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耐人寻味 诱饵行动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耐人寻味 诱饵行动

        为什么会选择这家医院?这是yi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因为虽然纳米神经元麾下有着世界上最为先进的医疗技术,但是相较于其他的那些已经有着名声的医院,它其实还处于yi个完全的默默无名的阶段。而对于病人来说,名声才恰恰是进行选择的重要因素。

        不管再怎么说,这都是关系到自己生命和健康的问题。而在这种问题上,yi个名声显著,有着各种各样治愈经历的医院所占据的优势是非常明显的。因为换做是任何yi个得病的人,都会去选择那些有经验的医生,名声斐然的大医院。而不会去选择yi个连听都没听过,甚至他所宣称的技术是真是假都不知道的医院。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生命去开玩笑。

        而在这种前提下,这个病人做出的这种选择就是非常的耐人寻味了。

        不是说他选择得错误了。而是他选择的实在是太正确了yi些。而这种正确的选择,根本就不是yi个普通的人所能做得出来的。这yi点虽然非常隐蔽,但是对于本来就身份非常特殊的浩劫来说,却只是yi个摆在明面上的事情而已。

        他几乎就可以肯定,这yi定是某些心怀叵测的势力的刻意暗算。而有了T病毒这种特殊的东西存在,那么这个势力到底是谁,也就已经是呼之欲出了。

        浩劫自己是不想多管闲事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愿意任由这些恶心的家伙来打扰自己现在这种平静而幸福的生活。所以,此时此刻他的内心里,已经是做出了某种决定。

        当然,他心里做了什么决定。这个特殊的病人是并不了解的。他只是惊讶于这个医生的敏锐以及这个问题的难缠。而在心思电转之下,他立刻就开始给这个问题做起了掩护来。

        “我想应该是运气吧。我认识的yi些人告诉我这里可能会有治疗我的希望。你知道的,那个时候的我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有人告诉我这里有希望,所以我自然就过来了。至于其他的想法。我那个时候根本就来不及多想些什么。”

        听起来这似乎是yi个合情合理的理由。但是对于浩劫来说,这个说法里却是有着yi个巨大的破绽。那就是他对于自己的病情实在是太随意了yi些。随意到了根本就好像已经确定了自己会没事yi样。所以如果再看不出来这是yi场被策划出来的阴谋的话,那么他真的要去内科那边检查yi下自己的大脑了。

        当然,看出来阴谋是yi回事。该不该当着他的面揭穿这个阴谋又是另外的yi回事。对于浩劫来说,现在揭穿他其实并不能彻底地解决掉这个问题。相比较于这种逞yi时之快的事情,他更喜欢的是放长线,钓大鱼。

        所以当下,他就呵呵yi笑地对着这个病人这么说道。

        “没关系,我只是yi时好奇而已。对了,我好像已经是和你说过了,你现在可以出院了。当然,如果你想留下来住院观察的话也是可以的。只需要再象征性缴纳yi笔住院的费用,医院就会为你提供最舒适的住院环境。怎么样,有兴趣吗?”

        “不!不用了,这样就好!”讪笑了两声,病人就直接地拒绝了浩劫的好意。他并没有什么节外生枝的意思,所以立刻他就这么说道。“我感觉得到,我现在的状况还不错。而且,我也没有多余的钱和时间浪费在这上面。现在工作不好找,所以,我还是珍惜当下的工作yi点比较好。”

        “好吧,既然你这么说的话。那么再见!”

        浩劫说完,就率先地离开了病人的视线。而他的离开,也是立刻让这个病人长长地出了yi口气。

        和浩劫说话真是让他有着相当大的压力。他的离开对于这个病人来说,实在是yi件好事。而再也没有任何耽误的想法,这个刚刚从手术台上下来的病人就以最快的度办理了自己出院的手续。

        就这么看着他从医院里离开,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浩劫却是忍不住在嘴边挂起了yi丝戏谑的笑容来。在他看来,这是老鼠开始偷偷摸摸地潜回自己老巢的行为。他自以为自己没有被任何人现,但是实际上,老道的猎人已经是紧紧地跟在了他的身后,等待着那个能够把他们yi的机会出现呢?

        这个机会会出现吗?这对于浩劫来说实在是显而易见的事情。除非这个病人本身没有任何的问题。而那也就意味着浩劫猜错了这个家伙的身份。但是这可能吗?

        刚刚从医院里离开,这个刚刚死里逃生的病人表现得和其他那些同样命运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差别。

        他先是去了yi趟高档餐厅,几乎是胡吃海吃地饱餐了yi顿。然后就在大下午这光天化日的时间段里,yi头扎进了yi个脱衣舞俱乐部。男人去这种地方是干什么的,那真是用屁股想都能想到答案。而让人好笑的是,这个家伙并没有再俱乐部里待上太长的时间。只是半个小时,就脚步虚浮地从里面走了出来。

        接下来,就是他消磨自己时间的行径。不是去电影院看什么无聊的爆米花电影,就是跑到那些奢侈品街上,对着来来往往的靓丽女孩流口水。直到太阳西下,夜色高升。这个家伙才终于是恋恋不舍地收起了自己的哈喇子,慢慢悠悠地向着yi个酒吧走了过去。

        那是yi个位于城市混乱地带的酒吧。虽然说现在已经是没有多少黑帮分子作乱了。但是像是暴走族、飞车党之类的家伙却是yi点也不会少。只要他们不明摆着闹事,就算是智械也不能把他们怎么样。而这样的人yi旦聚集在了yi起,那么自然是乌烟瘴气、牛鬼蛇神的云集之地。

        可以说,就算是再爱疯爱玩的年轻人,只要是没有磕了药,烧坏了脑子,都不会到这种地方来找乐子。而这个家伙偏偏就是来到了这么个地方,并且几乎是熟门熟路地通过了两个彪形大汉把守的大门,yi路来到了整个酒吧的最深处。

        像是这样给特殊人群服务的酒吧,yi般都会给最特殊的那些人预留yi个足够私人和隐蔽的空间。过去这是为了yi些见不得人的交易而准备的。现在虽然大多数见不得人的交易都已经是做不下去了。但是总是有那么yi些,还是能够用得上这样的场所的。

        就像是现在,这个特殊的包间门口已经是被两个肌肉贲张、同时又西装革履的墨镜大汉给牢牢地把持住了。从他们那阴沉的模样看,聪明的人都会知道不去触他们的霉头,在这个时候随便地闯入进去。因为那代表着你会被卷入到yi场你应付不了的麻烦中。而这种麻烦,往往会让你付出最为严重的代价。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是这个样子。如果你和他们是yi伙的话,那么你显然就会成为例外的yi种情况。而刚刚走进来的家伙显然就是这个特例。

        只见他在yi群人玩味的眼神中直接就来到了这两个大汉的身前,然后高高地举起了手,对着他们打起了招呼来。

        “嘿,伙计们。我想我应该没有迟到吧!”

        这两个家伙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伸出自己的双手,yi点yi点地在他的身上摸索了起来。当然,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爱好驱使的骚扰行为。而是yi种更专业化的检查和预防工作。

        而在确定了这样的yi个家伙没有携带任何不被允许的东西之后,其中yi个大汉才推着他的肩膀,让他向入口的方向走去。

        尽管这个动作非常的粗鲁,但是被检查的家伙也只是骂骂咧咧地嘀咕了两声。然后配合得走进了这个包间里。而他yi走进这个特殊的包间,他的脸色立刻就生了奇怪的变化。

        他看到了yi个人,yi个让他遭了不少罪的女人。这让他立刻就瞪大了自己的眼睛,并且立刻就想要上去对这个打扮妖艳的女人做点什么。只是眼角的余光yi扫,看到了侍立在周围的几个彪形大汉,他所有的怒火都在瞬间被熄灭了下来。

        聪明人没有必要跟自己过不去。默默地在心里念叨了这么yi句,这个家伙就直接对着面前那个妖艳的女人说道。

        “我活着把消息带回来了,你们的老大呢?”

        “老大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去解决。而且对付你,我想有我yi个就足够了。毕竟,我们之间也是做过了最亲密的交流的,不是吗?”

        浓妆艳抹的女人在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是忍不住伸出了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而看着她那涂抹着鲜艳的红色指甲油的双手,站在对面的男人却是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东西,顿时是口干舌燥地吞咽起了唾沫来。

        这样的表现让女人眼里露出了yi丝不屑的神色,但是表面上,她还是维持着yi个足够妖媚的模样,对着他低声细语地说道。

        “看起来,你对于我的滋味还是念念不忘啊!怎么样,有兴趣和我yi起再度过yi个甜蜜的夜晚吗?”

        “不,不用了。”听到这话,男人立刻就飞快地给出了拒绝。同时,他也是强迫着自己不去看这个女人的模样,而是直接对着她这么说道。“我是来谈之前的生意的!现在我已经是做到了你们要我做的事情。所以,我的报酬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