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五章 命运之博 自我之石

第六百四十五章 命运之博 自我之石

        “父亲?”

        怪异的声音传到了布伦希尔德的耳朵了,却是让她感到了无比的熟悉。她愕然地站住了身子,向着虚空的方向出了这样的喃喃自语。

        “是的,我的孩子。是我在和你说话。”

        声音的来源也就是奥丁坦率地承认了自己的身份。而对于突然出现的父亲,布伦希尔德却是感觉到了yi阵莫名其妙的混乱。

        “可是,你不是在沉睡吗?为什么还能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

        “这是命运的力量,我的孩子。”有些短暂的沉默之后,便是深深的叹息和畅然的笑声。“是在命运长河获得了新的扭转之后,我得到的新的力量。yi个简单的交易而已。”

        听着这句话,布伦希尔德就有了yi种不好的感觉。仿佛yi切都是被安排好的yi样,仿佛yi切都是落入了yi个早已经画好的圈套yi样。yi切都充满着阴谋和算计的色彩,这让她感觉心中由衷说不好的烦躁和暴动。

        “力量,命运?你到底干了什么,奥丁?难道说这yi切都是在你的算计之中。就像是你当年让我受到诅咒,陷入沉睡的那样?”

        这样的质问无疑代表着布伦希尔德内心里最为惧怕的东西。如果yi切真的按照她所想象的那样的话。那她真的就没有任何办法来原谅自己以及整个阿斯嘉德了。

        利用了奋不顾身拯救自己的英雄,利用了那个让她心动的人。换来的只是yi场精心的算计和骗局,这样的结果对于身为阿斯嘉德女武神的她来说,实在是yi场莫大的悲剧。哪怕就算是她根本不知情,甚至说她也只是其中yi个被操纵的棋子,她也有了yi种再也无法面对周易的感觉。

        而对于她的这种感觉,奥丁心里非常清楚。他的这个女儿是yi个怎么样的性格,他再明白不过。这是yi个意志和信念都无比纯粹的孩子,yi旦认定的东西就永远也学不会放弃和妥协。尤其是那些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东西,更是能以放弃yi切,甚至生命的架势去维护。

        这是yi种美德,但是有的时候也是yi种桎梏,是能把人拖拽到深渊中的枷锁。但是很显然,自己也明白自己性格的布伦希尔德根本就没有改变的意思。

        所以,不愿意在这个最后关头失去女儿的奥丁,还是老老实实地把yi切都说了出来。

        “我并没有想要牺牲我们的英雄,布伦。事实上,虽然为了改变这个末日,整个阿斯嘉德都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从头到尾,我都没有打算牺牲你和他。”

        “他是命运的变革之力,是扰动命运之河走向的人。在这个末日的决战中,他是必须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都必须围绕着他才能展开。不论是巨人,还是亡灵,甚至是这种最终的对决,所有的yi切都萦系在他的身上。这其中自然也包括阿斯嘉德的存亡,真正的存亡。”

        被唤起自己小时候才被叫过的昵称的女武神并没有因为这些话而软下心肠,事实上,因为自己所思所想,现在的她整个人都充满了负面的情绪。

        “这就是你利用他的理由,这就是你利用我的理由?”

        “我承认,在这艰苦的战斗中我是利用了你们。但是,那也是为了能让你们更好地活下去,能让阿斯嘉德继续存在下去。”

        奥丁的声音陡然变得剧烈起来,但是很快却又黯然的消沉了下去。

        “我毕竟是阿斯嘉德的国王,众神之父。我必须要为我肩上的重担负责。布伦,你不明白我所看到的东西和我所作出的选择。在我第yi次看到命运的时候,我是何等的绝望。在我第yi次看到他所代表的转机的时候,我又是何等的欣喜若狂。”

        “和整个世界和王国都走向终焉相比,现在这样的牺牲已然是最好的情况。虽然我们失去了无数的战士,失去了海姆达尔,失去了弗丽嘉,甚至失去了过去的国王。但是我们幸存了下来,这其实已经是命运最大的恩赐了。”

        “恩赐,你管着叫恩赐?”

        想到自己看到的yi切,想到金宫和世界树熊熊燃烧的景象。布伦希尔德就感觉到自己的胸腔里有火在烧。而yi看到自己眼前正在黯然褪色的新星光辉,她的心里更是如同沉溺于深渊yi样绝望。

        奥丁的说法她完全地无法认同,甚至她更希望这yi切从来都没有生过,自己还在那火焰的山峰上永远沉眠。

        “你必须学会忍耐悲伤,布伦。这是yi个国王必须学会的事情。”

        “我不是国王,你才是。不要把你的想法强行施加在我的身上。”

        “不,你已经是国王了。当你握住冈格尼尔,接受战士和神灵的效忠的时候。当我步入世界树,迎接命运之河的拥抱的时候,你已经是国王了。接过了我的王冠和重担,你已经是阿斯嘉德新的女王了。”

        “等等,你这是什么意思。奥丁,你到底做了什么?”

        听到了他的话,布伦希尔德却是在心里生出了yi种莫名的恐慌。她急切的看着虚空,等待着他的答案,希望着yi切并非如她所想的那样。但是现实却总是事与愿违。

        这个时候的奥丁语气骤然变得慈祥了起来,他仿佛放下了什么沉重的担子yi样,从yi个威严的国王变成了yi个歉意的父亲。

        “就像你听到的那样,布伦。我已经死去,回归先祖的怀抱了。”

        “自从我洞悉命运长河的时候,我就明白世界树之下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祸患。那个代表着我们起源的怪物同样也代表着我们的毁灭。当他苏醒的那yi天,他必然会毁灭世界树,这个囚禁了他无数年的圣物。同时,依赖着世界树而存在的阿斯嘉德也注定了被他所毁灭。”

        “这本是无法改变的事情,但是在他出现了之后,却已经有了转机。而借由着这个机会,我们获得了最后的希望,也正因此我们才能给阿斯嘉德保留下最后的火种。”

        用力地摇着头,女武神yi点也不同意他的这个说法,她固执地坚持着自己所看到的东西。

        “不,阿斯嘉德已经毁灭了,世界树也已经在我的眼前被焚毁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到,除了让yi个无辜的人被我们该死的命运牵扯进来。”

        “那只是之前,在那之后你并没有看到最终的结局。”

        似乎是在叹息着,奥丁说出了最后的结局。

        “我和命运女神做了yi个交易,以我的生命和灵魂为代价,成为世界树新的根源。同时我也代替了她们,成为了新的命运监测者。这是我们最后的手段,万不得已的手段。但是这却是能让阿斯嘉德被保留了下来。再加上你所保护着的那些子民,我们阿斯嘉德就还没有毁灭。”

        “所以,你做的很好。布伦,你做的yi切足以让我自豪。”

        “所以说,你其实也已经死了是吗?就像是弗丽嘉个海姆达尔yi样?”

        脸色已经yi片漠然的女武神突然这么问道。而对于这个问题,奥丁则是怅然地回答道。

        “是的,我已经死了。我的孩子,你现在听见的,不过是我余下的意识而已。也许很快,这些意识也会消散吧。”

        “那么,也就是说。我们也会死是吗?我和周易,也会死在这yi切里面吗?”

        “不,你不会死的。布伦,你还要带着阿斯嘉德剩下的子民重生生活下去。所以,我是不会让你死的。”

        “不会让我死?”

        抬头看了yi眼上面渐渐收缩的无尽辉光,布伦希尔德却是微笑了起来。

        “看到上面那道光了吗?我已经决定了,会和他yi直在yi起,直到死亡的那yi刻。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吗?”

        “你还是那么固执,布伦。”叹息着说这样子的话,奥丁却是突然间笑了起来。“不过这才是我的女儿才对。”

        “听着,布伦。你们还有希望,不论是你还是他都还有活下来的可能性。而所有的可能就掌握在你的手中。”

        说到这里,无形的力量顿时涌动了起来。而在这力量的作用下,布伦希尔德却是立刻感受到了自己手掌之上的灼灼阵痛。

        那颗金色的宝石此刻在她的掌心之中出耀眼的光华,显示着它的与众不同和特殊存在。而当布伦希尔德注视着这颗宝石的时候,奥丁也在她的耳边低声说道。

        “这就是你们的希望,传说中的最后yi颗无限宝石自我之石。使用它吧,孩子。用它的力量去寻找你说希望的未来吧。我相信,在最后你yi定会得到你想要的东西的。这是我最后的祝福,布伦。祝你,获得你的幸福!”

        奥丁的声音渐渐低迷了下来,甚至到了yi个几乎无法听清楚的程度。但是与此同时,金色的自我之石却是在布伦希尔德手上变得越闪耀了起来。

        yi个沉睡的意识正在这块宝石中慢慢地苏醒过来。而随着她的苏醒,无限宝石也开始躁动了起来。如同分离的幼子面对诞生自己的母亲yi样,所有的无限宝石都开始欢呼雀跃着,想要回到这个意识的怀抱之中。

        而就像是彩虹yi样,五彩缤纷的光芒骤然突破了正在辉灭的新星之光。向着布伦希尔德的方向冲了过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