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七百章 风险所在 命运抉择

第一千七百章 风险所在 命运抉择

        “风险?什么风险?”

        听到是用人类作为臂助,彼得脸上立刻就出现了雀跃的神色。对于他来说,这的确是一个最好的方案。如果可以的话,他宁愿把整个地狱都换成人类,也不愿意看到一个活着的魔鬼在眼皮底下蹦跶。

        当然,他也知道这种想法太理想主义了一些。所以他也只能从现实出,询问起古一风险的所在。

        这是需要权衡的问题。如果风险能够被接受的话,那么这样做最好不过。而如果不行的话,那么他也就只能另想它法了。

        这是彼得的想法。而在明白了他的想法之后,古一也只能叹息着对着他仔细说明了起来。

        “这些后患主要在两方面。一是服从度的问题,我不认为你能完全地把这些人收归己用,真要是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会不会听你的还是一个两说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就是,一旦传送门关闭,人类失去了后勤物资的补给,我也不认为地狱里的魔鬼会轻易地雌从在人类之下。一旦魔鬼们意识到人类的疲弱,并且开始反抗。你就算是建立起了统治的体系,恐怕也会很快被动摇起来吧。”

        “这些都不是问题。”

        大手一挥,彼得就已经是自信无比地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而就和他所表述的态度一样,他的内心里也的确是没有把这种隐患当做是什么问题。

        失去了后勤补给的现代军队拥有什么样的战斗力,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当飞机和坦克没有了弹药,当手里的枪支变成了一个烧火棍。在危机四伏,强敌环伺的地狱里,人类充其量也只能当一只阴沟里的老鼠,或者是所在龟壳里的乌龟。

        就这,还是建立在他们拥有尚且可以开动的,拥有充足能源供给的基地和战争设备上。要是连这些东西都没有了,他们在地狱里不过就是移动的自助餐,任由那些魔鬼大快朵颐而已。

        这一点,三岁小孩都能明白,没有道理他们会不明白。

        彼得相信这些聪明人会明白自己在那个时候的处境的。而在那个时候,他们也会明白只有自己才能在地狱里保护得了他们的周全的。他们没有其他的选择,除非他们打算把自己变成一份装点好的饭后点心。

        有人会想要沦落到这种结果吗?答案应该是否定的。所以彼得当然不担心在这种问题上会出现什么自己掌握不了的情况。

        当然,他不会小看人心的复杂。也许在危难之中,这些政府人员或许会想到在自己的麾下寻求庇护。但是一旦他们安定了下来,他们就必然是要生出什么异心来的。不论是想要寻求归家之路的逃亡者,还是想要在这中间牟取权力的阴谋家,都会逐一的粉墨登场来。

        但是,就算是他们有这样那样的想法,那又怎么样。绝对的力量掌握在他的手中,他完全可以动用强压暴力去操纵他们的思想,把控他们的行动。

        在生命和野心之间,聪明人总是会做出更偏向于前者的选择的。在这一点上,他并不认为在整体上会出现什么严重偏离自己预期的事态。

        尽管心里的想法并没有明说出来,但是古一还是从彼得那自信的神色中看出了他内心中的些许想法。这让她有些免不了地担心了起来,因为在她看来,彼得在这个问题上实在是太自信了一些,甚至说都有些自信过头了。

        活了近千年,古一对人类的认识早已经是深刻到了鞭辟入里的地步。她了解人心的复杂,知道人类思想和行为的无法掌控。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人类根本就是一种充满了意外性的生物。

        古往今来,有多少英雄人物是毁在了一些小人物无法预期的愚蠢之上。他们自以为能掌控一切,自以为自己心中所描绘的蓝图会是完美无瑕的造物。但是,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疏忽,或者说漏算了某个小人物的造作,使得他们所期望的一切最终都免不了地化为泡影,而他们也跟着身败名裂,彻底地湮灭在了历史的洪流之中。

        彼得想法是美好的,而他的目标也是伟大的。然而,这一点又有多少人能知道,多少人能理解呢?古一不敢肯定,而也正是因为这种不敢肯定,她才越的不确定彼得的未来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局。

        不是说她不想窥测彼得的未来,而是彼得的未来根本无法被确定。以未来所见到的一切来断定当下,这并不是一个智者该做的事情。过去无踪,未来无影,只有当下才是唯一的真实。这是掌握了窥测时间之力的古一所坚持的原则。

        她不打算因为彼得而打破自己的这种原则,事情还没有到需要这样做的地步。所以她也只能把内心里的担忧暂且搁置,然后以一种近乎劝诫的方式最后一次对着彼得提点了起来。

        “我能明白你的想法。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事情未必会向你想象中的那么顺利。彼得,你应该明白,你掌握不了人心的。在这方面,你还稚嫩的像是一个婴儿。与其在这种事情上冒这种不必要的风险,说真的,你还真不如选择一个更加保险的做法。”

        “哪怕是借由这些人类的手去控制地狱,你说到底也不可能真的把所有的魔鬼都清除掉。左右都不过是统治地狱里的魔鬼,为什么你不选择一个更加保险也更加简单的办法呢?”

        “不,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了。”

        毅然地摇起了头,彼得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了非同一般的固执。而对于自己的这种固执,他也是有着自己所坚持的理由。

        “对于我来说,这些罪恶滔天的魔鬼,哪怕是少上一个都是好的。这样的家伙每少上一个,也许就能让一个无辜者在未来脱离危险。我可不想因为我的关系,而让这些家伙在未来有什么继续作恶的可能。所以,这样的结果刚刚好。”

        说到了这里,彼得就已经是跨上了自己的坐骑。显然,他已经是不打算再和古一继续在这个问题上争辩下去了。

        “总之,我要多谢你的帮忙。没有你的提点,恐怕我现在还在为这种问题而苦恼着。古一法师,我不得不说,虽然你看上去并不怎么可靠,但是关键的时候你的确还是一个靠得住的家伙。另外,在最后,我需要提醒你一下。你需要做好相应的准备了。如果战争真的展到需要我们这么做的时候。我希望你能不要有任何的犹豫,尽可能得为我们留下足够多的人才来。要知道,在这个计划里,他们已经是最重要的关键所在了。”

        “我明白。到了那个时候我自然知道该怎么做。”

        点了点头,感觉已经无法劝说彼得回心转意的古一也只能顺着他的意思在这件事情上做出承诺来。当然,在这个时候,她也是难免地做出了一些怜悯的姿态来。

        “只是有些可惜了。一旦我们这么做,这些留下来的人恐怕在有生之年都不可能再回到人间去了。他们也许只能埋葬在地狱这片土地上,谁知道呢?”

        “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当他们作为战士,参与到史塔克的计划中就应该对这样的就结果有所了解的才对。”

        怦然勃的火焰中,彼得已经是化作了恶灵骑士的形象。他一骑绝尘,头也不回地就离开了这里。而就在他这么离开的时候,他也是把一句话留在了身后。

        “牺牲是不可避免的。我们能做的也就是尽可能地减少这种牺牲而已。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他们或许还是有回家的可能的。”

        “但愿吧。”

        默默凝视着彼得消失的方向,直到那绚丽的火光再也看不清楚的时候。古一法师才悠悠然的说出了这么一番话来。

        “但愿你的妇人之仁不会害了你吧,彼得.帕克。”

        很难说古一法师心里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也很难肯定她到底从未来中看到了怎么样的场景。虽然说那只是一种可能,但是谁也不敢说,这种可能就没有展为真实的机会。

        说到底,这还是有可能的。而也正是因为有这种可能,古一才会如此由衷地为彼得感到惋惜。因为那并不是她所期望看到的情况。

        彼得.帕克,这是一个让她非常欣赏的年轻人。聪明、睿智,富有行动力。最关键的是,他有着一颗正义的心,并且始终保持在坚持自己的正义。

        这很难得。因为人是一种复杂而且无定的生物。在他们的一生中,或许一件小事都可能改变掉一个人本来的信念。真正能坚持下来的,少之又少。而能把正义当着信念为维系的,更是凤毛麟角一般。

        这很可贵,而更可贵的是。虽然把正义当做是自己的信念,但是彼得在坚守自己信念的时候却并没有沦落到那种近乎迂腐的地步。他知道牺牲的意义,也勇于做出牺牲的选择,而这才是对正义最正确的践行。

        因为正义从来不是皆大欢喜的颜色。它不是大团圆式的鲜艳红色,更不是闪耀通明的璀璨金色。它只是苍白的,是以残酷的牺牲为代价所渲染出来的单调色彩。

        没有牺牲的正义不是正义,因为那样所付出的代价不足以振聋聩,不足以让人从错误中醒悟过来。它是镣铐,是刑具。驭使它从来都是要付出代价的,而这个代价往往也就是血的代价。

        见证了人类一千年的历史,古一很清楚背负着正义之名的人到最后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结局。岳武穆天日昭昭的血书,圣女贞德在火刑架上的祈祷,这都是活生生的例子。她不希望彼得重蹈覆辙,但是她心里却明白,如果彼得一直在这条路上行走下去的话,那么这样的事情恐怕就是在所难免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她又能怎么做呢?无非就是祈祷,给这样的人送上去一份祝福罢了。

        她不会阻止彼得,因为她没有这么做的理由,也没有这样做的立场。先不说彼得会不会听从她的劝阻,改变自己的信念。光是她自己,恐怕都未必想要看到这样的事情生。

        这是时代巨变的大势,大势之下,必然要出现这样一个正义的英雄。她能做的只是旁观,或者说是推波助澜。至于说因为自身的同情和怜悯而扭转一个英雄的命运,这就是她身为至尊法师所不能为的事情了。

        英雄的命运总是和人类的命运紧密关联在一起,贸然地改动,很可能会对人类的未来造成什么不可估量的影响。她承担不了这样的风险,也不愿意承担这样的风险。所以,她宁愿看着一幕幕悲剧在自己的面前上演。

        一个活了快一千年的人内心里到底是怎么样的坚若磐石,这是一般人无法估量的。事实上,恐怕就连古一法师自己也不清楚,自己的冷漠究竟能达到怎么样的一种地步。

        一个人活到这样的一般地步,实在是太累了一点。哪怕是她,到了如今的这种境地,也已经是有了一种力不从心,疲于应付的感觉。

        或许,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或许,是时候把这份责任和使命交托在下一代的身上了。

        在内心的疲倦之余,古一有时候甚至会产生这样的想法。然而,每当这样的想法出现的时候,总会有一个执念在阻止着她,劝说着她不能这么做。

        她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使命没有完成,她还有一番恩怨没有了解。在这之间,她还不可以安息,不可以放下一切地去拥抱死亡。

        古一心里很清楚,到底是什么样的执念在让她继续坚持着。所以每当这样的想法出现的时候,她总是会告诉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

        她已经有了预感,或者说,时间所预示的未来已经给了她指示。在她漫长一生中恩怨纠结的那个人,那个塑造了她,又把她拘禁在这个命运里的人。他们之间的恩怨已经是到了可以了结的关头了。

        这个时间很快就会到来,而在这之前,她只需要静静地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这是属于她的宿命。也是至尊法师的宿命.

        她期待着,这个宿命被画上句号,并且迎来新生的那一刻。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