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章 黑暗之影 太阳之辉

第六百三十章 黑暗之影 太阳之辉

        “奇怪,有人在这个时候居然接手了我无数年来承受的苦楚,真是有趣的选择......”

        无尽的黑暗中,yi个幽深而空洞的声音骤然出了这样的感慨。而听到这个声音,yi直驻守在这片黑暗中的海拉女王第yi个反应不是对他所说的东西有些疑问,而是以yi种近乎惊喜的方式对着这个声音的来源说道。

        “尼德霍格,你醒了?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是的,海拉。在经历了几乎没有止境的漫长沉眠之后,我终于等来了结束的那yi天。我已经感受到了,我所遗失的力量正在向我接近着,很快它就能重归于我的怀抱,让我再度获得崭新的生命。不会太久了,海拉。很快,我就真正地看到你了!”

        “那真是太好了,我亲爱的陛下。”站在黑色的高高突起上,海拉低着头用自己那露在外面的明艳脸庞轻轻地磨蹭着那如同岩石表皮般粗糙的石柱。那微微刺痛的触感不仅仅没有让她产生任何不快的感觉,反而让她露出了yi种异样的幸福表情。

        显然,心情激荡的她已经足以忽略这点小小的问题,满心的沉醉于自己内里的欢喜之中。而直到许久之后,她才勉强收拾起自己这种有些过了头的心情,对着只有意识苏醒着的尼德霍格说道。

        “亲爱的,你刚刚说什么?有人接手了你的苦楚?”

        “没错,就是这个样子。”

        尽管依旧是那个空洞可怖的声音,但是从这种声音中却是可以明显地听出几分欢愉的成分。

        “我被那个该死的世界之树囚禁了无数年。它yi直在在吞噬着我的生命,我的力量甚至是我的yi切。这种吞噬是没有止境的,以至于我只能以这种方式苟存于这片根系之中。只是没有想到,在我挣脱了这yi切之后,居然会有人以这种方式接替了我的存在。有趣,真是有趣!”

        “居然会有人做出这种选择。是那些阿斯嘉德人吗?他们想要接替你,成为世界树冠盖那yi部分的哺育者?”靠着猜测,了解很多内情的海拉很快就猜出了yi个大概。而当她猜出了这些的时候,她立刻就像看到了什么荒诞的喜剧yi样,满脸戏谑地笑了起来。“真是yi个让人赞叹的选择啊。我该死说他勇敢呢?还是该说他愚蠢呢?哈哈,哈哈哈哈!”

        “总是会有这样的存在的。”黑暗中那空洞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并且渐渐归于消沉。“不管是过去、现在,还是未来,这种蠢货总是层出不穷,就像是割不干净的野草yi样,让人厌烦。”

        “说的没错,亲爱的。”微微扯了扯嘴角,海拉的脸上则露出了阴冷森然的笑容。“但是野草的话,把它烧的连根都不剩不就好了吗?”

        黑暗弥漫了上来,海拉的身影也慢慢隐没在了黑暗之中。而与此同时,同样是在yi片黑暗之中,周易则是在芬里尔的带领下,yi点点地深入到了最下方的世界之中。他们跨入到了死亡的海姆冥界之中,然后在这片死者的国度中yi直深入,yi直到了冥河的河畔,最底层的两个世界的交汇之处。

        此时,通天般巨大的树根已经用肉眼可以观测出来。而看着那些盘结在yi起的根系,以及拿在根系之上久久盘绕不去的黑影。芬里尔巨大的身躯立刻就是yi个哆嗦,然后就以yi种满怀畏惧的语气对着周易说道。

        “自从苏尔特尔以他的暮光之剑砍开了那些世界树根系的壁垒之后,这些深层的黑暗就冒了出来。这力量恐怖而强大,虽然我也曾是司掌黑暗的神灵,但是却也没有想过在黑暗中会有这般恐怖的力量。而这就是尼德霍格,那个诞生出我的怪物所展露出来的冰山yi角。”

        “怎么,你已经感到害怕了。别忘了,你在选择背叛他的时候,可没有现在的这种犹豫。”

        凝望着眼前的黑暗,周易只是不屑的yi笑。太阳从来不畏惧于黑暗,因为他本身就是黑暗的天敌。

        “我只是在告诫你,凡人的英雄。”芬里尔紧咬着自己的牙关,眼睛里已经满是逼上绝路的焦虑和恐慌。“尼德霍格不是你遇到过的任何yi个敌人能够比拟的。他就是预言中的灭世毒龙,是世界的毁灭者,破坏者。万物终结的阴影,命运指定的末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没有人。你这么上去绝对只有死路yi条。你不明白这个道理吗?”

        芬里尔听起来是在为他着想,但是周易心里很清楚。这不过是这只魔狼想要苟且逃生做出的努力而已。

        他不想死,yi点都不想死。但是,不管是面对周易还是面对尼德霍格,他的行为都只有死路yi条。所以他只能以这种方式来为自己稍作挣扎,看看能不能再有yi些更多的希望。

        然而,希望这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于他的身上。

        “我做出怎么样的决定不需要你操心。芬里尔,带我过去。我会给你yi个痛快,否则!你就给我在这里安息吧。”

        从嗓子眼里出了阴狠狠的咆哮,但是直到最后,芬里尔都没有勇气对周易做出什么。他只能低垂着自己的脑袋,如同行走于穷途末路yi样,蹒跚着向着世界树的根系走了过去。

        而看着芬里尔的这般模样,跟上去的周易只是在心中冷笑不已。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要知道,人的命运是自己选择的结果。既然当初你做出了那种选择,那么你就要为这种选择而付出代价。

        近在咫尺的目标,对于两个人的脚程来说自然不会耗费太多的时间。很快,周易就来到了那些根系的面前。

        此时,这些笼罩在黑暗中的巨大根系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生命力。在这些黑暗力量的吞噬中,它们早已经枯萎,变成了如同岩石沙土yi般的质地。稍稍用手yi触及,就有面积巨大的部分随着这轻微的碰触而脱落下来,变成洋洋洒洒的灰尘。

        而看着那如同无数交叠的山峦般,巨大到不可思议的根系。周易只是叹息着,说了yi句。

        “即便是这样神奇的存在也经受不住你的破坏吗?灭霸。看样子,离你复苏的时间已经差不多接近了。”

        “不是接近了,而是就在眼前!”

        骤然响起的风暴般的嘶吼伴随着滚烫的洪流突然出现在了那yi片黑暗之中,炎魔之王苏尔特尔就这样带着汹涌如同海啸般的火焰从yi个阴暗的洞穴中缓缓地走了出来。他yi边用自己赤红如同熔岩般的眼睛紧盯着站在那里的周易,yi边从嗓子眼里出最为恶劣的笑声。

        “真是奇怪啊,凡人的英雄。那个青睐你的女武神呢?我所最珍视的布伦希尔德呢?她怎么不在你的身边?是不是你被抛弃了,哈哈!真是yi个可悲的消息。”

        “怎么,曾经的炎魔之王现在都需要靠着这种自我安慰的方式来纾解自己内心的苦闷了吗?”面对着苏尔特尔的嘲笑,周易无动于衷。甚至用更为精辟的话语反嘲了回去。“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的确很可悲。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毕竟,苏尔特尔先生长成这幅模样也不是他的错误。有些事情的确不能强求。”

        论起斗嘴,苏尔特尔这个生活在蛮荒世纪的家伙怎么能跟周易这种现代人比较。他很快就理屈词穷,并且陷入了恼羞成怒的境地。

        “真是够了,你只会使用这点口舌之利吗?很快,当我把暮光之剑刺进你的那张巧言如簧的嘴巴里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还能现在这样,这么能说会道!”

        “我要澄清两点,不,应该是三点!”

        看着已经勃然大怒,抽出了自己腰间宝剑的苏尔特尔。周易嘿嘿yi笑,就竖起了三根手指。

        “第yi,这个可笑的话题是你引起来的,炎魔之王!斗嘴斗不过我就只能用这种野蛮的方式来挣回yi点颜面吗?说真的,你的肚量小的可鄙可怜。”

        “第二,我是来找灭霸,也就是尼德霍格的。你擅自的闯到我面前,对着我说了这么多大言不惭的话,反倒是说我能言会道。你不觉得有些可笑吗?”

        “而第三!”

        说到这里,这个被阴冷和迷雾所笼罩的世界的天空上陡然生出了无限光明。yi轮炙热的光芒如同升起的太阳yi样从天空中划出yi道明亮的轨迹,把光明和炙热带到了这个世界之上。

        迷雾、阴冷甚至那可怖的黑暗都开始消退了下去,只留下光芒,映照的这个世界都开始变得通明起来。而周易就这样握住了自己眼前那如同太阳般辉煌的神枪,让自己的身上也陡然绽放出最为刺眼的光明。

        “是什么让你觉得,你能成为我的对手,阻拦在我的面前的?苏尔特尔,你太自大了。你根本不知道,你所面对的是什么!所以,迎接你的毁灭吧。蠢货!”

        大地之上突然出现了yi轮巨大的太阳,无尽的光和无穷的热瞬间就吞没了周围的yi切。金光、烈火如同真正的汪洋大海yi样,凝聚着,流转着。在这个辉煌夺目的球体表面荡漾出yi阵阵恐怖而又炽烈的风暴,如同yi道道火舌yi样,向着这个世界就喷吐了过去。

        世界,转瞬间就已经陷入了yi片火海之中。而在这片炙热的太阳之火中,炎魔之王的那些火焰则是如同烛火般可笑。火焰,从来都是属于太阳的。区区yi个巨人,怎能和太阳争辉!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