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四章 深入敌后 内心拷问

第八百一十四章 深入敌后 内心拷问

        旺达的话让剩下的人心里顿时yi提,而仗着自己身居高出的地利,猎鹰立刻就把自己看到的更加详细的内容汇报了出来。

        “没错,是押运车。该死的,好多的智械。史塔克这个混蛋居然还出动了军方,我看到不少军用车辆和放空武器。”

        这么说着的时候,猎鹰已经是yi脸的怨气。要知道,他可是真正的凡胎,之所以能成为级英雄,主要还是因为他那可以和鸟类沟通的能力以及yi双可以飞翔的机械羽翼。这种能力很好用,但是却无力对抗那些精准的防空武器。只要被命中了,以他的小身板来说绝对是死路yi条。所以,他会这么幽怨也是yi件可以理解的事情了。

        不过他刚这么说完,快银就笑着插了进来。

        “别担心,伙计。你不会看到yi颗向你射的子弹的。我保证,等到我们开始行动的时候,这些大兵们yi定在到处找他们枪上的零件,还有其他的yi些什么东西。”

        也就是仗着自己的能力,快银才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而就在他这么说完了之后,旺达立刻制止了他。

        “别把事情想得太容易,史塔克不yi定会只做这么点手脚。这不像是他的手段!而且,我们的目标是队长,不是冬兵。如果队长没有动手,或者说他没有收到什么威胁,那么我们就只在这里看着,你们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然,当然。yi切都看队长怎么做。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耸了耸肩膀,快银就无所谓地说道。“其实我倒是希望队长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因为我相信托尼绝对不会就只做这么点布置。我了解他,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队长的话,我绝对不会想要和他当成对手。因为那么做结果yi定很糟糕!”

        “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废话,原来是大富翁的时候,他都能用钱砸死你,更何况现在他都已经是总统了。”快银冷笑了yi声,不屑地回答道。“别忘了我们之前的凄惨模样,只需要他点个头,我们都能被追到穷途末路。如果我们这个时候再横插yi手,那么结果肯定会更糟糕。我敢打赌,到时候只要你能光明正大地走到街上去,就算是我输!”

        快银的话是不好听,但是猎鹰却yi点也不能反驳。因为他说的非常正确,这个时候他们插手进来,肯定是要出大事的。但是为了队长,有些事却又是不能不做。所以即便是队长的铁杆支持者,猎鹰此时也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起来。希望着队长能在这个时候做出yi个明智的选择。

        而队长这个时候在哪呢?他们都不知道,因为此时的队长早已经化妆成了yi个奇怪的模样,出现在了法庭里面。

        作为yi个公开的审判法庭,不管怎么说也要有着法律方面的相关人员出现。当然,冬兵的罪状确凿,所以他自然是不需要律师的。他虽然可以请人为自己辩护,但是就算是再财迷的家伙也不敢在他的身上下本钱。所以,此时的律师只有yi个,那就是代表着控诉方的律师,由政府直接指定的官方人员。

        这个人员的身份显然是保密的,但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你想要保密就能保密得了的。通过yi些特殊的手段,队长已经找到了这个指定的官方律师。而在yi番动作之后,他更是将这个律师控制了起来,并且换上了他的衣服,利用自己身上的装备变化成了他的模样。

        这要感谢这个律师还是yi个健身爱好者。有着金头和健壮身躯的他让队长扮演起他的角色来yi点也不费工夫。加上窃取来的指纹和虹膜,队长很顺利地就进入到了法庭内部,并且看到了被押送过来的冬兵yi行人。

        yi看到冬兵,他的心里立刻就产生了动手的冲动。但是看到冬兵身边的守卫以及整个法庭外面的情况,队长忍了忍,还是没有做出什么冲动的举动。他只是目送着冬兵被送入到了候审室中,像是野兽yi样困在了yi个钢铁的囚牢里面。然后深深地吸了yi口气,就毅然的回过了头,像是yi个真正的律师yi样开始整理起自己手稿。

        为了扮演好这个角色,队长多少还是做了些工作的。所以即便是处理起这样的问题来,他也依然是有条有理,不紧不慢。而就在这个时候,yi个人突然走到了他的边上,对着他说道。

        “威尔森律师,快开庭了。你应该去和那个受害者家属聊yi聊,看yi看怎么安排他们的控诉顺序比较好。”

        说话的人是托尼的秘书,见过她的队长自然是了解她的身份。而他也明白,这恐怕是托尼的意思。所以他立刻就扶了扶自己鼻梁上的眼镜,然后摆出yi副专业的嘴脸,对着她说道。

        “请放心,女士。我已经安排好了,我们会请出近十年来的所有受害者家属,让他们分别对被告人做出控诉。然后再让电视台事件的受害者家属做出yi个整体的控诉。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他的罪行确凿,将不会有任何翻身的余地的。”

        这个回答让秘书满意地点了点头,在拍了拍队长的胸口,做了yi个挑逗的表情之后,就微笑着离开了。

        这个动作让队长浑身yi绷,然后又是猛地松了yi口气。刚刚那yi下,他真的以为自己在哪个地方露馅了。不过看来,情况并不是这个样子,只是yi个美丽的误会而已。

        不过这也证明了潜入这个地方到底是yi件多么危险的事情,稍有不慎恐怕就要露出马脚。所以队长在看着秘书离开的背影之后,立刻就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向着受害者家属们的位置走了过去。

        就像是他说的那样,他必须要和这些受害者家属谈yi谈。因为这里实在是人多眼杂,如果他不这么做的话,那么很快人们注意到他身上不对劲的地方。而yi旦认真检验起来,他这个冒牌货立刻就会被揭穿出来。

        那会使得他彻底失去营救冬兵的可能性。所以他必须要保证自己在正式开庭之前,不被揭穿出来。

        然而,和受害者家属交流实在是yi件困难的事情,尤其是对于他来说。因为光是听着他们的声声血泪的控诉,队长心里的负罪感就变得越来越深重起来。他是来拯救冬兵的,而他的这个行为无疑是让这些渴望正义得到伸张,渴望自己被害的亲人能够得到安息的受害者家属们再yi次承受巨大的打击。

        他们满怀希望地来到这里,本来是想要看到yi个能让他们告慰自己逝去亲人的结果出现。但是因为自己的举动,他们这个微薄的希望也将要被彻底地消灭,这让他的心里怎么也无法雀跃起来。

        他再度开始怀疑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但是这个时候,拯救自己挚友的心思却又猛地占了上风,让他不得不再度把这种怀疑和负罪感压倒了心底这就导致他心底的东西越来越多,他的内心也越来越烦躁。以至于表现在脸上,他的神色也开始变得狰狞起来。

        这让他面前的yi个老人忍不住诧异了起来,他拍了拍队长的肩膀,然后好奇地询问道。

        “威尔森先生,你没有什么事情吧。”

        “啊,抱歉!我没事!”猛地从自己的心绪中回转来过的队长连忙摆了摆手,然后露出了yi副歉意的模样。“抱歉,约翰逊先生。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个凶手居然会做出那么多残忍的事情出来,所以yi时间有些出神罢了。没有什么事情的,只是让你担心了。”

        “没事就好。”叹了口气,叫做约翰逊的老人难免地感慨起来。“如果我的孩子还活着,他也应该能像是你yi样,成为yi个律师的。可惜,他的人生才刚刚开始,这个该死的混蛋给害死了。我可怜的小约翰逊!”

        老人说着,声音开始变得低迷了起来。显然,他已经回想到了自己在意外中丧生的孩子,整个人也难免地沉浸在了悲伤之中。而这种表现却是让队长的心里又是yi堵。他说了声抱歉,就逃也似的冲向了洗手间的方向,然后yi头冲进了yi个小单间之中。

        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他疯狂地喘息了起来。胸口中的沉闷还有大脑中不断浮现的那些家属们的悲伤控诉,让他整个人的仿佛被千斤重担压抑着yi样,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这yi刻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行为显然是错误的,而且还是大错特错的。但是都已经走到了这yi步了,难道他还能回头吗?

        扪心自问,他显然不可能将巴基置之不理。但是救了巴基,却也是如同托尼所说的那样,践踏了人世间的公理和正义。这是他yi直不愿意承认的事情,但是现在,在看到了那么多血淋淋的事实之后,他却是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在做着这种事情,的确在助纣为虐。

        这种认知和他天生的正义感不断地生着激烈地冲突,让他的大脑都好像要爆炸yi样,整个地炸裂开来。

        “我该怎么做,我该怎么做?”

        此时此刻,他的整个脑海里回荡着的都是这种声音。而他也前所未有地变得迷茫起来。那些原本坚定的决心,那么原本肯定的意念,在铁yi般的事实和真正的正义面前荡然无存。而该怎么做,却是成为了他现在所面临的最大的选择。

        队长抉择的无比困难,不论是哪yi个,都让他的心里撕裂般的痛苦。而就在这个时候,yi个声音突然从他的脑子里传了出来,让他整个人都变得呆愣住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