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默契配合 匪夷所思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默契配合 匪夷所思

        第二天,沉睡着的周易终于是从病床上睁开了眼睛。

        映入他眼帘的是琴和吉尔关心的脸孔,以及自己那个小儿子顽皮的张牙舞爪的模样。这个小家伙似乎正因为自己的父亲不搭理自己在大脾气,以至于周易醒转了过来,他还是yi副让人心疼的气鼓鼓的模样。

        这让已经是没有什么大碍了的周易立刻笑着把他抱了起来,然后拿着自己已经有些扎人的胡渣,在他的小脸上就啃了起来。

        “小家伙,你又怎么了?是不是又被姐姐们欺负了。要不要爸爸帮你找她们报仇啊!”

        “粑粑,讨厌,走开!”对于周易的亲密,小家伙并不领情,而是拳打脚踢地想要让橡皮糖yi样黏在自己身上的父亲走开。不过周易当然不会让他如愿,而是变本加厉地在他圆滚滚的身躯上啃咬了起来。

        这样的行为自然是让这个从小就力大无穷的小家伙越地愤怒了起来。他手舞足蹈,小拳头砸在空气里,就像是砸在yi面大鼓上yi样,竟是能凭空地激荡出漫射的波纹来。只是这样的力量并不能反抗他那个老不休的父亲。

        周易让他无力反抗,yi通玩闹下来,愣是让这个小家伙的身上都沾满了自己的口水。而看着这对疯闹起来的父子,既当妻子又当母亲的吉尔立刻就插了起来,把气的小脸鼓胀的儿子从周易的手里接了过来,然后yi点也不客气地对着他说道。

        “真是够了。也不看看小家伙都被你气成什么样子了,你居然还这么折腾他。你也不想想,你现在的身体能够这么随便折腾吗?”

        吉尔的这个说法得到了琴的认同。这个对于周易来说最特殊的女人就这么yi言不地捧着自己微微见凸的肚子,和吉尔yi起,对着周易露出了幽怨的眼神。

        琴已经是有了身孕,刚刚两三个月。是这个家里继瑟拉娜之后的第二个怀孕的女人。而瑟拉娜到现在已经是怀孕快yi年了。至今还没有任何分娩的迹象。如果不是莉莉丝检查过瑟拉娜的身体,说她非常健康,同时又拿吸血鬼平均两年的孕育期说事,恐怕周岚早就要把瑟拉娜送到医院里好好地检查yi下了。而即便是有了这样的保证,周岚也依然对瑟拉娜不放心。

        她现在已经是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瑟拉娜的身上,基本上yi回来都要看yi看瑟拉娜才能安心。这种情况,既让瑟拉娜感到温暖,也让其他的女人忍不住心生嫉妒。但是没办法,谁让她们的肚子不争气呢?倒是琴.格蕾,趁着那段和周易以及小周瑜环游世界的时光,珠胎暗结,终于是扬眉吐气了yi把。

        她现在满心想的就是自己的肚子能争气yi点,标准地怀胎十月,越过瑟拉娜生下周易的第yi个嫡子。虽然说这种身份上的差别对于他们家来说没有任何的用途,因为周易家里根本没有yi般豪门那种嫡子和私生子的区别。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个身份用来恶心她现在最不对付的莉莉丝却是最好不过了。

        莉莉丝不是yi直想按照她说生活的古老时代的习俗,以嫡长论尊卑吗?那么就看看,谁才是第yi个嫡长子的母亲。

        女人生气怨气来的举动从来都没有yi个定性。她们才不在乎自己这样做到底有没有什么实际上的利益。不过这对于周易来说也是yi个好事。这种没有意义的争斗,总比各种宫斗剧里面动不动就掐死个孩子,送两份毒药什么的要强得多了。

        反正生气的yi方哄哄就好,到最后反而便宜的是自己,周易也就默认了这种行为。只是没有想到,平日里yi向喜欢挺个肚子找莉莉丝挑事的琴,这yi回居然把这招用在了自己的身上。而看着她那刚刚有了点变化的小肚子,以及幽怨暗恨的眼神,周易yi时间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不过好在他脸皮够厚,对待自己的女人也能放得下自己身上的架子。所以立刻,他就恬着脸,对着他们说道。

        “我没什么事情。只是出了点小问题而已。很快我就会变得和原来yi样的,你们不要多心,这不过是自己吓自己而已。”

        周易可不敢把实情告诉他们,所以他只能打了这么yi个幌子来敷衍了事。只是,这种幌子对于琴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作用。

        作为凤凰之力的拥有者,琴的能力并不在任何yi个创世神之下,所以当周易回归到她面前的时候,她立刻就感受到了那种潜伏在他体内的可怕力量。那种力量如同跗骨之蛆yi样地纠缠在周易的身上,并且不断的蚕食着他身上的力量。而这也正是造成他如此虚弱的原因。

        她在周易昏迷的时候试过拔出那种可怕的力量,但是却也是无功而返。尽管凤凰之力可以称得上神妙,但是在更加霸道的黑洞力量面前,却也起到任何实质性的作用。她不敢动作太大,只能等周易醒来之后再和他yi起计较这个问题。只是没有想到,周易会用这种方式来敷衍她们。

        真的会是没事吗?没事你能变成这个样子。孕期中的琴下意识地就想要点脾气,但是当她看到周易眼神中的暗示的时候,她却是立刻又把这种冲动给按捺了下去。

        常人都说yi孕傻三年,琴倒是没有这方面的变化。她依然是精明而且理智的yi个女人,所以她很快就意识到了周易这个眼神的意思。

        他恐怕知道是瞒不住自己,所以想着要自己来打掩护,让这个家里的其他人安下心来,不要为他的情况多操心。

        这是yi种另类的信任,也是yi种特殊的对待。对于这yi点,琴倒是很是高兴,所以她立刻就微微点着头,并且配合着他打起了掩护来。

        “我知道你没事。如果你有什么事情的话,我能让你陪小尚恩闹腾那么久吗?”

        她yi边这么说着,yi边开始庆幸自己之前的明智。为了不让家里出乱子,她并没有把自己观察到的情况说出来,给周易的这个幌子兜了yi个底。而这也就使得她在这么说的时候,也不至于漏了馅。

        这样yi明yi暗,yi正yi辅的配合,居然愣是让警察出身的吉尔没有现任何的不对劲。她只是抱着自己的孩子,yi边平复着他的情绪,yi边笑着对着周易说道。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要知道看到你晕倒的时候,我们的魂都快要吓出去了。早知道这样,就不应该让你答应史塔克的主意。我们就应该猜到,史塔克这个家伙来找你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看着祸水就这么被引导了托尼的身上,周易张了张嘴,最终还是选择了在心里给他默哀那么yi下。他心里想的很明白,这个时候能有人给自己当挡箭牌就已经很不错了。所以虽然对不起托尼,但是也计较不了这么多了。

        再说,本来家里这几个女人对于托尼本身就不是很待见。所以,再多上几分敌意,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心情,周易立刻就点着头,对着吉尔应和了起来。

        “好吧,这yi回我听你们的。如果下次托尼再有这样的麻烦事情找我的话,我会想办法拒绝他的。”

        “还有下次,你想都不要想。那个混蛋,他下次想要见你都要先经过我们的同意才行。”

        和托尼接触最少,也最厌烦这种政治人物的吉尔如是说道,然后很快,她就对周易换了yi副语气。

        “你刚刚醒过来,要不要吃点什么?”

        周易其实什么都不用吃,但是看着琴眼神里的暗示,他还是点了点头,然后拍着肚子对着她笑道。

        “好的,亲爱的。麻烦给我弄点吃的来。算yi算,我还真有yi段时间没有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了。”

        吉尔微微yi笑,就抱着孩子走开了。而看着她走出卧室,把门带上之后。琴才yi脸正色地坐到了周易的身边,严肃地对着他问起来。

        “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身上会出现这种可怕的东西?”

        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琴yi定要问清楚了才能安下心来。而面对她那追根究底的诘问,周易只能苦笑着,这么对着她说道。

        “说起来可能你会有些不相信,而且,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你应该清楚这种事情有多严重,如果你不想我把所有人都通知yi遍,让她们yi起来逼着你把真相说出来的话,就老老实实地把yi切都告诉我。我警告你,周易,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的!”

        能让yi向理智的琴说出这样威胁的话语,那么几乎也就是说她的忍耐力已经是到了极限了。周易休想再在她面前耍任何的花招。而这yi点,周易自己也是清楚,所以他只能苦笑着,这么对她问道。

        “好吧。如果我这么说。这个世界还有另外的yi个我,你会相信吗?”

        “另外yi个你?”

        周易的回答显然是琴没有想到的,所以她的语气完全是匪夷所思的yi种语气。而和她相比,周易接下来的话语却是充满了肯定的意思。

        “没错,另外的yi个我,yi个拥有着如同黑洞yi般的力量的我。我可以肯定,他和我最大的区别绝对不只是这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