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章 淮祸水神 黄帝贵女

第九百三十章 淮祸水神 黄帝贵女

        空气在她的身边扭曲着,yi如灼热沙漠上的滚滚热浪。        这巨大的热浪有着远常识的力量,因为在她的周围地面已经开始皲裂、建筑物已然开始风化,甚至更进yi步的,所有的活物都被抽干了水分,变成了yi具具干枯尸体的模样。

        这其中有不少倒霉的,前来参观博物馆的家伙,带着yi丝瞻仰历史伟大造物的念头,他们来到了这里。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居然会是自己自己人生最后的旅途。

        当然,这也并不是这个女人所关心的问题。就像是那个巨大的猿猴不会关心人类的生死yi样,作为和它同位的存在,这个女人也同样有着这样的观点。她关心的只是眼前的造物,就像是yi个欣赏者yi样,她始终都是yi步yi步地向着博物馆内部靠近着,丝毫不把那些因为她的行进而被热浪烧灼至死的人类放在心上。

        而到后来,她停下了自己的脚步,也不是因为对于这些人类升起了什么怜悯之心。而是完全因为看到了那个巨大的猿猴的出现。

        这只巨大的猿猴对于这个青衣女人来说并不是什么陌生的存在,所以她立刻就抬起了头,对着它笑道。

        “淮水无支祁,千年未见,今尚安否?”

        无支祁是谁,山海经中已有所指,说其为为祸淮水yi带,善于操水的凶神,原文为“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之下,其名曰无支奇。”

        无支奇通无支祁,乃是谐音的读法。而在太平广记中也有所言,“禹理水,三至桐柏山,惊风走雷,石号木鸣,五伯拥川,天老肃兵,功不能兴。禹怒,召集百灵,授命夔龙,桐柏等山君长稽请命。禹因囚鸿蒙氏、章商氏、兜卢氏、梨娄氏,乃获准涡水神,名无支祁。善应对言语,辨江准之浅深,原隰之远近。形若猿猴,缩鼻高额,青躯白,金目雪牙,颈伸百尺,力逾九象,搏击腾踔疾奔,轻利倏忽,闻视不可久。禹授之童律不能制;授之乌木由,不能制;授之庚辰,能制。鸱脾桓胡、木魅水灵、山袄石怪,奔号聚绕,以数千载,庚辰以戟逐去。颈锁大索,鼻穿金铃,徒准阴龟山之足下,俾准水永安流注海也。”

        能和禹王相抗衡的凶神,只是yi想便知道它到底有几分本事。事实上关于无支祁的神话还不仅如此,比如说大名鼎鼎,享誉中外的美猴王齐天大圣孙悟空,其原型便是和无支祁有着不小的关联。

        无支祁的神话起源渊久,文字可考处最早便是出自楚辞之中。楚辞九怀思忠云:“玄武步兮水母,与吾期兮南荣。”这里说水母为神中的水母,指的便是无支祁。而在黄淮流域yi带出土的有宋徽宗年号的无支祁坐像,便已经说明了在宋代,无支祁的信仰已经为大众所接受,并且已经成为了官府所承认的正祀。仅这yi条,就比孙悟空的神话早上千百年。

        而在民间传承的无支祁的神话里,无支祁有铜皮铁骨,金刚不坏之身,禹王也只能囚而不杀。火眼金睛,能勘定水文深浅。闹过龙宫,娶过龙女。和大禹争斗时,也曾对过天兵天将,最后更是和孙悟空yi样被镇压在大山之下。这些不谋而和的地方总是让人在考虑齐天大圣原型的时候不免得考虑上yi二。

        不过那毕竟只是神话,而且还是民间传承的神话,这些神话可解释不清楚,为什么此时此刻无支祁居然会出现在这里。而这yi点,显然是有着更深层的隐秘。

        “安否?”猿猴无支祁听到这话,立刻哈哈大笑,笑声如雷霆滚动,震慑的偌大yi个广场都微微颤起来。它虽然是在笑,但是笑声里却是没有yi点笑意,反而是怒气勃,yi副完完全全的凶神恶煞的做派。“我当年在淮水为大禹所败,本来是囚禁在龟山之中。但是就是因为你的那个师祖的转世,暗中谋害于我,让我被困诸天照妖镜中四千余年,混混沌沌、日日饱受神火灼烧,你居然问我安否?你说我是否安否!”

        这猿猴说到这里,已然是凶性大。它脚下yi踩,磅礴巨力已是悍然喷。整个广场的地面顿时便是沉陷了下去。而这还不止,随着它的力,yi道道裂缝深入地表,然后无数水流悄然衍生出来。

        无支祁是淮水之神,操水只能几乎可以和共工、应龙、河伯这样的大神相比,所以在它的意念之下,这些流水立刻如若活物地向着它的脚下汇聚过去,转眼间就变成了yi道道盘旋的水龙的模样。

        只是看这些水龙yi个个利角尖牙、鳞爪飞扬,完完全全yi副狰狞可怖的模样。就可以知道无支祁如今到底是yi个怎么样的心情。而面对着它这样的心情,那个和无支祁有着故人身份的女子脸上顿时露出了yi个冷笑,然后高声便对着它说道。

        “无支祁,你这是在质问我吗?别人怕你淮祸水神三份,我女魃可是未必会怕你。如果你想从我身上讨回个公道来的话,那么我们就做过yi场,手底下见真章吧!”

        青衣女人的态度是寸步不让,而她在这种强势的表现中,也把自己的身份表露了出来。

        女魃,黄帝之女,司掌干旱的凶神。山海经大荒北经中有载,“有系昆之山者,有共工之台,射者不敢北乡。有人衣青衣,名曰黄帝女魃。蚩尤作兵伐黄帝,黄帝乃令应龙攻之冀州之野。应龙畜水,蚩尤请风伯雨师,纵大风雨。黄帝乃下天女曰魃,雨止,遂杀蚩尤。魃不得复上,所居不雨。叔均言之帝,后置之赤水之北。叔均乃为田祖。魃时亡之,所欲逐之者,令曰:神北行!先除水道,决通沟渎。”

        这是yi个能帮助黄帝战胜兵主蚩尤的女神,同时也是司掌干旱的凶神,所以自然地,她并不会对无支祁的威胁有任何的畏惧。相反的,她完全就是yi副针锋相对,大有yi言不合就直接动手的意思。

        而看着她的这个态度,无支祁眼中凶光yi敛,却是突然笑了起来。

        “帝女魃,我很好奇。你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别告诉我你早有预料,今日是诸天照妖镜封印破除之日,所以刻意地等在这里。我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当年逐鹿之战过后,赤松子那个老家伙可是向黄帝上奏,要将你斩于赤水之北的。他虽然是你的师祖,但是你们俩的关系应该没有那么好吧。”

        “哼!”提起往事,女魃冷哼了yi声,从中显示出自己的不满。但是却也没有对无支祁掩饰什么的意思,而是直白地对他说道。“你说的没错,赤松子yi直以来对我都有意见。当年他劝说父皇,以诸天照妖镜镇压漫天凶神妖魔,塑造人皇世界。我本来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这个疯子居然真的这么干了。历经五帝,辅佐以数代人皇,最终以九鼎为界,金人为兵,收服镇压天下神魔。连我都在那时,被关进了诸天照妖镜之中。所以照妖镜封印破裂,我自然也是和你yi样出现在了这里。”

        “哈哈哈!”无支祁于大禹时代便被封印了起来,所以对于以后的事情它自然是yi点也不清楚。而yi听女魃说出了它被封印之后的那些事情,他立刻就咧开了嘴,大笑了起来。“厉害,果真是厉害。好yi个大手笔!赤松子那老儿果然无愧于帝师之名,难怪能帮助三皇五帝,打造出所谓的人道盛世。我等输的不算是冤枉,不算是冤枉的。”

        它言语里毫不掩饰对它口中所说的赤松子的推崇,当然,这也并不影响它心中对他的愤恨。事实上,他夸得越狠,眼中凶光便是越厉。说到后来的时候,它那双火眼金睛已经是如同燎原野火yi般肆虐而疯狂。

        赤松子绝对是它的心头大恨,它不yi定会恨当年打败它的大禹,但是却绝对对暗中做了手脚,把它囚禁在yi面镜子中的赤松子恨之入骨。可以说,如果赤松子还敢出现在它面前的话,那么它绝对是要把他给扒皮抽筋,挫骨扬灰的。

        但是有yi点它也是清楚,那就是它未必会是赤松子的对手。要知道当年正式赤松子的转世天将庚辰将它降服下去的。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没有理由会变得更弱才是。所以当下,他就是心念yi转,然后就对着女魃说道。

        “帝女魃,我们联手如何?我等凶神冤仇必报,当年赤松子囚禁你的大仇,你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忘记了吧。我承认,我不是赤松子那老儿的对手,但是只要我们联起手来,未必不能把他给怎么样了。所以,你意下如何啊!”

        “联手当然是没问题的!”看了无支祁yi眼,女魃脸上就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不过就凭我们两个,恐怕还不能把那个家伙怎么样。当然他教导我父皇的时候就已经是人仙之祖,更不要说他谋划了万年之后的今天。所以如果只有我们两个的话,那么和以卵击石有什么区别呢?”

        “那你想怎么样?”无支祁眉头yi动,眼中精光yi闪,立刻就问了起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