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八十二章 袒露心扉 悲伤往事

第八百八十二章 袒露心扉 悲伤往事

        这个世界始终是在悄悄地变化着。    没有任何人能够看清楚这个世界正在生的所有yi切,他们所能看到的东西只有那么冰山yi角。而就是这冰山yi角也显得惊心动魄,因为你不会知道,什么时候迷雾中会冲出来yi艘大船,狠狠地撞上你所看到的这座冰山。

        每个人都只能小心翼翼地经营着,操控着自己的航线,想要让yi切都按照自己所预计的那样展。但是其实yi切并没有那么简单,波涛暗涌,迷雾丛生,这就是这个危机重重的世界最为真切的表象。

        危机时刻都可能来临,而人能做的就是等待。不过等待并不yi定总会等来好的结果,像是现在,yi个糟糕的消息就能打断所有人的生活节奏。

        娜塔莎本来和以前yi样,趁着休息的时间打算去商场逛yi逛。但是还没有逛够半天时间,yi个熟悉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而这让她不得不临时终止自己的计划。

        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她先是下意识地看了看四周,直到确认自己没有被任何人给盯梢了,才装作yi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悄悄地向着刚刚那个人影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稍稍绕了两个弯,娜塔莎就看到了穿着yi身黑衣服,坐在咖啡厅yi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举着个杯子对着自己示意的周易。

        这让她心里长长地叹了口气,然后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他身边。yi边露出yi副亲热的模样,yi边从嘴里小声地对着他问道。

        “你也未免太胆大了吧,居然敢这么光明正大地暴露出来。难道就不怕别人现你的存在吗?”

        听到这种话,正在用勺子搅拌咖啡的周易立刻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他打量了yi下已经坐到了自己面前的娜塔莎,半晌之后才冷漠着yi副嘴脸,对着她这么问道。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我能问yi下你是怎么猜出来的吗?”

        “旁敲侧击,你应该知道,我和艾达的关系还是不错的。再加上托尼的婚礼上我们稍稍地聊了yi会,我自然就能猜出来你的身份了。”

        说到了这里,娜塔莎深深地吸了口气,摆正了脸色,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个周易问询了起来。

        “所以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就想要对你问这样yi个问题,你到底是谁?另yi个周易?”

        在娜塔莎说到艾达的时候,周易的眉头就是忍不住yi皱,而在她提到另yi个周易这样的词汇时,他的眼神也开始剧烈地波动了起来。无形的威压瞬间就让娜塔莎感到yi阵窒息般的恐惧,就好像她面前的不是yi个人,而是yi个能够吞噬万物的深渊yi样。

        不过只是刹那之间,这种错觉就消散的无影无踪。她面前的周易又重新恢复到了yi个人类应有的状态。甚至说,他还再用yi种玩味的眼神看着她,同时不乏调侃地对着她说道。

        “有些东西并不是什么人都应该知道的。你确定你要从我的嘴里知道你的那个问题的答案吗?那对于你来说也许并不是yi件好事。”

        “和现在折磨我的好奇心相比,我宁愿选择以后会感到后悔这个选项。所以,别再婆婆妈妈了,告诉我你的答案吧!”

        女人的好奇心的确是yi种可怕的东西,以至于连本来想要恐吓她yi下,让她少管闲事的周易都没有了任何的办法。他仔细地看了看娜塔莎的眼睛,确认自己看到的是yi副坚定的,没有任何动摇的眼神之后,才慢吞吞地喝了yi口咖啡,然后对着她说道。

        “你说的没错,我是另yi个周易。yi个和那个家伙几乎yi模yi样的存在。”

        尽管对此早已经有了猜测,但是当周易这么说的时候,娜塔莎还是忍不住张开了嘴,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我是说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有yi模yi样的两个人。你是怎么出现的?克隆人,还是魔法?”

        用手指敲了敲杯子,让里面的咖啡如同怒潮yi样翻滚了起来。周易看着娜塔莎的眼神里也多出了几分冷冽。

        这个问题他并不想回答。因为这关系到他心里最大的秘密。也是最让他感到沉痛的东西。但是娜塔莎并不愿意这么轻易地放过他。她能感受到这个问题的重要性,如果能够把这个问题的答案探知出来。那么无疑,她就对他有了yi个更深的了解。而到了那个时候,无论她想要做什么,都会变得容易许多。

        娜塔莎的坚持让周易有了yi种被侵犯的感觉。如果是普通人,他大可以直接动手,把这种不知好歹的家伙给人道毁灭掉。但是娜塔莎不行。周易很清楚,自己是很难对娜塔莎下手的,因为他们之间多多少少有着那么yi些特殊的关系。而这也就意味着,娜塔莎的坚持终于是有了回报,周易在yi阵沉默之后,还是把yi些事情告诉给了她。

        “我是另yi个时间段里的周易,因为yi些特殊的原因,我来到了这里。”

        “能说的更清楚yi些吗?什么叫做另yi个时间段?你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要来到这里,为什么你不愿意回去?”

        娜塔莎在这个问题上拿出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气势。而自从第yi次张开了嘴之后,周易的心里也是没有了人的顾忌,yiyi地就把她想要的答案给说了出来。他yi个人忍受着这些记忆的折磨实在是太久了。所以当有yi个听众能够来听他的倾诉的时候,他自然而然得就忍不住地把yi切给吐露了出来。

        “我来自纽约之战后的那个时间段。”

        “纽约之战?”娜塔莎小小的惊呼了yi下。这个人类所经历过的最危险的时刻,总是会让她在回忆的时候感到小小的心悸。而对此,周易只是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

        “纽约之战。前面的yi切都和这个世界展的走向yi样。直到我和灭霸在地球附近战斗的时候。为了战胜他,我和这个世界的周易做了yi个yi模yi样的选择。不过,这个选择给我们带来的是完全不yi样的结果。他胜利了,拯救了这个世界,拯救了这个星球上的yi切。但是......”

        “我却失败了!”说到了这里,周易的眼神变得恐怖了起来,无比的憎恨和悲伤让他看起来如同失去了yi切的孤狼。而那种刻入骨髓的痛苦,也让他脸上的表情显得狰狞了起来。这让娜塔莎下意识地想要叫住他,让他不要在回忆这种事情了。但是周易已经是在她之前,把心里堆积已久的抑郁和悲愤个吐露了出来。

        “我失去了她们。我看着我的亲人、我的爱人、我的孩子以及我的朋友统统地从我眼前消失,看着她们在灭霸的手下和整个星球yi起彻底地化为了灰烬。甚至说我保护不了琴,看着她在我的面前,被那个该死的混蛋给撕成了两半。我是yi个失败者,yi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说到这,周易手上就是yi用力。顿时捏碎了自己手里的杯子。而这也是自然而然得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

        这让娜塔莎心里暗暗叫糟,她在服务员赶快来之前就连忙从自己的手包里拿出了yi条手帕,然后用力地紧裹在周易的手上。

        当然,这并不是为了给周易治伤什么的。区区yi些陶瓷碎片,还没有到能划伤yi个神灵的地步。她这么做只是不想引起别人太大的注意。捏爆yi个杯子,这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已经是yi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如果再连yi点伤都没有,那么不用说别人也会联想到级英雄上面去。

        现在当级英雄可不像从前,不向政府报备,不经过智械的安全验证。绝大多数人对你的第yi个反应就是恐惧和排斥。这已经不是做上两件好事就能受到欢迎的时代了。更加地苛刻,更加的怀疑,这就是他们所要遭受的东西。而之所以会这个样子,完全是因为美国队长的原因。

        现在美国人已经不叫他美国队长了。自从纽约日报将美国队长的前yi个名称划了个叉,并且用九头蛇这个名字取代了之后,所有人对他的称呼都变成了九头蛇队长。这表达了美国人对于这个背叛者的仇恨。同时这也使得所有的美国人都开始以审视的眼光来面对每yi个级英雄。

        这并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对于大部分级英雄来说。因为他们如果不想被人用这种有色眼光来看待,那么他们就只能接受政府的管理和钳制。而这就意味着又yi个特殊的问题,那就是自由。

        在yi个标榜着自由的国家,yi群远同类的级人类却开始失去自由,这实在是yi个可笑的事情。但是残酷的现实就是这样。除非你能脱离人类社会,成为yi个然物外的存在。

        娜塔莎yi点也不怀疑周易能不能做到这yi点。但是她很清楚,自己可不可能脱离人类的社会。而为了防止自己和周易双双被抓个现形。她立刻就从包里掏出yi张yi百美刀的钞票放在桌子上,然后拉着周易就从咖啡厅跑了出去。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