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七章 独醉独醒 两个选择

第九百七十七章 独醉独醒 两个选择

        “还没有找到那个家伙吗?还没有把那个老鬼给逼出来吗?”

        巨大的如同山峦yi样的无支祁愤怒地挥动着自己的双臂,它的钢筋铁骨让它的这种动作充满了危险性。    它周围的任何yi个建筑都无法在它的这种动作下幸存下来。

        yi时间,高大的楼房立刻就从中断裂,然后整个地倾覆下来。无数的砖石夹带着可怕的重量,yi瞬间就让整个大地都轰鸣了起来。而就在这由楼房倾塌所升腾起来滚滚的烟尘之中,无支祁已经是yi把捏住了yi只青色的凤鸟,对着它就大喝了起来。

        “是不是你们这些混蛋又懈怠了?觉得天高皇帝远,只要老子不在跟前,你们就可以随随便便地胡作为非,连老子的命令都可以不放在心上了?”

        暴怒之下的无支祁力量极大,就是凤鸟这样的神物也难以抵挡他的磅礴巨力。所以立刻,这只凤鸟就出了清脆但是却也急促的求饶声。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我等真的是尽心尽力地按照大王你们的吩咐在做啊。这座海岛之上,四滨之内都已经是被我们的人手给彻底地包围住了。我们也是在拼尽全力地清剿这个海岛之上的人族。此地以北数千里,都已经是被杀绝yi空了。但是真的没有看到赤松子那老儿的影子,大王你明鉴啊。”

        听着这只青鸾的求饶声,无支祁咧了咧嘴,直接就把它摔了出去。同时也越愤怒地大吼道。

        “废物,都是废物。连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要你们有何用。给我滚,都给我滚!”

        他倒是不可能直接就把这只青鸾给掐死在这里,因为毕竟这个青鸾的后面还是有yi个坚实的主人在做着后盾。所以他只能这么徒然地泄着自己的怒气,看着这只几乎被吓破了胆子的神鸟风yi般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

        而看着这个巨大的猴子怎么都不愿意消停下来的模样,待在他身边,等同于被他监视着的女魃忍不住挑了挑嘴角,对着他不屑地说道。

        “无支祁,几千年了,你这个毛躁的毛病居然还是没有什么变化。我还以为你多少能有yi些长进呢?”

        “帝女魃,我警告你,这个时候不要惹毛了老子。老子起疯来,可是六亲不认的!”

        盛怒之中的无支祁金色的瞳孔里好像真的有火焰在烧,而他脚下那些粘稠的血水,也开始随着他的脾气而不安分地跳动起来。这个时候,女魃是yi点也不怀疑,如果自己继续这么撩拨这个猴子的话,说不定他还真的会对自己大打出手起来。虽然不畏惧这个猴子的力量,但是没有必要的战斗能避免还是尽量要避免地。

        所以她立刻就换了yi个口气,对着无支祁这么说道。

        “才不过过了几个时辰而已。没有得出yi个结果是yi个很正常的事情,你有必要急躁成这个样子吗?”

        “嘿,有必要吗?当然是有必要的。”

        露出了yi嘴锋利的獠牙,显现出可怕凶相的无支祁冷笑道。

        “这些东西不过是yi群蠢货而已,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晚上yi分找到赤松子那个老杂毛,就多上yi分被那个老杂毛算计的可能。虽然我看不起那个老杂毛的人品,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那个家伙是人族之中最难对付的角色。”

        说道这里,他还若有所指地看了yi眼身边的女魃,然后才继续说道。

        “如果可能的话,我宁愿当年冒着得罪天帝的风险,也要助兵主蚩尤yi臂之力,让他击败黄帝,入主九州。嘿!当年我们都犯了糊涂,瞻前顾后。平白地让人族铸成大势,本来以为这无关紧要,没想到竟是给我们自掘了yi个坟墓。”

        “赤松子这个老家伙能借着当年的那yi点运势,yi点点地将人族盘成九州之内数yi不二的势力,更是能将我等yi个接yi个地封印起来。这样的心性,这样的实力,还有这样的隐忍,当真是可怖可畏。说句实在话,如果不能将这个老家伙当着我的面拆成个千万份,彻底地给挫骨扬灰。我是连饭都吃不下去,连做梦都不踏实的。”

        这个猴子说完了这番话的时候,又是yi阵急躁的抓耳挠腮,显然是已经被自己所设想的这种沉甸甸的压力弄得有些心神难定。而看着这个样子的猴子,女魃倒是真是有些意外,他居然能说出刚刚的那番话来。

        这么多凶神之中,其中不乏有以阴谋诡诈著称的家伙。但是能看出赤松子可怕和难缠,并且因为这而感到恐慌的,还只有无支祁这yi个。其他的人,不是心里有着自己的yi番想法,就是过于的盲目乐观。以为自己人多势众,联合起来凶焰滔天。区区yi个赤松子不过是手到擒来的问题。他们根本就忘了,当年自己是怎么被那个家伙给封印起来的。

        这是在自取死路!女魃很明白这yi点,但是她却yi点也没有提醒他们的意思。就像是这些凶神们始终对她怀有着戒心yi样,她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和这些家伙是yi条心的。虽然表面上看,她替这些家伙出谋划策,甚至说鼓动他们在这片土地上大开杀戒。但是这些几乎都是为了赤松子那个家伙的安排。

        她和赤松子之间是有着交易的,她很清楚这yi点。而她也坚信着yi件事情,那就是这场斗争中能笑到最后的,yi定会是赤松子,而不是着yi盘散沙yi样的yi种凶神们。这伙凶神虽然看起来人多势众,力量大的几乎可以翻天覆地。但是和能够凭借着谋略,将天地八主这个级别的大神都给yiyi谋算的赤松子比起来,这伙凶神根本就是上不了台面的yi群货色。

        所以女魃很清楚,自己应该做出怎么样的选择。而以她的身份来说,将这些凶神们设计的yi步步走向灭亡的深渊,实在是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心理负担。

        对于她来说,最好的结局就是这些凶神们统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也正因此,女魃最担心的问题反而是这些凶神们意识到了什么,从赤松子的这些布置中逃脱出去。如果是那样的话,不仅仅会破坏整个计划的完整性,而且还可能给她平添上yi些麻烦。所以,她的心里立刻就有了些想法,yi些杀人灭口的想法。

        不过,杀意yi动。她就悄然地把yi切都给按捺了下去。无支祁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当年他能纠结水族,和有着天兵天将相助的禹王yi战,实力自然是不用多说。即便是女魃对自己的力量再有自信,也没有那个把握说能在其他凶神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把无支祁给消灭掉。而yi旦动静过大,招惹来了其他的家伙。那么她的身份也就暴露了出来,而整个计划就要功亏yi篑。

        这个时候,yi动不如yi静。心下已经是拿定了主意的女魃不着痕迹地扫了yi眼身边的无支祁,然后低声说道。

        “既然你想到了这些,为何不和其他人明说。如果你明说出来的话,以你的身份,未必不能服众,让他们听你调遣,同心戮力地把赤松子那个家伙给揪出来啊。”

        “嘿,你当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吗?”暴躁的猴子用自己的利爪用力地抓挠着自己的下巴,显示出了yi副郁闷而且愤恨的模样。“可惜,就算是我把我想的这些东西都给说出来了,这些家伙也未必就会听我的。像是穷奇那些家伙,都是当年作威作福,独霸yi方的存在。谁的麾下没有个成千上万的妖魔鬼怪。说出来容易,要是让他们相信我,听我的调遣,那就根本是yi个不可能的意思。与其去自取其辱,让那些个家伙笑话老子,倒不如老子自己心里敞亮的来的痛快。”

        “可是你痛快吗?”抓住了无支祁话语里的痛脚,女魃立刻就笑了起来。“无支祁,看看你的这个德行,你这个样子能说得上是痛快自在吗?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这种感觉可不是什么能让人痛快的感觉,而是yi种能把人活生生地逼疯了的压抑与苦闷。当年我徜徉人世的时候,可是见到不少人族的贤者因为这种感觉而郁郁终身,所以我最能明白,你现在的心里到底是yi个怎么样的感受。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这样下去,你会把自己给憋疯了。而到时候,就算是你能找到赤松子,又能把他怎么样呢?yi个完好无损的无支祁都不是他的对手,yi个疯了的无支祁,恐怕连那些个凶神都不会放在眼中吧。”

        女魃的调笑让无支祁脸色大变,它阴沉着yi张兽脸,眼中火光高涨,熊熊跃动,锋利的獠牙也是不断地摩挲着。显然,这个大妖王已经是想到了些什么。而片刻之后,他立刻就压低了嗓子,对着女魃嘶吼了起来。

        “帝女魃,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出谋划策而已。”挥了挥自己的袖子,让眼前的雾气稍稍褪去。女魃眼神森寒地对着无支祁说道。“这些凶神们各有心事,想要他们同心戮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放在你面前的其实就只剩下两个选择。”

        “哪两个选择?”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