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六百九十章 为友求情 宽容之心

第六百九十章 为友求情 宽容之心

        失意,失望,甚至是绝望,那就是队长现在最为真切的心情。他曾经打赢了二战,那场人类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yi场战争。这本来让他以为自己再也没有什么需要担心害怕的事情了,尤其是在战争这个问题上。

        但是现在,他却是现,事情远远比自己想的艰难得多。他只是赢了yi场战争,但是却不能代表他能赢得每yi场战争。而战争这个东西,稍有不慎就是yi场灾难,真正的大毁灭。凡人无法驾驭,凡人无法阻挡。而他,在战争面前,也不过只是yi个凡人而已。

        这是yi个可悲的现实。他在以yi个英雄的身份,悲天悯人地考虑着战争所带来的yi切眼中后果。但是现实却是,他根本没有能力改变他所担心的yi切。而有这个能力的人,又根本不在乎这些。

        这是最为巨大的反差,让他无奈而失落,沮丧且愤慨。如果不是因为没有力量,他真想把周易狠狠地打上yi顿,让他不得不按照自己所说的那yi切去做。但是如果他真的有这样的力量的话,那么他根本不必这么做。他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意志,来改变这yi切。所以说,这yi切不过都只是无用的幻想而已。

        无能为力的绝望是人类最为悲哀的现实。有时候,人可能会因此而消沉得yi蹶不振。但是队长的意志却是格外的坚强,在这种现实面前,他并没有被击倒,而是很快地再次振作了起来。

        “我会阻止他们的,无论你愿不愿意出手,我都会想办法来阻止这yi切的。这场战场不应该爆,这个国家也不应该变成这样。”

        “那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罗杰斯先生,你想为这种事情付出怎么样的努力都可以随你的心意,只是,我希望你也能接受这个后果。你也知道,这是yi场战争。所以结果怎么样,都可能和你想象的有很大的差距。”

        很是善意的话,但是在队长的耳朵里听起来却是格外的刺耳。就好像他已经看到了自己会失败,自己阻止不了这场战争yi样。虽然很想反驳这种说法,但是直到最后,队长也没有张开嘴来。

        他知道,现在不管自己说什么都是没有力度的。所以他只能沉默着,寄希望于未来所生的改变,希望在那个未来里能有yi种可能是按照他所设想的那样生。当然,有没有这种可能,他自己其实都不是非常的清楚。

        不过,这多少是yi个努力的方向。也让他能够尽快的摆脱眼前这个尴尬的局面。

        “能让我们离开了吗?我的队友和我的朋友?”

        说到这话的时候,队长的眼神就定格在了夏芮丝所制造出来的那个空间立方体上。显然,他所提及的那些人不仅仅只包括变种人姐弟两个,还包括了那个有着杀手身份的冬兵。而这却是让周易立刻不可思议地笑了起来。

        “真是有意思啊,队长先生。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和这种杀手有了关系。让我猜猜他的来历,是神盾局的秘密特工,还是政府暗地里见不得人的那些试验品,亦或者是九头蛇的杀手?”

        “他都不是,他只是巴基。是我的好朋友,yi直都是我最好的朋友。”

        听到关于冬兵的评述,队长的情绪立刻变得激动了起来。而听着他这激动的言语,周易却是笑的更加明显了。

        “朋友,我以为你的朋友已经不少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交友的兴趣居然能广泛到这种程度。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别告诉我是他在我的城市了暗杀了yi个人之后。”

        “不,当然不是。这不是他,我是说这不是他的本意。”

        涉及到了暗杀他人这种罪行,即便是队长也无法那么明目张胆地替冬兵洗刷自己的罪状。不过他还是在努力着,希望能替他洗清yi些什么东西。

        “听着,是这个样子的。这个家伙是我的朋友,是我从小yi起长大,yi起走上战场,yi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你不会知道当年到底生了什么。那时候巴基为了救我,被yi个人摔下了火车,落入到了冰冷的雪山之中。我以为他已经死了,我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了他。但是我没有想到,他居然活了下来,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yi直活到了现在。”

        “我相信这yi定是上帝给我的机会,给我yi次自我救赎的机会。所以,我无论如何都要救他。周易,算是我求你的,让他和我yi起离开这里,好吗!我保证,他不会在做任何错误的事情,以我的名誉和生命来保证。”

        队长的态度不得不用恳切来形容,也正是因为这样,周易才感觉到了些微的难做。从他个人的角度来说,放走冬兵,把他交给队长实在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但是问题是,这不应该由他来决定。

        冬兵是自己妹妹的猎物,是她所捕获的存在。所以不管怎么说,想要放走冬兵都必须经过她的同意才行。于是,面对队长的请求,周易直接把自己的妹妹推了出来。

        “虽然我很想答应你,但是很抱歉,这种事情你必须经过我妹妹的同意。毕竟这是她抓到的罪犯,而不是我抓到的。而且,对于yi个警察来说,我们这么讨论yi个罪犯的动向,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适吧。所以,我想你可能需要和我妹妹谈yi谈。”

        “和你妹妹谈yi谈?”听到周易这么说,队长立刻就把自己的眼睛转向了夏芮丝,这个有着神奇能力的特警。“小姐,我们能够谈yi谈吗?”

        “谈什么?罗杰斯先生,你想从我手里把那个罪犯带走吗?”

        眼神在队长和还在不停地自由落体的冬兵之间来回游走着,夏芮丝立刻就这样对着他问道。

        “是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答应我这个无理的要求。我知道巴基在这个城市里做了很可怕的事情,但是我肯定这yi定不是他的本意。他本来是yi个非常善良的人,yi定是在这些年里生了很多可怕的事情,才让他变成这个样子。所以,请你给我个机会,让我把他带走好吗?我会改变他,我会帮助你们找到幕后的真凶,我会让他尽yi切努力,来偿还自己所犯下的罪恶。”

        犹豫了yi下,或者说在注视着队长诚恳的眼神不到两秒之后,夏芮丝就点了点头,对着他说道。

        “你可以把他带走,但是你必须保证,你刚刚所说的那些东西。我并不想被人当做傻瓜耍,你明白吗?”

        “当然,当然。我保证,善良的姑娘,你的这种宽容和善良会得到回报的。我会铭记你的恩情的。”

        眼看着夏芮丝居然如此通情达理地应承了自己,队长心里顿时生出了yi种莫名的惊喜和激动。他如是对着夏芮丝说道,同时也难免地对着周易瞟了几眼。那眼神明显就是在说,看看你妹妹,再看看你,真是大不yi样的两个人。

        这种眼神自然是被周易看到了,但是他却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情绪上的变化。早已经做出了决定的他可不会因为这种小情绪而做出什么改变。所以,他只是笑着对着队长,以及那个战战兢兢面对自己的旺达说道。

        “你们的朋友和弟弟已经被放出来了,你们不去看看嘛?他们现在的状态可不怎么好。”

        岂止是不好,简直就是非常不好。双脚刚yi落在地上,快银就忍不住踉踉跄跄地走到了yi边,对着角落里大吐特吐了起来。没有人能想象得到那种无限次空间穿梭的快感,尤其是几个空间相互交涉而导致每次穿行都比晕车还要让人恶心的情况下。能坚持着走两步,都已经是他变种人的身体起到作用的表现了。

        不只是他,就连冬兵也是yi副难看的模样。虽然他没有说话,但是从他那铁青的脸色已经不停抽搐的咽喉就知道,他的情况不会比快要好上多少。

        而看着自己要营救的人变成了这样,旺达和队长立刻走了上去yi人扶着yi个,向着仓库的yi边走了过去,那里还有他们的人在接应着他们。本来在他们的计划中应该是救完人之后就直接离开的。只是没有想到,区区yi个特警小队,几乎就把他们留了下来。

        这在让队长感慨,变种人藏龙卧虎,任何yi个变种人都不值得小觑的同时,也不由得为接下来的战争情况而感到烦躁。

        形式扭转过来了之后,变种人越是强大,就越会导致情况变得yi不可收拾。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变种人能克制yi下自己。但是,在经历了如此的针对和屠杀之后,他们能克制自己吗?不用猜测,队长也知道这只是妄想。

        所以他只能加快了脚步,希望在尽快带走身边老朋友的同时,能尽快地商讨出yi个完美的解决方案来。

        而看着队长就这么离开了,夏芮丝却是撇了撇嘴。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复仇者吗?看起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是因为你们很出色,夏芮丝。你和你的这些伙伴们,的确很棒。”

        周易不无赞叹地回答了他,但是这却并不能让夏芮丝感到满意。

        “我觉得你还欠我yi个解释,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跟在我身后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