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二十四章 意外丛生 再战一轮

第九百二十四章 意外丛生 再战一轮

        作为yi个军人,战斗法师很清楚,自己和那些属下们到底是yi个怎么样的关系。    如果把他们的这整只团队比作训练有素的猎犬的话,他算是眼睛和大脑,那么他的那些下属们就可以等同于猎犬身上的獠牙和利爪。

        智慧和爪牙配合起来,才能产生致命性的杀伤力,如果只有yi个,那么效果显然是要大打折扣的。而如果是对上yi个同样凶猛、残忍的对手,那么就连自己都可能会因此而陷入危机之中。

        现在的情况对于战斗法师来说就已经是莫大的危机。本来就很难对付的彦再加上yi个不知道深浅的穹。如果让这两个危险的人物凑在了yi起,被打折了爪子的他根本没有任何反抗的力量。

        看清楚了这yi点,战斗法师再也没有任何的犹豫,转身就向着身后的树林里逃窜了过去。而就在他刚刚迈出脚的这yi瞬间,他身后的冰壁猛地传来了稀里哗啦的碎裂声。

        就像是yi头横冲直撞的犀牛yi样,彦侧着身子,倾斜着自己的肩膀,带着雷霆万钧的凶悍气势,从厚厚的冰壁中突破了出来。

        无数的碎片像是暴雨yi样倾洒在他的身上,其中不乏yi些像是利刃yi样锋利,像是重锤yi样沉重的特例。但是这yi切并不能阻挡彦的脚步。他就任由着这些东西劈头盖脸地落在自己的身上,脚下却是yi刻不停,压低了身体,猩红了眼睛,倒拖着长剑,如同进入了最后猎食阶段的猛兽yi样,飞似的就向着战斗法师扑了过去。

        冰壁的崩塌就像是触了的多米诺骨牌yi样,彻底地压垮了他心中的斗志。他以为这个东西可以为他争取上yi些宝贵的时间的。但是现实却告诉他,他的想法只是悲催的奢望。

        现实是由无数活生生的个体堆砌而成的。个体只是它无数个基石之yi。所以它也绝对不会因为yi个个体的奢望而生任何偏向性的变化。它的主体是悲惨的,而这也注定了大部分人都要从它身体体会yi番必要的悲惨的感觉。而战斗法师自然也不可能例外。

        当他回看到已经逼近到安全距离之内的彦的时候,他的心里已经是满心的绝望了。跑,这个时候已经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连树林都没有钻进去的他根本不可能再逃脱掉yi个在直线距离上冲刺爆的战士的追击。所以,在面对着越来越接近的彦的时候,战斗法师只能咬紧了牙根,转过了身子,再度做好了和他正面交战的准备。

        双手yi摆,无数的小冰渣就如同碎石飞沙yi样迎着彦飞舞了过去。现在的他虽然无法施展什么有效的法术,但是凭借着塑能系的优势耍yi些小把戏还是能够做到的。当然,他并不指望这样能够阻止彦的动作,他只希望这能稍微拖延yi下他的脚步,让他不至于立刻就把自己逼到死路。

        但是,在战场上,小把戏并不是每次都能起到作用的。

        抬起了自己的右手挡在自己的面前,彦只保护好了自己的脸部,就继续维持着自己冲锋的姿势,向着战斗法师突进了过去。无比迅捷的临场决断让彦几乎没有任何的停顿,而在这种冲势之下,他已然是再度逼近了战斗法师的咫尺之间。

        避无可避,退无可退。yi切又被拉回到了yi开始的模样。而对此,战斗法师只能咬着牙,驱动着体内暴躁的,已经快要无法控制的奥术回路,强行从其中再度压榨出yi份力量出来。

        厚厚的寒冰包裹住了他的躯体,如同重甲骑士的全身甲胄yi样,将他除了头部以外的地方统统包裹了起来。而他的双手上,则是更加厚实的yi层寒冰。这层寒冰变化成了异常显眼的倒三角状,就像是yi把尾部放大的狭长大斧yi样,把他的手臂套在了其中。而在斧头成型了之后,他立刻双手叠加着,高高的架在了自己的头顶上,迎向了彦借助冲势出的猛烈斩击。

        胸中如火在烧的彦此时此刻能爆出来的力量绝对是远出极限的,而他借助着自己的冲势,更是将自己的爆力再提升上了三分。所以,即便是面对着这样严实的防御,他也依然信心十足。长剑在他的意志下猛地变成了无法辨识的银亮弧光,断齿嶙峋的剑刃在没有被任何视线把握住的情况下,就已经狠狠地落在了战斗法师的双臂之上。

        猛烈的碰撞声,带着冰块被撕裂、胀破的刺耳音效,立刻就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中。而身为当事人的双方,则能很清楚地看到剑刃狠狠地嵌进了冰块里,在距离战斗法师手臂不过几公分的距离上才勉强停顿了下来。

        大量的冰裂纹随着剑刃上不断传来的力量飞地蔓延着,而作为冰块制造者的战斗法师则能够很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手臂上的冰块已经临近了崩溃的边缘。不,是已经到了崩溃的时候了。

        随着yi声清脆的断裂声,彦手中那把饱经摧残的长剑立刻从当中断裂了开来,但是于此同时,劈裂的剑刃却是以yi个更加暴烈的度,直接劈砍开了这最后的几分距离,然后让yi截沉重的物件带起喷嘭的漫天血雨,狠狠地砸落在了地上。

        那是战斗法师的yi截手臂。

        他包裹在寒冰中的整个右手都齐肘被彦砍了下来。而他的左手也被断裂的剑刃划割出yi道狭长的,皮肉翻卷的伤口。这种伤势看起来有些恐怖,但是实际上已经算是幸运的了。要知道,如果不是因为彦手里的长剑承受不住这种程度的冲击而断裂掉了的话,这yi剑下去可就不仅仅只是yi条手臂的事情了。最好的情况,也会在战斗法师的脑袋上留下yi条永远的印迹。

        当然,即便是已经相当的走运气了。但是在失去了yi条手臂的情况下,战斗法师还是忍不住惨叫了起来。

        剧烈的痛楚极大地刺激了他的神经,让他本来就已经很是骇人的脸色变得越狰狞了起来。尤其是他的眼睛,本来瞳孔就已经浮现出了不似人类的乳白色,现在在这种极致的痛苦刺激下,它开始变得越扭曲,越骇人。那杏仁状的瞳仁都开始收缩成yi条漆黑的细线,配合上周围浑浊的乳白色,让人下意识的就以为看到了某种可怕的怪物。

        不过,这并不能吓住彦。在战斗法师因为痛苦而嘶吼的时候他就已经跟上了自己后续的动作。长剑的挥砍虽然起到了yi部分的作用,但是还没有得到他预期中的结果。所以他立刻倾斜着自己的身子,用肩膀用力地撞向了战斗法师的胸口。

        诚然,全身被寒冰包裹着的,如同套了yi件全身重甲的战斗法师硬的简直就是个铁罐子,用血肉之躯和他对撞实在是个不太明智的决定。但是,彦也有着自己的优势。

        他是诺德人,天生就有着身体优势的诺德人。而且他是yi个战士,本身体质也要过yi个法师。虽然他还未成年,但是那也要看和谁比。和人类比起来,他绝对不会在力量上处于下风。这是他的自信,也是所有诺德人的自信。

        所以,没有任何的犹豫,彦就直接在yi声闷响中撞上了战斗法师的胸口。他的力量极大,甚至说因为身体里某种烈火灼烧的强烈感觉,让他此刻爆出的力量比之刚刚还要更胜yi筹。而这立刻就让战斗法师受到了重创。

        他胸口那yi层厚厚的寒冰立刻在这种撞击中整个地迸裂开来,无数的冰渣迸射,让近在咫尺的彦立刻受到了yi定程度的伤害。但是和战斗法师相比,这种伤害绝对算是轻微的。

        寒冰的迸裂,意味着他在自己胸口所设立的防御彻底地崩溃了。而这就导致了他不得不承受这之后的冲击力。虽然说这股冲击力已经被抵消了yi层,但是对于他来说,却也依然是无法承受的分量。

        即便是有着沉重的寒冰重甲加身,他的躯体也像是断了线的风筝yi样直愣愣地飞了出去。看得出来,他的胸口凹下了yi大块,而这对于普通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伤势了。不过彦并不放心,他立刻跟着飞扑了出去。手中的断剑也直竖着,向着这个战斗法师暴露出来的胸口插了过去。

        只有把自己的剑刃插进他的胸膛,搅碎他的心脏。让他彻底地失去活着的可能性,这场战斗才能算是圆满的结束。

        这是诺德人在无数次的战斗后总结出的经验。这个世界之大,总有那么yi些能够保命的古怪方法。如果因为yi时的自信,而让自己的敌人有了喘息的机会,甚至来上yi个绝境大翻盘。那才真是让人后悔乃至绝望的事情。所以诺德人总是习惯性地教育自己的后辈,战斗,只有以斩掉敌人的头颅,贯穿敌人的心脏的方式,让敌人的呼吸彻底地停止,鲜血彻底流干才算是终结。

        这yi点,彦始终牢牢地记在心底。而他也是正打算这么做的。只是,在他手中的断剑已经刺进了对方的胸口,正准备yi鼓作气撕开对方心脏的时候,意外却是突然地生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