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三十二章 故人重逢 黄帝之秘

第九百三十二章 故人重逢 黄帝之秘

        如果说无支祁不知道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来历的话,那么女魃就有着完全不同的认识。    虽然眼前的这些智械和她当年所见过的机关铁甲有这完全不同的构造,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把他们认定为自己原来所见的那些东西yi类的存在。

        机关人!这样yi个存在给女魃带来的可不是什么好的回忆,所以她只是在说出这样的yi个名字之后,就立刻阴沉下了脸色,再也不做丝毫的言语。

        无支祁也不是什么傻子,它自然看到了女魃脸上的变化。yi般来说这种变化肯定是想到了什么不堪往事,而没有任何触她霉头意思的无支祁可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被她给记恨上。所以它立刻就说道。

        “既然我们已经达成了yi致,那么你且先在这里等着。我这就是找找那些个老妖巨魔,和他们好好地聊yi聊关于我们报仇的这件事情。”

        他说完这话,就yi个纵越,瞬间就消失在了浓雾之中。而看着这个大猴子毛躁的样子,女魃的脸上顿时露出了yi个不屑的笑容。

        对于这种yi个披毛带甲的禽兽之属,女魃并不是非常的看得起。心情暴虐,智慧浅薄,可以说,这些家伙除了那yi身先天的神力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可取的地方。他们会被封禁在诸天照妖镜里,真是yi点也不冤枉。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种特性,他们才能更好地被自己利用吧。想到了这里,女魃却是突然地止住了自己心中对无支祁之类的这些凶神的腹诽,转而收起了脸色,自顾自地向着博物馆的深处走去。

        她yi步yi顿,好像每yi步都有值得她驻足的风景yi样。而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的,大英博物馆里收藏了数以十万计的珍贵文物,这些都是人类yi代代传承下来的瑰宝。而作为黄帝之女,女魃虽然贵为女神,但是却也是和人类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所以自然地,她对于这yi切文明之美也是有着自己的yi套鉴赏美学的。其中尤其是那些后世之物,更是让自始皇帝时就被监禁起来的她也难免地生出赞叹之情。

        不过赞叹归赞叹,而赞叹过去之后就是惋惜。毕竟是赤地千里的旱神,虽然女魃已经极力地收束了自己的神力,但是这神力终究还是免不了的对这里的yi切造成了无法挽回的破坏。

        所有的文物连带着建筑都在被无形的力量风干、烘烤着,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时候,女魃身边的yi切都变成了荒废千年的废墟才有的模样。而随着她的越步越深,整个大英博物馆都彻底的变了模样。变成了yi个再也没有任何残留的废土的模样。

        而看着yi个精美的画像就这么在自己眼前变成了yi片飞灰,女魃忍不住长长地叹了yi口气。不过就在她叹着气的时候,yi个轻微地笑声却是突然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没想到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和以前yi样啊,女魃。”

        有些熟悉的腔调立刻就让女魃眯起了眼睛,并且飞快地转过了身来,对着雾气突然浓烈起来的位置有些不可置信地叫了起来。

        “徐福!”

        但是,当她看到那个从浓雾中yi点yi点被人推出来的消瘦的身影的时候,她脸上的那种惊喜立刻就消散了下去,然后彻底地变成了死寂般的冷漠。她还在说话,但是话语里已经是不带任何的情感了。

        “原来是师祖啊!女魃拜见师祖。”

        她盈盈yi拜,青色的衣衫裙带飘飞,隐约间有yi种洛神当空的风姿。不过这种风姿之下全然是雪山般冰川般的冷漠无情,细细品味的话还隐含着yi种无法言喻的怨恨。所以这让史密斯.周脸上立刻出现了非常尴尬的神色。

        “女魃,不需要多礼了。多年未见,如今你还算是好吗?”

        “好,我被关在yi面镜子里yi睡就是数千年,你觉得我会好吗?我能好吗?”

        女魃冷笑着回应道,那种满是暗刺的话语让史密斯.周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苦涩的笑容。他心里很明白,女魃嘴里说的并没有错。只是当他听到这个曾经和他有着莫大瓜葛的女人用这种方式来和他说话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在心中生出了些许的悔意。

        不过,他毕竟是心怀天大抱负的枭雄,所以只是缓上yi缓,他就彻底地碾碎了自己心中的那些杂念,使自己内心的想法再度变得纯粹了起来。

        “当年的确算是我对不起你,但是你也应该知道,那是我和你父亲从上古之时就开始谋划的大事。任何人,别说是你,就算是三皇复生,五帝再世,也不可能让这个计划停滞上那么yi分yi毫。所以即便是再让我选择yi次,我也依然还是会那样做的。天下苍生与个人得失孰轻孰重,你应该明白的。”

        “天下苍生!好yi个天下苍生!”

        念叨着这样的yi个字眼,女魃的脸上顿时变得悲怆了起来。她凤目怒睁,猩红的双眼似乎有火在烧。而身边那不断涌现的滚滚热浪也再度强烈上了三分,连带着史密斯.周身前都开始出现了仿佛沸水蒸的吱吱声。这意味着女魃的心中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而正是这种愤怒,驱使着她的神力也开始暴动了起来。

        史密斯.周只是当其中的受害者,他孱弱的身躯前似乎有yi种无形的力量在保护着他,让他免于受到这种突然爆的力量的伤害。但是这却是让他的身体承载了莫名的负担,而这负担立刻就开始让他本来就白净的脸色变得越地苍白了起来。

        这种变化让女魃心中有了yi种报复般的快感,但是这种上的折磨似乎还并不能安抚她此刻心中翻腾着的恨意,所以她立刻就冷笑着,对着他说道。

        “当年你就是用这种鬼话来欺骗我的父亲的。结果怎么样!告诉我,你拯救了天下苍生了吗?你救得了我的父皇吗?”

        这句话似乎揭开了史密斯.周心底尘封已久的疮疤,他的脸色也随着这样的yi句话顿时变得木讷了起来。他看了看女魃,眼神中多了许多东西,但是最后,他还是长长yi叹,然后对着她说道。

        “当年的事情你又知道多少呢?”

        “当年!当年的事情我的确不知道。”不说这话还好,yi说这话,女魃的声音顿时变得更加凶恶了起来。“我只知道,当年你和我父皇长谈三日,然后我父亲就像是变了个人yi样开始不顾yi切的想要定鼎神州。战败蚩尤之后,本来父皇已经可以安享功德,成就神位。但是就是因为你的那些鬼话,他居然放弃了这些,想要以凡人之力和天帝争锋。最后他会被天帝逼着御龙归天,这都是因为你的错。赤松子,你害死了我的父皇,你害的天下黎民为漫天诸神所不容,害得天下苍生生灵涂炭。你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

        “够了!”女魃的话语骤然地被史密斯.周所打断,而打断了这些话语的他此刻也是显得异常的激动。女魃的话无疑触动了他心里的很多东西,而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既是信仰,也是yi生的坚持。他能坚持到今天,完全就是因为这些在支持着他。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女魃再用这种言语来动摇自己。

        他开始眯起了眼睛,清澈的眼睛里悄然地放射出了寸许长的豪光,而这也使得他身上顿时浮现出了种种异象。云雾升腾,清气流转。连衣衫都鼓荡着出哗哗的响声,让他yi眼看上去就仿佛给人yi种驾云飞升的感觉yi样。

        这yi刻,他再也不复史密斯.周那种儒雅阴沉的感觉,反而是全身洋溢着yi种遗世独立的仙人风姿,好像这yi刻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前世,回到了那个他身为雨师赤松子的年代。

        不得不说,这样的形容有着非凡的气势,而尤其是对于女魃来说,这样的yi个形象更是有着极其特殊的意义。所以即便是她心中有着种种怨恨,但是在看到这样形象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闭上了嘴,做出了yi副俯聆听的模样。

        他毕竟是帝师赤松子,是连她父皇都要以礼相待的人。所以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她摆出了千万年前时,于她父皇跟前聆听教诲的模样。而这个模样,也是让史密斯.周回忆起了那个特殊的时光。

        他终究还是没有对女魃做什么,而是悄然地坐了回去,然后闭着眼对着她这样问道。

        “你知道我和你父亲当年谈了什么吗?”

        这个疑问已经在女魃的心中出现了无数次,她曾经无数次地设想着这其中的答案。而如今当答案就这么摆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没有任何犹豫地对就着史密斯.周问道。

        “你和他到底谈了些什么?告诉我为什么会变成那样!”

        “我和轩辕氏只谈了yi件事情。”

        听着女魃急切的声音,史密斯.周慢慢地伸出了yi根手指。然后详细地解说道。

        “yi个关于神和人的问题。这个世界究竟是应该由神来操控,还是应该由人来主宰。我和你父亲争辩了三天三夜,而最终我们得出了yi个答案。而也正是这个答案,让我们下定了决心去做我们应该做的事情。你知道这个答案是什么吗?”

        女魃摇了摇头,而她立刻,就从史密斯.周的嘴里得到了这个埋藏了千万年的大秘密。

        “答案就是,这个世界神人是不能两立的。而如果人族想要主宰世界乃至自己的命运的话,那么漫天诸神都只有yi个下场......烟消云散!”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