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六十一章 故人故地 天涯两望

第六百六十一章 故人故地 天涯两望

        为了yi个看起来有些可笑的原因,几个早已经脱凡俗的女人开始勾结在yi起,搅合进了即将要生的大战中去。而这yi切,作为真正要交战的双方却是完全的yi无所知。

        不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变种人这个大集体,都不知道在他们背后究竟隐藏着怎么样的猎手。而当他们还在处心积虑,想要从这yi场大战中得到自己想要的利益,或者维护住自己生存权利的时候。几个女人的策划却是早已经把这场战斗变成了yi个特殊的舞台。

        他们都不会是什么主角。或者说当他们以为自己是这个舞台上的主角的时候,负责策划的人则早已经把他们变性为了衬托用的配角,烘托英雄形象的小丑。这是yi个可悲的故事,而最可悲的是,当事人对此却yi无所知。

        仅仅是站在身后看着这几个女人的布置,周易都为注定悲剧的双方感到心酸。不得不说,这些女人的布置实在是太精细了,如果战争如期打响,那么不论是美国政府,还是变种人,都会彻底地受到摆布。而不同的是,美国政府在注定失败的同时,估计还要蒙受巨大的损失。而这对于早已经麻烦缠身的美利坚来说,绝对不是yi个好消息。

        不过,那和他们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辉耀市如今名义上虽然还属于美国,但是实际上它早已经变成了yi个像是梵蒂冈yi样的国中之国。这yi点,不论是国际上还是国民之间,都差不多已经成为了定论。虽然对于美国人来说有些难以接受,但是他们接不接受其实并不重要。

        说到底,这还是yi个看资本以及实力的现实国家。而在这两方面上,辉耀市所拥有的是让整个世界动容的力量。

        看了又看,感觉自己实在插不上手,周易就叹着气走出了客厅。而到了这个时候,他才现,不知不觉居然已经快要到午饭时间了。

        按照常理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是yi家子人坐在yi起快快乐乐吃饭的时候,但是yi想到那几个讨论的热火朝天的女人,还有带着两个孩子yi起去市中心开沙龙的母亲,周易就感到yi阵阵无奈。

        话说,似乎还没有把吉尔和孩子的事情告诉给周岚知道,这种事情该怎么办才好呢?越想越头疼的周易干脆连想都不愿意多想,自暴自弃地就驾着车子,向着市中心行驶而去。

        时隔yi年,辉耀市和周易印象中的又有了些新的变化。yi方面是因为大量的纽约移民搬迁到了这里,无形中让整个辉耀市人口翻了不止yi番。因为对于曾经的纽约人来说,美国政府早已经成为了不可相信的对象。虽然美国政府做过许多措施,想要让这些纽约人搬迁到其他城市去。但是大部分的纽约人还是选择了辉耀市,这个由神灵镇守的城市。

        而另yi方面,则是因为城市里越来越多的变种人。在城市建设中,不论是机械还是单纯的人力,恐怕都比不过在这方面有特长的变种人。yi个金属控制再加上yi个泥土塑性,完完全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里造出各种各样人们所需要的粗坯模型。这种类型的变种人yi多,更是可以在短短的几个月时间里就把整个城市扩大yi圈。而现在的,辉耀市中有这种能力的变种人实在是不知道有多少。所以自然地,整个城市也不知道扩大了有多少圈。

        而在驾车转了又转之后,周易立刻就现,自己真的有些摸不清楚这些新开辟出来的城区了。放眼望去,这里几乎都是兴起起来的建筑。看起来鳞次栉比,但是却又错落的让他根本摸不清楚头绪,就连想要找yi个能够坐yi坐的餐厅看起来都没有什么希望。

        “当初我就应该让艾达规划城市的时候单独造yi条美食街出来,这样子到底要找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得到啊。”

        无奈地叹息了两句,周易把车打过了yi个拐角。而这个时候,他立刻就看到了yi副让自己非常熟悉的招牌。戴着巨大玉米帽的墨西哥老头,正摆着yi副笑容可掬的模样站在了餐厅的旁边。香辣无比的气息从餐厅里面传了出来,让周易立刻就忍不住食指大动。

        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最喜欢的墨西哥餐厅居然会出现在这里,感觉自己得救了的周易立刻向边yi靠,就把车停在了餐厅的边上。

        而当他推开了餐厅的大门的时候,喧哗的人声就像是海啸yi般爆了出来。和当初在纽约的时候yi样,几乎满座的食客让整个餐厅热闹的乎想象。而最有趣的就是,周易依旧看到了当时经常招待自己的,那个叫做科波拉的女服务生。这让他立刻笑着对她招呼了yi声。

        “嘿,科波拉!”

        yi听有人在呼唤自己,科波拉立刻就从自己手中正在忙碌的事情上抬起了头。而当他看到周易的时候,他立刻就惊喜的叫了起来。

        “周先生,是你?”

        “当然是我,没有想到吧。我们居然会在这个城市里重新相遇。”对着科波拉笑了笑,周易就看了看餐厅的深处。“看起来这里的生意依旧很不错,怎么?还有多余的位置吗?”

        “当然,我会给你腾出来的。老位置!”

        对着周易眨了眨眼睛,科波拉就轻快地跑到了餐厅yi角,对着自己熟悉的几个顾客劝说了起来。很快,她就把yi个座位腾了出来,并且对着周易就招呼了起来。

        “嘿,这里。周先生!”

        “你还是那么能干啊,科波拉!”对于热情而且能干的服务生,周易自然不吝于yi些小小的赞叹。而对于这样的赞叹,科波拉只是笑着说道。

        “那也是因为周先生的小费给了我动力,毕竟您可是我的大主顾。今天还是老样子吗?”

        “当然,顺便再给我来yi份龙舌兰酒。另外,麻烦给我准备四份同样的餐点,我打算在离开的时候带走。”

        “好的,没有任何问题。”飞快地回答了yi句,科波拉就带着yi丝调侃意味得说道。“是给上次和你yi起来的小姐带东西回去吗?”

        “不,我们已经结束了。科波拉!”听到科波拉提起苏珊,周易脸上的笑容立刻就变得苦涩了起来。而听到他这么说,科波拉立刻带着歉意地说道。

        “抱歉,我不知道这件事。”

        “没关系,能快点嘛,科波拉。我可是已经快要饿糊涂了!”

        “没问题,很快就来!”

        再度歉意地笑了笑,科波拉抱着餐盘就钻进了后面的厨房里。没过上多久,她就把周易点的食物以及yi瓶龙舌兰酒端了上来。

        “这算是我的yi点点小小的歉意。老爹从墨西哥带到纽约的德莱昂龙舌兰,我们可是费了好大事,才从纽约带过来的。虽然是老爹不允许用这些招待yi般的客人,但是就当是我弄不小心弄错了吧。你可千万不要到处乱说哦。”

        “放心吧,科波拉。我不会乱说的。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不用谢!”微笑着对着周易点了点头,科波拉动了动嘴角,还是忍不住对着周易说道。“周先生,有些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但是我觉得上次陪你yi起来的那位小姐还是很不错的。我看的出来,她是yi个很不错的姑娘。所以,如果能把握住的话,你还是把她把握住比较好!”

        “谢谢你的建议,科波拉。我会的!”

        面对这样的好意,周易自然是接受了下来。虽然有些事情并不如其他人想的那样简单,但是那是他自己的问题,不需要别人太过于操心。只不过,当科波拉这样提起苏珊的时候,周易却是难免地回想起那个女人。

        那个文静的,笑容甜美的女人。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能够再看她yi眼。但是似乎这已经是不大可能的事情了。

        心情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周易在这样的情况下享用了yi顿充满回忆的美食。而此时,在地球之外,yi个地外空间站里,yi个女人同样也在凝望着地球的某个角落,并且深深地陷入了回忆之中。

        而看着眼前这个格外出神的女人,坐在她对面的男人立刻关切地对着她问道。

        “怎么,苏珊?东西有些不合你的口味吗?”

        “那是当然的。拜托,我们已经吃了差不多yi年的土豆和冷冻食品了。我是说,我们什么时候能吃些新鲜的东西吗?不论是海鲜还是牛排,就算是给我点新鲜的蔬菜都行啊。”

        苏珊还没有回答对面里德博士的问题,在她身边,yi个看起来和她有着七八分相像的男人就已经接过了话茬,忙不及地抱怨了起来。

        而他的抱怨却是让苏珊立刻收拾起了自己幽怨的心情,然后对着自己身边的弟弟就摆出了yi副教训的口吻。

        “这是科研生活的yi部分,强尼。而且别忘了,这是你自己要求的,对于自己的选择难道你就不能有点坚持吗?”

        “那是因为我实在没有别的选择了,苏珊。别忘了我刚刚才被nasa炒了鱿鱼,如果我不在拿点成绩出来的话,我的飞行生涯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面对自己姐姐的教训,强尼立刻就嬉皮笑脸地解释了起来。而看着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和他同样作为飞船驾驶员的本忍不住说道。

        “你这个家伙,看起来太不正经了。我真是不明白,太空总署怎么会把你拉近飞行员队伍里。”

        “因为我能干。当然,这yi点女孩子们也很认同。当然,我不指望你能理解这yi点,因为我对男人不感兴趣。尤其是你这么粗壮的男人。”

        “强尼!”高声叫喊了yi声,打住了自己弟弟越来越过分的话语。苏珊yi脸歉意地对着自己的朋友说道。“抱歉,本!我会教训他的。”

        “不需要,有机会我会自己来!”挑衅的看了强尼yi眼,两人立刻愤怒地对视了起来。而对于这幅模样,早已经习以为常的里德博士却是叹了口气。

        还好,只有不到两个星期,这次考察就要结束了。只是.......想到了这里,里德就忍不住看向了劝说调解两人的苏珊。然后他的心里顿时生出了许多不舍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