi把捏断了喉骨。而这个时候的他犹自不相信地说道。

        “这绝对不可能,你yi定是在骗我?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家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被半吊在半空中的托尔冷笑着吐出了yi口带血的唾沫。“那是能够让命运承认的带来转机的家伙,是能够拯救世界的存在。他的强大,你们怎么想象的到!”

        yi听托尔这么说,玛勒基斯眼中立刻露出了危险的神色。

        “你知道他是谁?告诉我,他到底是谁?”

        “嘿嘿,他就是你的末日,蠢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