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六十一章 司机带路 女王末途

第九百六十一章 司机带路 女王末途

        即便是她的度再快,也不可能改变yi个事实。    那就是她在时间上已经赶不及的问题。

        因为从yi开始,女王陛下打定的主意就是坚守在白金汉宫,yi直到军队前来拯救她为止。那样的话,她不仅可以坐拥保护子民的美名,更可以向所有的英国人表现出自己临危不乱的大气度和大勇气。yi切都像是在七十多年前的那个时候yi样,在那个她还是公主的时候,她就曾经这样做过。

        临危不乱的在战争的情况下进行广播演讲,不动声色地就为自己继承王位积攒了大量的人望。这是非常高明的手段,而且也是非常有效的手段。

        在这个实行君主立宪制,人望就是他们这些王室所唯yi能依仗的东西。而yi直以来,英国王室做的都不错。这基本上都需要归功于女王陛下的英明领导。事实上,如今的英国皇室,如果真的离开了这个老太太的领导的话,恐怕真的就要成为yi个笑话了。当然,这个老太太也不可能yi直都在做正确的决定。

        就像是现在,她错估了局势。她以为这是又yi次的战争,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这是比战争还要更加可怕的事情。而在这种错误的判断之下,她所有的策划都成为了白费。

        这理所当然地让这个老太太感觉到愤怒。上yi次出现这种情况,已经是她的那个不听话的儿媳差yi点闹出了笑话的时候。而幸好的是,她在情况恶化之前以最快的度解决了那个问题。而现在,她却不敢肯定自己还能有这样的能力,及时阻止这yi切。

        不过,她却并没有放弃这个努力。尽管时间上已经来不及了,而且大桥的正前方已经堵满了人。但是她也依然是为了王室的存亡而做出了最大的努力。

        “给我接市政厅的电话,告诉他们,我们还需要yi点时间才能通过大桥。让他们暂时放弃掉炸桥的打算,等我们过去了再说。”

        “可是女王陛下,我们已经通告了这个情况。但是市政厅方面的回答是,他们不可能改变这个时间。不管是谁的命令都不行!”

        司机还没有多说上几句,老太太就愤怒地抢过了电话,大叫道。

        “没用的东西,我自己来。我是英国女王,这片土地上的每个人都应该服从我的命令才是。”

        老太太直接接通了市政厅的电话,然后直接就以yi个威严而且愤怒的语气对着电话的另yi头质问道。

        “市长先生,我现在就在车里。你如果不想暂停你们的举动的话,是打算连我也yi起放弃吗?”

        “女王陛下,很遗憾!我必须为我这边的人负责。几百万人的生命安全和yi小部分人的生命安全,我还是能判断的出来谁轻谁重的!”

        只是回答了这么yi句,市长就直接挂掉了电话。而面对着这样的行为,已经快yi百岁的女王直接就摔烂了手中的电话,然后怒吼着对着自己前面的司机命令了起来。

        “给我加快度,yi定要给我在大桥被炸毁之前赶到对面去。我倒是要看看,区区yi个市长,有什么资格敢对我这个女王说这种话。我要去亲自问问他,他还有那个资格,去当大英帝国的子民吗?”

        女王的愤怒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愤怒解决不了问题,更加对现状不可能有任何的改变。就像是现在,她的司机就很为难地对着她说道。

        “女王陛下,这种事情我们实在做不到啊。前面全都是人,路都堵死了。别说是加,就是以正常的度赶过去都不可能。而这个时间,我们根本没有办法通过大桥......”

        “你是白痴吗?不会直接冲过去吗?”压低了嗓子,用力地嘶吼着。老太太这个时候已经是气急败坏,不择手段了起来。“外面的雾气那么大,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车里的人到底是谁!就算是现了,你也可以推脱到意外上面去。白金汉宫的事情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留在这里只有死路yi条。你是想活下去还是想死在这里?如果想要活下去的话,就听我说的做!”

        能活着,谁又想要死呢?反正给英女王当司机的这位是不像死的。反正主意也不是他出的,就算是后来被揭了,事情也要算到王室身上去。他最多只能算是个共犯。所以当下,这个当司机的心直接就是yi横,然后带头就踩着油门冲了上去。

        由宾利汽车专门为英国皇室打造的车型是厚重而且完全防弹的类型,安全稳固,动力十足。冲锋起来几乎和坦克没有什么区别。所以自然的,在这种不顾yi切的情况下,这辆象征着皇室威严的座驾就成为了最凶残的利器。几乎是以风卷残云的架势,将挡在自己面前的所有人都撞飞了出去。

        情况好像yi瞬间变得豁然开朗了起来,如果不去计较那些因为车子的横冲直撞而殒命的倒霉蛋的话,那么似乎所有的事情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展。但是情况真的是这样吗?

        答案是当然不是,因为不管女王陛下做出了什么样的决定,都不能改变yi个事实,那就是他们现在还处于迷雾之中。而在这个迷雾之中,yi切都不能说是安全的。

        迷蒙的雾气挡住了司机的视线,事实上从yi开始,他都是在凭借着经验向大桥的位置前进。

        作为给女王开了那么多年车的老司机,他可以说是熟悉整个伦敦每yi条道路的情况,不说闭着眼,凭着感觉都能找到自己要去的位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yi次,他却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这是yi种很奇怪的感觉,不过凭借着多年老司机的经验。他还是能够找到这种奇怪感觉的来源。那是轮胎摩擦地面的感觉。正常来说,因为是防弹蜂窝轮的原因,轮胎和地面摩擦应该是有yi种特殊的坚硬摩擦感。但是事实上他体会的却不是这么种感觉。

        就好像是把车开进了烂泥地里yi样,车胎身陷不拔的感觉让他本能上就有yi种不适应。他yi开始还以为这是因为刚刚的那种疯狂的行径所造成的结果,应该是血肉和轮胎摩擦的触感。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这种想法是错误的。

        他已经有yi段时间没有撞到人了,不可能yi直有血肉纠缠在车胎下。而且换个角度来说,这个时候他们应该是已经转过了弯,拐出了大桥才是。但是现在的情况却是,他依然还在yi条直线上奔驰着,根本没有任何可以转向的地方。

        奇怪,非常的奇怪。惊悚,非常的惊悚。老司机完全想不明白为什么会生这样的状况,而几乎是下意识地,他就踩下了脚边的刹车来。

        这个突然的举动自然是惊扰到了后面的老太太,虽然是九十多的高龄,但是老太太依然是精神奕奕地对着他愤怒地大叫了起来。

        “你在干什么,为什么把车停下来了。大桥呢?我们过了大桥了吗?”

        “女王陛下,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啊!”

        从怀里掏出了枪械,还兼任着女王保镖的老司机回过了头,认真得对着老太太汇报道。

        “按照常理来说,我们应该是已经开出了大桥才对啊。但是路况不对,好像我们开到了yi条从来没有走过的路上。我想出去看看,女王陛下,请你安静地待在车上。”

        “你是不是疯了!”直接把手包摔到了司机的脸上,老太太yi脸愤慨地大骂道。“你让我yi个九十岁的老太太yi个人待在车上,是让我等死吗?继续开车,yi直往前开。只要这是条路,就yi定能够出去的。不要停!”

        到底是当过兵的角色,老太太在这个时候不仅命令的果断,连思路都很清楚。而显然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司机立刻就准备重新动汽车。但是还没有等他做出什么行动来。整个车子都开始晃动了起来。

        摇摇晃晃,就好像脚下的不是坚硬的路面,而是yi块正在抖动着的海绵。这种情况让司机下意识地以为是生了地震。但是,当他看到浓雾渐渐散去,周围逐渐清晰之后的模样。他才陡然意识到,这根本就不是地震,而是yi个更加可怕的情况。

        到处是猩红的,布满了黏膜的肉质结构。不仅仅是脚下,就连四周,乃至天空都是yi个模样。这些肉质在规律的运作着,就像是协调yi致的军队yi样。而在这种运作之中,女王的座驾正yi点点的向着前方被搬运了过去。

        都不需要他开动汽车,奋力向前的。这些蠕动着的仿佛肌肉yi样的东西,就把他们裹挟着向着仿佛腔道yi样的深处运作了过去。

        老司机能明显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在攀升,而他更能感觉到的是弥漫在他们四周的,那股浓郁不化的恶臭。就像是消化不良时从胃部出来的胀气yi样,这里的味道和那没有什么区别。而这也立刻就让他心底有了个猜想,yi个不敢置信的猜想。

        “我们难道是在yi个庞然大物的食道里?”

        这个想法让他全身麻,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倒车回去。但是此时此刻,他已经没有任何撤退的可能了。

        肌肉蠕动的度顿时加快,车子完全是失控yi般地被推向了腔道的深处。滚烫的像是yi般的液体已经清晰可见,而看到这个情况,老太太已经是大惊失色。

        “我的上帝啊,你到底把我带到什么鬼地方来了?”

        司机没有能回答她,因为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是和车子yi起,被吞进了yi个仿佛堰塞湖yi样的地方。随后,所有的yi切都彻底地化为了灰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