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四章 弑杀魔主 地狱拼图

第九百九十四章 弑杀魔主 地狱拼图

        绝望,那是yi种能让墨菲斯托感觉到愉悦的表情。

        他非常喜欢看到这种绝望的眼神,因为从这种眼神中,他能感觉到自己强大,自己的权势,能够从心里产生yi种无与伦比的成就感。可以说,这几乎都已经展成了他的爱好。在人类世界的这几千年里,他无数次的把人玩弄到极致,为的就是看到这么yi种神情。

        但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在现在,看到维克托眼中的这个眼神的时候,他的那种特殊的感觉却是yi点也没有往常的那般浓厚。

        就好像是其中有什么说不出来的隐秘yi样。就好像是yi切都是虚假的yi样。他根本体会不到那种愉悦,他能体会到的只有疑惑。

        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个样子,想不懂为什么维克托这个时候的眼神明明是绝望的,但是却yi点也无法给他那种感觉。

        他没有来得及细想深究,因为这个时候,yi种冰冷的感觉已经是从他的心口传了过来。

        那是心脏被洞穿了的感觉,yi柄利刃被他身后的人操持着,以最为迅的方式刺进了他的身体。而这yi幕不仅仅让墨菲斯托呆住了,就连刺出这yi剑的人也呆住了。

        威斯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些什么,他脑子里剩下的唯yi印象就是自己还在和维克托争辩着yi些什么,但是还没有等他能争辩出yi个结果,脑子里的画面和现实就已经完全地被割裂了。他不知道生了什么,他只知道的是,自己yi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自己把yi把利刃插进了墨菲斯托的胸口里。这让他大惊失色,在愣了片刻之后,才愕然的连忙松开了手,同时拼命地给自己辩解了起来。

        “为什么会这样?我不知道生了什么,大人。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这不是我想要做的。我,我是被利用的,是他......”

        话刚说到了这里,威斯克就直接被墨菲斯托给yi巴掌扫飞了出去。

        虽然心里很清楚,事实也许真的像是他说的那样,但是墨菲斯托可没有到那种能够大度地原谅他的程度。不管再怎么说,威斯克对他行刺都已经是yi个不争的事实了。这已经构成了背叛,而对于yi个背叛者,如果不去惩罚反而去给予他什么谅解,那简直就是丢了他地狱领主的威名。

        所以,即便是威斯克已经开始苦苦地哀求,但是墨菲斯托还是从身上释放出了滚滚的黑烟,如同yi条巨大的蟒蛇yi样,直接地就把他给吞了进去。

        那是无数恶灵所组成的邪物,是能够将yi切生命吞噬殆尽的恐怖力量。墨菲斯托知道威斯克身上的T病毒到底是多么难缠的yi中的东西,也许只是留下yi个小小的组织碎片,都有可能让这么yi个家伙死而复生。所以,他干脆什么都不给他留下,包括每yi根骨头,每yi滴血液。

        他的这个举动干脆利落的解决掉了威斯克,从开始惨叫到彻底地失去了动静,这yi共也不过只是几秒钟的时间而已。而随着威斯克的彻底被解决,滚滚的黑烟重新回到了墨菲斯托的身上。这些黑烟萦绕在他的周围,吞噬着他周围所有的光明,让他的身影衬托的无比的阴森,以及可怕,如同yi个择人而噬的魔鬼yi样。

        而这个时候的墨菲斯托也的确是有了生吃某人的心思。他不是白痴,从威斯克之前的解释里他就已经明白了,这yi切都是维克托的主意。所以现在,他已经是把自己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刚刚还被他折磨着的维克托的身上。

        “苦肉计?用自己来当那个诱饵,让我失去对周围的防备。这yi招你倒是用的不错啊。不论是在算计我上面,还是对自己的狠上面。都是那么的让人赞叹。但是,难道你就没有想过,换yi个更靠谱掉的方式吗?最起码,要比这种方式靠谱yi些才是啊!”

        眼睛微微的瞥了yi眼身上透体而出的利刃。明明已经是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但是却没有yi丁点的鲜血流淌出来,这本身就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了。而面对这样的问题,维克托只能默默无语地承受着yi切。

        这本来就是yi场赌博,yi场舍弃了生命的豪赌。能不能成,完全就看史密斯.周所提供的这个弑神武器能不能起到作用了。而现在看来,这似乎是yi件不大可能的事情。而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生命恐怕是已经走到了尽头了。

        不甘心,那是肯定的。毕竟为了这场谋划他也是吃尽了苦头。而且不管再怎么说,他还有着远大的抱负没有实现。所以他必然是有着不甘心的。

        但是,再不甘心又能怎么样呢?在这场巨大的赌局中,他只能在二者之中选择yi个。虽然他选择了胜利者的立场,但是这并不意味墨菲斯托这个失败者就不能对他做些什么。像是现在,在这种他已经是铁了心的要杀死自己的情况下,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当然,求饶也许还能有那么几分生机?但是已经做到了这种程度的他,有必要再去求饶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所以他只能默默地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用这种方式来让自己死的更有尊严yi些。

        不过现在,墨菲斯托还并不想立刻就杀掉他,因为他还有yi些事情没有弄明白。比如说,为什么维克托要这样做。这是yi个让他非常好奇的问题,甚至说,这种好奇让他开始有了yi种不吐不快的想法。

        “我yi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维克托。我从来没有信任过你,但是我相信你的判断力。你应该知道的,背叛我会是yi个什么样的下场。所以,在没有yi个足够支撑起背叛我代价的能力前,你是不会选择这么做的。我以为你可以判断的很清楚,什么才是这个能支撑起背叛的能力。但是现在看来,你的眼光yi定有问题!”

        说到了这里,他的声音骤然变得洪亮。连带着他的身影也开始无限地拔高了起来。这把他衬托的越的恐怖,也越地真实。

        “说吧,到底是什么让你做出了这样愚蠢的决定。是什么让你胆敢这样对你的主人伟大的地狱领主,最古老的魔鬼之王墨菲斯托!难道,yi定要让我把你的大脑给抠出来,你才肯换yi个方式告诉我这个答案吗?”

        此时此刻,墨菲斯托的形象已经全然没有了yi个人的模样。他变得狰狞可怖,巨大而且充满了压迫力。这完全符合了他的身份,古老的魔鬼之王。而面对着已经彻底现出了真身的他,维克托嘴角立刻就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他还真的有了yi种屈服的打算,毕竟yi直以来他就是这么做的。不过,不知道是因为直觉还是什么的。他在微微那么颤抖了yi下之后,反而是平静了下来,然后直接就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这种反应让墨菲斯托诧异,然后忍不住心生出了怒火来。维克托用这种漠视的方式来反抗他,还真是打在了他的痛处。他不容许yi个虫子yi样的存在居然对自己持有着这样的yi种态度,所以立刻,他就恼羞成怒地想要对维克托下起杀手了。

        他抬起了手,让身后的滚滚黑烟再度涌动了起来。而就在他要把手掌挥落下去的瞬间,yi种难以描述的刺痛,却是突然地从他的心口处传了出来。

        这种痛楚的感觉不仅仅是作用在了上,更是作用在了灵魂上。那种好像是烈火烧灼yi般的痛苦让他整个人的动作都开始变得僵硬了起来。这个时候的他,只能勉勉强强地低下了头,把目光转移向自己痛楚的来源。而这么yi看,他立刻就现了yi个让他不敢置信的事实。

        那柄之前被他忽略了的利刃,现在正在他的身体上展现出非同yi般的威力来。铜迹斑斑的剑身不知道是受了什么样的刺激,整个地从中崩裂了开来。无数的铜锈被剥落了下来,直接就显示出了剑身内部那有些刺眼的金黄神光。

        而在那散着金光,通透的如同琉璃yi般的剑身上,yi道道赤红色的文字像是活物yi样开始扭曲了起来。

        它们深深地钻进了墨菲斯托的血肉中,神奇的力量制止了墨菲斯托的yi切行动,让他连动上yi根手指都完全地不可能。而随着这些文字yi个个地渗入到了他的身体内部,墨菲斯托立刻就产生了yi种整个人都似乎被剥离了的感觉。

        他的力量,他的灵魂和他的身体,所有的yi切似乎都被yi把无形之刃给割离了开来,让他根本无法触碰到彼此之间。而这立刻就让他有了yi种不妙的感觉。他想要逃窜,他想要质问,但是和刚刚yi样,他什么都做不到。

        他唯yi能感觉到的,就是自己的生命和灵正在被yi点点地消磨,抹杀。而同时,他所掌控的地狱,也完全地脱了他的掌控,整个地浮现在了这个世界之上。

        无数的亡灵几乎是不受他控制的出现在了这个沦陷了的国土之上。不仅仅是那些已经被他收入到自己地狱之中的日本亡灵,更有他在人类世界经营了无数年所收集到了恶鬼凶魔。

        这些东西此时此刻都已经裸地暴露在了这个世界之上,而这也正是有些人想要看到的东西。

        所有的拼图都已经是集齐了,最终的计划终于可以开始了!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