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特殊病患 内中实情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特殊病患 内中实情

        年轻人心气大,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事实上不仅仅是这个叫做刘斐的年轻医生,整个内科里的实习生对于他们的那个上司大部分都是这个态度。

        说他是瘦猴子已经是很含蓄的说法了。没有直接说他尸位素餐,光拿钱不干事就已经是很他们这些家伙客气的表现了。这种情况不仅仅是内部,外科也是yi样。如果不是他这个挂逼在坐镇外科主任的位置,怕是底下的那些新人们闹得比内科那些年轻人还要欢实yi些。就算是这样,他手底下yi些资历老但是能力差的医生也已经是非常的难做。

        面对着实习医生刘斐的这个请求,浩劫想了想还是叹了口气,然后直接就起身来到了这个病人的面前。

        察言观色,这不仅仅是中医体系里必备的yi部分,其实西医也是yi样,只是相比较之下,西医更看重的是仪器检查出来的数据,而不是中医的那种自我判断。

        相比较之下,自然是仪器来的更真实yi点。毕竟没有大量的经验打底,人真的是比不了机器的。所以自然地,中西医在竞争中出现的差距也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当然,这里没有任何贬低中医的意思。同样是治病救人的职业,其实是没有必要分出好坏的。只要能把人治好,那么什么都是可以接受的。就算是巫医也行。

        看了看面前的这个病人的脸色,苍白的简直就算是泡了两天的尸体yi样。而若有若无的,浩劫已经是从他的身上闻到了yi种浓烈的味道。那是相当恶心的气味,简直就像是真正腐烂的尸体yi样,虽然有着浓厚的药水味的掩盖,但是却还是能够被清楚地分辨出来。

        再加上他的两眼无神而且空洞,呼吸间也是衰竭的几乎像是要断了气yi样。就算是认为他随时可能挂掉,都完全是yi个理所应当的事情。

        这种病还有得救吗?恐怕换了yi家医院,主治医师都有可能给你直接下达yi张死亡通知书了。但是在纳米神经元里,这群大部分都是不怕虎的初生牛犊面前,这却未必是无能为力的事情。只要再努力那么yi把!这个叫做刘斐的年轻医生显然是这么想的。

        虽然这只是年轻人的意气用事,但是浩劫倒是并不反对他的这个想法。医生吗?总不能把病人的病痛置若不顾,yi门心思地只想着赚钱吧。那还当什么医生,直接去新华尔街找工作不是更好吗。

        所以当下,他就扭过了头,对着这个年轻而且气盛的医生问道。

        “你们有什么现吗?”

        他会这么说,已经是等同于答应了他之前的要求。而这立刻就是让这个年轻的实习医生露出了再明显不过的喜色。他连忙拿出了yi份档案袋,然后掏出里面的各种文件和x光图对着浩劫就是解说了起来。

        “有的,有的。这是x光的透视结果,这里还有cT共振透视报告。根据我们几个臭皮匠的联合参谋,得出的结论是这应该是某种特殊的免疫系统感染病变之后的情况。虽然目前化验结果还没有出来,但是想来不是什么病毒感染,就是什么真菌感染的答案。我这次带病人过来就是想要问yi问,莱因哈特老大你有没有见过类似的情况。”

        看了看手里的档案,浩劫脸上的脸色顿时就变得奇怪了起来。

        他先是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然后拿出了yi副干净的橡胶手套戴在了手上。随后就扭过了头,看向了yi脸死相的病人,对着他这么问道。

        “先生,能把你的上衣揭开,让我看看你身上的情况吗?”

        “当然,医生。”感受到了浩劫专业的态度,病人那完全麻木的脸上已然是有了些许的变化。毕竟只要是人,都是不想死的。之前虽然说是已经绝望了,但是终究是还没有到彻底绝望的地步。所以自然地,在面对看起来就更可靠yi些的浩劫的时候,这个病人顿时就重新燃起了希望来。

        都不需要什么人去催促,这个病人就已经是解开了自己身上那严严实实的病服。而看到他身上的具体情况之后,即便是见多识广的浩劫也忍不住撮起了牙花子。

        只见这个病人的主体躯干已经是变得骨瘦如柴了,很多地方纤细到了连脂肪都看不出来的地步。这是yi种非常明显的病态的瘦弱。而在这种表面上的瘦弱之下,却是yi种特殊的另类情况。

        整个身体都已经是异常地浮肿了起来,皮下组织内部完全就是被某种体液给撑涨成了如同yi个注水气球的模样。用手指yi戳,能够感受到里面那种浓稠的液体在不断地晃荡着。甚至稍微用点劲的话,还能看到浓黄色的脓液从皮下组织中渗透出来,而那种恶心的像是腐烂的味道,就是从这种脓液中散出来的。

        “全身都是这样的情况吗?”

        “是的,医生。全身都是!”面对自己唯yi的生还希望,病人自然是不可能再讳疾忌医地隐瞒些什么。所以他非常实诚地坦白道。“不论是走路还是吃饭,只要是身上有些稍微过大的肢体动作,都会让这种脓液渗透出来。我都已经受够了,医生,如果你不能治愈我的话,能让我没有痛苦地去死吗?这种痛苦我真的是不想再忍受下去了。”

        “还没有到那种地步,你也先别太绝望了!”浩劫几乎是例行公事地安慰着病人的情绪。对于医生来说,有时候情绪是比治疗更加有用的东西。他见过不少人因为积极的情绪而不医自愈的,也见过因为yi些小毛病而把自己吓出大毛病的。所以作为yi个专业的医生,在进行真正的治疗之前,他需要做的是帮助患者调整自己的情绪。

        不管你究竟能做到多少,最起码你要让别人相信,自己是有希望的。不要说什么最残酷的事情是给了别人希望又用更大的绝望把希望扑灭之类的话。作为医生,你的职业就不允许你说出这样的话来。现在不是古代,只要你尽到了自己的能力,难道还会有人因为你无法医治yi个病人而把你怎么样吗?

        浩劫自己就是yi个有恃无恐的人。所以他在治疗病人的时候,从来都是先从安抚病人的情绪开始的。而似乎也的确是因为他的语气还有态度都太过于自信了yi些,这个本来有些自暴自弃的病人居然是慢慢地变得镇定了下来。

        “医生,我真的还有的救吗?”

        “当然,只要你配合我们的治疗!”淡定地回复了yi句,浩劫就继续问道。“这个情况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出现了多长的时间了?”

        “今天凌晨出现的这种情况,到现在已经是六个小时了!”

        “六个小时就出现了这种情况吗?”听到病人的回答,浩劫立刻就是停下了自己手上的动作。他还以为着应该是几天甚至是个把月的情况,没想到居然只有六个小时,这显然就是出了他的预料。所以,他的表情也开始变得饶有兴趣了起来。

        “你知道是什么样的原因导致了这样的情况吗?”

        这个问题yi问出来,病人的脸色立刻就是变得怪异了起来。

        “医生,这不是你们应该弄清楚的事情吗?怎么你反过来问我啊!”

        “不不不,如果你是被我们知道的什么情况弄成这样的话,我们是可以告诉你答案。但是显然,我们不知道你变成这样的原因。所以如果我想知道答案的话,就只能去问你,或者是警察。你知道是最好的,如果不知道的话,那么我们就只能向警察或者智械求助了!”

        想了yi想,好像的确是这么个道理。而且这个问题毕竟最终关系到的是自己的小命。所以这个病人也只能拼命地回想了起来。

        “我记得昨天晚上下了班之后,我和yi群人去酒吧喝了yi杯。然后我遇到了yi个妞?”

        “然后呢?这个妞怎么样?”问这个话的不是浩劫,而是yi直在边上旁听的实习医生刘斐。作为yi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他对于这方面的事情倒是非常的敏感。当然,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的身份实在是不适合说这种话。所以他立刻就干咳了两声,给自己打起了掩护来。“咳咳,我的意思是这个女人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你确定你身上的毛病是从她身上传来的吗?”

        “伙计,你会和yi个看起来恶心,闻起来就有味道的女人生任何的关系吗?”

        病人虽然yi副快要不行了的样子,但是回答起这个问题来倒是非常的果断迅。而面对他的回答,小医生想了想,才捏着自己的下巴说道。

        “应该不会吧。我可没有那么重的口味!”

        “谢谢你的回答,另外,我也没有这么重的口味!”翻了个白眼,病人也意识到和他废话是在浪费自己有限的生命。所以他立刻就对着浩劫继续解说了起来。“你知道的,在酒吧里喝多了会生什么样的事情。就和平时yi样,我也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在最后的时候,那个臭婊子居然咬了我yi口。该死的,我本来以为是什么特殊的爱好来着的。没想到居然会是这种见了鬼的情况。我誓,如果再让我碰到那个臭婊子,我yi定要让她好看!”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