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七百零八章 一张相片 难忘回忆

第七百零八章 一张相片 难忘回忆

        佩姬.卡特,这个有着让人惊艳yi生的女人的离开已经是yi件无法挽回的事情了。她这yi生坚信着上帝,但是上帝并不能赐予她永生。然而,对于这个女人来说,她的这yi生却是无怨无悔。

        因为她爱过yi个男人,而直到生命的最后yi刻,这个男人也伴随在她的身边。对于世界上所有的女人来说,这都是yi份不可多得的幸运。虽然她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才得到的这yi切,但是这已经足以让她满怀欣慰地离开这个世界。

        她是笑着离开的,但是对于队长来说,这却足以让他余下的终身都感到遗憾。七十年后的苏醒不是喜剧的重逢,而是再yi次的永别。这样的现实对于这个男人来说,实在是个巨大的打击。

        而这个打击让他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全然失去了如同失去了灵魂yi样,整个人都只能像是行尸走肉yi样过活着。直到,佩姬葬礼的那yi天。

        因为美国现在所处的糟糕环境的原因,佩姬的葬礼上并没有出现太多的政治人物,不论是军方的、还是政府的。这yi点,即便是佩姬有着神盾局创始人的身份,也没有太多的改变。

        但是相反的,在这种情况下。yi群年纪不小的老人却是纷纷来到了这个不甚显眼的葬礼上。这些人大都是佩姬曾经的战友,下属。而他们的到来,也为这个简朴的葬礼平添了几分肃穆。

        因为要想千里迢迢得来参加这次葬礼可并不容易,因为美国现在的局势,那种混乱不仅仅是政治上的,更是蔓延到了这个国家的每yi个地方,可以说仅仅是出门,都已经到了要提心吊胆的地步。然而这却足以说明,他们是真的来哀悼的,而不是怀着什么特殊的政治目的的。这份真挚的情感,足以让这场葬礼变得意义非凡。

        不过,这yi切和队长并没有什么关系。他只是默默地坐在第yi排,像是yi个雕像yi样注视着佩姬的棺木。即便是有曾经的战友站到了他的身边,对他施以问候,他也没有任何的回应。就好像对于他来说,这个世界上的yi切都已经和他彻底地无关了yi样。

        这种表现当然是没有礼貌的行为。但是这些来问候的老人却并没有什么怪罪的意思,他们只是叹息着摇了摇头。就来到了佩姬的侄女莎伦.卡特面前,向她呈之以最后的哀思。

        佩姬yi生都在等候队长的归来,她并没有结婚,自然也没有孩子。而她的侄女,就成为了她理所应当的继承者。而莎伦.卡特也很好的履行了这份职责,她认真地回应了每yi位老人的思念,尽可能地让佩姬的音容相貌永远地被铭记下来。

        当然,这场葬礼不可能是无止境的。随着所有人的离去,佩姬的棺木被下葬到墓碑之下,她的yi生也算是终于走到了终点,彻底地尘埃落定。死去的人有死去的去所,而活着的人则必须去过自己的生活。

        所以在最后,留在这墓碑前的也只有队长和莎伦两个人而已。

        看着这个兀自沉浸在自己世界中的男人,莎伦几乎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是正确的。也许该把他拉出来,或者,做yi个相反的举动。她有些犹豫不决,但是在最后,她还是决定了,把他从这其中拉扯出来。因为她相信,他的姑妈也yi定是这样想的。

        美国队长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责任和任务,他不能yi直待在这个地方,对yi个已经死去了的人,yi段已经彻底结束的感情永远地怀念下去。

        所以,她鼓起了勇气,打断了队长在自己世界中的沉浸。

        “我想,佩姬姑妈也许不会希望看到你现在的这个样子?”

        “我知道!”静待了许久之后,莎伦得到了来自队长的回应。就像是从幽深空洞里出的声音yi样,那声音yi听,就让人感觉到yi种深切的悲哀。“不过,请给我最后yi天的时间好吗?或者,再给我yi曲子的时间。我答应过她,要请她再跳yi支舞的,只是没有想到,七十年过去了,这个承诺依旧无法兑现。”

        “这并不是你的过错,队长。生了那些事情,我们谁都无法预料到。而且,对于姑妈来说,你承诺的那支舞,也不会有你的归来来的重要。你不会知道的,当知道你从冰块里苏醒过来的时候,姑妈当时有多高兴。”

        “在我的印象里,佩姬姑妈从来都是yi个不苟言笑的人。她很成功,成功的让人只能仰视,我yi直把她作为偶像看待着,也在尽力地向着她的方向靠拢着。我从来都没有想象过,她会有那么失态的yi天。尽管那个时候病痛在折磨着她的身躯,但是我能看得出来,那种流露自内心深处的喜悦。队长,对于我的姑妈来说,认识你是yi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对不起,请不要再说了好吗?”

        蓦然打断了莎伦对于佩姬的回忆,队长的眉头中渐渐浮现出无法自抑的悲伤和无力。他的眼睛开始波动了起来,就连他那高大的身躯也在这样的话语中出现了yi阵阵颤抖。这是yi个英雄,yi个公认的英雄。但是在感情面前,他脆弱的和正常人没有任何的区别。

        剥开他身上的面具,他就是yi个普通人。yi个因为某个重要的人离开而无可自拔的可怜的家伙。

        这种认识让莎伦忍不住在心中生出了许多的怜惜。不管怎么说,她都是yi个女人,而女人对于这种因为爱情而脆弱的,有着硬汉和英雄形象的男人,总是特别的包容的。

        所以这个时候,她真的很想给眼前的这个男人yi些安慰,哪怕是说上yi些温馨的话语,只要能让他的内心好过点就行。但是,当她想要张开口的时候,她却现,自己几乎没有任何的话能够说出口来。

        她对于七十年前生的那yi切的认知实在是太过单薄的,而对于那朵在战火中盛放的,但却凋零的更快的爱情玫瑰,她更是yi无所知。无知让她没有任何的言权,而那种空洞的安慰,在这里也只不过是对这段感情的亵渎而已。

        而这样的事情,她是不会去做的。不论是出自对眼前这个人的尊重,还是对自己姑妈的深厚感情。她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所以,她也跟着沉默了下来。直到许久之后,绵绵的阴雨浸透了她黑色的衣裙,她才陡然像是想起来什么yi样的,对着队长说道。

        “对了,有yi样东西我也许应该给你看看。那是佩姬姑妈的遗物,她非常重要的东西。”

        说完了这些,莎伦根本不等队长给出任何的反应,就跑到了自己的车上,从那收拾出来的,属于佩姬的遗物中找出了yi样特别的存在。

        那是yi张照片,yi张老旧的黑白照片。照片中,年轻模样的佩姬英姿勃勃地站在正中央的位置上,而在她身边,那个穿着更像是戏服的队长则是yi副完全无所适从的模样。看得出来,那个时候的他很是生涩。因为他根本不敢看着相机的方向,而是悄悄地把视线放到了身边的女军官上。

        而佩姬也没有看着相机,她在队长根本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在用余光凝视着她。同时,她的嘴角微微地挑了起来,带着yi丝莫名的笑意,让她看起来格外的明艳。

        从相片上来说,这张相片并不算是成功。因为里面的两个角色并不怎么配合拍摄者的工作。但是对于队长来说,这张相片所代表的却是yi份最美好的回忆。

        他从莎伦的手中接过了相片,然后眼神迷离着,似乎飞到了很遥远的地方。甚至就连他的声音,也开始重新焕起生命力来。

        “这是我第yi次正式出任务的时候,那个时候我刚刚孤军深入到敌后,完成yi份救援工作。几乎所有人都相信,我不可能在回来了。但是只有卡特,她yi直坚信着我会回来。说真的,其实我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不过最终,我没有让她失望。”

        “从那以后,我终于开始以yi个战士的身份活跃在战场上。但是在那之前,yi件对我来说更重要,也更值得激动的事情生了。佩姬答应了和我约会,就在这次任务结束的时候。你知道吗?那是我人生中第yi次约会,我真的非常激动。”

        “我不知道其中还有着这样的故事,难怪姑妈每次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都会笑出来。”

        莎伦静静地回答着,同时,她也开始在自己的脑海中描绘着那段战争岁月的爱情故事。

        女人总是对这种事情浮想联翩,而队长也并没有打断她的意思。他只是静静地用手指抚摸着相片中那个笑的非常灿烂的女人,在自己的记忆中yi点yi滴地回忆着关于她的每个部分。

        那是yi件幸福的事情,也是yi件悲哀的事情。记忆是无法被取代的,但是记忆中的人却是会成为过去,成为yi片尘土的。他还活着,而她却已经死了。这无疑是命运对他们最大的讽刺。

        而对此,队长没有任何的办法。他不能忘记过去,也不可能抛下yi切去追随佩姬的脚步。所以他只能摸着相片,对着莎伦提出了这样的yi个要求。

        “很久以前,我也有yi张相片。是佩姬给我的,可惜,在我坠入冰海的时候,那张相片也失去了踪迹。所以,能把这份相片给我吗?”

        队长的眼神几乎完全就是恳求,而面对这样的恳求,莎伦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她只能点了点头,然后默默地为眼前的男人送上自己的祝福。

        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复。队长艰难地露出了yi个笑容,抱着相片转过了身子。

        “谢谢。还有再见了。再见,莎伦。再见,佩姬!”

        说完这话,他就径直离去,头也不回地消失在了阴雨之中。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