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四百零三章 凶兽穷奇 青丘涂山

第四百零三章 凶兽穷奇 青丘涂山

        穷奇,乃是上古九州时代的四大凶神之yi。        史记正义注引神异经道:“西北有兽,其状似虎,有翼能飞,便剿食人,知人言语,闻人斗辄食直者,闻人忠信辄食其鼻,闻人恶逆不善辄杀兽往馈之,名曰穷奇。”言此为大恶之兽。

        这种话虽然不是很全面,但是却也是把穷奇的yi部分特征表述了出来。穷奇,看上去就是yi只长了翅膀的,外貌狰狞的老虎。当然,它的体型要比yi般的老虎大得多。

        长约十数丈,平卧在那里简直比两三辆巴士拼凑起来的都要巨大yi些。两张巨大的翅膀像是雄鹰的羽翼耷拉在她得身体两侧,颜色是乌黑锃亮,乍yi干上去那根根的漆黑长羽简直就像是yi把把利剑整齐排列在yi起yi样。

        不只是翅膀漆黑,就连身上的皮毛也是yi片乌黑色的。而且这些毛根根倒竖,形如尖刺,看起来就好似刺猬的毛yi般。当然,这可比刺猬的毛要危险的多。穷奇不管怎么说都是凶兽中的凶兽,它身上的毛自然也可不能像是刺猬那样稍稍地扎痛yi下人就算是了事了,这些刚毛是可以要人命的。只要被扎yi下,任何人都要被邪毒入体,并且最终流落个身死魂绕的结局。

        古人有句成语叫做为虎作伥,说的是被老虎吃掉的人会变成伥鬼,被老虎所驱策。意思则是用来指责那些甘心为恶势力所服务的家伙。而yi般情况下,有这种能力来驱策伥鬼的老虎都是修炼有成的精怪了,其中更有不少是能被称之为山君的存在。

        不过,任何yi个老虎恐怕都比不了穷奇这样的家伙。作为上古时代的四凶之yi,他生食的人类怕是有万万计,所以此时的他完全可以被称之为冤魂缭绕了。无数的亡魂怨灵就这么缠绕在他的身体周围,或是化作滚滚黑烟上下游荡,或是变作形容可怖的鬼物整理修缮它的羽翼刚毛。那种情形既然人觉得可怖,又使得人能清楚地看出这个凶兽的威压和气派。所以yi时间,即便是已经看惯了大场面的维克托和威斯克也忍不住有些两腿打颤了起来。

        不过他们虽然表现的有些不堪,但是已经不是第yi次和这些上古时代的大凶们打交道的墨菲斯托却是表现的非常的镇定,甚至这个时候,他还非常有礼貌地拱了拱手,对着穷奇就答复了起来。

        “在下便是墨菲斯托,承蒙帝江神不弃,起了个域外天魔这么个诨号。说起来有些见笑了。”

        帝江,这已经是墨菲斯托第二次提及这个名字了。

        山海经第二卷西山经云:“又西三百五十里曰天山,多金玉,有青雄黄,英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汤谷。有神鸟,其状如黄囊,赤如丹火,六足四翼,浑敦无面目,是识歌舞,实惟帝江也。”

        这段描写便是古人对帝江的注释,而帝江的身份却不仅仅如此。他还有着另外的yi个身份,那就是混沌。

        其状如犬,似罴而无爪,有目而不见,有两耳而不闻,有腹无五脏,行走而足不开。这就是对凶神混沌的描述,而细细比对yi下的话,就会现帝江和混沌几乎是yi般无二的。所以,它们其实是yi个身份。而这个身份自然就是四凶里的那个角色。

        穷奇并不认识墨菲斯托,但是他从自己的兄弟混沌那里听过关于他的传言。而墨菲斯托也恰好地提及了它兄弟的名字,所以自然的,穷奇也就认定了他的身份。这让他立刻哈哈大笑,血盆大口里出的阵阵腥风立时就是让不少正在清理它口腔的伥鬼化作了烟雾。

        “好,好,好。既是故人,那么烦请入座,只管随我等yi同享用血食便是。涂山氏,你没有意见吧。”

        “既然穷奇神有命,妾身自然愿意遵从。”

        穷奇的话音刚落,yi个光是让人听起来就脸红心跳的柔媚女声便是从yi个角落里传来。而这个时候,墨菲斯托yi众人等才现,原来那里还有yi个家伙。

        那是yi个极为漂亮的存在,或者说是yi头美丽的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白狐。九条巨大的尾巴覆在身后,如同华盖yi般。通身雪白色的皮毛在这个光线并不好的空间内也是如同水银流转着yi样,闪烁着yi股内敛的光芒。而那种优雅而纤细的体态,柔媚而温柔的表情,也让人产生了yi种这仿佛不是yi个野兽,而是yi个让人忘怀的,风姿绝丽的绝世佳人的错觉。这样的美丽,即便是墨菲斯托这样的老魔也忍不住稍微地失去了片刻神智。不过他毕竟见多识广,所以很快他就挣脱了出来,并且对着这只不过yi人多高的狐狸说道。

        “青丘涂山氏?如此对待客人,可不是待客之道吧。”

        “天魔说笑了!妾身无意如此,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见谅。”

        涂山氏狐狸脸上露出yi个安静恬然的笑容,好似满怀歉意,但是这话yi说出来,却是让威斯克和维克托两个人如同丧了魂yi样地向着她走了过去。这让她眉头yi皱,然后悄然地就露出了两颗锋利的犬牙来。

        “天魔不管管自己的手下吗?若是这两个凡人再这么对妾身这个有夫之妇无礼下去。那么妾身就要拿他们的心肝来下酒了。”

        听到九尾狐这么说,墨菲斯托自然也是不能装聋作哑下去。他可是知道,这个被人称之为涂山娘娘的女狐狸可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法力倒是其次,关键是身份是真的吓人。禹王之妻的这个身份,已经足够让她在整个九州呼风唤雨了。更不要说她本身还和不少的凶神有着莫大的交情。

        墨菲斯托在这些凶神们面前终究只能算是yi个外人。虽然说凭着和帝江神的联系,他勉强也能享受到座上宾的待遇,单着这并不意味着他就能反客为主了。事实上,此时此刻,他觉自己可能需要仰仗这些凶神们的地方还要更多上那么yi些。所以自然的,他也不会因为两个走狗的失态而冒上丝毫得罪这些凶神的风险。

        挥出两道黑烟,让这种可怖的黑力钻入到了维克托他们的身体里。而随后,剧烈的折磨和痛楚立刻就把这两个人从yi片绮念中拉扯了出来。当然,那形容并不会好看。事实上,两个人痛的是满地打滚,几乎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yi副模样。

        而这幅模样在这个地方里却是得不到任何的同情和怜悯。甚至说,他们的表现在这几个妖魔大凶的眼睛里还充满了趣味性。以至于他们立刻就毫不客气的出了yi阵阵震耳欲聋、吵吵嚷嚷的大笑声来。这笑声当然是让下面的两个人感觉到了屈辱。不过在场的人,包括墨菲斯托在内,都没有把他们的这种屈辱放在心上。他们只是任由这两个家伙涕泗横流,像是鼻涕虫yi样在地上摸爬滚打着。直到他们彻底被折磨得失去了力气,如同尸体yi样软趴在地上的时候。墨菲斯托才挥了挥手,把这两个人重新地拉扯到了自己的身后来。

        而这个时候,他也算是给足了在场的两个人面子。所以他自然地就有了底气对着他们问起来。

        “说来也是可笑,当年禹王之时,我有事离开了九州之地,却不想yi隔数千年却是再难踏上这方土地,与故友相见。不知道各位这些年究竟身处何方,为何从未有过丝毫的消息呢?”

        听到这话,穷奇本来还乐呵着的yi张虎脸猛地yi沉,然后篝火般燃烧的两个眼睛就死死地盯住了墨菲斯托。

        “天魔说的这话倒是有些意思,我可是记得当年我兄弟可是说过,你是见了禹王神威盖世,心有惴惴。方才匆忙离开了九州,临走之时甚至还邀请了我那兄弟去你的那yi方世界里做客,只是被他拒绝了不是吗?”

        这话yi出,即便是墨菲斯托那不太注重脸皮的老脸也是立刻有些涨红了起来。他有心想要辩驳什么,但是话到嘴边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因为穷奇说的也的确没错,那个时候在九州游历的他是真的被禹王给吓到了。生怕被这个能够威压整个九州凶神的人皇给镇压了起来,所以就偷偷摸摸地逃离了九州大地,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事以往也只有帝江yi个知道,只是没有想到那个没有嘴的家伙居然把这事告诉了穷奇,搞得现在大家都有些难堪了起来。

        不过,墨菲斯托终究是成了精的积年老魔。虽说穷奇的话直白的让他有些挂不住脸,但是很快,他还是把这口气给咽了下去。

        “当年禹王神威赫赫,我这个域外之人的确是心有惴惴,所以为求自保,仓皇而逃也是理所应当的。穷奇神既然如此嘲笑于我,难道说你就不怕了禹王的神威吗?”

        “呵,别人怕他。我倒却是未必。别忘了,我可是少皞氏之子。想要对付我,即便他是人皇也没有那么容易。”

        穷奇冷笑yi声,不过很快那种虎脸上优势缓和了颜色。

        “不过罢了,毕竟技不如人,也没有什么值得夸耀的。天魔,你来此所谓何事,莫要说是算到了我等今日破封而出,专门为我等祝贺而来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