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四十一章 传奇机长 危机现实

第八百四十一章 传奇机长 危机现实

        对于那闪烁的红色光点,小原介三自然是yi点也不陌生。        在无数个夜晚里,他不会到迎接过多少个这样的光点降落到机场之上。可以说,每yi次这个代表着飞机的光点降落在他所维护的跑道之上,都是为他的履历多添上yi份功绩而已。

        但是现在,他却yi点也不敢有这种想法。而之所以会这样,完全是因为在他面前的这个银色的光影。

        他在机场上工作了二十年,从来没有看到过像今天这样的事情。而同样的,他也没有遇到过今天这样生在机场里的事情。可以想象,这二者是有着yi定必然联系的。而这种必然联系意味着什么,那就是yi个让小原介三恐惧的答案了。

        这个时候他只能期望着,乃至祈求着,天上的那架飞机能够现机场的不对劲,然后及时地做出应对。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是来不及了。已经进入到东京机场上空的飞机此时此刻已经陷入了困境。

        “塔台,塔台。这里是yi8o航班。请开启跑道指示灯,请开启跑道指示灯。”

        空中航班yi8o的机长正yi遍遍地拿着通讯器重复着这样的对话,但是从他所听到的yi片静默声中就已经证明了,他的这个要求根本没有得到回应。这让他忍不住咒骂了起来。

        “该死的。这群日本人到底在干什么?难道不知道今天有飞机要降落吗?”

        作为他的副机长,yi个典型的日本人。在听到这样话的时候,他难免地有了些许的难堪。不过这个外籍机长是出了名的暴脾气,他也没有那个底气去和他正面硬刚。所以他只能很委婉地辩解道。

        “是不是我们飞错航道了?”

        “飞错航道?你是第yi天在飞机上工作吗?如果是的话,那我还是建议你,老老实实地再找份工作吧。”yi点也不客气的机长当下就嘲讽了起来,而他很快也注意到了自己的油量。“飞机已经不可能在想着返航了。我们只能选择强行降落。该死的,再联系塔台yi遍,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们尽快给我们清理出yi条可视的跑道出来。”

        “塔台,塔台。这里是yi8o航班,听到请回话,听到请回话。”

        yi遍又yi遍的重复得来的还是静默的回音,而这直接就让本来就已经在忍耐着怒火的机长再也忍不住了。

        “不管了,我们强行降落。”

        yi听这话,日本的副机长瞬间就懵逼了。他知道自己家的机长态度强硬,脾气暴躁。是个典型的俄罗斯战斗民族的性格。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会有这种天方夜谭的想法。

        要知道,这可是凌晨。没有灯光的指示,别说是跑道了,就连塔台和机场的位置他们都看不清楚。在这种情况下迫降飞机,这简直就是yi件玩命的神情。

        所以当下,他立刻就秉持着为乘客安全着想,尤其是为自己的安全着想的原则,对着这个思想神奇的机长劝诫了起来。

        “科维耶夫机长,没有指示灯我们怎么来降落?要不我们还还是再等等吧,最少也要等到稍微能看到yi点情况的时候再说啊。”

        “看什么看,等什么等。你们日本人就是喜欢磨叽,不就是yi个飞机迫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要知道,我在俄罗斯航空开飞机的堂哥,可是在飞机少了yi个轮子的情况下还能安然迫降的。而我在欧洲航线上飞来飞去的表弟,更是能在飞机少了yi个引擎的情况下,完成紧急迫降。这种事情,对于我们俄罗斯民族的飞行员来说,根本就不是yi个问题。”

        科维耶夫机长的话让这个日本的机长心中变得越地绝望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这个机长的毛病,喜欢吹牛皮的他还有yi股说不出来的犟劲。你要是说他吧,他立刻就能给你来个大俯冲,让你见识yi下他的技术。你要是不说他的话,那么结局还是难免要来yi招紧急迫降。

        这让日本机长此时此刻简直都有了yi种快哭了的冲动。如果能通过叫这个俄罗斯机长爸爸的方式来让他打消自己这种要命的想法,他现在就会跪在地上对着他叫爸爸。但是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他只能苦着脸,继续进行着劝说。

        “科维耶夫机长,再等yi等,再等半个小时好吗?”

        “半个小时,我呸。”这句话不是在骂人的,而是叫做科维耶夫的俄罗斯机长不知道从哪个地方掏出来了yi瓶伏特加,然后用嘴咬掉瓶盖的声音。“好吧,给你半个小时。等我喝完了这yi杯,时间也就差不多了。哈,伏特加是个好东西,只要有伏特加,就算是飞机熄火了,我都能让它安全着6。”

        看到这个机长又开始惯性吹牛了,副机长只能咧巴咧巴嘴,默认了下来。而对于他上班时间,尤其是在开飞机的时候喝伏特加这种事情,他更是早都已经习惯了。

        这是yi个根本离不开伏特加的家伙,甚至说连副机长都怀疑流在他血管里到底是血液还是伏特加。虽然yi开始对于他的这种行为还有些提心吊胆。但是经历得多了也就习惯了。最起码到现在,他还没有因为喝酒而误过什么事情。

        而相比之下,眼前的这个困境才是最让他担心的问题。

        “塔台,塔台。这里是yi8o航班,听到请回复,听到请回复。”

        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还有这yi飞机的乘客,他只能徒劳地继续着自己的努力,而就在这个时候,yi阵奇特的银色光芒从他的眼前闪过。而紧接着,整个飞机就像是熄了火yi样,彻底地停止了运转。

        不仅仅是飞机的引擎开始不准动了,连整个飞机的内置电源都彻底地失去了动静。整个飞机瞬间变得yi片黑暗,包括两个机长面前的仪表板也是完全地没有了yi丁点的光亮。

        这个时候的飞机简直就是yi个飞行在空中的巨大的铁罐头。而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两个机长都呆住了。

        日本的机长完全还没有搞明白生了什么,他yi遍又yi遍得摆弄着自己面前的仪表盘,想要弄清楚这上面是不是生了什么故障问题。而那个本来在喝伏特加的俄罗斯机长,此时此刻也没法继续享受自己的小憩时光了。

        他放下了自己的酒瓶子,对着自己的副机长就大喊了起来。

        “生了什么,你到底干了什么,整个整个飞机的仪表盘都熄灭了?”

        “不是我,不是我,我只是呼叫塔台,我什么都没有干!”

        面对着喝酒喝的眼睛都红了的机长,副机长吓得差点连膀胱的肌肉都憋不住了。而就在他以为自己马上就要体会yi些俄罗斯战斗民族的热情服务的时候,驾驶舱的大门突然打了开来,而空乘长也紧跟着走了进来。

        “生了什么,为什么电力系统失效了?”

        “整个飞机的电力系统都已经失效了?”回过神来的机长立刻从驾驶舱的窗户看向了自己身后的位置,而随着他所看到的东西,他立刻就彻底地黑下了脸色。“该死的,引擎也熄火了。这回我们真的只能迫降了。”

        “迫降?在这种情况下?”

        yi听这话,副机长简直吓得魂不附体。如果说之前迫降还有个三四分的成功率的话,那么现在再迫降,那真是有死无生的事情。毕竟之前不管怎么说,他们的飞机东西还是完好的,只要赌准了跑道的位置,凭借着机长的经验,多少还有几分成功的希望。

        但是现在,飞机已经全面失控。连引擎都已经熄火了的飞机最多只能做惯性的滑翔运动,更不要说,现在他们连飞机的起落架都打不开。而在这种情况下,根本就不要想降落的事情。他们yi旦落地,百分之百是完蛋的下场。

        死亡的恐惧来的是如此的突然,这让空乘长腿yi软,几乎都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了。而这个时候,伏特加喝多了的机长拿出了大无畏的英雄气概,他立刻就高呼道。

        “还愣着干什么,副机长,你拿着手电筒,带人去把飞机的起落架手动打开,我记得飞机应该有这个功能。乘务长,让乘务人员安抚乘客,我可不想再这个时候听到什么让我烦躁的声音。”

        不得不说,这个时候的机长看起来简直可靠到了极点。连已经绝望了的乘务长看向他的眼光都充满了希望。

        “我知道了,但是,机长。你打算怎么做呢?”

        “当然是迫降啦。这可是我越我堂哥表弟的光荣时刻,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选择放弃。相信我,我可是俄罗斯民族的儿子,有了伏特加的力量,我是绝对不可能在这条道路上失败的。”

        如果是平时,听到这种话。在场的两个人yi定会把这当成疯话,当成傻话。但是现在,他们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失重感已经传来,飞机的机身没有了引擎的推动,在气流中开始变得摇摇欲坠了起来。他们再不行动,那么很快他们就只有死路yi条。所以这个时候,哪怕这个机长表现得再不靠谱,他们也只能按照他说的去做。

        这是唯yi的希望。而他们此刻也只能秉持着唯yi的希望,为对方送去最后的祝福。

        “祝你好运,机长阁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