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存在价值 弑神武器

第九百七十三章 存在价值 弑神武器

        yi句你还不明白吗?让维克托整个人都像是被冻住了yi样,完全地定格在了那里。

        他艰难地把视线转移向了这个声音出来的地方,然后好像是呻吟yi样的,从自己的嗓子眼里冒出了这样的话语来。

        “还不明白?我到底有什么还没有弄明白的?你难道就不能告诉我吗?爱因兹贝伦男爵,玩弄我就那么的有意思吗?”

        他越说声音就越大,语气里充满了yi种悲愤的意味。而这则是让已经从疗养院最深处走出来的史密斯.周露出了yi个有些无奈的笑容。

        “知道吗?我yi直以为,对于大部分的人类来说,无知才是yi个最好的选择。盲目地追求着答案,对于你们这样的人来说其实并不能算是什么好事。因为知道了答案又能怎么样?你们既没有改变所有yi切的能力,也不能让自己避免这所有的yi切。所以与其为了这些不应该知道的东西而苦恼,倒不如老老实实地做yi个无知者比较好。”

        史密斯.周认为自己完全是出自于善意才这么劝诫维克托的。但是维克托却并不能接受他的这个好意。或者说,他根本就不认为史密斯.周所说的是正确的。

        所以此时此刻,他完全就是有些癫狂的对着史密斯.周叫嚷了起来。

        “无知者,凭什么我要做yi个无知者?我被你们这所谓的答案玩弄的团团转,到最后你们却连yi个基本的答复都不愿意给你。你们难道就不觉得这样对我来说太不公平了吗?还是说,这就是你们对于自己的同伴所耍的手段,yi直到要把我玩弄致死吗?”

        “没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吧。”摇了摇头,对于维克托的这个说法有些好笑的史密斯.周扫了他yi眼,在看到他满脸的认真神色之后,就笑着对他说道。“既然你这么想知道这个答案的话,那么我就告诉你吧。”

        “其实很简单。关于你所困惑的yi切,都可以用yi个解释来说明。那就是我的身份。我就是赤松子,就是那个囚禁了那些凶神们的人。所有的yi切,包括那些凶神们的出现,都是我所设计的yi部分。我这样说的话,你能明白了吗?”

        史密斯.周言简意赅的话语让维克托陷入了深深的无言之中。这yi刻,他都不知道该用怎么样的yi个表情,来面对告诉了他这yi切真相的这个男人。

        想义愤填膺地质问他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这些,但是因为畏惧这个男人所代表的力量,却yi句话也问不出口来。想哭诉自己被玩弄于股掌之中的悲凉,但是也因为yi种种复杂的情绪和想法,让他完全地张不出口来。

        这个时候,他终于理解了史密斯.周之前所说的那个,当yi个无知者的好处了。这的确是在自寻烦恼,因为他就算是知道了这些又能怎么样呢?他没有能力起改变什么,甚至都没有能力去躲避什么。在史密斯.周的手上,他就像是yi个随波逐流的浮萍yi样,所有的yi切都是身不由己的。与其这样,真的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的来得更好yi些。

        yi个心高气傲的人会产生这种想法,实在是已经到了通途末路的境地了。他的内心已经饱受创伤,他的自信和坚持,也已经被贬低的yi文不值。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有了yi种自己以往所有的野望也都不过只是yi个可笑的幻想的想法。因为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起来,他真的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是,渺小的简直就是如同蝼蚁yi般。

        他已经是开始自暴自弃,但是这却并不是史密斯.周愿意看到的东西,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也就等同于yi个废物了。而在yi个废物身上浪费时间,无疑是yi件错误的事情。所以,他必须重新振作起来。

        “杜姆先生,你在苦恼些什么?要知道,如果像是你这样的人都要为了这个问题而苦恼的话,那么那些连你都不如的家伙,岂不是要更加的悲惨了吗?人要学会往好的方向看。虽然说,你的存在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但是,也不是说你就yi无是处了。事实上,能告诉你这些,并且让你来到这里,就已经意味着,你已经有了yi个非常寻常的机会。”

        “机会?”咧了咧嘴,连嗓子都沙哑起来的维克托这样问道。“像我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机会?最终不过还是像是个提线木偶yi样被你们玩弄在手中罢了。”

        “如果你自怨自艾地这么沉沦下去,那么你自然是只能当yi个木偶。不,甚至说你连yi个木偶都当不了。那是给无知者准备的位置,知道了这么多东西的你,是不可能回到原来的地方的。”

        推着轮椅走上来的史密斯.周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了起来,他神色平淡,让人感觉到yi种如同面对大山般的雄厚压力。那种yi不留神就是山峦崩摧的危险,更是让维克托意识到,这个危险的男人在心里已经动了几分对自己的杀意。不过,这种杀意是隐而不的,因为史密斯.周显然还给他留了yi个机会。

        “不过,杜姆先生。我不得不承认你是yi个有能力的家伙。像是你这样的家伙,如果被就这么毁掉了的话,那么未免也太可惜了yi点。我很欣赏人才,事实上,人类的英才豪杰都是让我心动的家伙。你也不例外。所以,我愿意给你yi个机会。你应该能够明白我的意思,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吞咽了yi下因为恐惧而产生的口水,被史密斯.周称为人才的维克托认真得看了眼前的这个男人yi眼,然后就深深地低下了头,对着他恭顺地说道。

        “大人,您的吩咐是?”

        站着死和跪着生这种问题根本就不会存在于维克托这种人的脑海里,所以他根本就不用花费上任何的时间,就已经是直接跪伏在了史密斯.周的面前,以这种方式,表达出了他所作出的最后的选择。

        而这个选择很显然是让史密斯.周满意的。

        人们总是欣赏那些硬骨头的英雄豪杰,但是却不想yi想,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所用。他们是有原则的,是有坚持的。使用他们,也就意味着你必须要对他们的原则和坚持做出妥协。而这就等同于,很多事情你就不可能用他们去完成。

        所以相比之下,史密斯.周倒是更喜欢用那些没有那么多原则的,能够随曲就伸的家伙。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句话并不算是错的。最起码在能力上他们并不逊色于前者,而且,他们真的要方便很多。

        就像是眼前的这个维克托,无疑就是yi个很好的例子。只要能够活命,能够获得最切实的好处,这样的人是不会在乎自己要去做什么事情的。而也正是因为这样,很多事情交代到他手里,就是yi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很简单!杜姆先生,你只要回到墨菲斯托的身边,然后用这个东西。”

        说到这里的时候,史密斯.周就从自己的身后摸出了yi把造型奇特的短剑。

        古朴的造型,让人yi眼就能看出来它的历史久远。而上面那清晰可见的铜锈,则说明了这样的yi件兵器完全是由铜炼制的。看起来并不能算是锋利,而且边缘部分甚至还可以说是有些残缺的。但就是这么yi件兵器,却是让维克托有yi种遇见了可怕的洪水猛兽yi般的感觉。

        他并不能理解这其中的原因,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这种特殊的感受yi定是和铭刻在剑身上的那几个文字有着脱不了的干系。

        那是几个非常奇怪的文字,古老的让人几乎无法分辨,而且还被深深地刻入到了剑脊之字中间,你能很清楚地看到yi些暗红色的,好像什么凝固了yi样的痕迹。那像是血液,但是又好像不是。因为这种痕迹的周围有着非常明显的烧灼腐蚀的印子。如果说这是血液的话,那么这种血液未免也太可怕了yi些。

        但是如果说这不是的话,那么这又会是什么东西。维克托来不及多想,就恭敬地举起了自己的双手,从史密斯.周的手里把这把短剑给接了过去。然后,他才小心翼翼地对着史密斯.周问道。

        “大人,这个东西是?”

        “我不是答应过你,给你yi个向墨菲斯托报仇的机会吗?这就是我给你的那个机会。”微微地笑了笑,史密斯.周就指向了他手中的那把短剑,对着他说明了起来。“这是古代的人皇为了杀戮神灵专门打造出来的诛仙剑。只要你趁着墨菲斯托不注意,把这柄纠缠着无数诅咒和怨恨的武器捅进他的身体里。他就算是有着天大的本领,也终究是yi个难逃yi死的下场。怎么样,你愿意试yi试嘛?”

        “能够杀神的武器?”看着手里的这个不是非常起眼的短剑,维克托忍不住心中的贪婪,用力地咽了yi口口水。

        这可是能够杀死神灵的武器,如果利用的好的话,那么完全可以做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啊。甚至说,能够创造出可怕的奇迹来。但是问题是,自己真的要这么做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