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七十八章 立威之选 一臂之力

第九百七十八章 立威之选 一臂之力

        “第yi个选择,把你知道的事情通通都忘掉。    既然那些个家伙都想不起来这种事情,那么你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忘掉了,yi了百了,也省的受这种恐惧的煎熬。”

        “放屁!”恶狠狠地咒骂了yi声,无支祁脸上的凶相顿时变得更加狰狞了起来。“老子要是能把这种事情给忘掉的话,还用你来和我说这种话。就是因为忘不掉,所以老子才这么提心吊胆的。赤松子的可怕老子记得是清清楚楚,如果我把这种事情给抛到了脑后,那么等赤松子那个东西把老子的脑袋摘下来当球踢的时候,老子岂不是要把肠子给悔烂了?这事不行,决计不行!”

        “既然不行,那么就只能走第二条路了!”挑了挑眉,无支祁的回答完全就在女魃的意料之内,所以她立刻就把自己第二个选择说了出来。“我给你的第二个选择是,立威!”

        “立威?”原本yi脸阴沉怒相的猴子突然间愣了下来。他直勾勾地看着眼前这个身份特殊的神女,半晌之后才若有所指的对着她这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帝女魃!”

        “还记得当年你被禹王攻打时的事情吗?”

        对于揭开无支祁当年伤疤的事情,女魃yi点也没有心理上的压力。她侃侃而谈,直接就把无支祁当年那yi段不堪回的往事给说了出来。

        “当年你在淮水yi代兴风作浪,禹王大军将至,你依然是不肯降服,甚至勾结沿岸诸神,想要以yi己之力阻挡禹王治水的大势。而当禹王以人皇之令召集沿岸诸神时,那些和你有交情的,诸如鸿蒙氏、商章氏之类均是不愿与你作战,而且还百般阻挠。yi时间,军势受阻,军心难定。最后惹来禹王大怒,以雷霆手段将这yi干山神领尽皆镇压囚禁,然后兴百胜之师,直接就将你这淮水大妖镇压了起来。我说的可是没错吧。”

        这段话虽然没错,但是毕竟关系到当年无支祁由盛而衰的经历。这可是无支祁yi生之痛,所以女魃的这话无异于是当着他的面啪啪打脸。而以无支祁这个畜生的习性和教养,他显然是没有那种唾面自干,虚怀纳谏的心怀的。所以立刻,他就高声怒吼了起来,同时凶光毕露地看向了说出这话的女魃。

        “帝女魃,你揭老子的伤疤到底是什么意思?没错,当年老子是自不量力,想要和大禹那个家伙斗上yi斗,显示yi下老子盖世妖王的能耐。结果落得yi个满盘皆输,基业尽毁的下场。老子技不如人,对大禹那家伙甘拜下风。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老子就可以受你们这些杂毛的奚落。今天你要是不给俺说出yi个所以然来,就休怪老子不念旧情,和你刀兵相向了!”

        虽然知道这种披鳞带甲的畜生仅仅凭借着睚眦yi怒就能做到六亲不认的地步。但是像是无支祁这样的脾气,女魃还是第yi次看到。不过,她毕竟也是黄帝之女,论起实力来并不差上无支祁分毫,所以自然地,他也就不会把无支祁的这种威胁放在心上。

        甚至说,这个时候她还脸上带笑的,不紧不慢地对着它说道。

        “稍安勿躁,无支祁。你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吗?”

        “当年你招兵买马,凭借你淮水龙宫的威势,引来无数妖魔来投。纵使是不敌禹王神力,也不至于那般简单的就被禹王给直接拿下。归根究底,其实是禹王之前借着镇压鸿蒙氏等人所立的声威,让你等yi干妖魔心生畏惧罢了。你也是当过yi隅水神,yi方妖王的存在,应该是能明白对敌之时若是心中怕了三分,力量便能直接落下七分的道理。当年你就是吃了这方面的亏,如今为何不吃了这yi堑,长上这yi智。拿过禹王当年对你所用的手段,用在这些离心离德的家伙身上呢?”

        女魃说完这番话之后,立刻就含笑不语地看向了刚刚还雷霆暴怒的那只猴子。而此时此刻,这个猴子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方凶相。而是露出了yi个非常人性化的思索的表情。

        对于它来说,如果只是单纯地和它讲什么道理的话,是不yi定能说得通的。甚至说,你越是向着这个方向劝说它,它就越是逆反以及疑神疑鬼。这是这些禽兽化身的凶神的天性,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但是,当女魃另辟蹊径,以无支祁当年的亲身经历讲述她的那番道理的时候。无支祁立刻就有了yi种恍然大悟的感觉。因为他经历过,所以他总是能感同身受。

        对于当年的惨败,无支祁其实并不是像他表现的那样放得开。他也想过自己为什么会败的那般彻底的原因。但是因为它那几乎是唯我独尊的性子,他几乎是不会从自己的身上找什么原因的。所以,当女魃从这个角度片面地概括当年的那些情况时,这个凶神立刻就把自己心底满腔的抑郁和怨恨倾注到了她所说的那种解释之上。

        因为这种解释给了他颜面,给了他yi个遮挡当年惨败的遮羞布。而这正是他所迫切需要的,因为这是它人生中唯yi的yi个污点。如果能掩藏的话,那对它来说自然是意义非凡的。就算是面对其他的那些凶神,他也能挺直起自己的腰杆来。

        当然,要做到这种程度的话肯定是要他自己先坚信无疑的。而这也的确就是他现在的心理。他坚信着这yi点,分毫也不曾怀疑,而这就使得他立刻就摩挲着自己的牙齿,闪烁着自己的眼神,低下了头对着女魃这样说道。

        “你说的的确是有那么点道理,但是如果是找yi个立威的对象的话,你觉得该找谁去好呢?”

        毫无疑问的是,无支祁已经是心动了,并且开始顺着女魃指引的这个方向思考了下去。而看到他就这么步入自己的瓮中。女魃却是适可而止地这么说道。

        “这就要靠你自己去思考了。”

        她很清楚,这是yi个越说越错的事情。所以干脆就什么都不说,只把这yi切留给无支祁自己去挥。而在她这么说完了之后,无支祁立刻就眯起了眼睛,陷入了沉思的状态。

        它在考虑,在思考。按照他自己的方式,他把所有能当做是自己的标靶,被自己拿来立威的家伙都想了yi遍。而最后,他已经是耸立起了自己的眉毛,形容怪异地以yi种像是在商量的语气对着女魃说道。

        “你觉得把穷奇那个家伙当做是立威的目标,怎么样?”

        “穷奇?”心中暗笑,但是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女魃像是诧异yi样地对着无支祁反问了起来。“你怎么会想到这个家伙?这可不是yi个好拿来立威的货色。”

        女魃的语气听起来很是疑惑,充满了无法理解的感觉。但是她的这种反应,却是直接加大了无支祁的决心。让他更加坚信起自己内心的这个判断来。

        “没错,穷奇。只有这个家伙才是最合适的立威目标。”

        “穷奇是山神,是罪孽之神。在烛龙真神以及西王母不在的情况下,他就是天下间山神的翘楚。而我则是水神,当年共工败亡,应龙升天。天下间能和我相提并论的水神也只有黄河河伯和长江龙神。但是这两个位在天神之列,并不与我等凶神为伍。所以,我才是天下水神之。”

        “山神水神之间自古以来便有着争执,如果我以这种身份向着穷奇难,直接就可以把我与他之间的斗争升格成山水之争。届时,不仅是外人无法插手其中,就算是那些山神水神也只能碍于规矩,必须站出自己的队伍来。而yi旦我能在这种事情上压住穷奇,以他的小命立起自己的威风。那么,我无支祁就能在水神之列中说yi不二,就连那些山神也必须慑服与我。你说,是也不是?”

        这个禽兽之属的东西能想出yi个这么些玩意,已经是有些出了女魃的意料。但是,这并不就意味着他想的东西就全然没有问题了,从yi个最基本的角度来说,他的这个说法就有必须要解决的前提条件。那就是他必须要能够战胜穷奇才行。

        不能打败穷奇,那么yi切都是空话。但是打败穷奇这种事情可不是说说而已就能成功的。女魃自己就没有这个把握,所以她也不相信和自己相差仿佛的无支祁能有这个把握。

        “你有把握能战胜穷奇?”

        “有,只要你肯配合我。”这个暴躁易怒的猴子在这个时候露出了异常明显的狡诈模样。而从他的话语中,很明显是有了把女魃给拉下水的打算。

        “穷奇是山神,而我则是水神。此地四面临海,只要能够将穷奇引至海边,我的水神之力就有压过他的山神之力的把握。而他的另yi重身份,罪孽之神,这种力量虽然极为诡异,但是却只是yi种灵魂上的力量而已。而你的力量恰巧克制yi切的灵魂和生命。只要我们联起手来,那么区区yi个穷奇,根本就不可能是我们的对手。让他生则生,让他死则死!”

        “你就那么确定,我会帮你吗?”

        女魃看了这个信心满满的猴子yi眼,似乎是奇怪他是哪里来的自信。而听到女魃这说,无支祁立刻就笑了起来。

        “条件尽可让你开,这也不正是你劝说我的目的吗?我只问你yi句,你可愿意助我yi臂之力?”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