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三章 收官阶段 精彩作秀

第九百九十三章 收官阶段 精彩作秀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用yi种极为忌惮的眼神看着半空中的女魃。

        虽然从外观上看,这个女人有着和yi般亚裔没有什么区别的容貌和身形。但是从她的穿着,还有她的气质,所有人都能清楚地分辨出来这个女人的与众不同。

        更不要说刚刚这个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那头能让天翻地覆,海崩地裂的白毛巨猿整个地化成了灰烬。

        这个时候,只要是个有脑子的人,恐怕都能看出来这样yi个家伙的身份到底是什么。而自然地,他们的心里对于女魃也多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期望和恐惧。

        期望的是,这个看起来和人类神似的女人对人类心生怜悯,就像是之前她从墨菲斯托的手中把这yi船人给救下来的那样。而恐惧的是,这个女人的力量和她的身份。

        那种能够和闹得天翻地覆的怪物相提并论的力量,已经是过了人类所能接受的极限。对于这样的存在,人类几乎是生不出来任何的亲近之心的。而且,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个女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角色。

        她的身份和那些可怕的怪物有着莫大的关联,虽然听不懂他们之间的交流,但是通过他们交流时的神色,再联系到前前后后的各种变化,也不难猜出这个女人究竟是在扮演着yi个什么样的形象。

        这样的yi个女人,就算是把自己这些人绞杀地干干净净,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地方。当然,如果能活着的话,他们自然是希望能活着。毕竟是好不容易才获得了生还下去的希望,如果有那个可能的话,谁又会希望去死呢?

        yi切的yi切,似乎选择权都落在了女魃的手上。而女魃对这些人类的兴趣,却是并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大。事实上,只是淡淡地看了这些人类yi眼,女魃就直接离开了这片海域。

        不是向着英国内6的方向,而是向着欧洲内6的方向。似乎根本就没有去参上yi脚的意思,做到了这种程度的女魃直接就放弃了回返英国的意思,随便就选了yi个方向,远远地避开了那里。而她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她对于赤松子为人的了解。

        和赤松子相识了几千年,女魃对于他的为人已经是非常的了解了。这是yi个为了达到目的,能够不择手段的家伙。但是,他的不择手段却并不是用在任何yi个情况上的。在不择手段的同时,他也是yi个很讲究规矩的人。而他最大的规矩就是,公平。

        这种公平和yi般人认为的有所不同。他所认为的公平,大都体现在付出和回报上。在yi件事情上,如果付出得不到足够丰厚的回报,那么像是他这种人是无论如何也不回去干的。最少最少,二者也要维持着yi个基本的持平。也只有这样,他才会有把这件事情谋划下去的意思。

        而在如今生的这yi切里,他用来作为付出的东西是什么呢?是六千万人类的生命和灵魂,是数以万计被他封印起来的凶神和妖魔。尽管他并没有细说,但是女魃可是yi点也不相信,他把包括自己在内的这些凶神们释放出来,只是为了让他们在几千年后的世界里享受yi口新鲜的空气。

        他yi定是有所图谋的,而这个图谋本身,很可能就是这些凶神本身。所以,留在这里就会变成yi件很危险的事情。虽然她和赤松子勉强算是达成了协议的同盟。但是这个同盟的关系到底会有多牢靠,她还真的没有办法抱有太大的希望。

        因此,离开就成为了她最合适的选择。反正她答应赤松子的事情已经做到了。这片地域已经成为了真正的生命禁区,神灵的屠宰场。这yi点,有着能够感受生命波动能力的她体会的可是非常的深刻。这个岛上,已经是没有太多活着的人类了。所以她离开的yi点心理上的压力都没有。至于那个所谓的承诺。她相信,自己早晚有yi天能够找赤松子兑现的。所以现在,还是老老实实地远离这里比较好。

        事实就像是她所想的那样,离开的确是yi个最合适的选择。因为此时此刻,史密斯.周在这里布置的yi切已经到了最后收官的时刻了。yi切,只差上最后的那么yi步。而这yi步想要填补上,需要的却还是那些棋子的努力。

        这是最后的机会,是史密斯.周给予维克托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如果在这最后yi环上,维克托给他掉了链子。那么,结果就会像是史密斯.周说的那样,他就已经是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这yi点,维克托自己也清楚,所以在这个时候,他开始努力的扮演好yi个角色。yi个特殊的角色。

        “为什么?为什么不把事情报告给我,为什么会让那艘船出现在那个地方!你这个无能的废物,你是想要背叛我吗?”

        墨菲斯托手持着yi柄赤红火焰环绕组成的长鞭,yi下又yi下的鞭打在了维克托的身上。这是由地狱的魔火构成的邪物,蚀骨钻心,即便是维克托有着科技和铠甲两层手段的保护,但是在这种邪恶的力量面前,他还是无法做出任何的抵御来。

        魔火抽在他的身上,纷飞的火焰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食人鱼yi样,纷纷地顺着那鞭打出来的伤口涌进了维克托的身体。而感受着这种极致的痛苦,维克托只能痛苦哀嚎着,躺在地上疯狂地挣扎起来。

        这的确是yi种无法忍受的折磨,但是在这种折磨中,墨菲斯托还是死死地咬紧了牙关,裸地向着墨菲斯托显露出yi种仇恨的眼神来。

        这种眼神非常的刺眼,刺眼到了墨菲斯托几乎无法忍受的地步。这让他手上的动作变得越的凶猛,连带着所释放出来的魔力也越的恶毒起来。

        转眼之间,维克托已经被这种力量折磨的快没有了人形。但是他还是yi言不地死死咬紧了牙关,表露出切实的凶相。

        这种反常的表现让墨菲斯托不由得停下了手。他很清楚,墨菲斯托并不是这么有骨气的人才对。这是yi个狡猾的家伙,能屈能伸才是他的秉性。像是以前,这样的折磨早就是让他跪地求饶了。那还能像是现在这样,完完全全yi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这里面yi定有猫腻。想到了这里,墨菲斯托反而有些不好继续下手了起来。不管怎么说,维克托都是他手上yi个得力的工具。在手上没有什么好牌的情况下,他还真的不想就这么失去他。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立刻就转过了头,看向了和维克托yi起执行任务的威斯克,对着他沉声问道。

        “到底是怎么yi回事?这个家伙有接触过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他暗算了我yi下,让我被那些复仇者们给围攻了。这中间他yi直隐藏在暗地里,所以我根本不知道他有没有和什么人有过接触。不过......”

        说到了这里,威斯克顿了顿,然后神色怪异地说道。

        “不过我看到他和那个得到了恶灵骑士力量的级英雄有过眼神上的交流。很隐晦,但是却被我看到了。那种感觉,就像是他们达成了什么协议yi样。”

        说完这话,威斯克就低下了脑袋,老老实实地站在了墨菲斯托的身后。yi副所有的yi切都交由墨菲斯托自己畅想的模样。而这也真的是让墨菲斯托联想起了无数种的可能。他想了很多很多,所有能让维克托背叛他的可能他都想了yi遍。

        平心而论,维克托对他是没有多少忠诚可言的。那种利用和折磨,足以让这个天资横溢的家伙对墨菲斯托自己充满刻骨的恨意。但是作为yi个聪明人,维克托应该是知道背叛他的代价。

        他的力量摆在那里,背叛他所要面对的后果,绝对是他接受不了的。所以,如果他真的下定决心来背叛他的话,那么就只会有yi个可能,那就是维克托找到了yi种可以对抗墨菲斯托的力量来作为靠山。

        这个靠山会是谁呢?联想yi下威斯克所说的话,墨菲斯托立刻就有了yi个初步的想法。

        “扎坦诺斯,你以为你傍上了那个蠢货,就可以和我为敌了。”

        说着这样的话,墨菲斯托已经是yi把抓住了维克托的脑袋,把他整个地拎了起来。

        “我能奴役他数千年,我就能永远地让他臣服在我的脚下。和他合作,你不过是在自寻死路罢了。我本来以为你是个聪明人,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居然也会有这么犯蠢的yi天。说真的,小杜姆,我对你非常的失望,简直是失望的透顶了!”

        听着墨菲斯托说出了这样的话,维克托脸上适时地露出了yi种惊恐和慌张,他连忙张开了嘴,从嘶哑的几乎听不出来声音的嗓子里这样地说道。

        “不,你不能杀了我。我是你最得力的手下,杀了我,你就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的人了!”

        “这倒是未必!”眼神瞥过身后的威斯克,意味非常明显的墨菲斯托用这样的方式告诉了维克托他的答案。而在这个时候,维克托的眼神立刻就变得绝望了起来。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