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破镜难圆 尴尬身份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破镜难圆 尴尬身份

        父亲。        这对于夏芮丝来说真是yi个滑稽的字眼。

        从小开始,她就不知道父亲到底是yi种怎么样的生物。因为在她的整个童年过程中,她就从来没有看过任何名为父亲的身影。

        她现在还记得她小时候的事情,当别的孩子在放学了之后,兴高采烈地扑倒在自己父亲的怀里。她却只能坐在哥哥的自行车后座上,揪着自己哥哥的衣角,羡慕地看着其他的那些有爸爸的孩子们。

        可以说从她开始懂事的时候,周易就扮演了她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父亲的角色。而对于这样的yi个角色,夏芮丝yi点也不想让别人染指。所以立刻,她就对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父亲生出了深深的敌意。

        “我妈妈找了yi个男朋友?那是她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把他当做是父亲。我的父亲早就死在了飞机上了,难道他还会突然从坟墓里跑出来认亲吗?所以,我绝对不会再承认什么乱七八糟的人会是我的父亲,绝对不会!”

        夏芮丝说的斩钉截铁。从她的语气里就能看出她现在的意志是多么的不可动摇。而面对着她这样的表态,汉密尔顿夫人却是叹了口气,然后带着些许惋惜地这么说道。

        “如果平常的时候你也能有这种坚定意志的话,那该多好啊!”

        说着这句话,这个向来古板的老夫人就在自己那不苟言笑的脸上露出了yi个难得的笑容。然后,她是这么对着夏芮丝解释的。

        “也许我没有和你说明白,夏芮丝小姐。我所说的这位先生并不是夫人找的男朋友。确切的说,他是周少爷的亲生父亲,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也是你的父亲。你应该对他多yi点点的恭敬,不是吗?”

        哥哥的父亲?妈妈的前夫?

        听到这话,夏芮丝本来就不是很够用的小脑袋里立刻就出现了yi堆又yi堆的乱码。而小时候的记忆也在这个时候纷纷地涌现了上来。

        她开始清晰地回忆起每年的某个特定时节里,自己妈妈yi定会去拜访的两座坟墓。yi个是她的亲生父亲,不幸在飞机上罹难的弗格森先生。而另yi个则是自己哥哥的父亲,据说是在执行秘密任务时出了意外的周先生。夏芮丝的记忆就定格在这个周先生的墓碑上,她记得那上面雕刻着的名字。

        “史密斯.周?是他吗?”

        她这样对着汉密尔顿夫人问道。而汉密尔顿则是立刻点了起头来。

        “没错。夫人的确是这么称呼他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居然看起来和照片里的几乎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真是yi个让人羡慕的家伙。”

        听到这番话,夏芮丝立刻就开始动身向着书房的方向赶了过去。而就在这个时候,书房里的两个人却是进行着这样的yi番对话。

        “这么说,你当初根本就没有死。只是yi直躲在暗处看着我们,却从来没有想过出来和我们相认过?”

        雍容华贵的周岚以淡然如水的面色对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男人这么询问着,她看起来很是平静,只是从她那有些控制不住的颤动着的手指上,却是已经暴露出了她现在到底是yi个怎么样的心情。

        史密斯.周的突然出现,无异于yi颗陨石直接撞击在湖泊里,给她的内心带来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她能坐在这里,安然地和他对话,已经是她拼命克制自己情感的yi种结果了。而现在,随着这种对话的深入,她却是越地有着难以控制自己了。

        “你有没有想过。yi个还没有结婚的女人带着yi个没有父亲的孩子,是yi件多么艰难的事情。你知道有多少次,我都差点撑不下去了吗?”

        “我很抱歉,阿岚。”

        史密斯.周在周岚的表情表现得低声下气。甚至说他的整个脸上都是歉意的神色和慢慢的内疚。

        “但是我又不得不这么做的苦衷。你要知道,当时的我已经是个废人了。而且我的身边还有那么多未知的危险。如果我回到你们的身边,不仅会拖累到你们,而且还会让你们陷入到危险之中。我不能这么做,我不能这么自私。所以我只能狠着心,选择远离你们。阿岚,那个时候的我真的是希望你能忘掉我,开始yi段新的生活的!那才是对你,也是对孩子最好的选择。”

        “难道你这么做就不自私了吗?”脸上骤然地浮现出了冷笑,周岚对着yi脸苦涩的史密斯.周这么说道。“我明明都已经忘掉了你的存在,明明都已经习惯了现在这样的生活。你为什么还要这么突然地冒出来,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来扰乱我们的yi切。史密斯.周,你简直就是yi个混蛋!”

        “没错,我的确是个混蛋。我承认!”

        面对着这样的指责,史密斯.周坦然地接受了yi切,然后他立刻沉下了脸色,这么对着周岚说道。

        “但是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我的孩子有危险,我能够去帮助他,去拯救他。难道这样还也不行吗?难道我在这种时候还要对他视而不见吗?”

        说起了孩子,周岚立刻就从再度和史密斯.周相遇的怨恨中抽身了出来。她紧盯着眼前这个抛弃了他们母子几十年的男人,看着他脸上的歉意以及那yi丝如同路人yi般的冷漠。yi忍再忍,才勉强是将自己复杂的心绪yiyi给压抑了下去。

        这个时候的她,其实是已经度过了yi开始那种心绪最难平复的时候。因为不管怎么说,她和眼前的这个男人都已经是有三十年不见了。就算是当初有海誓山盟,就算当时曾经约定了终身。但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摧残,这yi切早就已经是随着雨打风吹而去了。

        史密斯.周对于现在的她来说,已经只是yi段代表着曾经的回忆而已了。就算是他从回忆中跳了出来,也已经是再也无法让他们回到当初的时光了。所以,现在的她已经是慢慢地把关于他的yi切抛在了脑后,然后把话题的重心重新转移到了她的儿子的身上。

        “周易到底是怎么了。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变成现在的这个样子。”

        作为yi个单身母亲已经三十年了。周岚最在意的东西早已经是变成了自己的那yi双儿女,以及永远陪在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所以现在,她立刻就这样对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质问了起来。

        这个时候的她,脸上的表情已经是变得非常的冷漠。以至于让她对面史密斯.周都开始相信,如果自己不能给出yi个合格的答案,这个女人恐怕立刻就会变成yi只吃人的老虎,不顾yi切地爆起来。

        即便是已经拥有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史密斯.周也绝对不想在这个时候,得罪这个几乎快要炸了毛的母亲。所以立刻,他就显露出yi副哭笑不得的表情,然后认真得几近誓yi般得说道。

        “你再说什么啊。这怎么可能和我有关系。我只是意外地现了他,然后才想办法把他给带回到你面前的。他身上生的这yi切,和我可没有yi丁点的关系。”

        史密斯.周的话并不能让周岚打消所有的疑虑。但是,却也是让她开始相信起他所说的这yi切来。毕竟虎毒不食子,不管再怎么说,周易也是他的儿子。他就算是再混蛋,也不应该把自己的儿子给怎么样吧。

        想明白了这些,周岚也开始有些坐不住了。尽管周易的身边有他的那些女人们在照顾着他,但是作为母亲,她再怎么对那些女人放心,也不可能完全地把自己的儿子交给她们。

        她开始迫不及待地想要去看看自己儿子现在的状况,哪怕是知道自己去了无济于事,她还是想要去亲眼看上yi看。

        而就在她准备动身的时候,夏芮丝已经是小心翼翼地推开了门,然后走了进来。

        “妈妈,你在这里吗?”

        小声地和自己的母亲打了个招呼,夏芮丝就畏畏缩缩地看向了她对面的那个男人。面对这个身份特殊的男人,夏芮丝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身份去称呼他。而似乎是看出了她的拘谨和犹豫,史密斯.周立刻就率先yi步地对着她打起了招呼来。

        “你就是夏芮丝吧。很高兴见到你,我是史密斯.周,周易的亲生父亲。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直接叫我史密斯。”

        他表现得和颜悦色,风度翩翩。让人yi看就忍不住生出好感来。而夏芮丝毕竟还年轻,在人情世故上还不算是老练。所以对于史密斯.周的这种表态,她立刻就放开了自己身上的那yi点小小的不自在,开始觉得他是个亲切友善的人来。

        而在这种感官的驱使下,她立刻就摆正了姿势,然后笑着对着他说道。

        “很高兴见到你,史密斯。”

        “夏芮丝!小心点,别乱说话!”然而,她只是刚刚打了个招呼,周岚就已经是打断了她的话。这个母亲现在表现得就像是yi个护崽的母豹子yi样,完全就是警告yi般得,认真而且严肃的对着她说道。“这个男人可不像是你看到的那么无害。他可是yi个狡猾的家伙!所以,不要相信他的话,yi句也不要相信。对于他,你只要记住保持距离,那么就够了。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