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章 爱恨之言 枭雄之相

第一千章 爱恨之言 枭雄之相

        看着维克托因为的痛苦和疯狂的大笑而彻底地瘫软在地上的身体。史密斯.周抿了抿自己的嘴角,露出了yi个怪异的神色来。

        “你说,人类的仇恨真的有这么的强大吗?”

        这个问题,维克托并没有能够回答他。因为现在的他,的确是已经没有了继续说话的力气了。但是,史密斯.周却并不需要他做出什么回答来,因为他自己就已经是自言自语地说出了自己的观点。

        “人类的爱是苍白的,短短的几年,十几年就可以遗忘的干干净净。能够被印刻在骨子里的,被yi直铭记下去的爱始终是寥寥无几。但是恨,却永远是那么的深刻。yi千年,yi万年。只要人还没有死,就永远不会被遗忘。”

        说到了这里,史密斯.周也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直接就抬起了自己的左手,看向了自己的掌心。他显然是陷入了自己沉思之中。而趁着他沉思的时间,维克托已经慢慢地喘匀了自己的呼吸。

        这个时候,墨菲斯托的魔鬼力量已经是悄悄地在他的身体里运作了起来。尽管属性是邪恶的,但是对于新的主人,这份力量却是直接送上了yi份厚礼。

        它将维克托身上的创伤统统地修复了回来。同时,也给他带来了让他从未感觉到的充盈和强大的感觉。这个时候的维克托,可以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甚至可以只凭yi个手指,就能把原来的自己碾成粉碎。而同时,他能感受到的,还有自己身边的那个人的强大和可怕。

        史密斯.周并没有遮掩住自己的力量,尽管他可以,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因为他知道,对于yi个骤然膨胀起来的家伙,必要的威慑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他放开了自己的遮掩,让他以最直接的方式,来感受自己的力量。

        而这种威慑显然是有用的。因为在感受到了史密斯.周身上那如同深渊般幽深可怖的力量之后,维克托以最快的度收起了自己脸上所有不应该有的,诸如狂妄之类的表情。而是恭敬地低下了头,并且小心翼翼地顺着史密斯.周之前的那个话题延续道。

        “人类的爱和恨,不应该是在yi起的吗?没有爱的话,又怎么可能恨得那么深刻呢?”

        他只是想单纯地表点自己的意见,并没有其他的意思。但是听着他的话,史密斯.周却是瞳孔yi缩,然后如同戴上了yi个面具yi样,露出了他yi向惯有的温和笑容。

        “那么你呢?你对于墨菲斯托恨得那么深,以至于在夺走他yi切的时候,甚至能笑着压下自己所承受的那种痛苦。我见过不少人类的勇士使用过这把武器,但是能像是你这么疯狂的,却是yi个也没有。而按照你的说法的话,你的原因是什么呢?你爱的又是什么呢?”

        yi个刚刚制造出过亿死亡的人,居然在这个时候,用yi种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谈论什么是人类之爱。这让维克托立刻就有了yi种荒谬和可笑的感觉。但是他没有笑,甚至连yi丁点这方面的表情都不敢有。他只是低着头,毫无掩饰,恭恭敬敬地把自己的yi切袒露了出来。

        “我之所以会如此深恨墨菲斯托这个家伙,yi方面是因为他对我的折磨。我在他的手下受尽了各种的苦楚。他像是驭使这yi个奴隶yi样驱策着我,几乎是把我的yi切都践踏在了淤泥之中。这是我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所以我早就已经决定了要对他进行报复。”

        “而另yi方面,则是因为我的母亲。我的母亲是yi个女巫。她在研究魔法的时候,召来了墨菲斯托的窥视。墨菲斯托夺走了她的灵魂,让我从此失去了母亲。我曾经向他要求换回我母亲的灵魂。但是他还给我的却只是yi个空洞洞的躯壳。我的母亲已经是变成了yi个怪物了,那样的东西,已经是不能再说是我的母亲了。所以,墨菲斯托杀了她。也正因为这个,我才对他恨得如此深切。”

        尽管是在说着yi个悲剧,但是维克托不论是表情还是语气,都没有哪怕yi丁点的感伤的意思。他就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yi样,平平淡淡地把yi切都这么说了出来。

        而看着他的这幅表现,已经戴上了面具的史密斯.周立刻就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

        “我还是第yi次知道你有这样的往事。既然这样的话,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觉得你对墨菲斯托的恨意,更多的是出自哪里?你母亲的事情?还是你自己的事情?”

        这个问题是维克托从来没有想过的。所以在史密斯.周这么问的时候,他脸上的神色顿时便是yi愣。不过这种呆愣的模样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他在短短的片刻之内,就已经是想到了yi个答案。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是说实话,当我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的确是更多地想起我自己所承受的折磨。我母亲的yi切都已经被遗忘的差不多干净了。就算是那么yi丁点的回忆,也早已经是模糊不清的东西了。这样的东西,根本不足以支撑我对墨菲斯托的恨意。也支撑这个的,只是我对自己的爱而已。”

        这个答案是他内心里最真实的想法。他不加掩饰,直接就将之告诉给了史密斯.周。而这样的yi个回答,立刻就让史密斯.周眯上了眼睛,对着他笑了起来。

        “你知道吗?你的这个回答,让我想起了我曾经的yi个学生。他也是像你这样,从来没有把任何人放在自己的心上,不论是父母,妻子还是我这个老师。他在乎的只有自己,也真正是做到了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的地步。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

        连猜都不猜,维克托直接就摇了摇头。对于史密斯.周过往的yi切,他已经是到了忌讳莫深的地步。即便是已经由他本人告知了些许的源头,他也根本没有那个胆子去寻找什么自己不该知道的东西。

        他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你说,我就听着。你不说,我就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yi种聪明人置身事外的态度,而对于这种态度,史密斯.周只是无奈地笑了笑,然后就露出了yi副回忆的表情,有些怅然地对着他说道。

        “我的那个学生,在成为yi国之主之前,是嬴姓赵氏的公子政,后来他干出了yi番惊天动地的伟业。那个时候的他,整个世界都只会叫他这个名字始皇帝。而他和你很像,你们都是那种yi切只为了自己的人。这样的人yi般都有yi种特殊的称呼,那就是枭雄。”

        骤然听到这话,维克托的冷汗直接就冒了下来。枭雄,这虽然是对于yi种特定人杰的称呼,但是对于维克托现在的处境来说,却绝对不是yi种合适的称呼。甚至说,被挂上了这种名头,简直就是yi种要命的事情。

        古往今来,任何yi个作为主人的家伙,最无法忍受的恐怕就是yi个枭雄藏匿在自己的麾下。因为那样的结果往往都是非常悲惨的。不仅仅是要被阴谋暗算,更重要的是,自己所有的基业都只会成为别人的嫁衣。

        所以,任何yi个主人对于自己麾下的枭雄都只会有yi个动作,那就是斩尽杀绝。在这yi点上,维克托可不相信史密斯.周会是什么例外。所以他立刻就跪了下来,以最诚恳的语气对着他说道。

        “大人,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的背叛你的心思。我......”

        他还没有说完,史密斯.周就阻止了他。

        “这不重要,维克托。我看过无数的人,英雄,枭雄,奸雄。无数的人杰都曾经出现在我的yi段人生之中。也许对于yi个时代来说,他们并不常见。但是对于我来说,我已经是见过了太多太多这样的存在了。所以,你是不是yi个枭雄,yi点也不重要。”

        说到了这里,他慢慢的伸出了自己的yi只手,然后yi点yi点地捏成了yi个拳头。

        “重要的是,你能不能成为我的力量。我说过,你和我的弟子很像。你们有决心,有能力,有智慧,同时还有着永不熄灭的野心。这对于很多人来说是可怕的事情。但是对于人类来说,这却是最大的福音。说起来有意思,人类虽然总是把战争还有那些战争的动者们当成是恶徒和魔鬼。但是人类本身的进步和展,却几乎全是建立在这些人的功勋之上的。这yi点,那些习惯了用虚假的言语编织出来的美好世界的普通人们是不会懂,也不愿意去懂的。但是我很清楚这yi点。所以,我非常确定你在我的计划中所能起到的作用。”

        “我不在乎你的那些问题,因为我有绝对的实力来压服你。人类的未来是属于我的,我会是这个未来的主宰者。所以我可以容忍像是你这样的存在。但是,维克托,我可以接受你,然而你愿意全心全意的为我贡献你的力量吗?”

        维克托没有直接地回话,他只是恭敬地跪伏在了地上。并且用额头触及到了地面,用这种最古老的臣服的礼节来表明他现在到底是yi个怎么样的态度。

        而对于他的这种表态,已经是明白了他的心意的史密斯.周立刻就笑了起来。

        “很好!那么,我有yi个任务需要你去做!”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