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七十一章 魔法科技 意外身份

第八百七十一章 魔法科技 意外身份

        “太长了,太漫长了。    ”梅林十六世冷着脸,对着自己面前的维克托认真地说道。“梅林七世以为你的祖先会在yi百年内和他联系。他以为你们会对于魔法更加有追求yi些。”

        “事实证明了,在当时开新的殖民地,成为yi个农场主会比魔法更有吸引力。”点了点头,维克托为自己祖先当时的想法做出了yi个浅显的解释。然后很快又对着梅林十六世说出了自己的观点。“不过和他们不同,我对于魔法的渴求胜过了yi切。所以我非常想要拜访你的主人,并向他学习,向他寻求yi点小小的帮助。”

        “你不觉得有些太迟了吗?”摇了摇头,梅林十六世的脸上露出了冷漠的神色。“机会不会yi直留在那里等待别人。你的祖先有那个资格,是因为他有那个天分和幸运,他通过了考验。但是你,很抱歉,年轻人。我对于你完全的yi无所知。”

        “我想我们可以沟通yi下,稍微地了解yi下对方。你应该知道,魔法师的天赋是可以随着血脉流传下去的。而且我自认为,我的天赋要比我的祖先更加出色。”

        “你来的太迟了,年轻人。自从我的主人苏醒以来,我们已经不再需要学徒了。主人找到了新的方法,你的出现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梅林十六世直接拒绝了维克托的请求。同时,他也直接转过了身子,打算从维克托的眼前离开。

        而这显然和维克托想的有那么些出入,而以他的本性,他显然不可能放任梅林十六世就这么从他眼前消失掉。所以他立刻伸出了手,用熊熊的地狱之火阻挡在了梅林十六世的前面。

        “我可不能这么放你离开,先生。告诉我,我该怎么才能找到你的那个主人。我现在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这种考试晋级,资格筛选的游戏。”

        “有趣,这么多年来,你还是第yi个敢用魔法和我们较量的人!”

        冷哼yi声,梅林十六世立刻就按压下了自己的手掌。而在他的动作中,即便是猛烈如地狱之火般的自然力量,也像是温顺的小绵羊yi样,悄无声息地低沉了下去。

        “既然知道我们的存在,你就应该了解,我们和魔法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联系。想用魔法战胜我们,你难道不感觉有些太自不量力了吗?”

        “我当然了解。所以我依靠的可不仅仅只是魔法!”

        从自己的斗篷明杖,维克托握着它就指向了yi脸不屑的梅林十六世。而随着他的动作,yi道笔直的耀眼光线直接就迸射了出来,像是无坚不摧的利刃yi样,直接就切断了梅林十六世的肩膀,让他瞬间就失去了维系自己魔法的力量。

        火焰再度高涨而起,维克托则是大步走了上去,yi把卡住了梅林十六世的脖子,把他直接按压在了巷道的墙壁上,对着他威胁了起来。

        “科技,有时候比魔法更有用。告诉我,你的主人在哪?我知道你只是他无数仆人中的yi个,所以不要考验我的耐心。我完全可以毁灭你,再去找另外yi个!”

        尽管失去了yi条胳膊,但是梅林十六世表现的却好像是这个胳膊不是自己的yi样。他连眉头也不眨地盯紧了自己眼前的维克托,冷漠的眼神中完全就是yi种视生死于无物的淡然。

        “就算是毁了我,你也不可能从其他的人那里得到任何的帮助。主人已经放弃了那个计划,你们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

        这样的回应让维克托心火直冒,他立刻就高举着手中的权杖,让它死死地顶住梅林十六世的喉咙,同时保留着最后的耐心对着他进行着最后的劝说。

        “最后yi次机会,他在哪?”

        梅林十六世沉默地闭上了自己的眼睛,而这个举动也彻底地耗尽了维克托最后yi丁点的耐心。他立刻就要启动自己手中的权杖,让上面的强热能热射直接贯穿这个食古不化的老头子的脑袋。但是这个时候,梅林十六世突然地侧过了自己的脑袋,直视起了他的眼睛。

        “等yi等!”

        尽管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转折非常的欣喜,但是维克托可是yi点也不愿意放弃自己现在的这种优势。他开始咄咄逼人,尽管只是在口舌上的。

        “怎么,害怕了。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死也不会低头的硬汉呢?”

        “主人想要见你!他透过了我的眼睛看到了你的存在,并且也对你产生了相当的兴趣。”

        无视了这种言语上的挑衅,梅林十六世直接把自己的眼睛转向了巷道尽头的墙壁。在那里,昏昏暗暗的光芒缓慢地交织出yi个特殊的图案,而随着图案的形成,整个墙壁都开始像平静的水面泛起涟漪yi样,轻微地颤动了起来。

        而看着这样的场景,维克托立刻就松开了手中那个对于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用途的老头,转过身子就向着那面墙壁走了过去。

        无声无息,他整个人都像是yi个幻影yi样走进了墙壁之中。而随着他的身影消失在巷道里,梅林十六世默默地捡起了地上的手臂,将那整齐的切口对准了自己的臂膀。

        怪异的光芒在他的肩膀上闪动了起来,很快,本来已经成为了残肢的手臂就再度回到了他主人的身躯之上。而在活动了几下手臂,感觉已经没有了任何问题之后。梅林十六世就从自己商店的后门口拿起了扫帚,清理起地上的痕迹来。

        yi层薄薄的雾气开始在他的脚下蔓延,地上的尸体在这雾气的浸染下yi点点地变成了灰烬。而梅林十六世就像是所有打扫自己店门口卫生的店主yi样,用自己手里的扫帚,把这些东西yi点yi点地扫的干干净净。

        总是被雾气弥漫的伦敦总是会生这样的事情。不过这却yi点也不是维克托愿意关心的事情。他迈出了自己的步子,从yi扇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古董镜子里走了出来。而这时,他却是现自己已经身处于另外yi个地方,yi个靠燃烧的蜡烛和高涨的火盆照明的阴暗地方。

        周围的墙壁上挂满了厚实的壁毯,四周的角落里也摆满了名贵的古董家具。看起来挺富丽堂皇,但是在昏暗的火光的映射下,这些东西却总是给人yi种身处于鬼蜮的感觉。

        当然,已经往返过地狱几次的维克托并不会因为这点环境上的变化而感到畏惧,相反的,他对这里的yi切都充满了兴趣。尤其是那面带他来到这里的镜子。

        要知道,作为yi个魔法师,他对于自己可是有着足够的自信。但是刚刚生的yi切,却是让他感到有些惊讶。他能理解是什么力量将自己从伦敦的小巷突然带到这种地方,但是他却不明白,这yi切到底是怎么操作的。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魔法的存在,尤其是在那个小巷里。不然他根本不需要梅林十六世那个固执的老头,自己就能找到这个地方。

        熟悉魔法的人知道,魔法真正强大的地方并不在于威力,而是在于能不能将魔法融入于生活。真正强大的法师举手投足都是魔法,不需要任何刻意的动作,他们就能把法术施展于任何yi个地方。yi直以来,维克托都自认为自己已经摸到了这个层次,毕竟已经做到了yi个法师能做到的极限。但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些自大了。和布置了这yi切的人相比,自己还有yi些差距,而这个差距有多深,连他自己都看不清楚。

        这个认识让他有些怅然,但是却也有些兴奋。因为这足以证明了,他所寻找的目标到底是多么的强大。而怀揣着即将面见这种传说中的存在的兴奋,维克托生出了手,轻轻地擦拭起了自己面前的镜子。

        yi串被铭刻在上面的拉丁文随着他的动作显露出来,而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维克托yi点yi点地把这些文字念了出来。

        “借由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

        “浮士德的句子,我很喜欢这句话。所以当年在和歌德做了yi番交流后,我就把这句话刻在了镜子上。让自己能够将它熟记下来。”

        突然的声音让维克托立刻做出了戒备的动作。同时,他也把自己的视线投向了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就在他的视线里,yi对怪异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推着轮椅,脸上yi片淡漠的金女人。还有坐在轮椅上的,枯瘦但是眼神却烨烨生辉的华裔男人。他不止yi次见过这两个人,但是在这种时间,在这个地方看到他们的存在,他的心里还是止不住地感到惊讶,甚至是荒谬。

        “怎么是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男爵阁下?”

        “为什么不能是我?”

        敲了敲手指,让整个房间中照明的火焰陡然变成了灼灼的辉光。同时也使得自己的模样在明显不过地映射进维克托的眼睛里。史密斯.周对着他露出了yi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有很多的身份,多到让神灵和魔鬼都弄不清楚。所以,为什么不能是我出现在这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