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宝贵生命 神树起源

第二百五十六章 宝贵生命 神树起源

        “我的宝贝,我的无限宝石!”

        玛勒基斯看着出现在了周易手上的现实宝石,眼睛中开始出现狂乱而且挣扎的神色。在这个时候,他最想的就是把现实宝石夺回来,但是他很清楚,自己已经没有哪怕yi丝yi毫成功的可能性。

        本来拥有着无限宝石力量的他都无法阻止眼前的这个强敌,现在,无限宝石已经落入到了他的手里,那么失去了宝石的力量,他还有什么希望呢?与其抱着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那么还不如想yi想更真实以及更迫切的问题。

        该怎么保住自己的性命?

        捂着自己的胸口,感受着自己的生命力不断地从那里开始流失。玛勒基斯很快就把自己的心情从对无限宝石的渴求转换到了对生命以及活着的渴望之上。

        活着,才能拥有yi切。如果死了,那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不要看他们的盟友中有海拉这个通知冥土的女王存在着,yi旦他死了,海拉绝对会背叛所有的盟约,直接奴役他的yi切,这yi点他非常地肯定。

        所以,这个黑暗侏儒的王很快就做出了最明智的决定。他放弃了自己的尊严,放弃了所有的无谓的奢求。像是yi个真正的蛆虫yi样趴在了地上,然后yi点yi点挪动着向着远处爬去。

        他想要以这种方式逃离周易的视线,想要用这种方式来给自己谋求yi线生机。而不得不说,他的这个做法的确有些作用。

        因为看着地上yi路蔓延开来的血迹,还有那个不断扭动着挣扎着想要活下去的玛勒基斯,周易很快就失去了对他的兴趣。对于他来说,这不过是yi个可怜的蛆虫而已,连死在自己脚下的资格都没有。与其浪费时间在他身上,那么还不如想想该怎么去找灭霸才是正事。

        帮助托尔和洛基从束缚上解脱下来,周易向着两人输送了yi些生命力,给了他们重新站起来的力量。然后,还没等周易问话,托尔就连忙向着他提问道。

        “你终于来了伙计,金宫现在怎么样了?”

        “在我离开之前,布伦希尔德被海姆达尔要求带着那些残存下来的子民、神灵离开阿斯嘉德,并且以此来作为阿斯嘉德最后的希望。你知道的,在这个时候,很多人对于这个末日已经彻底地绝望了。尤其是在你们并不怎么相信我能改变这里的yi切的情况下。”

        “该死的,为什么是她。是谁给了她这样的权利。”

        yi听这话,反应最大的不是托尔,反而是洛基这个已经谋划着未来王座归属的家伙。她实在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海姆达尔居然已经擅自越过了他们,决定了谁是未来的主宰者。

        而和她的反应不同的是托尔,这个曾经的。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因为这种事情而动怒。甚至恰恰相反,他反而在听到了这个消息之后有了yi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做得好,这个时候这种选择的确是最为明智的决定。最起码这样做,能为更多的阿斯嘉德人留下yi份希望。而这,也能让我们彻底地摆脱后顾之忧,把所有的力气放在那些该死的怪物身上。”

        “托尔,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你将yi无所有,就算是奥丁苏醒过来也yi样。你将不再可能成为国王,你将失去你应得的所有东西。”

        洛基还在强行争辩着,似乎想要让托尔改变自己的想法。但是在这种问题上,托尔坚持的让她有些不敢置信。

        “我不在乎王座,我更不在乎那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不论是统治的权利还是其他的什么,对于我来说都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我在乎的也从来不是那些?所以洛基,不要把那些强加在我的身上。”

        “那你想要的是什么?见鬼,我在为你更美好的未来而设想,而你就这么对待我的yi片苦心?”

        “够了,洛基。现在根本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保护阿斯嘉德,比什么都更加重要!”按住了洛基的肩膀,把她强制的拖到了自己身后。托尔的态度不容置疑地说道。“周易,现在我们的敌人到哪里了?”

        “如果你是说那些亡灵的话,他们已经没了。我毁灭了他们,yi个不剩。除非他们还有办法复活yi遍,或者说他们的统治者还能再从死亡世界里拉出yi支同样的军队,否则我不认为他们还能再有什么威胁。”

        “既然这样,为什么你还让布伦希尔德带着那些人离开。难道说你也认为她会成为新的国王?还是说你认为你能从她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利益?”

        从来不忌惮以最大的恶意揣摩他人的洛基立刻就把自己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而听到她这么说,周易则是冷笑了起来。

        “你以为人人都像你yi样吗,洛基?还是说你以为没有了那些亡灵炮灰,你就能和灭霸对抗了?”

        “灭霸,他不是死了吗?”

        “死了,他怎么可能会死?别忘了他可是不死之身!只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运气,被困死在时空的夹缝中还能逃脱出来,而且还能从时间的长河里穿梭到这里,成为世界树的创造者。”

        “世界树的创造者,灭霸?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嘛?”

        “你以为我专程去看命运三女神是为了什么?我已经从过去看到了所有生的yi切,也看到了你们这场浩劫的起因。而且yi切的起因只有yi个,那就是灭霸。他铸就了世界之树尤克特拉希尔,也因为这棵树而被囚禁亿万年。现在就是他破除封印的时刻,而你们阿斯嘉德就是挡在他面前的最大绊脚石。”

        “这不可能,灭霸明明都已经被你打败了。而且,他怎么可能是世界树的创造者?”

        面对周易的解释,托尔和洛基还是有些无法相信。但是周易很快就给了他们yi个不得不相信的理由。

        “yi切都是无限宝石的作用。我说过,无限宝石之间有着相互吸引的作用。在我打败灭霸的时候他的身上就有着三颗,而靠着这三颗无限宝石,他能吸引所有流落到宇宙各处的宝石,向着他汇聚。”

        “无限宝石的力量给了他几乎无限的可能性,时间、空间,两种不同的力量让他在被放逐的时空深处扎根了下来,而现实宝石的力量则让他具现化出了最可能出现的稳定形态,那也就是世界树的雏形。他被迫放弃了自己的身躯,自己所有的力量,以作为世界树的养分。但是同时,他的灵魂也保留了下来,成为世界树底下的囚徒。世界树为他塑造了新的身躯,而很快就是他苏醒过来,拿回自己yi切的时候了。”

        周易的解释让他们面面相觑,他们不愿意相信他所说的yi切,但是却又不得不相信这些东西的真实性。而在这残酷的现实面前,受到打击最大的最是托尔。这个金大汉死死地捏紧了自己的拳头,就算是在虚弱状态中,雷电也在他的身上疯狂跃动着。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我们?阿斯嘉德是无辜的,为什么我们会成为这yi切的牺牲品,为什么?”

        “无辜,从来没有这样的说法。九大国度之中的生灵,你们阿斯嘉德最为得天独厚。归根究底就是你们享受到了世界树的庇护。你们从这个由无限宝石的力量所汇聚出来的神树身上得到了无穷的天赋,这让你们yi度成为九大国度最为强大的yi类存在,甚至为你们的初代神灵提供了诞生的基础。得到了这些,怎么可能不需要任何的付出。而现在你们要面对的yi切,就是你们要付出的代价。”

        洞悉了前因后果,周易对于阿斯嘉德要经历的yi切已经有了yi个非常清楚的认知。而作为yi个局外人,他对于这些更是有着自己的评价。阿斯嘉德曾经有多辉煌,就意味着他现在要承受多大的代价。这是颠之不破的真理。

        而面对着这样的事实,如果是yi般人的话,现在想的肯定就是逃避,或者闭上眼去迎接这个命运。但是托尔显然不这么想,因为这yi切失去了母亲,失去了兄弟,甚至快要失去yi切的他根本无法像正常人那样逃避,或者认命。而是自己的选择,也是最艰难的抉择。

        “他休想这么做,他休想毁掉金宫,毁掉整个阿斯嘉德。我不管他对世界树意味着什么,我也不管他究竟有多强大,多可怕。那是我的家,是我的yi切。任何人敢破坏他们,就算是粉身碎骨,我也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看着咬牙切齿的托尔,周易笑着点了点头。

        “很好,你做了个正确的决定。走吧,我们回金宫去。我也需要和灭霸那个家伙把yi切都清算清楚,现在是该做个了结的时候了!”

        两个男人相视yi笑,大有yi种摒弃过往yi切恩怨,从现在开始并肩作战的意思。而看着这两个自己完全无法理解的家伙,洛基咬了咬牙,说道。

        “算了,要死就死在yi起吧。该死的,你们打算怎么办?还有,那个玛勒基斯呢?你就这样放过了他?”

        “放心!他是逃不了了的,只是我在这艘船里看到了yi些有意思的东西,所以我想看看,到底会不会有什么惊喜存在着!”

        “惊喜?就凭他?你是不是太高估他了?”

        “不,我说的可不是他。而是另外的家伙!芬里尔,你们那个堕落的兄弟。从他的身上我感觉到了灭霸的气息,相信我,他yi定知道些什么!”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