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二章 万恶之血 同归于尽

第九百九十二章 万恶之血 同归于尽

        穷奇是在虚张声势吗?无支祁yi点也不肯定,因为他并不清楚无支祁到底按着的是yi个怎么样的底牌。

        罪孽之神的这种说法实在是太过于抽象了yi些,以至于当穷奇说什么恶毒之血的时候他根本就不明白这个家伙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是,很危险,yi定很危险。

        直觉想来敏锐的无支祁已经感觉到了那种打心底生出来的寒意。他已经感觉到了yi种威胁的逼近,yi种无法抵御的力量的恐怖威压。这让他心中忍不住开始慌乱,但是同时却也是难免地生出疑窦来。

        穷奇怎么会有这种力量,他不应该能有击败自己的力量才是。这种威胁的来源,到底会是些什么。

        还没有想明白的无支祁忍不住开始游离起自己的视线,而当他不经意地注意到自己手掌之上的变化的时候,它的表情立刻就变得惊悚可怖了起来。

        “你到底做了什么,穷奇,你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

        它忍不住惊恐地大叫道,而之所以它会出这样的叫声,完全是因为yi种怪异的事情生在了它的身上。

        对于自己的手掌,已经使用了千万年的无支祁自然是非常的熟悉的,筋骨坚硬,指爪锋利。因为是天生神猿,无支祁的这双手爪有着不下于人类的灵活性。甚至说它都能用这双手爪学着人类的方式去使用那些各种各类的武器。

        但是此时此刻,这双手爪已经是变了个形状。雪白的皮毛开始变得乌黑硬起来,根根直立的毛完全就是如同钢针yi般。而指爪也开始抽缩变化。

        五指几乎完全缩短了yi半,指节完全地变成了利爪的模样。本来筋腱的肌肉完全地变成了厚实的肉垫,看起来yi点也没有灵长类生物那种灵活方便的形状,而是已经完完全地变成了猫科动物的那种有着锋利钩爪的前掌。

        这简直不可思议,或者说是完全地乎了想象。从yi个生物变成另外yi个生物,这不说有多少的可能,就是以无支祁的能力和本领,在生这种变化的时候他也应该能够做出yi个及时的感应才是。

        但是他没有,yi切都好像是被他给下意识地忽略了过去yi样。离奇的让人完全想不明白。

        无支祁心里开始慌乱,但是脑子中他依然还是在疯狂的转动着。然后,当它看到从穷奇身上不断涌出来的漆黑血液的时候,他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对着穷奇就大声地嘶吼了起来。

        “你的血?你的血有毒!”

        “没错,万恶之毒。这就是你招惹我的下场。”精血被吸食,魂魄被撕咬的穷奇声音已经是十分的微弱,但是他的言语里却满是报复的快意和怨毒。“当你吸食了我的血液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无支祁,你已经染上了我的万恶之毒。这种剧毒会yi点点地侵蚀你的身体,将你身体上的每yi个部分都变化为我的。你现在是杀死了我,没错。但是很快,我就会在你的身上得到重生。这是你犯下的最大的错误,你输了!无支祁,现在是你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的时候了!你,死定了!”

        畅快而疯狂的大笑声从穷奇的嗓子里冒了出来,而这很快的就让无支祁愤怒了起来。他用力地抓住了穷奇的身子,yi下又yi下地挥动着重拳,击打在这个凶神的身上。而在穷奇已经没有力量再去进行任何抵挡的情况下,他的这幅身躯很快地就被无支祁以最暴力的方式给砸成yi滩肉泥。

        但是这已经无法让已经成为既定事实的事情再生任何的改变了。情况很明朗,无支祁遭到了暗算,而且是致命的暗算。从他身上的变化就能看出来yi二,他已经不可避免的向着穷奇所说的那个情况展了过去。

        而如果yi切真的按照他所说的那种情况展下去的话,那么最后的结果恐怕还真的不能说他是那个胜利者。所以他只能避免这样的事情生,而如何才能避免这样的事情呢?无支祁只想到了yi个办法,那就是女魃。

        女魃是旱神,是肃杀毁灭之神,她的力量对于所有象征着生命的力量来说都是克星。所以也许她可能会有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心里只能想到这么yi种解决办法的无支祁立刻就冲出了水面,向着女魃的方向冲了过去。而当他来到女魃的面前的时候,却是现这个赤水神女正在和那个域外天魔激烈地交战着。

        从现场的状况来看,似乎是墨菲斯托想要对大海之上的那艘船做些什么。但是女魃阻止了他,并且和他生了yi定的冲突。他们之间有些相持不下,这并不是说他们已经打得天翻地覆,谁都奈何不了谁了。而是说,他们之间都保持着yi种克制,yi种谁也不敢下狠手的克制。

        而这种克制,在无支祁冲过来的yi瞬间就被打破了。似乎是已经注意到了这场战斗最后的结果,墨菲斯托二话不说就化作了yi道黑烟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之上。而女魃也没有追赶他的意思,她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墨菲斯托的离去,直到确定了他已经离开了这里之后,才转过了头对着无支祁说道。

        “看样子胜负已经是揭晓了,这么说,你已经干掉了穷奇那个家伙吗?”

        “他比我想象中的要难对付的多!”阴沉着脸说出了这样的话,无支祁已经是伸出了自己已经生了变化的那只手来。此时这只手的变化已经不再仅仅是在yi个手掌之上了。那层黑色的刚毛已经是长到了手肘的位置,并且还有这不断向上攀升的意思。而这yi切无不诠释着,事情已经是到了yi个非常危急的地步上。

        “我中了他的暗算,yi种被他称之为万恶之毒的东西。这种剧毒会让我yi点点地变成他,让他在我的身上得到重生。我需要你的帮助,女魃,帮我祛除掉这种恶毒的东西。”

        “我,你是不是有些太过于高看我了!”女魃看了看无支祁身上的变化,然后露出了yi个爱莫能助的笑容。“我可不是什么医神,更不是女娲大神那样的造物之主。我可没有能力帮你做到这种事情来。”

        “女魃,我知道你有这种能力。”眼神已经变得凶狠起来的无支祁忍不住加大了自己的音量。“别忘了,你我是合作的关系,如果穷奇在我的身上复生了,那么你我合作的关系也是必然要被终结掉了的。到了那个时候,知晓了yi切的穷奇yi定会把你当做是自己的敌人。而在那种情况下,你还能像现在这样置身事外吗?”

        女魃默默地看着他,yi句话也没有说。而这种沉默无言的反应却是让无支祁有了yi种越接受不了的感觉。他几乎是立刻大吼了起来,气急败坏,声如雷霆。

        “你到底要怎么样,女魃?难道你觉得我是再和你开玩笑嘛?”

        “玩笑,当然不。我只是觉得,有些事情我们恐怕是弄错了。比如说,你我之间的那种合作关系!”

        眼神玩味地在他们之间游走了yi下,女魃就露出了yi个不屑的微笑来。

        “无支祁,你太自信了yi些。你真的以为,我和你是站在yi边的吗?”

        “除了我,你还有什么人能够合作吗?”无支祁表现得很是诧异,在他看来,身份特殊的女魃几乎是不可能在这yi众凶神里面找到什么合作伙伴的。毕竟,不是每yi个人都像是他yi样有那样的肚量,能够容忍yi个和赤松子有着那样关系的人的存在。尤其是,关系还是这样亲密的存在。

        想到了这里,无支祁却是陡然yi惊,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以至于立刻它就忍不住得对着女魃低声嘶吼了起来。

        “你居然是赤松子的人,这yi切都是你策划好的?这yi切都是你撺掇的?”

        “倒也不能这么说,毕竟这中间那么多事情都是你自己做的不是吗?”脸上的表情依旧是那种不屑,但是女魃的手上已经是出现了yi种暗淡的光晕。这种光晕荡漾着yi种让人恐怖的气息,yi种让无支祁胆战心惊的气息。

        他很清楚,现在的女魃怕是已经对自己动了杀心。而如果是以前的话,也许他还未必会怕了这个赤水神女,但是现在,因为穷奇的剧毒的拖累,他却是完全没有那个信心,能在这个时候应付得了她的突然难。

        这让他忍不住想逃,但是已经看穿了他心中胆怯的女魃根本就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手上yi动,yi道无形的光罩就已经是把无支祁整个地笼罩了起来。而这立刻就让无支祁感受到了yi种骨子里的虚弱。那是他的神力在被削弱的感觉。

        作为水神,无支祁本质上是被身为旱神的女魃所克制的。如果是全盛的时期,他还能通过浑厚的根基来抗衡女魃的神力,让这种克制无法成立。但是yi旦他的身体变得虚弱,他的力量开始消退,这种克制就变得格外明显了起来。

        “你已经无处可逃了!很快,你就可以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女魃下达了最后的通牒,然后,致命的高温瞬间就吞没了无支祁的身体。彻彻底底地将他抹消了下去。

        最后的时刻已经是来临了,他们的存在自然是没有了意义。布局,已经到了收候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