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疯狂答案 难以置信

第一千二百六十七章 疯狂答案 难以置信

        拉玛穆贾姆问的是语无伦次,因为在这之间所生的一切都让他根本摸不着头脑。明明自己只是让朴炎泰那个白痴先行上了那么一步,让他代替自己去顶个雷,为什么会生那么多意料之外的事情。

        就算是他们受到了袭击,就算是那里有九头蛇的埋伏。事情也不应该展的如此迅才是啊。朴炎泰再怎么是个草包,他手下的舰队可是实打实的,哪怕他们不是九头蛇的对手,但是坚持到自己跟上来中应该不是什么问题吧。可是事情根本就不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根本就没有能做出任何有效的防御,当拉玛穆贾姆过来的时候,所得到的就只有他们全军覆没的消息。而对于是谁做的这一切,他们根本就无从知晓。甚至说,就连那个巨大瀑布的成因,他们也根本没有丝毫的头绪。

        这也是差点把拉玛穆贾姆逼疯了的原因。因为如果不能解释这些东西的话,那么他想要洗脱自己的嫌疑,让自己身上的罪责减轻一点,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结果会很糟糕,而为了让事情不那么糟糕,他就只能把风险转移到这些飞行员的身上。

        他需要从这些飞行员的嘴里知道那些事情的真相,然后,他必须保证这些飞行员的真相和自己所说的真相变得一模一样。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他已经为了这个事情找到了一个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可能会死人,但是只要死的不是自己,那么谁又会在乎呢?

        飞行员并不清楚拉玛穆贾姆现在的具体想法,直到现在,他们还怀着一些侥幸的心理。他们根本就没有往哪个方向去想。而这就使得被问话的老飞行员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对着拉玛穆贾姆苦笑了起来。

        “阁下,你问的东西太多了,我根本不知道应该先从那个问题开始啊。”

        “想从这个问题开始,我们的敌人呢?你们到底遭遇了什么样的敌人!”

        这是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因为这关系到拉玛穆贾姆所说的话到底有多少的可信度。要知道,天锤局会给他们布置出这样的一个任务,那么他们肯定是对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已经有了一个差不多的了解。如果自己信口开河的话,那么显然是会被他们揭穿的。而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再怎么再怎么狡辩恐怕都没有任何用途了。因为以三大国为的天锤局,肯定是不会把他背后的印度放在眼里。

        他必须要让自己的借口足够地贴近真相。也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天锤局的那些人糊弄过去。

        这样的一个问题,对于老飞行员来说显然是非常特殊的。因为在回忆起那一切的时候,即便是现在已经身处在了安全的环境中,他还是忍不住地颤抖了起来。那一切就是他的噩梦,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愿意再回忆起那些让人害怕的事情。只是可惜,这不是他能控制得了的事情。

        拉玛穆贾姆的威胁就在他的眼前,而对于这种威胁,他显然是不能随随便便就无视掉的。所以他只能苦着脸,一脸不情愿地回忆道。

        “敌人?我并不确定我们遇到的是不是我们的敌人。不过我很肯定,我们遇到绝对是乎想象的可怕怪物!”

        “那是什么?那到底是什么?”按住了飞行员的肩膀,拉玛穆贾姆的声音已经变得急促而且狂热起来。真相就在他眼前,自然是由不得他不激动。而在被这么胁迫了一番之后,老飞行员自然是不可能再在这个问题上遮遮掩掩下去。几乎是立刻,他就把答案说了出来。

        “一条鲸鱼,我们看到了一条巨大的鲸鱼。它飞在天上,巨大的根本乎了我们的想象。朴炎泰司令说他和那些毁灭英国的神灵有关,到底是不是这样,我们根本不清楚!”

        “巨大的鲸鱼?飞在天上?”乍一听到这些东西,拉玛穆贾姆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家伙在拿自己开玩笑。作为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军人,他显然是不能相信这番话的真实性。只是,想到了如今的世界变化,又考虑到这个飞行员应该是没那个勇气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他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去相信这一切。

        只是,虽然是如此艰难地强迫了自己一把。但是他还会很难想象,一头鲸鱼该怎么做才能毁灭掉整个第七舰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别说是一头鲸鱼了,就算是几百头鲸鱼,也根本不可能对以华盛顿号为的那些军舰们做些什么。这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成立的事情。

        老飞行员显然也知道自己的话到底有多么的离谱,所以他立刻就具体的描绘出了其中的细节来。

        “那不是一般的鲸鱼!那是一只巨大的乎任何人想象的鲸鱼。它飞在天上,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整座山脉漂浮在天空中一样。连天空都被它给遮蔽了,连漫天的乌云都无法遮挡住他的身体。它操控着雷霆,纵横在天空和大海之间,那根本就不是我们能对付得了的敌人!”

        飞行员的描述越说越是悬乎,让拉玛穆贾姆都有些不清楚,自己到底该不该相信他说的那些话了。相信的话,他的这些话实在是太离奇了一些,那些离奇的描述简直都让他想起来自己小时候听过的那些荒诞的神话。但是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么一切又很难被解释清楚了。因为如果不是面对着那样的敌人的话,第七舰队又怎么这么轻易地被覆灭掉呢?

        想来想去,拉玛穆贾姆还是会选择相信他说的这些话。因为神话早已经是走进了现实,他不相信这些,不代表别人不相信这些,也不代表这一切就不会成为现实。现在问题的关键根本就不在他,而在于另外的一些人。所以立刻,他就稍微地松开了自己的手,然后继续问道。

        “就算是有那么一只巨大的鲸鱼,但是你们所拥有的可是整个第七舰队。那可是第七舰队,美国最强大的海外舰队。难道连一只鲸鱼都对付不了吗,你们难道是吃屎长大的吗?”

        这种带着嘲讽的语气显然是让这个老飞行员接受不了的。他感觉这是对他们国家和民族的侮辱,而这恰恰就是这个韩国人最不能忍受的东西。所以明知道自己现在真的不适合做什么刺头,他还是忍不住反驳道。

        “司令官阁下,请你收回你刚刚所说的那些话。你在侮辱我的国家和我们大韩民国的勇士。要知道,为了对抗那个巨大的怪物,我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你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看到更多如同他们那般不惧牺牲的勇士。如此不负责任的语言,简直就是在践踏所有军人的荣誉。”

        “给我闭嘴,你们韩国人是什么德行,我自己心里清楚。牺牲?荣誉?你们配谈这样的东西吗?再说这样的话的时候先看看你自己。如果你们真的像是你说的那样有军人的节操的话,你现在就不会在这里。而是应该像你那些死去的同胞那样,葬身在大海里面!怎么,我说的难道不对吗?”

        最直白的话语,直接就揭穿了老飞行员最不愿意提及的东西。他很想辩驳些什么,但是到最后,他终究还是无力地瘫软了下来,彻底地失去了继续语言的勇气。

        就像是拉玛穆贾姆所说的那样,他们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可以算得上是逃兵。而作为一个逃兵,军人的荣誉和牺牲,显然是已经和他们无关了。甚至连谈及的资格都没有,再多的言语也不过只是更多的自取其辱而已。

        但是,他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错。在面对那样一个强大的敌人,连一整只舰队都只能被填了牙缝的情况下。他能保全自己以及自己手下的那些小伙子们已经是非常难得的事情了。他并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最起码从他自己的角度来说,他虽然不能说是理直气壮,但是也已经可以算是问心无愧了。

        拉玛穆贾姆并不在乎这个飞行员的想法。他的脑子里更多的是关于后续情况的探究。所以立刻,他就抛开了之前的那些小纠纷。对着飞行员继续问道。

        “那么后来呢?后来情况怎么样了。你说第七舰队根本无法对抗那样的一个怪物,那么那个怪物现在在哪?为什么我们什么都看不到,我们只能看到这样的一片迷雾,还有一个从来都没有听说过的海上瀑布?怪物呢,鲸鱼呢?它在哪?”

        “长官,我接下来要说的东西可能你会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但是我向你保证,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几乎是在用赌咒的语气,老飞行员拿出了自己最诚恳的腔调。他这么对着拉玛穆贾姆说道。

        “那只鲸鱼在摧毁了我们所有的战舰之后,一个人突然地从那个鲸鱼的体内冲了出来。我认为那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级英雄,或者是一个变种人。不过不管是他到底是谁,是他战胜了那头可以把整艘军舰都给吞下肚子的庞然大物。”

        “虽然我们不知道中间到底生了什么,但是我可以肯定,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那头巨鲸就消失了。伴随着它消失的还有那突然出现的巨大深坑,也是这个东西,造成了你们所认为的瀑布。我想,那个怪物应该是完蛋了。它应该已经死在了那个级英雄的手中!”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