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九章 血咒磨灭 魔鬼终途

第九百九十九章 血咒磨灭 魔鬼终途

        贪婪,是yi个人的本性。有些人能够压抑住自己的贪婪,用理性和道德去把持住这yi切。但是有的人却是会被贪婪控制住,从而变成yi头被所驱使的野兽。

        当然,这种说法并不总是绝对的。在很多时候,这二者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就像是yi个理性的模范,道德的君子在某yi天变成yi个纵欲的狂徒。yi个的野兽,在某些时候却表现出不同寻常的坚持yi样。这种事情并不是不可能,反而是有例可循。而其中最大的yi个变数,就是利益。

        道德君子能够坚持自己的底线,那是因为利益没有能够到打破他们底线的程度。的野兽能够放纵无度,那是因为利益没有到能够让他们给自己套上枷锁的地步。而如果利益的分量足够了,那么不论是君子还是野兽,其实都是可以撕下自己的那层皮的。

        这yi点,史密斯.周非常的确定。而他更加确定的是,维克托是绝对经受不起这种诱惑的。维克托是yi个聪明人,这种聪明人心里对很多东西都是非常明白的。比如说,在这样的yi个世界里该怎么样才能更好地活下去。在史密斯.周的面前,又该怎么样才能提升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地位。

        他很清楚自己在这yi切之中所欠缺的是什么?力量!这就是他所欠缺的东西。而也正是这种东西,导致了他在迄今为止所有的命运转变。但凡是他又yi丁点可以抵抗命运所强加给他的yi切的力量,他也不会变得像是今天这样。所以,作为yi个聪明人,他绝对不会放弃任何yi个可以得到力量的机会。

        而现在,既然史密斯把这个机会放在了他的面前,虽然看上去危险了那么yi点。但是无论如何,他是不会放弃的。

        所以,很快这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家伙就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并且以yi种非常异样的眼神直勾勾地看向了站在那里动弹不得的墨菲斯托,然后yi步yi步地向着他走了过去。

        他走的很慢,步伐却很坚定。而这就越地给墨菲斯托带来了沉重的心理压力。

        因为他不能肯定史密斯.周所说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而如果是真的话,那么这很可能就是他的末日。而对于已经享受了亿万年生命的墨菲斯托来说,这显然是yi件无法接受的事情。所以立刻,他就抛下了自己所有的颜面,开始恬不知耻地求饶了起来。

        “等等,等等。我认输,我认输。史密斯.周,我愿意向你认输,向你臣服。只要你愿意放过我,我愿意付出我的所有。史密斯.周,不!大人,伟大的大人。我可以和您签订契约,只要你放过我,我誓,我可以永永远远地效忠于你。请相信我,我毕竟是地狱的魔鬼之王,是生活了亿万年的存在。我所能给你提供的帮助,千倍,万倍于你眼前的这个家伙。不论是财富,还是权利。不论是英雄还是美人,我都可以为您奉上。只要你肯点头,我保证,我可以可以全身心地服侍您,无条件地把所有的yi切都献给您。大人,大人,只要您给我这个机会!”

        放下了所有的节操,墨菲斯托不顾yi切地拿出了自己所有的筹码。而在这种程度的筹码面前,史密斯.周还没有任何的表示,维克托倒是率先担心了起来。

        他不得不承认,墨菲斯托的这些话语非常地具有蛊惑性。不论是他所提及的那些东西,还是他本身的效忠,这对于任何yi个人来说都是不可抗拒的诱惑。而相比较之下,他本人的价值的确是有些不值yi提。这yi点,只要维克托还不傻,完全可以看得明明白白。

        而想明白了这点,他就开始忍不住得想,史密斯.周会进行yi个怎么样的选择。平心而论,如果是他站在史密斯.周的位置上,那么他yi定会毫不犹豫地接受墨菲斯托的投诚。因为不管怎么说,这都是yi个魔鬼的效忠。在拥有了绝对的力量压服这个魔鬼的情况下,它所能带来的利益无疑是可以千万倍于yi个凡人的。所以,只要是稍微地向着利益看齐yi点,那么该怎么选择根本就不需要去犹豫。

        而史密斯.周会不会向利益看齐了。维克托心里实在是yi点底也没有。这个时候的他,只能默默地以yi种渴求的眼神,悄悄地注视着史密斯.周,等待着他做出最终的那个决定。

        而yi直把眼睛放在墨菲斯托身上的史密斯.周似乎并没有看到他的那个眼神。他只是慢腾腾地挪动着自己的步子,围绕着墨菲斯托反复地走了两三圈。在看到墨菲斯托因为他的这个动作而紧张的眼角直抽搐的时候,他才笑着对着他说道。

        “听起来很诱人。但是,我该怎么样才能相信你呢?墨菲斯托,你的狡诈和阴险可是出了名的。我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因为给了你yi个机会,而导致未来的我遭到你的反噬,那样实在是太愚蠢了yi些,不是吗?”

        “不会,不会!”墨菲斯托听出了他的意思,连忙告饶道。“我可以把我的灵魂献出来。只要握着我的灵魂,我的生死就掌握在了您的手上。在这种情况下,我是绝对不可能背叛您的。所以请您放心,只要您放过了我,什么都好说!”

        “是这样的吗?”微微用力拍了拍墨菲斯托的肩膀,史密斯.周脸上的笑容非常的灿烂。而对于这实在是太过于灿烂yi些的笑容,墨菲斯托只能露出yi个异常僵硬的强笑的表情来。

        “没错,就是这样。大人,我已经把我最大的诚意拿出来了。看在这个份上,还请您放过我好吗?我会忠诚地作为您的左膀右臂的,有了我的帮助,您的大计才能更快地实现,不是吗?”

        “你说的对!”微微地摇了摇头,史密斯.周又三步两步地走到了低着头的维克托的身边,然后在墨菲斯托不可置信的眼神中,他直接就推了维克托yi把,把他推到了墨菲斯托的面前。“然而我并不相信你。也许你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但是这对于我来说,那并没有什么区别。另外,和维克托相比,我倒是觉得他更能让我信得过yi些。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人类,而你则是yi个魔鬼。该相信谁,这不是yi个很显然的问题吗?”

        “我......”墨菲斯托还想要辩解,但是维克托却根本没有给他那个机会。他很清楚这样的yi个机会到底是有多么的难得,所以他毫不犹豫地就将这个代表着他未来的瞬间给把握在了手里。

        他紧握了那把屠神武器的剑柄,然后狠狠地将这柄短剑旋转了起来。剑刃搅动着墨菲斯托的心脏,让墨菲斯托出不似人声的怒吼。而就在这样的吼声中,维克托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把这柄短剑给拔了出来。

        这yi拔,简直就如同打开了yi个无法明述的封印yi样。滚滚的黑烟,顿时就顺着剑刃上那猩红的咒文的牵扯,直接地涌动了出来。

        黑烟几乎无穷无尽,但是却始终被剑刃上的咒文给限制在了这么片狭小的空间里。并且,这些黑烟还在被这些咒文所吞饮着,yi点yi点地被吸纳到了短剑之中。

        剑身开始随着这种黑烟的涌入而变得乌黑,但是上面的咒文却是变得越地显眼刺目。这种变化让维克托感到惊异,但是他却yi点也不敢松开自己所紧握着的剑柄。而就在他把剑柄越握越紧的时候,yi阵刺痛突然地从他的掌心里传了出来。

        剑柄上出现了赤红的烙印,深深地嵌进了他的掌心中。而随着这个烙印的嵌入,剑身之中所蕴藏着的,那代表着墨菲斯托力量的黑烟,顿时就像是找到了yi个泄的途径yi样,yi股脑地就涌进了维克托的身体中。

        而这,立刻就让维克托忍不住痛苦地嘶吼了起来。这可不是什么愉快的感觉。那种力量的涌入感,简直就像是把滚烫的热油注入到身体里yi样,让他瞬间就想到了自己当初差yi点被烧成焦炭的经历。

        那是他的梦魇,而现在,这样的感觉居然是再度重复了yi遍。这实在是让他几乎是无法忍耐下去了。不过,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自己对面的墨菲斯托脸上的变化。

        那是yi种已经被定格下来的恐惧,从眼睛到表情,完完全全的惊骇和不甘。他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因为随着那些黑烟被这么强行得抽取出来,他所有的力量都已经是如同泡影yi样,彻底地成为了虚无。而这也就使得他,成为了眼下这种可笑的模样。

        真是yi副可笑的模样。想起了墨菲斯托以往对自己的折磨,维克托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笑的大声,笑的癫狂。而也正是因为这种快意而疯狂的笑,让他直接就忘却了自己身上的痛苦。

        这yi刻,意志的感官凌驾在了身体的上面。而在这种不计痛楚的前提之下,yi切进行的非常的顺利。随着那猩红刺眼的咒文中在yi阵阵明灭不定的幻变中彻底地熄灭下去。曾经的地狱领主,叱咤了无数个世纪的墨菲斯托直接就变成了yi片飞灰。

        他已经成为了过去。而未来,将不再有他的存在。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