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五章 遮掩痕迹 以防万一

第七百六十五章 遮掩痕迹 以防万一

        听到这个问题,瓦西里眼神yi定,然后立刻就回答道。

        “报告长官,除了我之外,还有当时负责转移记录的技术员知道这个消息。不过我想他并不知道任务的执行者是谁!”

        “那就好,那就好。”yi边点着头,yi边看向了自己对面的瓦西里。尼克.弗瑞却是突然这么问道。“现在,告诉我,瓦西里,你是为谁工作的?”

        “我为谁工作?长官,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瓦西里脸色yi僵,但是还是站的笔直地回答道。光是看他的样貌,你根本看不出来,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不论他说的是真是假,对于尼克.弗瑞来说,这都已经不再是重要的问题了。

        悄悄地扣了下手指,厚重的玻璃钢直接就把瓦西里整个人罩了起来。而看着里面yi脸惊愕模样的瓦西里,尼克.弗瑞冷着脸说道。

        “你不愿意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因为现在我对你的身份yi点也不在乎。无外乎就是那几个组织的人而已,而不论是哪yi个,对于我来说都是yi样的。我本来还想陪你们玩玩,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了。”

        “长官?你这是什么意思?”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瓦西里却还是坚持着表演着自己的身份。而作为yi个已经没有耐性的观众,尼克.弗瑞yi点也不想再看他这破绽百出的表演。

        他手指yi按,整个玻璃钢的囚牢就直接脱离了空天航母,带着瓦西里直接从两万米高空中坠落了下去。这是他在yi开始想来对付浩克的招数,但是却yi直没有机会。而现在用来对付瓦西里这样的嫌犯,却是无往而不利。

        即便是级战士,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活下来。瓦西里不会有例外,而和他yi样的是,那些怀着同样身份进入到神盾局的家伙。

        科尔森早已经觉察到了不对劲,他也yi直在监视着这些家伙的行为。而现在,在尼克.弗瑞下定决心铲除这些家伙的时候,他自然也要有所行动了。

        没有登上多久,尼克.弗瑞就接到了科尔森的来电。

        “长官,已经解决了。加上你那里的那个,yi共三个嫌疑人物,全部被击毙。”

        “很好!科尔森,联系yi下瓦西里那里的技术员,查yi查他有没有问题。不管结果怎么样,都让他把自己看到的东西统统忘掉,明白吗?”

        对于科尔森的效率,尼克.弗瑞向来是很满意的。他当即就点了点头,然后下达了新的命令。而对于这个命令,科尔森自然是没有任何的异议。

        “没问题,长官。另外,关于那个任务的事情。您打算怎么处理?”

        “把它封藏起来,永远都不要让人知道。尤其是托尼,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关于这个问题,尼克.弗瑞显然是有自己的想法。而为了贯彻这个想法,他甚至不惜以命令的语气对着科尔森说道。但是这并不能阻止科尔森产生自己的想法。

        “我明白你的意思,长官。但是你不觉得,这对于托尼来说,实在是有些太不公平了吗?毕竟,那是他的父亲和母亲,如果连是谁杀了自己的父母都不知道,而且还要被瞒在鼓里的话,那么是不是有些太可悲了。”

        “你在同情他?科尔森?”

        “是的,长官。”

        科尔森坦然地回答道,但是却立刻迎来了尼克.弗瑞劈头盖脸的yi阵呵斥。

        “科尔森,你给我清醒yi点。难道你不知道这件事情意味着什么吗?yi旦托尼知道了他的父母是死在巴恩斯中尉的手上,你知道会生什么事情吗?不需要九头蛇对我们再做什么,我们自己都会出现巨大的混乱。”

        “以托尼的性格,他绝对不会容忍巴恩斯中尉活在这个世界之上。而作为巴恩斯中尉最好的朋友,美国队长也绝对不可能任由他对巴恩斯中尉做些什么。他们之间本来的关系就已经够糟糕的了,现在这yi切只会让他们更加水火不容。”

        说到了这里,尼克.弗瑞的声音已经越来越高,简直就像是在咆哮yi样。

        “当愤怒的美国总统和统帅着yi众级英雄的联盟大打出手的时候,你觉得事态会扩大到yi个什么样的地步。到了那个时候,你难道还能在对他们进行控制吗?别异想天开了,他那个时候的他们,谁都控制不了。那只会是yi场灾难的开始,yi场我们谁都不想看到的灾难。在这种情况下,科尔森。难道你还要抱有你的那种无聊的同情心吗?”

        脑海中想象出了尼克.弗瑞所描述的yi切,科尔森脸上立刻浮现出了深深的苦笑。

        “我知道我该怎么做了,长官。你说得对,这种事情就应该牢牢地被锁在保险库的最里面,永远都不要被人知道。”

        “守口如瓶,科尔森。这件事很重要,除了我们之外,最好不要再有其他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是的,长官。”

        挂断了电话,科尔森叹了口气。然后给自己点了根烟,悄然地走进了yi间审问室之中。

        此时,这个审问室里已经坐着yi个看起来有些文雅,也有些颓废的中年男人。他被牢牢地锁在椅靠上,看起来就像是yi个被审问的囚犯yi样,或者说,他现在就是这样的yi个囚犯。

        “马特.普莱斯,出生在西雅图。母亲早逝,父亲健在,有两个哥哥,yi个妹妹。cIa精英特工,专精于计算机技术,格斗和射击上也有不错的功底。参见过cIa在中东地区的几次重要任务,受过伤,拿过奖章,属于典型的优秀美国特工。因为表现优异而几次被上级提干,但是因为喜欢在yi线工作而自愿留在前线。很庆幸,这个原因让你没有被九头蛇渗透,也逃过了大清洗。现在更是加入到了新神盾局当中,继续自己的事业。关于你的yi切,我没有说错吧。”

        如数家珍地说着自己所知道的yi切,科尔森眯起了眼睛,如同yi只鹰隼yi样,死死地盯着被拷在椅子上的男人。而面对这样的问话,男人抬起了头,舔了yi下自己有些干涩的嘴唇,半晌后才回答道。

        “长官,能告诉我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吗?为什么要把我拷在这里审问我?”

        “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的敌人是谁。而很不幸,你的yi位上司刚刚被我们确认了,是九头蛇潜伏进来的yi个奸细。现在他已经被击毙了,而为了确认有没有更多的像他这样的人潜伏进来,我们必须把所有和他有过接触的人排查yi遍。而你,就是其中很有嫌疑的yi个。”

        睁着眼睛说着瞎话,科尔森随便地编了yi个理由,对着特工马特解释道。而听到这话,马特立刻就往地上吐了口唾沫,然后恶狠狠地骂道。

        “该死的狗娘养的。”

        任是谁因为这种事情而招来无妄之灾,都会有这种反应。科尔森很能理解,所以他小小的放纵了他yi下,而在这yi下之后,他立刻就对着马特说道。

        “现在,我问你答。在两天前位于西伯利亚地区的突击任务中,你和你的上司有过什么单独的接触吗?”

        “没有,长官。我都是和大家yi起行动的。”马特想也不想地回答道,但是立刻迎来了科尔森的yi记重拳。

        “我不喜欢动用暴力,但是有时候暴力却是能让人说真话的唯yi方式。现在,告诉我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东西?”

        作为特工,关键时候动用yi些暴力实在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就算是科尔森这样的老好人也不能例外。他虽然很少在审问中动手,但是却并不意味着他不会动手。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他自然要选择yi个最便捷的方式。

        “等等,等等。我想起来了。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个长官让我单独得截下了yi段信息。那是yi段任务的信息,有相关的影像资料和纸面记录。我已经把那些东西统统地交给了那个长官了。我誓!”

        嘴里面吐出了yi口血沫,马特立刻就以最快的度从自己的脑海里挖出了最正确的答案。而面对这样的答案,科尔森眼中立刻就是寒光yi闪,然后继续说道。

        “关于那个任务的内容,你还记得多少?”

        “我记得任务的名字,制裁回收。然后是任务的内容,我记得是九头蛇的某个杀手袭击了yi个看起来有些年纪的先生。他杀死了车里面的两个人,然后从后备箱里拿走了什么东西。我很肯定,长官。那样东西yi定很重要,因为他检查过不止yi遍。”

        如同倒豆子yi般把自己记得的事情统统说了出来,而这却是迎来了科尔森更加严厉的质问。

        “就是这样?关于那个杀手,你还记得多少,还有被害者的情况,你又记得多少?”

        而面对这样的质问,马特只能拼命地摇着头,然后急切地看着科尔森说道。

        “我什么都不记得了,长官。那份记录本来就很有年代,我又从来没有接触过里面的人,根本不可能通过那yi眼就辨识出里面人的身份。不论是那个杀手还是那两个受害者,我都无法确认他们究竟是谁。你就算是杀了我,我也不可能说出他们的身份。”

        慌乱的言语表述的却是自己最真切的心情。而对于他的这个答复,科尔森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很好,马特。你表现的很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