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篮中婴儿 徒劳补救

第六百五十二章 篮中婴儿 徒劳补救

        怀孕的吉尔,刚刚出生的孩子,还有不知道是谁的父亲。这样的问题组合在了yi起,立刻就让周易手中的酒杯炸裂成了无数份。

        同时,yi阵巨大的重压猛地出现在了这个房间内。名贵的家具顿时被沉重的压力挤成了碎片,坚硬的金属也被扭曲成了干瘪的形状。而坐在周易对面的魔形女则是立刻被巨大的重力给压到了地面上,甚至忍不住吐出了yi口鲜血。

        这个情况立刻让周易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他连忙收敛起了自己的力量。同时把生命力灌注到了魔形女的身上,恢复起她身体之内的伤势。而直到她彻底完好无损之后,他才歉意的说道。

        “抱歉,我yi时间情绪过激了。你刚刚说的那个问题......,能说的再详细yi点吗?”

        看着模样紧张,眼睛里似乎有金色火焰在燃烧的周易,魔形女说不出自己心中究竟是羡慕还是嫉妒。对于自己的那个朋友和眼前这个人的关系,她的情绪太复杂了。不过这并不妨碍她回答周易的问题。

        “孩子育的很是健壮,只是yi直没法生产下来。十yi个月的时候,吉尔突然感觉到了肚子痛,然后就被艾达女士和琴格蕾女士接到了公司专属的医院里。当天夜里,吉尔产下了yi个男婴。”

        “黑色头,黑色眼睛,小脸长得很像他的母亲。最关键的是,他出生就拥有着强大的能力。会飞,能控制yi定程度的引力,而且身体坚硬程度过了任何金属。他不是变种人,我已经检查过了,没有x基因组。也就是说他出生就是能力者。所以我想,这应该和他的父亲有yi定的关系。”

        魔形女说的越是详细,周易就越确定吉尔所生的就是自己的孩子。而对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突然有了延续生命的血脉,他yi时间真的是百感交集,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激动、欢喜、紧张还有yi丝无法言语的悔恨。

        初为人父的感觉让他实在是手足无措,他甚至都想抽自己几巴掌,只因为自己连这事都不知道,连吉尔怀孕,孩子出生他都不在边上。

        心里越复杂,脑子就越混乱。知道片刻之后,他才yi脸急切地对着魔形女问道。

        “他们在哪?吉尔和孩子在哪?”

        “在她的公寓里。艾达女士虽然想要给吉尔配备更好的住宿环境,请专人来照料他们。但是吉尔拒接了,她想要yi个人独自抚养孩子。”

        刚刚说完这话,魔形女就现自己面前已经没有了人影。而就在她看着自己身边的那yi片狼藉,怅然苦笑的时候。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先生,你没事吧。”

        “没事!”再度变化成了周易的模样,魔形女打开了门,对着外面的保镖说道。“我刚刚情绪有些激动,了点脾气。找人来把这里清理yi下吧。”

        伸头看了看里面比被炸弹爆破过还吓人的模样,说话的保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这位起脾气来,还真是有些吓人啊。

        魔形女还在应付着好奇的保镖,周易本人却已经悄然来到了吉尔的公寓里。

        和他之前来的两次不yi样,此时的公寓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副邋遢的样子。看不到扔的到处都是的酒瓶和堆积如山的烟头,也看不到随处丢弃的衣服和私人用品。整个屋子都似乎被施了魔法yi样,变得整洁而明亮,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墙角处还放了yi个看起来就像是古董的留声机,在静静地播放着清扬而曼妙的旋律。

        这种巨大的变化甚至让周易yi瞬间都以为自己来错了地方。不过很快,他就确定了,自己并没有找错位置。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yi种特殊的悸动。

        那是来自心灵和血脉上的悸动,是yi个和自己紧紧联系在yi起的小生命在通过yi阵不为人知的方式呼唤着自己。而顺着这个呼唤,周易悄悄地推开了房门,走进了卧室之中。

        yi尘不染的卧室里被粉刷成了yi片温馨的颜色,如同清晨的淡淡明光,让卧室看起来明净而且通亮。此时的女主人已经安睡在了床上,从周易的视角看过去只能看到yi个诱人的背影。而就在床的边上,yi张木质的婴儿床被安放在了那里。

        银色的如同行星旋转yi样的装饰品被放在了婴儿床的顶上,有风铃从中间垂放了下来,随着风的拂动而出清悦的铃声。婴孩无意识地嘟哝和吐泡泡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让周易心中立刻就是莫名的紧张了起来。

        他悄悄地走了上去,凑到了小小的床边,把自己的脑袋探了进去。

        而对于正在自娱自乐,吐着泡泡玩的婴孩来说,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视野中的大脑袋实在是有些太吓人了。以至于他立刻停下了自己的娱乐活动,长大了嘴,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家伙。

        他在看着周易,而周易也在看着他。

        已经舒展开的小脸上就像是魔形女瑞雯说的那样,有着她母亲七八分的颜色。但是细细看得话,还是能从孩子的神韵中看到几分自己的模样,再加上黑色的眼睛和头,以及自己心中那种无法言语的满足和冲动,可以说已经完完全全地证明了,这就是自己的孩子。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亲生骨肉,血脉的延续。

        这yi刻,周易心中生出了yi种快要融化了的喜悦和满足。他从来没有感谢过命运,但是今天,他却必须感谢它,感谢把这个孩子送到了自己的身边。

        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是不明白这种感觉的,事实上就算是在这之前,周易也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会给自己这样大的感动和满足。只是看着他,就能产生同升华yi样的精神上的大喜悦。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而就在周易这样注视着孩子的时候,小床中的婴儿却是突然间笑了起来。咯咯的笑声,连眼睛都眯成了弯月的形状。小小的手脚更是欢快的挥舞着,蹬踢着。就和周易看到他时候的感觉yi样,这个孩子在看到周易的时候,也是喜悦的无法自己。

        只是,他还没有学会控制自己的力量。他那小小的手脚上有着远常人的巨大力量,虽然看起来是那么的孱弱,那么的娇嫩。但是实际上,这个小小的木床对于他来说,实在不比yi块华夫饼更硬上多少。

        脚跟yi磕,木床就出了不堪重创的痛苦呻吟。而婴孩的天性可不懂什么是节制,在还没有泄完自己心中的激动之前,他是不可能停下的。这也就意味着,这个木床还要经历更多的打击。而这根本就已经出了它的极限。

        随着噼啪的脆响,木床在顷刻间破碎坍塌了下去。虽然很清楚以自己孩子的天赋是不可能受到这种程度的伤害的,但是天性使然之下,周易还是动用了时间的能力,在千万分之yi秒的时间里,把自己的孩子从那yi堆木头中抱了起来。

        从来没有抱过这个年纪的孩子的周易可不知道什么才是最好也最舒服的抱法,他只能僵硬的用自己的手拖住婴孩光滑的小屁股,任由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在自己的身上胡闹着。

        也的确是胡闹。也许是第yi次被除了母亲以外的人抱在怀里,小家伙有着说不出来的新奇和精神。他挥动着小手,抓住了周易的耳朵,然后像是拔河yi样用力拉扯着。或许对于这个小家伙来说,区区yi个耳朵完全不够玩的说。所以,很快,他就又把自己另外yi只肉呼呼的小手伸到了周易的鼻子上。

        yi拉yi扯,婴孩巨大的力量足以使yi个正常人整个脸部骨骼扭曲变形。但是对于他的亲生父亲来说,却也不过是单纯的拂面春风而已。虽然说脸上的两个器官就这样成为了婴孩的玩具,但是周易yi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相反,他还有着yi种特殊的介于亲子之间的满足感。

        不过看到他的这个样子,有人却是看不下去了。

        “你这样惯着他可是不对的。”

        淡淡的有些幽怨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周易yi回头就看到穿着睡衣的吉尔正用yi种特殊的眼光看着自己。像是欣慰,又像是不满。其中还包含了很多特殊的意味,让周易感到yi种如坐针毡的尴尬和不安。

        在这个时候,面对着这个给自己生下了孩子的女人,周易只能这么对她说道。

        “抱歉,吉尔。在这么重要的时间里我却不在这里。我真的很抱歉!”

        “没什么,艾达告诉过我你去做什么了。你有你的理由,我yi直都很明白这yi点。”悄悄地走到了周易的身边,把小家伙不安分的两只小手从周易的耳朵和鼻子上拿了下来。吉尔yi边这么说着,yi边从他怀里接过了孩子。

        在母亲的怀里,这个有着级力量的孩子显得格外安分。yi点也没有他在周易怀里那种跳脱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死死地盯着周易,从嘴里出呜呜呀呀的声音,就像是在渴求什么yi样。

        看着眼前的女人和孩子,周易越悔恨自己之前的无作为。所以他只能在这个时候想方设法地补救着。

        “和我yi起回去吧,吉尔。孩子需要yi个父亲,需要yi个家庭。我能承担这样的角色。”

        “我知道你可以,但是我并不想这样。”

        平静而温和地看了周易yi眼,吉尔又把眼睛移回到了自己怀里的孩子的身上。

        “孩子是需要yi个父亲,但是我却并不需要yi个丈夫。你明白吗?”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