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背叛筹码 金宫劫火

第六百二十八章 背叛筹码 金宫劫火

        yi声声让人战栗的咀嚼声不断地在空荡荡的空间内回响着,而听着这声音,刚刚才回复了元气的洛基忍不住皱起了眉毛,同时也苍白了脸色。

        “他就这么被吃掉了?”

        “当然,干干净净,估计连yi点残渣都没有。”

        这样回答着,周易就带着脸色并不好看的托尔两人出现在了这个可怕的吃人现场之中。而看着突然出现的三人,芬里尔立刻露出了凶狠的表情。

        “是你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们,待在这里只有死路yi条,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就赶快离开这里。”

        “死路yi条?如果你是说那个蠢货的小动作的话,完全不必要这么担心。”摇了摇头,周易明面上是做着解说,但是实际上已经打消了芬里尔所有逃跑的可能性。“她他似乎根本没有搞明白到底生了什么?现实宝石已经在我的手里,你难道认为他启动什么暗物质涅灭装置会有任何的用途吗?”

        这样的话让芬里尔yi愣,然后立刻狞笑着舔起了自己尚且带血的唇舌。

        “这个家伙死的不冤。如此的愚蠢,能活到现在已经是yi个奇迹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现在不是谈论他的时候。”看着几乎把毛都炸起来的芬里尔,周易言语轻佻,但是却是让芬里尔的骨头都开始咯吱咯吱地战栗起来。“我想谈谈你,或者说,看看你愿不愿意和我合作yi下。当然,你可以试着反对,不过后果怎么样,你就要自己考虑清楚了!”

        “这算是威胁吗?”yi边嘟囔着,yi边退缩着。芬里尔很是清楚地看出了自己现在的处境。而很快,他就退无可退。因为托尔已经挡在了他的身后。

        “当然,你可以这么想。现在告诉我你的回答是什么了吗?我的耐心已经耗光了!”

        忠诚还是背叛。这对于芬里尔来说并不是yi个困难的选择。他从来都不是yi个忠诚的家伙,而在这种生命都面临着威胁的情况下,他的选择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的。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或者说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统统说出来吧。”

        如同认命yi样yi屁股坐到了地板上,芬里尔立刻从凶狠的狼变成了温驯的大号家犬。这让托尔露出不屑神色的同时,也让周易微笑了起来。

        “明智的选择,也为你我省去了很多麻烦!”

        径直走到了芬里尔的面前,周易几乎完全不设防地仰着头注视着这只对他来说大了yi点的狗,然后直接地问道。

        “我想知道,你身上的灭霸气息是从哪里来的?或者说他还有着另外yi个名字,尼德霍格!”

        “尼德霍格,你在找他?”

        听到周易的话,芬里尔立刻瞳孔yi缩,露出了危险的神色。他死死地盯着自己面前的周易,注视着这个全身散着让他厌恶的光明的家伙。似乎在盘算着是说出这个秘密好,还是吃了他比较好。

        不过他的理智给出了他答案,让在在这个时候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他低下了头,做出了恭敬的样子,然后低声细语,满是温柔地问道。

        “那么,这位大人,你想知道什么呢?关于尼德霍格的?”

        “先是我刚刚的问题,你和他的关系。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对他最了解的家伙,应该就是我了吧。作为敌人,他身上的气息让我作呕的同时也感到最为熟悉。你的身上就有他的气息,而且比上yi次更加明显,所以告诉我你们的关系吧。你和灭霸,也就是尼德霍格的关系。”

        “呜......”从嗓子眼里出了阵阵恐怖的咆哮声,芬里尔似乎突然间充满了暴躁的。但是很快,他就用自己的理智把这种给压抑了下去。

        “尼德霍格,你口中的灭霸。他是我的主人,是把我变化成这个模样的家伙,也是在上yi次拯救了我,给我重生机会的伟大存在。”

        “伟大存在,那你对于你的伟大存在背叛的还真是彻底啊!”

        本来就对芬里尔所作所为极为不满的托尔忍不住出声嘲笑了起来。但是对于这种嘲笑,芬里尔却表示出异常的淡定。

        “不管再伟大的家伙,和自己相比都是不值得yi提的东西。所谓的背叛,yi旦和自己比较起来,不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

        这样的答案让托尔不耻的同时,也让洛基暗中点起了头来。从本质上说,他们是yi个类型的存在,不过这并不是周易所关心的关键。

        “很好,那么下yi个问题。你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吗?或者说离他复苏还有多久”

        “复苏?”这个词语让芬里尔明显感到了严重的不安,以至于在这个时候他已经按耐不住自己心中的情绪,直接说道。“这怎么可能,他明明是yi个死亡的状态。是沉睡在尤克特拉希尔之下的死者,只有海拉才能暂时地唤醒他,他怎么可能复苏过来。”

        “是这样吗?有趣,到底是什么在制约着他,世界树吗?那么他到底还需要什么条件呢?yi个必须解决掉阿斯嘉德,造成诸神黄昏的条件?”

        敲了敲自己的头盔,让这个名为正义之光的神器出蹦蹦作响的清脆声音。周易yi边这么说着,yi边用火光灼灼的目光投向了芬里尔。显然,他在等着这个家伙回答。但是,芬里尔在这个时候却表示出了无能为力的意思。

        “虽然看起来我似乎像是有点身份的存在,但是实际上来说,我对于尼德霍格甚至海拉来说,不过是个奴仆而已。你觉得你会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yi个奴仆,yi只家犬吗?”

        “说的倒是有点什么道理。既然这样,那么你就只剩下yi个作用了。带我去找他,然后了结这yi切。”

        做出了最后的决定,周易如是对着芬里尔说道。而听到他这样说,这只原本已经温驯的如同家犬yi样的家伙猛地弓起了自己的身子,再度暴露出危险的狼的凶残本性。

        “那么,轮到我了。我有yi个问题。如果我带着你找到他的话。我会怎么样,你会就这样放我离开吗?还是说,用你那自以为是的正义来消灭我呢?”

        “你说呢?”

        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或者说是不屑回答这个问题。周易就这样转过了身子,对着他这么说道。

        而看着他这样的动作,芬里尔怎么还不明白他的意思。他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自己,现在留给他的不过是廉价的怜悯而已。多活上这么yi会儿,在找到尼德霍格的时候就是自己的死期,这就是他真正的回答。

        而面对这样的回答,芬里尔却是连反抗的能力都没有。他只能死死地咬着自己的牙关,拖着自己尚未痊愈的身体,艰难地走到了周易的前面,然后带着他向着尼德霍格的所在前进了过去。

        而看着他那凄惨甚至悲凉的身影,不论是托尔还是洛基都是yi副解恨的模样。对于这样yi个背弃了人性,背弃了所有yi切的家伙,这样的遭遇难道不算是大快人心吗?

        “走吧,我们回金宫去。做好最后的防御!”

        yi直看到芬里尔他们两个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托尔才如是说道。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这个时候,金宫早已经是yi片废墟。因为此时此刻,灭世的魔火早已经在金宫之上蔓延着,疯涨开来。

        “真是愚蠢的家伙。居然好死守在这片土地上不曾离开。既然这样的话,你们就给我化为灰烬吧。”

        暮光之剑雷沃丁yi个横扫,无情的灭世之火已然是将自己面前所有的战士烧成了灰烬。而在他的身后,海姆达尔艰难地撑着自己的宝剑,半跪在那里,yi边流淌着殷红的神血,yi边对着他虚弱地说道。

        “住手,你这怪物。我决定不允许你伤害到我的国王。”

        “你是说奥丁那个废物?”炎魔之王回转头来,露出了yi个戏谑的笑容。“我想你yi定理解错了,我对于那个废物没有任何的想法。事实上如果只是他的话,我根本无需大动干戈。从yi开始,我们的目标就不是他。”

        “你到底想要怎样?苏尔特尔?”

        “问得好!”

        转过身来,苏尔特尔身上的火焰顿时高涨着烧透了整个宫殿的顶层,让无数的砖石梁柱带着纷纷的火雨砸落了下来。而他就这么漫步在这yi片火焰之中,yi直走到了海姆达尔的边上,然后如同捏着yi只虫子yi样yi把捏住了他的脑袋,把他整个地拎了起来。

        “告诉我,通往世界树之冠的门和钥匙在哪里?如果你说出来的话,也许我可以给你yi个痛快。”

        “你做梦,我是绝对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你的。”

        尽管非常的虚弱,但是海姆达尔回答的还是斩钉截铁。而这个回答显然让炎魔之王非常的不满意。

        “真是愚蠢的回答,那么永别了,破晓之神!”

        说到这里,苏尔特尔立刻就捻动起了自己的手指,像是要捏碎yi颗花生的外壳yi样要捏碎海姆达尔的脑袋。这种痛苦自然是无法想象的,以至于就算是海姆达尔这样坚强的家伙也忍不住大声嘶嚎了起来。而就在这个时候,yi道如同流星yi样的光芒骤然爆射过来,yi下子就射中了苏尔特尔的手腕。

        光芒立刻洞穿了那里,而骤然受到袭击的苏尔特尔也立刻捂住了腕子,yi脸愤然的看向了那里。不过当他看到袭击了自己的家伙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骤然变得生动了起来。

        从愤怒变成了喜悦,而导致这yi切的原因,则是因为那手持着金色长矛站在那里,英姿飒爽到然人赞叹的女武神。

        “放开他,炎魔之王。你的对手是我!”

        “是吗,我可不这么想。布伦希尔德,你注定是我的!”

        疯狂而傲然,炎魔之王就这样给出了他的回答。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