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无妄之灾 闲文轶事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无妄之灾 闲文轶事

        史密斯.周完全凭着yi己的喜好,把这个让世界震动的灾难背后那不可告人的真相,给直接地摆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而对面着这样的yi个真相,所有看到他所说的yi切的人都陷入到了难以想象的混乱之中。

        有人无法相信他所说的那yi切,完全把这当成是妖言惑众的话语。而这也就使得他们对于史密斯.周的存在产生了极大的敌意。

        而有的人相信了他的话,这使得他们对于政府的解释生出了情绪。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于是便开始向政府难了起来。而在这种难之中,各种各样的博物馆就成为了他们当其冲的泄目标。

        和古老的历史文物,珍贵典籍相比,自己的性命安危才是每个人更关心的问题。如果因为yi些和自己毫不相关的文物收藏品而导致自己和自己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胁,那么不管这个文物是什么来历,有多大的价值,都是绝对不被允许存在的。

        可以说,自从史密斯.周在脱口秀节目上说出了那番话之后,美国、欧洲,各个历史悠久的博物馆都受到了不同方面的压力。有民众组织的游行,有背后那些大公司的命令,还有来自政府方面的施压。这些压力对于任何yi个博物馆来说都是不可承受之重。而在这种重压之下,博物馆只能迫于无奈地开始6续把这些文物送还到自己的源地去。

        但是,他们倒是愿意,那些源地国家的人却是未必愿意接受啊。除了来者不拒的中国外,也只有埃及对于这些被归还过来的文物表示了愿意有限度地接受的态度。至于那些交叉存在于欧美各国之间的文物,则完全陷入到了yi个扯皮的状态中。

        如果只是yi些带有神秘性质的艺术画作倒还好说,那些本身就是神话物,或者是各种带有宗教性质的东西,则是完完全全地被拒之到了门外。

        这种相互之间的扯皮不仅仅是让收藏界变得yi片混乱,更是让各国的民众也变得充满了敌视的意味。而作为yi切的始作俑者,史密斯.周却是在没有任何人知道的情况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然,也不能说是无影无踪。因为如果真的想要的话,天锤局还是可以联系到他的。同时,另外的yi些人也可以找到他,比如说阿莱克西亚。再比如说,九头蛇队长史蒂夫.罗杰斯。

        在北印度地区的yi个小镇里,史蒂夫.罗杰斯就安坐在yi个街边的座椅上。

        他穿着考究,手里还抱着yi本厚厚的书籍。在这个普遍都是脏兮兮的下等种姓印度人聚集的小镇里,他看起来是那么的扎眼。但是他偏偏却是yi副安之若素的样子,yi点也没有被人识破自己身份的担忧。

        他当然不需要担忧什么。因为这是yi个几乎不可能被现代科技监视的地方。没有人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个贫穷、落后而且保守的地方上。不要说什么天锤局的特工,就算是是已经推广到全世界范围内的智械,也在其保守而且迷信的风气之下,难以插入到其中yi步。

        待在这个地方,只要你不闹出什么太大的动静,基本上是不可能被人现的。而史蒂夫来这里只是为了进行yi次会面,自然是搞不出什么大动静的。

        几乎是yi大早,他就坐在了这里。中间他打了yi群乞讨的小孩,几个游手好闲,想要偷东西的半大青年,还有yi群对着你喋喋不休地推销没用产品的男人。直到日上三竿,偏近正午的时候,史密斯.周才从优哉游哉地走了过来,然后yi屁股坐到了他的身边。

        “你来迟了。和预约的时间相比,你整整迟到了两个小时!”

        说这话的时候,史蒂夫脸上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波动,但是史密斯.周还是能听明白他话语里所蕴藏的愠怒。这让他咧了咧嘴,然后yi边搭住了史蒂夫的肩膀,yi边对着他解释道。

        “你知道的,只要我想来这里,那么只是yi瞬间我就能过来。而既然我没有能够按时出现,就只能说明yi个问题,那就是我被什么事情给拖住了脚。”

        “你会被拖住脚?”问这句话的时候,史蒂夫的声调明显地有些上扬。显然,他并不相信史密斯.周的这种解释。“你是遇到了周易吗?还是看到了死而复生的墨菲斯托,然后被强迫着和他聊了会儿天?”

        “拜托,你的话真刻薄!”

        虽然是被奚落着,但是史密斯.周脸上的笑容并没有任何的变化。他看着周围那群面黄肌瘦,衣着老旧的几乎是难民yi般的普通印度人,然后指着他们那种志得意满的神色对着史蒂夫笑道。

        “知道吗?这个国家里的人很有意思。如果认真说的话,它应该是这个世界里仅存的yi个阶级分化明显的国家了。yi千多年前我来过这里,这里是这个样子,yi千多年后我又来到了这里,这里还是这个样子。它yi点变化都没有,包括这里的人给人的感觉。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和你来迟了会有着必要的联系吗?”

        史蒂夫这样反问着,而面对他的反问,史密斯.周却是微微yi笑,继续说道。

        “这样吧。我给你说yi个有意思的故事,也是我在路上见到的yi件事情。我昨天和阿莱克西亚吃饭的时候,给了其中yi个看起来刚刚成年的瘦弱孩子yi张钞票作为小费。我本来想今天早上再给他yi份的,但是今天早上我却是没有看到那个孩子。我以为他换了班还是什么的。但是旁边的服务生却是给了我这么yi个答案。”

        “他们把那个孩子称之为幸运的孩子,并且在闲聊中说就因为我给了他yi张钞票作为小费。他就不用在这里干活了,就可以去好好地快活上yi段时间。说真的,我很纳闷,我并没有给他开出yi条价值百万的支票。那么yi张已经贬值的百元美钞,在任何yi个达点的城市里最多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辛苦钱。有必要像是他们说的那样离谱吗?”

        “怀着这种好奇,再加上和你约定的时间还早,我就顺路地去看了看那个孩子的情况。就像是那几个服务生说的yi样,他真的是在过享受人生yi样的快活。打板球,泡妞。你可能无法想象,就是yi百元的美钞,他都花出了yi百万的感觉。甚至可以说,很多百万富翁恐怕都没有他那样来的自在。”

        “这有说明了什么东西吗?”皱着自己的眉头,史蒂夫这样对着史密斯.周问了起来。他根本没有明白史密斯.周刚刚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而对于他的疑惑,史密斯.周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就认真得对着他说道。

        “这说明了这个年轻人生活的很满足。而他其实只是这个国家的yi个缩影。你可能不相信,但是我要告诉你,像是这个年轻人这样愿意及时行乐的印度人可是占据了yi个巨大的比例啊。”

        “他们很少愿意去想想别的东西,不管是未来还是什么,对于他们来说都太过遥远了。他们只在乎现在,只想着及时行乐。而在这yi点上,印度人可以说是做到了极限的。不是每个人都能拿着yi百元美钞就能让自己活得像拥有百万家产yi样绚烂。对于他们来说,哪怕明天是最最深沉的地狱,但是今天只要我能过的开心,那么就什么都好。至于明天,那自然是明天才需要考虑的事情了。”

        “你觉得,这样的yi个态度,对于整个人类来说怎么样呢?”

        “可怕!”

        史密斯.周刚刚询问起来,史蒂夫立刻就给出了自己的回答。而他的回答显然也并不可能只有这么两个字而已。所以很快,他就补充道。

        “我认为这是yi种麻木的想法,是yi种几乎和嗑多了毒品yi样可怕的状态。乐观并没有错,但是像是你说的这样,连稍远yi点的明天都不顾及,只顾着及时行乐,那这就是yi件最大的错误了。连自己的未来都不想,人活得和畜生有什么区别。只因为yi点点的利益就能丢下保证自己生活的工作。这是愚蠢呢?还是思想上的愚昧呢?”

        “可以说,仅仅是凭着你的描述,我就能想到这个孩子的未来。他必然是没有未来可言的。因为他自己的眼里都没有这种东西。今天是这样,未来他还是会这样。就算是过去几十年的时间,恐怕他还是会yi无所有。而这样的yi种生活态度如果出现在整个人类的身上的话,那么我只能说,人类恐怕是离灭亡也不会太远了!”

        “你说的对!”点了点头,史密斯.周对史蒂夫的分析表示了赞同。然后他就这么问道。“那么你知道是什么导致这样的结果吗?”

        史蒂夫还没有给出yi个回答,史密斯.周自己就已经是自顾自地说道。

        “我告诉你,这yi切都是因为宗教。yi千多年前我来到这里的时候,这里还是贵霜王国统治的时期。而yi千多年后我回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已经是结束了殖民统治,进入了新的时代。虽然表面上看似这个样子,但是对于我来说,这里只有两个东西没有生改变过!”

        “yi个是我刚刚给你说的那样子的人。还有yi个,就是这里的宗教!”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