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四十四章 四大凶神 一言为定

第九百四十四章 四大凶神 一言为定

        听到穷奇的这番话,墨菲斯托老脸上立刻便是摆出了yi副无奈的模样。

        “穷奇神折煞我了,这个世界之上又有谁能真正地知晓未来,算尽yi切呢?我也只是恰逢其会,遇到了穷奇神和涂山氏的座下使者,所以才能有这个幸运遇到了二位。侥幸,说起来都是侥幸。”

        他这话说的道理充足,穷奇也没有太多的怀疑。所以很快,他就把话题转回到了yi开始的问题上。

        “天魔不是问我等这几千年来身在何方吗?”

        “没错,多年未见帝江神,我心中甚至挂念。只是九州之地有结界保护,我始终无法踏入其中。所以能在此地遇到穷奇神,真是莫大的缘分。如果穷奇神知道帝江神的下落的话,还望不吝赐教。”

        随便找了个理由,墨菲斯托就想从穷奇的嘴里把事情的真相给忽悠出来。只是他没有想到,因为他找了个这么样的理由,穷奇的脸色反而是更加的复杂了起来。

        “天魔你可能不知道,我的帝江兄弟此时已经是不在人世了。你想要探望他的想法,怕是也只能落空了。”

        “这,这怎么可能?”墨菲斯托心中yi凛,有些暗骂自己多事,没事非要提什么故友之情。不过既然说出来了,他现在也只能勉强地摆出yi副不可置信的悲伤模样来,对着穷奇就这么说道。“到底是哪个人害了帝江神,他难道不知道帝江神的身份吗?”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yi下上古四凶的来历了。左传文公十八年道:“舜臣尧,宾于四门,流四凶族混沌、穷奇、梼杌、饕餮,投诸四裔,以御魑魅。”而这其中,混沌是帝鸿氏之不才子、穷奇是少皞氏之不才子、梼杌是颛顼氏之不才子,饕餮则是缙云氏之不才子。

        帝鸿氏是天帝帝俊之子,少皞氏是华胥氏也就是伏羲的后代,颛顼氏是黄帝之孙,缙云氏是炎帝yi脉。四大凶兽,既是天定的至凶神灵,又是天帝、人皇yi脉的血脉后裔。神性、人性还有兽性铸就了它们这种绝无仅有的存在。而这种存在既特殊,又是非常的棘手。

        因为这身血脉就像是护身符yi样,让任何人在动它们之前都要想yi想,会不会触怒它们背后的祖宗。也正因为是这样,所以即便是舜这位身列五帝之yi的人皇,也只能把它们流放而不能把它们杀死。它们不是杀不死,而是杀死它们会招惹来更大的麻烦。这其中的后果,都足以让人皇至尊仔细地思量yi番了。

        墨菲斯托也正是明白了这yi点,才会有不可置信的感觉。在他看来,帝江那样的角色绝对不是会随随便便死掉的。而现在的情况却是远远地出了他的预计,这又让他怎么能不感到吃惊呢?

        而他的吃惊显然也是称了穷奇的心意,于是在看到了他的表情之后,穷奇立刻大张着嘴对着他说道。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yi些胆大妄为的货色。不知死活,不知天数,妄图凭借着yi己之私,就想要改变天地大势。这种人什么都敢做,别说是帝江兄弟了。就算是帝江兄弟的那个祖宗在这里,他们又有什么不敢的呢?”

        它越说越气,以至于没几下就猛地站起了身子,扑扇起翅膀来。这让这个巨大的地下空间里立刻便是腥风大作,甚至有不少小妖鬼怪都没有能站的住脚跟,被它这么yi个动作给直接吹飞了起来。

        不过穷奇自然是不会把这些小鬼小妖们的死活放在心上的。他只是自顾自地迈着步子,yi步步地走到墨菲斯托的面前,摇头晃脑了yi阵,稍稍平复下了情绪之后才低着脑袋对着他说道。

        “天魔可知道赤松子这个人?”

        “略有耳闻。听说此人是黄帝之师,人族大贤。法力神通完全不在九州众神之下。”

        点了点头,墨菲斯托就把自己知道的那点事情全部吐露了出来。而在他这么说完了之后,穷奇立刻就是磨砺着yi嘴的钢牙,露出yi副凶神恶煞,不共戴天的模样来。

        “就是这么yi个无法无天的家伙,害死了我帝江兄弟。同时还害得我等数万凶神,被封禁在yi面古镜之中数千年之久。我等混混沌沌了这么多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都要拜赤松子所赐。我真是恨不得食其血肉,寝其皮骨,以决我心头之恨。”

        穷奇说的这番话,信息量可是yi点也不小。在这其中,墨菲斯托就敏锐地觉到了yi些骇人听闻的恐怖内容。这让他立刻变了脸色,同时忍不住对着穷奇问道。

        “穷奇神,你是说你们这些纵横九州的凶神们居然统统被赤松子yi个人镇压封印了?这怎么可能?不说赤松子有没有这般法力,就算是有,难道八主那样的上神会容许得了他这么放肆下去吗?”

        “嘿,你莫要小看了赤松子这样的角色。赤松子背后可是人皇至尊,就算是天帝当面,也要给他几分颜面。而且赤松子此人阴险狡诈,诡计多端。尤其擅使兵解转世之法。当年纵使是天帝出手,也只是逼得黄帝御龙归天。反倒是这个赤松子,靠着兵解的法子,愣生生的逃了出去,然后荼毒后世。”

        咬着牙说出了这样的话,穷奇就立刻打开了天窗,和墨菲斯托说起了亮话来。

        “天魔,我也不和你说什么虚言妄语。我等今天相约聚在此处,便是无支祁牵了头,邀了我等凶神yi起前来共商大事。不论是我,无支祁还是涂山氏,当年都是被赤松子这个卑鄙小人的转世暗算了,方才被镇压在那yi方诸天照妖镜之中。不只是我等,天下凶神尽皆如是。运气好yi点的,就像是我等这样,暗无天日地被囚禁了这数千年的时间。运气差的,就好比我帝江兄弟那样的,就直接被赤松子那个恶贼硬生生地打杀了。此等大仇就算是倾尽北海也不足以消弭我等心头之恨。现如今,既然天意让我等破封而出,我等自然是要找那个赤松子好生算yi算这笔血海深仇。不过嘛?”

        说到了这里,穷奇眼光顿时便是yi个流转,显现出yi种极为狡猾的神色来。

        “赤松子那家伙毕竟是人皇帝师,不论是神通还是法力怕是都要在我等之上。虽然说我等已然是联合了起来,没有惧怕那赤松子的道理。但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多yi个人出力自然也是能少上那么yi份风险。而且,谁也不敢保证赤松子这些年来究竟有多么那些手段。所以为了稳妥起见,天魔,你可愿意助我等yi臂之力啊!”

        穷奇身份极高,所以即便是刚刚从苦牢中刚刚逃出生天来,它也依然是yi副颐气指使,高高在上的尊贵做派。而这样的yi副做派,唤作普通有点脾气的人分坐当面的话,恐怕就算是不会拂袖而去,也多少会心生芥蒂。但是墨菲斯托毕竟不是yi般人,像是他这种积年老魔,有时候能睚眦必报,有时候也能唾面自干。yi切看的是利益,看的是心情。

        就像是现在,他完全就对穷奇表现出来的那副做派熟若无睹,甚至就是对他说的那些话,他也不过只是摆出yi副微笑的模样,然后始终不yi言地笑望着穷奇。

        这让穷奇浑身感觉到不舒坦,但是为了能够向赤松子复这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他还是耐住了性子,对着墨菲斯托问道。

        “天魔,你这是什么意思?是与不是,你多少要给我yi个说法才是啊。”

        “我只是在等穷奇神yi个说法而已。”

        墨菲斯托呵呵yi笑,又把问题给扔了回去。而这立刻就让穷奇有些摸不着头脑起来了。

        “天魔,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跟我要个什么说法?”

        “很简单,穷奇神!”咧了咧嘴角,墨菲斯托就对着他笑着说道。“赤松子与我非亲非故,他既然害死了帝江神我这少有的几个知己好友,那么我自然也是应该向他讨yi个公道回来的。但是,赤松子毕竟是人皇帝师,他的威名即便是我这个域外之人都有所听闻。和他作对,对于我来说风险极大。即便是有各位帮衬,共同戮力,成与不成怕是也没有yi个定数。能轻轻松松,那么自然是最好不过。但是如果中间出了什么波折,那么对于我来说恐怕就不是什么好事了。”

        这番话在穷奇耳朵里听起来实在是有yi些吞吞吐吐,他明明都已经猜到了些什么东西,但是却总是有yi种云里雾里,不甚明了的感觉。而本就不善动脑子的他立刻就是摇了摇头,然后低吼道。

        “你想要干什么,直说便是,何必这样婆婆妈妈?”

        “穷奇神果然直爽,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开门见山了。”手明杖yi顿,墨菲斯托的身上顿时显现出无比庞大的黑暗魔力来。这魔力渲染出了yi片极为可怖的景象,让墨菲斯托的身影看起来也极为不凡,单就气势而言已经是全然不在穷奇这等上古凶神之下了。而就在这种情况下,墨菲斯托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条件。“我可以帮各位斗yi斗那个赤松子。但是事成之后,我需要各位也助我yi臂之力,帮我对付yi下我的大敌。不知各位,意下如何啊!”

        几乎没有太多的犹豫,穷奇立刻就沉下了脑袋,紧紧地盯住了墨菲斯托。然后对着他如是说道。

        “yi言为定!”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