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世界终影 不同抉择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世界终影 不同抉择

        熊熊的火焰燃烧在了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的顶冠之上。来自暮光之剑上的火焰轻易地就点燃了世界树那金色的叶子和玉石yi般的枝干,火焰吞噬了这个神树表面上的yi切,让它在这个世界里出痛苦的呻吟。

        而看着这yi切,不同的人却是有着不同的反应。

        作为世界树的看守者,也就是命运之河的注视者,命运三女神始终都是yi副无喜无悲的表情。她们就这样看着巨大的世界树在火焰中yi点点焚化、坍塌,直到彻底地化为灰烬。似乎这个曾经诞生了她们的存在已然是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存在yi样。

        而和他们相比,托尔的反应显眼就要剧烈的多。

        “世界树,世界树居然就这样被毁掉了?”

        先是yi片茫然般的不可置信,然后就是最为炙热的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不阻止他。为什么,你们要看着他就这么毁掉阿斯嘉德的根基?”

        作为阿斯嘉德曾经的,托尔非常清楚世界树对于整个阿斯嘉德究竟意味着什么。它是阿斯嘉德力量的来源,是这片土地生长的根本。如果没有了世界树的哺育,整个世界都会渐渐地失去生命,成为yi片如同冥土yi般的死寂之地。甚至更加凄惨。

        因为从本质上来说,阿斯嘉德并不是yi个完整的星球。它只是yi片特殊的空间,yi个由世界树稳定在虚空之中的土地。它是平面的世界,而不是球型的世界。这也就是为什么莱茵能够流通整个阿斯嘉德,然后灌入金伦加鸿沟的原因。

        世界树支撑着这里,同时世界树也沟通着其他的世界。阳光、空气、水源甚至生命,都是通过世界树的沟通从其他世界引入进来的。可以说,整个阿斯嘉德就是建立在这个世界树的顶冠之上,和它yi荣俱荣,yi损即损的存在。yi旦世界树毁灭,那么离阿斯嘉德彻底地崩溃也就不远了。

        也正是因为有着这样严重的后果。,托尔才对着在这个阿斯嘉德众神中也有着特殊地位的命运三女神不顾身份地质问了起来。

        而面对托尔的质问,命运三女神表现的依旧是那么的平淡。

        “世界树的开始也不过是那个存在的意志而已。而现在,他想要世界树毁灭,那么yi切都只能按照他的意志进行。这是你们阻止不了的,雷神阁下。而我们,自然也不可能阻止他。”

        先回答他的是兀尔德,这个已经显现出衰老模样的女神如实得回答着托尔,沉静的眼神中完全没有yi丝波澜。

        而就是这种本应如此的态度,却是让托尔几乎把持不住自己握锤的手。

        “什么叫做你们也不可能阻止他。难道你们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们当然清楚。不过,清楚又怎么样?”风华正茂的贝露丹迪接过了话语。“你难道指望我们三个没有任何战斗力的女人去对付苏尔特尔这样可怕的怪物。别说我们回不回去这么做,就算是我们这样做了,你觉得结果能有什么变化呢?”

        很清晰的态度,但是除了让托尔更加愤怒外几乎没有别的作用。而看着已经出离愤怒的托尔,洛基却是立刻拉住了他的手,安抚起他的情绪来。

        “算了,托尔。向这三个家伙火是没有任何用途的。我们还是找yi找,看yi看没有没幸存者活下来吧。”

        “幸存者?”

        听到这个词语,托尔的脸上却是露出了深深的苦笑。他回头看了yi眼身后,除了被他搬过来的,里面承载着奥丁沉睡的躯体,依旧闪动着光芒的水晶棺之外,yi路上就只有漫漫的灰烬。

        整个金宫现在都是这幅模样,除了灰烬和尚未消散的火焰之外,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而所谓的幸存者,除了眼前这三个没有任何作用的女神之外,根本就不存在其他的目标。这让他陡然感受到了yi股巨大的无力感,以至于他连妙尔尼尔都拿捏不住,让它扑通yi声掉落在了地上。

        “我们还有幸存者吗?洛基,阿斯嘉德完了。除了布伦希尔德带走的那些人之外,所有的yi切都已经毁了!我们已经没有希望了!”

        “你和我不是还在这里吗?”看着几乎都要跪倒在地上的托尔,洛基忍住了自己心中的心酸,扶住了他的身躯。“只要有我们在,阿斯嘉德就不会灭亡的。哪怕就是从什么都没有开始,只要我们有决心,就能把阿斯嘉德重建回来。更何况,布伦希尔德那里不是还有很多我们的同胞吗?”

        “有件事好像没有和你们说清楚。”

        就在这个时候,贝露丹迪却是突然插了进来。

        “布伦希尔德并没有离开阿斯嘉德。她留在了这里,和海姆达尔yi切战斗到了最后的yi刻。”

        “但是很可惜,他们并不是炎魔之王的对手。所以最后的结果就是你们看到的那样。海姆达尔死在了炎魔之王的手中,而布伦希尔德也被他带走了。”

        “该死的!”虽然已经有了准备,但是骤然听到这样具体的消息。托尔还是用力地捶打起了自己眼前的地面,直到砸的自己双手鲜血淋漓。而看着他这幅样子,洛基却是只能心疼地在yi边看着。

        她知道托尔心中的痛苦,他这个时候必然需要泄,如果能用这种方式让他把心中的苦闷泄出来的话,那最好不过。但是,区区自我折磨,怎么可能泄得了这种家破人亡的痛苦。

        在洛基最惊惧的眼神中,托尔猛地就握住了自己面前的雷神之锤,然后向着天空的尽头就飞腾了过去。他要去找什么人,去做什么事情,这是yi件显而易见的问题了。而就是这个问题,却是让洛基整个人都快要陷入了疯狂之中。

        “托尔,托尔你要去哪里?回来,混蛋。你千万不要做蠢事啊!”

        尽管她喊叫的是那么声嘶力竭,但是对于现在已经下定了决心的托尔来说,也不过是没有任何用途的挽留而已。他只是默默地飞驰着,很快就消失在了远处那已经随着世界树毁灭而变得阴沉的天空之中。

        情况的突然变化让洛基心中充满了恐慌和绝望。而这个时候,作为另外的旁观者,诗寇蒂却是轻声叹息了起来。

        “真是耿直地过了头的性格,我还以为会有那么yi丁点的希望,他能稍微理智yi点,不至于做出这么愚蠢的选择呢!看来,我还是有些高估他了。”

        诗寇蒂的话语让洛基心中波动的情绪起伏的更加剧烈。而看着蒙面的女神,联想到她那特殊的身份。洛基立刻就擦干了自己眼角那险些流出来的泪水,然后径直走到了诗寇蒂的面前,用利剑指着她问道。

        “我知道你能看到未来,告诉我你到底看到了什么?托尔他,托尔他到底会有怎么样的下场。”

        托尔对洛基的重要性让这个女人现在的情绪极度不稳定。但是面对着自己面前的利剑和它所代表的威胁,诗寇蒂却始终没有任何的动容。她似乎完全不把这种东西放在心上,只是叹息着说道。

        “这不是yi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吗?是什么让你觉得雷神托尔会是炎魔之王苏尔特尔的对手?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未来只有yi个,那就是在暮光之剑的烈焰中化为灰烬。”

        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着这样的答案,诗寇蒂的回答对于洛基来说简直就是最大的残忍。而面对这样的残忍,洛基的脸色抽动着,然后立刻把手中的利剑递进了几分。

        “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托尔是不会死的,我对他有信心。告诉我,告诉我你看到的yi切。我该怎么做才能改变他的未来,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活下来。快点把这yi切都告诉我!”

        利剑的锋刃刺透了诗寇蒂的咽喉,但是却诡异的仿佛没有刺中任何东西yi样。诗寇蒂明明就在那里,但是却又好像完全不在那里。洛基的武力威胁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用途。

        这就是命运三女神的依仗。她们本质上就是时间的三种化身,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不被消灭的情况下,她们根本就不可能被常规的手段所波及。自然,这种小小的威胁更加是没有任何用提的。

        但是即便是处于这种无敌的模式,诗寇蒂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着。

        “说真的,不管你怎么努力,托尔的下场都不会有太大的变化。甚至因为你的过度参与,事情反而会变得更加糟糕而已。就算是这样,你还是想要知道答案吗?”

        “求求你,告诉我。”

        失去了武力胁迫的可能性,洛基只能丢下了自己手中的利剑。而她同时丢下的,则还有自己仅有的矜持和尊严。她跪倒了下来,跪倒在了命运和未来的面前,为了那唯yi可能存在的希望。

        “我不能失去他,我真的不能失去托尔。求求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拯救他。求求你!”

        yi声叹息,未来露出了少许的怜悯。焚烧的世界树之前,很快就再度变得yi片寂静。知道许久之后,兀尔德才木然地张开了嘴,对着空无yi人的方向说道。

        “陛下,这就是你的决断吗?你不觉得这个方式太过沉重了吗?”

        “但是这也是我们唯yi能够根除后患的方式不是吗?”许久的沉默后,干涩的嗓音才从水晶的棺椁中传了出来。沉睡的君王颤抖着自己的身体,缓缓地坐了起来,然后对着代表着命运的女神说道。

        “用这种牺牲换来yi丝丝希望和光明,这就是我唯yi能做的选择。”

        “国王必须做出牺牲,哪怕牺牲的是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如果能用这种牺牲为王国换来延续的可能,那么我愿意做出这种牺牲。”

        “那么yi切就都按照您预计的进行了。剩下的,就只能靠你了,陛下!”

        命运三女神躬下了身子,而在她们的身后,yi条火焰和河水混就的通道陡然出现在了那里,yi直蔓延到了世界树冠盖的深处。

        火焰,是毁灭和新生的火焰。而水流,则是命运的河流。水和火,混合起来的就是希望。以牺牲最为代价,苏醒的王早已经做出了最终的决定。

        而现在,是他该履行这yi切的时候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