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一十一章 意外来客 黑色太阳

第九百一十一章 意外来客 黑色太阳

        怀孕,这对于任何yi个女人来说都不算是小事。            尤其是对于伽娜塔这个本身就出身高贵,而且不知道多少万年来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来说,更是如此。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的居然是从这种方式出现的,而她更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也会有这样的yi天。

        晴天霹雳,实在是晴天霹雳。伽娜塔自问也是看透了人间欢喜闹剧的人,毕竟长居地球数十万年,什么样的事情没有见证过。凡人的那些情感闹剧对于她来说不值yi提,她自认自己能坦然面对yi切事情。

        但是,这只是她自认的而已。看到的和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终究还是大不yi样的。当这些充满戏剧化的事情生在她自己身上的时候,她的第yi个反应还是恐慌,害怕。以至于她立刻就无助地向着自己的父亲这么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混蛋老爸,我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这种事情会生在我的身上?我还没有结婚,我甚至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凭什么就把这些都给跳过去了,让我直接有了孩子?这不公平!”

        “不公平?”听到这话,行星吞噬者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如果说不公平的话,他才是遭受到最不公平待遇的那yi个。要知道,伽娜塔多少还是个女孩儿。女人孕育生命,这在整个宇宙中都是颠之不破的正理。所以认真说来的话,伽娜塔怀孕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而很符合常理。但是,他可是当年硬生生地以男人的身份把伽娜塔给省出来的啊。不仅仅说违背了宇宙的规律,更是彻底地打破了他心底的坚持。所以真要说起来,他才是最该伤心的那个。

        不过,这种事情显然不能对外人说。即便行星吞噬者自己,也恨不得永远把这事给掩埋下去。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然后认真地对着伽娜塔说道。

        “想开点,伽娜塔。不过是yi个孩子而已,很快就生下来了。如果你觉得有什么欠缺的,以后再给补上来吧。”

        补上来,说的倒是轻巧,那什么补!心里顿时便是暗恨,但是转念间想了个明白的伽娜塔很快又是变得颓然了起来。她很清楚,这种事情既然已经生了,那么就根本不可能再有什么其他的改变了。这毕竟是从yi出生就已经决定下来的事情,难道她还能否认自己的出身不成吗?所以到最后,她除了认命之外,还真的没有什么太多别的选择。

        这种变化让行星吞噬者忍不住微微yi笑。对于这个女儿,他其实还是很疼爱的。虽然因为这个有些别扭的家庭关系,他平时不知道该怎么对待这个孩子才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关心她。就像是现在这样,她能自己想开了,不再继续难过下去,这对于他这个既当父亲,又当母亲的人来说,实在是没有更好的事情了。

        他刚刚露出个笑脸,想要多说上两句。但是还没有等他开口,yi声巨响就猛地从他的飞船外面传了过来。而听到这个声音,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于了无形,连眼睛里也带上了几分藐视众生的威严与冷酷。

        这yi刻,他已经不再是刚刚那个yi心在女儿身上的好说话的父亲了,此时此刻的他是行星吞噬者,宇宙的恐惧,宇宙的清道夫。至高无上的创世大神之yi。他的威严不容侵犯,所以他必然要给这些敢于冒犯他的人yi个永生难忘的教训。

        yi个念头闪动,顿时便是无数的巨型仪器出现在他四周。就如同yi根根灵活的触手yi样,这些机器接洽到了行星吞噬者所身处的这个巨大的飞船上,通过行星吞噬者供给的力量,向着宇宙中释放出了无比可怕的事物来。

        那就是这艘飞船外面的那滚滚无垠的黑雾。这层黑雾是行星吞噬者本身力量的具现化,而他的力量就是吞噬。这是这个宇宙赋予他的基本职能,他完全可以把无尽星空中的任何yi个星体,化作基本的食粮来补充自己的饥饿,同时维持这个宇宙的稳定。

        如果说把整个宇宙都比做成yi个巨大的计算机的话,那么死亡女士可以说是这个计算机中的回收站,而行星吞噬者就可以当做是yi个常规运行的杀毒软件。他有着极高的权限,这权限甚至可以让他按照自己的心意抹除任何yi个星球。所以,知道他的存在的文明都难免地对他生出无尽的恐惧。

        他已经习惯了那些生灵的恐惧,事实上他也认为自己的职责就是让别人感到恐惧。只有恐惧才会让人学会谨慎,只有恐惧才会让人不至于行差踏错。他执掌着宇宙中的生杀大权,所以他认为宇宙生灵的恐惧对于他也是理所应当的。相反的,如果连对他都没有什么恐惧之心,那才是最要命的事情。

        眼前的情况就是这样,他的这艘飞船在整个宇宙中都鼎鼎有名。这艘他仿造以往故乡样式制造的飞船不仅仅代表着他的回忆,更代表着他无上的威严。普通人没有能力触碰它,聪明人也绝对不敢做出任何举动来冒犯它。而现在,就在这艘飞船上,居然有人直接对他的飞船动了攻击。那么这不管怎么解释,都是要必须付出代价的事情。

        不过行星吞噬者并不认为自己有那个出手的必要。他是宇宙创世神,代表着宇宙的至高等级。如果他亲自出手的话,那么显然就有些不太合适他的身份。而且他也相信,敢于干冒犯自己这种蠢事的家伙也不可能值得自己亲自出手。他飞船上萦绕着的那层能够把物质转化为能量的黑雾,就已经足以解决这种愚蠢的敌人了。

        但是事实却证明了,他高估了自己的力量,也低估了那个敢于冒犯他的存在。他的恐怖力量所化成的黑雾的确开始从飞船四周向着宇宙中蔓延了开来。但是这种扩散出去的东西并没有达到往日那种无往而不利的程度,反而在刚刚从飞船上涌动出去的yi开始,就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吞噬了yi样,全然的消散在了宇宙之中。

        这并不常见,或者说是绝无仅有的事情。因为他的身份毕竟摆在那里,这身份不仅仅只是yi个地位上的象征,更是他强大力量的代表。从来没有过有凡人生命向着宇宙的极致存在挑战过的先例。而现在,他遇到了。

        如果说刚刚还只是冒犯的话,那么现在已经是算的上挑衅了。而且从这yi切的反应上来看,这个敢于挑衅自己的家伙好像还真的有那么yi点水平。

        不是每个人都有和自己作对的资格的,有些家伙连自己溢散出来的些许能量都承受不住,那么自然是连和他照面的资格都没有。但是眼下的这个家伙,不仅仅让自己溢散出去的能量奈何不得分毫,还悄然间就把这yi切都瓦解地干干净净。这份力量已经不同于凡俗。

        但是,这却并不能让行星吞噬者把他放在心上。虽然还不知道是谁敢于在这个时候冒犯和挑衅自己,但是作为宇宙五大神之yi,他显然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

        他自信自己能够镇压yi些,自信yi切都会在自己的股掌之中。所以她yi点也不把外面的那个存在放在心上,反而是笑着对着自己的女儿说道。

        “走吧,让我们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yi个胆大包天的人,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来冒犯我的威严。”

        他的话音刚落,巨大的飞船就在那些精密仪器的操纵下缓缓地如同天窗yi眼敞开了起来。而行星吞噬者的身体也随着这些仪器的运转,连同着他身下的那个巨大的王座,被yi点点地推举了起来。

        他高大的身躯完全地暴露在了宇宙之中,而这立刻就让他和敢于冒犯自己的家伙正面相对了起来。而这yi看,他眼神立刻就是微微yi缩,然后沉着声音对着他说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拦住我的去路?”

        此时此刻在行星吞噬者面前的是yi个煌煌的如同黑色太阳yi般的存在。这个巨大的黑色太阳屹立在宇宙之中,既不给周围提供任何的热量,也不向四周放射任何的光明。它平平静静地屹立在那里,但是本身却又和这个静谧的宇宙显得格格不入。

        因为所有的yi切在触及这个黑色太阳的时候都戛然而止,就仿佛这是yi个巨大的、空寂的深渊yi样,能够把万事万物都给无声无息地吞纳到其中。光线、电波、能量。所有能在宇宙中存在的东西都无法触及这个太阳的存在,甚至就是你能想象的所有东西都不行。

        如果不是因为行星吞噬者的力量足够的强大,他都怀疑自己能不能看到这个东西。而正因为他的视线还是能看到它的,他才更加地明白,这样的yi个东西到底是多么的可怕。

        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屹立于这个黑色太阳之中的那个黑色身影。他显然是这yi切的缔造者,而能够缔造出这样的东西的人,不管怎么说都值得他重视起来。所以他第二遍询问道。

        “你到底是谁?”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