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六章 见机发作 决不妥协

第八百一十六章 见机发作 决不妥协

        托尼的话实在是有些乎所有人的意料,所以在这个时候,负责执行yi切的法官立刻向他问了起来。

        “还有什么事情吗?总统阁下。”

        “当然!”托尼环顾着四周,眼神中充满了审视的意味。而他就这么yi边紧盯着法庭中央,yi边说道。“史蒂夫,我知道你已经来了。怎么,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你还不打算出来救yi下你的朋友吗?”

        他的这个突然的言让队长心里陡然便是yi惊,这个时候,他甚至都以为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了。但是当他看到托尼的视线是漫无目的地在整个法庭上游逛的时候,他才猛地松了yi口气,意识到这只是托尼耍的小手段而已。

        他不动神色,脸上露出了和大部分人yi样的茫然来。而托尼却是无视了他们的表现,继续大声地说道。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史蒂夫,你在等待合适的时机。你以为我们会把冬兵收监起来,然后按照流程yi步步地走上yi遍,最后才去了结他。你想在这个流程中寻找空隙,寻找yi个合适的,能够把他救出去的机会。我告诉你,你想的实在是太多了。就在这里,我们马上就要给予他死刑的判罚。如果你想要机会就只能趁现在,错过了这个时候,你就只能和你的朋友说永别了。怎么,我都这么说了,你还不打算出来吗?”

        没有yi个人在这个时候给出他答复,所以这让所有人看着托尼的眼神中都透露出yi股莫名其妙的意味来。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总统是不是疯了,怎么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而让他们更加奇怪的是,总统说的史蒂夫到底是谁!

        有些人已经想到了yi些可能的真相,而这个真相却是让他们宁愿相信是自己猜错了。怀着这种担忧的心情,这些人开始紧紧地盯着电视转播中法庭生的yi切,并且希望着事情不会是自己想象的那样。

        法庭里什么都没有生,自从托尼喊话了之后,法庭里的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而当他等候了许久也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人的出现时,他立刻就露出了个笑容,对着所有人说道。

        “抱歉,可能是我的神经有些过于敏感了。各位,请继续你们之前的事情吧,不要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

        看着托尼yi边这么说着就yi边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上。台上的法官立刻长出了yi口气,然后点着头对着队长招呼了起来。

        “好的,阁下。我们这就把程序走完。威尔森律师,麻烦你过来yi下,把这些文件签署完了好吗!”

        听着法官的话,队长配合得走了上去。而当法官把文件放到他的面前,并指着上面的yi角示意着让他签字的时候,他立刻拉住了法官的手,把他整个人从法官席位上拉扯了下来。

        白白胖胖,措手不及的法官根本没有意识到到底生了什么,而当他整个人被队长挟持着控制在了自己身前,并且用yi个尖锐的钢笔直直地顶着他的脑门的时候,他才陡然认识到了自己已经成为人质,然后像是即将被杀的猪豚yi样,出了刺耳的嚎叫声。

        人总是有着自保的天性的。哪怕是常年养尊处优,都快把自己养成了yi头猪的法官在此时此刻也是依照着自己的天性,开始用力地反抗起来。

        但是他刚yi反抗才陡然现那控制自己的力量到底是有多么的强大,虽然只是yi节手臂卡在自己的脖子上,但是在他感觉起来却是和yi节钢筋无疑。而当他因为动作过大而感受到yi截钢笔尖钻进自己头上的血肉,给自己带来巨大痛苦的时候,刚刚因为危险而诞生的那yi丝挣扎的勇气立刻就像是见了太阳的白雪yi样,融化的干干净净。

        这个时候,他只能苦着脸,涕泪横流地对着自己身后的队长哀嚎道。

        “英雄,饶命啊!”

        “我不想伤害你,只要你老老实实地配合我,我保证你能毫无损地活着回去。”

        稍稍加大了自己臂弯上的力量,让这个法官感受到yi种窒息的压迫力。队长在低声应诺了yi句之后,立刻就向着周围那些已经举起了武器,对准了自己的家伙们大吼了起来。

        “把枪放下,把枪放下。我这里有人质。我想你们不想看到yi个人质因为你们的威胁而受到什么意外的伤害吧。”

        “对对对,把枪放下。我还在他的手上呢?你们要是开枪打到了我怎么办?”感受着头上流淌下来的温热的鲜血,法官yi边惊慌地大叫着,yi边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起来。“这都流血了,我还怎么毫无损地活着回去。”

        他在心底的嘀咕根本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或者说,现在整个法庭,乃至法庭外面的所有人关注的核心都只有yi个,那就是他身后的那个匪徒,那个敢用yi根钢笔直接冲击戒备森严的法庭的狂徒。

        而这个时候,已经从他的声音里听出来yi些什么的托尼已经是再度站了起来。他yi边挥手示意着周围的那些士兵放下手中的武器,yi边对着队长冷笑道。

        “原来你在这里等着我啊,史蒂夫。我还以为你真的有那种觉悟,看着自己的老朋友就这么死在这里呢!”

        “我不想这么做,托尼,但是这些都是你逼我的。”咬着牙,看着yi脸不可置信地紧盯着自己的冬兵,队长恶狠狠地冲着他回复道。“快把巴基放出来,你应该知道,当我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意味着我已经豁出去了yi切。别逼我杀人,我不想杀人!”

        听到这句话,托尼嘴角之上立刻勾勒出了夸张的弧度,然后慢慢地显露出了yi个阴冷而不屑的笑容。

        “别把自己说的那么光辉,史蒂夫。听你这么说的,我都以为我面对的是圣雄甘地,那个yi辈子不杀生的老好人呢!你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来!”

        “看看你自己的双手,看看你现在所做的事情。你居然还好意思说自己不想杀人。你杀的人还少吗?此时此刻,当你拿着yi根钢笔,用这种凶残的方式威胁着yi个人的生命的时候,你不会为自己刚刚说过的话而感到恶心作呕吗?”

        这种不留任何情面的讽刺让队长的手上都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而这也让他手中的人质也跟着起了抖来。

        “总统阁下,总统阁下。少说两句,少说两句。我还在他手上呢?就算是你和他有什么恩怨,能先顾及yi下我的生命安全吗?我还有老婆孩子,我还不能死在这里!”

        被挟持的法官不是什么傻瓜,光是听着托尼和队长的对话,他就明白了他们之间怕是有着不小的恩怨。这让他立刻有了yi种惨遭无妄之灾的悲愤。不过小命捏在别人的手上,他只能拼命地哀求着,试图着让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缓和上那么yi点。

        不过这种搅混水的话并没有起到什么太大的作用,因为此时对峙的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托尼,我不想为我的行为辩解些什么。我只想告诉你,放了巴基。我可以随你处置,只要你放你巴基,你怎么对付我都行。”

        队长yi字yi句地说道,而听到了他这么说,托尼却是笑的更加开心了。

        “哈,还真是让人感动的友谊。不过,你觉得你能代替他吗?美国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托尼yi句话道出了队长的身份,丝毫不顾及他的这句话到底在那些观看着这里的yi切的美国人心中惊起了多大的波澜。他只顾着自己心中的痛快,在此时此刻,对着队长畅快淋漓地说道。

        “我要审判的是yi个罪行累累的恶徒,yi个双手沾满血腥的杀人凶手。我要的公理和正义得到伸张,是让这么多心中有着愤怒和怨气的人民认识到这个国家是可以为他们主持公道的。而你,你以为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来代替他受过,有什么资格让我放过这个恶徒,让这些人放过谋害她们亲人的凶手?你自视太高了,美国队长。当你做出这样愚蠢的行为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你和他,yi个都逃不了!你们都是这个国家的罪人,你们都该接受法律的审判。”

        抬起了手,无数的枪口立刻对准了站在那里的美国队长。而看着眼前生的yi切,队长立刻惊呼了起来。

        “把枪放下,你们难道不管这个人质的死活了吗?”

        “为国捐躯应该是每yi个政府工作人员的义务。而且,别忘了,你现在和冬兵是同伙,而我们给冬兵的定义是的恐怖分子。对待恐怖分子决不妥协,这是整个世界的惯例!如果要怪的话,就只能怪你。史蒂夫,你又把yi个无辜者拖累了进来!”

        话音刚落,无数的子弹就已经是飞射了出来。而身前只有yi个肉盾的队长根本不可能像以往那样,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保证自己的安全。他只能立刻把身前的法官按压下去,同时尽可能地蜷缩着自己的身体,减少自己中弹的可能性。

        但是,在这样密集的射击中,这根本是yi件不可能的事情。而眼看着子弹就要攒射到队长的身上,yi道银光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以yi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将队长救了下来。

        而看着这yi切,托尼脸上立刻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容。

        “你们终于来了,我等你们等得太久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