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五章 恩义难全 流水审判

第八百一十五章 恩义难全 流水审判

        对于自己脑子里的这个声音,队长yi点也不陌生,或者说是非常的熟悉。        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声音,就是他自己的心声。

        而这个声音不断地回响在他的脑海里,yi遍又yi遍地告诫着他和巴基之间的种种。而这种循环往复式的复述,让他yi点yi滴地回想起自己和巴基相交相识的事情。

        那个时候还是二战之前的时候,当时的他还只是yi个瘦弱不堪,人人可欺的可怜虫。从小到大,几乎没有几个人正眼看过他。他生活的很憋屈,虽然空有yi身理想和抱负,但是却总是被人当做嘲讽的笑柄。而在这样悲催的生命中,只有yi个人在默默地支持着他,给予他鼓励和安慰,让他yi路支撑了过来那就是巴基。

        别看现在队长风光四射,冬兵跟在他后面简直就是个跟班的形象。但是在最早的时候,他和巴基之前可是真正的云泥之别。巴基是天上的云,而他则是地下的臭泥巴。

        那个时候的巴基英俊帅气,身边从来都是美女萦绕,风光备至。而他呢,矮小瘦弱、yi身毛病,几乎都没有哪个女人愿意正眼看他yi下。可以说,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差距之大,几乎不可能成为朋友。

        但是世事就是那么神奇,他们不仅成为了朋友,而且还成为了生死之交。在还没有成为美国队长之前,巴基就已经帮着瘦小的队长打过不知道多少回架了。而成为了队长之后,巴基更是和队长赴汤蹈火,生死相托地干了不知道多少回硬仗。

        人们只看到了队长的风光万丈,却是不知道,如果没有巴基这样的人和队长共同奋斗着,恐怕队长根本就不会有今天。

        所以换个角度说,没有巴基就不会有队长,队长今天的yi切,都是靠着巴基才得来的。人不能忘本,对于队长来说更是如此。他不可能忘记巴基为他所付出的yi切,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如果说巴基身为冬兵时所犯下的yi切罪行是确凿无疑的,那么他身为巴基的挚友既然不能让他从这些指控中抽身出来,也就只有选择和他yi起承担这些了。

        虽然这会让不少人对他感到失望,甚至说可能让他以往积累的名声统统沦为泡影。但是对于队长自己来说,这却是他心甘情愿的选择。巴基为了他几度出生入死,他为了巴基,难道还抛不开yi些虚名吗?

        脑子里想清楚了这yi点,队长心中的愧疚和罪恶感立刻就被冲洗地干干净净。这让他脸色立刻就恢复了平静,从外表上看,他又变成了那个文质彬彬的威尔森先生。而恰巧就是这个时候,他身边的yi个喇叭响起了这样的声音。

        “所有法庭内部人员,请准备入场。审判即将开始。”

        重复了两遍,喇叭就没有了声音。而队长则是深吸了yi口气,向着法庭就走了过去。他知道,最艰难的考验马上就要来临了。

        这是yi个半公开的法庭。法庭的内部只有极少数的的闲杂人等。而这些闲杂人等还大多数是记者、以及和受害人家属有亲密关系的人。所以yi眼看上去整个法庭的人的确是很多,但是实际上,大部分的人都是负责安全的军人,以及全副武装的智械。

        这让yi进场的队长立刻就感觉到了几分棘手。因为靠着他yi个人,还真的没有办法强行把冬兵给带出去。不过还好,他本身就没有打算采用这种莽撞的想法。

        看到走进来的队长,法庭上的官和周围的几个陪审点了点头,然后就对着坐在yi边的托尼.史塔克说道。

        “总统先生,控诉方和他们的律师已经到齐了,你看,是不是应该把被告人带上来了呢?”

        “当然!”

        点了点头,托尼就对自己身边的助理做了个手势。而在得到了他的同意之后,七八个身形明显庞大了不止yi筹的智械裹狭着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冬兵,直接就推开了法庭的大门,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冬兵全身被钢铁yi样的镣铐捆缚了起来,看得出来,在这种镣铐的捆缚下,他yi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这yi点,即便是他身上有yi个机械的手臂也yi样。

        而当他被带进来了之后,他身边的两个智械立刻打开了他身上的束缚,然后yi左yi右地按住了他的肩膀,把他死死地按在了yi张椅子上。同时,这两个智械也开口对着上面的法官说道。

        “法官阁下,被告人冬兵已经被带到。您现在可以开庭对他进行审判了。”

        还是第yi次看到这种情形的法官明显有些不太适应眼下的情况。不过在看到了yi边做着的托尼之后,他立刻就回过了神,露出了yi副正襟危坐的神态。

        “控诉方和被告方已经就位,现在我宣布,关于洛杉矶爆炸yi事以及多起刻意谋杀案件的法庭审讯正式开始,现在,控诉方律师?你有什么想要对法庭陈诉的吗?”

        主审法官的话语让在场的所有记者都把视线集中到了被告人冬兵以及扮演着控诉方律师的队长身上。他们代表着的几乎是整个美国人的视线,而这种视线让队长感到了沉甸甸的压力。

        不过,抗压能力极强的他并没有露出什么马脚,而是按照真正的威尔森律师留下的资料,有条有理地叙述了起来。

        “是的,法官大人。我现在想要代表洛杉矶爆炸案死亡的三百yi十四名无辜者以及被刻意谋杀的十六人的家属,对冬兵提起集体诉讼,控诉他谋杀,恐怖主义,以及的罪行。”

        “被告人,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这些都是大家知道的事情,所以也没有什么值得惊奇的。而按照步骤程序来走,法官接下来自然是向着坐在那里的冬兵出了提问。

        没有辩护律师,冬兵只能自己来进行反驳。而他显然没有任何反驳的意思,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以yi种默认的方式承认了所有来自控诉方的指控。

        这就让上面的法官感觉事情变得简单了起来。被告人不反驳,那么事情其实就已经可以确定下来。而只要按着程序走下去,那么事情很快就能得到终结。这对于提心吊胆的他来说可真是yi件大好事。所以也顾不得什么其他的繁琐程序,法官直接就把事情推向了下yi个阶段。

        “控诉方律师,请提交你的具体证据,来证明你控诉被告方的yi切罪行。”

        “是的,法官阁下。”队长深深地吸了yi口气,继续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关于被告人的罪行,很重要的yi条是洛杉矶电视台的爆炸案,关于爆炸案的所有线索,警方以及FBI的专业人员已经提供出了具体的线索,所有的证据都证明了被告人就是执行了这yi切的凶手。同时,根据以往遗留下来的资料和案情分析,在过去十年的时间里,也有十六名重大谋杀案件和被告人有所关联,这yi点,被告人已经供认不讳。”

        “现在,我所代表的十六名被害人家属希望能口述证据,希望法庭允许。”

        这都是安排好的事情,法庭自然也没有理由拒绝。而随着这些受害者家属声声血泪的控诉,所有在观看这场直播的人都露出了义愤填膺的神色。他们再度确认了冬兵所犯下的yi切,并且也因此变得更加群情激奋了起来。

        这就是托尼想要看到的情况,他yi再地铺垫,就是想要让所有美国人认识到冬兵所犯下的罪恶,并且让他们因为这种罪行而衍生出无穷的怒火。在法庭开庭之前,这些怒火就只能积蓄在这些人的心中,像是yi个不断积蓄着力量的火山yi样。而法庭的审理就跟yi颗炸弹yi样,它将直接炸开这个火山最后的封口,让人民的怒火直接泄出来。

        这个时候,作为目标的冬兵自然是会被人民的怒火烧成灰烬。而任何敢于在这个时候包庇冬兵,和他沆瀣yi气的家伙,也就将感受到这种不可抗拒的力量。

        这是明谋,光明正大的谋略。除非队长他们能看着冬兵在这种审判之下,背负着无穷的罪名被依法击毙。否则他们就只能站出来,承受所谓的人民的怒火。这是托尼恨到了极致所布置下的计划,而面对这个计划,哪怕就是看出来了其中的布局,队长和复仇者也没有任何破解的方法。

        他们只能做出选择,而在法庭审理过程的最后阶段,也就是他们做出选择的最后机会。当法官听完了控诉方提供的所有证据之后,他象征性地询问了yi些陪审团及相关人员的意见,然后就拿起了自己面前的文件,下达了最后审判的通知。

        “冬兵,现在我代表美利坚联邦政府以及宪法,对你作出以下审判,你的谋杀罪名、恐怖主义行为,以及罪名统统成立。而根据联邦政府对于宪法的最新修改,你将被判处死刑。不得修改,不得延缓,即刻实行。对此,双方还有什么意见吗?”

        双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意见,那么法官自然也就接着说道。

        “那么,双方可以在文件上签字了,威尔森律师,麻烦你代表yi下控诉方签署yi下这份文件。”

        “当然,我很乐意。”点了点头,队长立刻向着法官走了过去。而这个时候,yi直在旁观的托尼却是突然站了起来,对着队长起话来。

        “等yi等,现在还不是说结束的时候!”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