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致命威胁 死亡恐惧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致命威胁 死亡恐惧

        他看到雅格达的车飞了起来。或者严格一点来说的话,是整个地被撞飞了起来。

        撞飞她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开始从他面前跑出去的那辆新闻采访车。而他很确信的是,这辆车绝对没有飞起来的功能,所以他根本不能理解,这样的一辆车是怎么从天上飞下来,并且无比精准地砸在雅格达的那辆车上的。

        两辆车猛烈地碰撞到了一起,直接就变成了滚地的葫芦。一路跌跌撞撞地滚到了距离他不算是远的位置。而在这个位置上,这个斯坦森的替身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两辆车里的人现在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可以说是非常幸运的,雅格达还活着。虽然她的脑袋上已经出现了血迹,但是从她挣扎着想要从车里跑出来的模样来看,她本身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相比较而言的话,其他的人就没有那么的幸运了。

        之前出的新闻采访车里一共有七八个人,而现在,替身能看到的,还有动静的不过只是两三个而已。而就是这两三个人,也在不顾一切地想要从已经变成一堆破烂的车子里爬出来。当然,从他们的行动来看,这个想法现在并不是那么好实现的。

        他们每个人都有着伤,而且都伤的不轻。扭曲的车身和断裂的金属,让他完全地被卡在了车里。不动还好,一动起来,他们身上伤势就会不可避免地变得更加严重。甚至说,本来不会致命的伤势都会变得致命起来。

        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么拼命地想要逃出来,除非他们现了什么必须要逃跑的危险。会是什么危险呢?

        替身下意识地就开始四处张望,但是在这个漆黑的深夜里,他什么都看不到。而他唯一能看到的是,雅格达艰难地从车子里爬了出来,然后几乎是仓皇地,就向着自己的方向奔跑了过来。

        他很清楚,这是一种典型的,向着自己自认为安全的存在寻求保护的举动。如果是一般人,看到自己的女人如此的仓皇和惊恐,肯定是要立刻把她拥入怀里,安抚呵护的。但是他并没有这么做。相反的,看着这个和自己有着特殊关系的女人不顾一切地向着自己的位置跑来,他下意识地举动却是退缩到阴影里,用一种警惕的眼神,注视着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

        九头蛇的人是没有什么资格谈感情的。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确定,你身边的这个人会不会在某个关键的时刻去背叛你。所以如果不想要成为被背叛、被出卖的那个人。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从一开始就对这份感情有所保留。

        在这一点上,这个替身做的非常符合一个九头蛇的风格。如果说平常的小事,他还可以对这个和自己有着特殊关系的女人进行一些特殊的照顾。但是如果关系到了自己的基本利益和生命安全,那么抱歉,他的选择就只有放弃。

        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就是这个样子。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生的。而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躲在暗处里来针对他们。从刚刚生的一切就可以猜到,那绝对不是什么等闲之辈。能让一辆自重几吨的车飞起来,最起码的说,普通的人类是做不到这一点的。

        自己暴露出去给他当下一个目标吗?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所以,隐藏起来自己的存在,这就成为了他所认为的最明智的选择。

        替身已经是做出了自己的选择,然而雅格达还不知道他已经做了这样的决定。对于她来说,她现在急需一个能够给她提供保护的存在。因为她的生命已经受到了切实的威胁。不是替身料想中的那个可怕的窥探者。而是另一个更加可怕的威胁。

        而在这里,没有比和她有着特殊关系,同时也代表着机械师身份的替身更能让她感到安全的了,所以她开始拼命地向着替身的方向奔跑了过去。

        可惜,这只是一种无力而且徒劳地举动而已。因为她的奔跑并不能改变一个事实,那就是她已经快要死了。

        剧烈的运动加剧了她的血液流动,也让她身体里潜伏的东西在最短的度内传遍了她的全身。在这种情况下,没有什么可以救得了她。所以,连一半的距离都没有跑掉,她就已经是猛地一顿,然后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这个突然的变化让警惕地注意着一切的替身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当他看到雅格达的身体如同见了太阳的冰雪一样开始消融,变成一地脓水的时候,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到底生了什么。同时,他也明白了,雅格达到底为什么要逃跑。

        根本就不是因为那个未知的存在,她之所以跑的这么快,完全是因为在刚刚的撞击中,她身边携带着的变种病毒已经泄露了开来。

        虽然是在开阔的地带,依托空气传播的变种病毒不可能有在密闭环境下的那么强烈,但是不管怎么说,距离病毒最近的她也是不可避免地沾染到了那种东西。而病毒强大的致死能力是绝对不用怀疑的。所以,如果她不进行求救的话,那么真的只有等死这么一个选择。

        只是,说到底她还是低估了这份病毒的强烈。说是二十秒内就能对人体产生致命的作用,那就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例外。哪怕她的身体素质是人类中最好的也一样。

        所以,她只能这么悲惨地死在半道之上。不只是她,那几个倒霉的连车都没有爬出来的家伙也是一样。恐怖的病毒轻而易举地夺走了他们的生命,让他们连挣扎和求救的余地都没有,就直接地死在了这里。

        这绝对是一个悲凉的死法,但是替身却一点同情他们的意思也没有。相反的,他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意和庆幸。因为刚刚的那个情况下,如果他冒然地去和他们做什么接触的话,那么现在说不定倒在地上的人里就要再加上一个他。

        和自己的小命相比,什么样的感情显然都是不重要的。而对于险些把自己害死的雅格达,他的心里自然是忍不住的开始怨恨起来。甚至说哪怕她已经死了,这股怨恨也是让他咒骂着,泄着自己心里的情绪。

        “该死的婊子!你他妈差点害死了我!”

        他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开始飞快地向着另一个方向撤离了过去。如果说之前,还只是一个潜在的窥视者在威胁着他的生命,让他不敢轻举妄动的话。那么现在,他已经是顾不得这些了。因为这个时候,他真正的威胁已经变成了那些绝对致命的病毒。

        这种在空气里扩散的东西绝对是致命的无形杀手,而看到了雅格达凄凉的死相之后,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同样的事情会生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必须要尽快地撤离这里。

        只是,他刚刚坐上自己的车,想要离开这里,却是猛地现,不论自己怎么用力地踩油门,都不能让车子向前挪动哪怕一步。甚至说,他的车子还在以一种根本不受控制的,好像飞一样的方式,飞快地倒退起来。

        这样的变化让他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而眼看着那片弥漫着病毒的空旷地带越来越接近,他已经是忍不住地变了脸色,然后飞快地把车子的门窗统统地锁闭起来。

        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自己车子内部的空气和外界有任何的交流,那么等待他的就绝对是死路一条。然而现在,他就是想要从这里逃出去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他已经是成了笼中之鸟,甚至是一个连笼子外的自由都不敢奢望的笼中鸟。

        外面就是死亡,而他一点也不想死。所以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蜷缩在这样的一个角落里,然后焦虑地等待着,等待着那个把他带到这样的一个绝境中的人,决定用怎么样的办法来对付他。

        他并不算是笨。因此他很清楚,自己被拖入到了这样的一个绝境,完全是因为那个暗地里的窥视者现了他,并且开始对他动手的原因。而如果说之前的他,根本就不愿意面对这个窥视者的话,那么现在,他完全是在祈祷和祈求着,希望这个窥视者尽快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因为,如果他肯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话,那么最起码的说,自己对于他还有那么点利用的价值,而这点利用的价值,说不定就是自己保命的本钱。而如果他连见自己都不肯的话,那么,他就真的是只有死路一条了!

        此时此刻,这样的情境之下,他的心里绝对是无比的煎熬的。那种感觉就像是把他放在火上烤一样,一分一秒都变得无比的漫长。因为汽车不可能做到完全地密封,所以他每多在这里呆上一秒钟,他都多上一份送命的危险。而在这样的情况下,留给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这个时候,求生的**绝对是胜过了一切的。所以,哪怕是明知道九头蛇内部对于叛徒的惩罚是多么的严厉,他也是不管不顾地对着外面大叫了起来。

        “是谁在那里?你想要干什么?放过我!不论你想要干什么,我都可以配合你!”

        就像是触动了一个机关一样,当他喊完这句话的时候,一个人影突兀地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并且对着他这么问道。

        “是谁在针对纳米神经元?你们的基地在哪里?”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