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揭穿真相 深陷绝望

第一千二百七十三章 揭穿真相 深陷绝望

        拉玛穆贾姆在苦苦等待着史密斯.周的归来。对于他来说,这实在是一件非常让人煎熬的事情。因为他并不知道,史密斯.周是不是现了事情的真相。

        这个真相将要决定的是他的命运,把自己的命运操持在别人的手中,这可不是什么能够让人安心的事情,而这也是他忐忑不安的原因,因为他根本不知道接下来的迎接他的会是什么样的命运。

        而就在这样的忐忑不安中,拉玛穆贾姆终于是等来了史密斯.周的回归。而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把自己的心给提了起来。

        他并不知道史密斯.周已经了解了一切。对于他来说,现在这一切都只是一个无从知晓的问号而已。所以他只能一边摆出一张笑脸,一边不情不愿地靠了上去,同时对着他就询问了起来。

        “守望者先生,真是抱歉,我第一时间居然没有认出你来。不知道你出去这一趟有没有什么收获呢?如果没有的话,不妨坐下来,我也许可以把你想要知道的细节统统都告诉你。”

        “这倒是不需用了,司令官阁下。我想我对于事情的经过已经很清楚了。在这里我想问一句,对于那些韩国人的死,司令官阁下你难道就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情吗?”

        因为两个人离得很近的缘故,他们之间的对话也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得清楚。但是即便是这样,拉玛穆贾姆也是被他的这番话吓出了一声冷汗。他已经有了不祥的预感。但是这个时候的他实在是没有其他的选择,所以他只能死撑下去,以一副打死不认账的模样对着史密斯.周回应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守望者阁下。你要知道,那些韩国人的死是因为他们的贪功冒进。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愚蠢到连基本的信息都不调查,也不会那么轻易地就全军覆没。也正是因为这群白痴的愚蠢,弄得我们也很被动。我损失了最精锐的一批手下,我才是受害者。”

        作为多年的老政客,拉玛穆贾姆下意识地就开始为自己喊冤。他不确定史密斯.周所谓的知道了一切是真的知道了什么,还是在诈自己。这个时候他只能去赌,怀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去赌。

        不过显然,他的侥幸是没有任何用途的。因为史密斯.周根本就不是他能糊弄得了的人。尤其是在看到他这样子死鸭子嘴硬之后,史密斯.周立刻就冷笑了起来。

        “真是可笑啊,司令官阁下。你的那些手下不是因为你不听警告才被卷进瀑布的吗?这怎么成了韩国人的拖累?还是说,你准备把自己所有的损失都推到韩国人的身上,好给自己洗刷掉罪名吗?”

        史密斯.周这么一说,立刻就击破了拉玛穆贾姆的侥幸。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一片苍白,连身体也跟着摇晃了起来。也幸好这里就只剩他们两个人。史密斯.周的揭穿也仅限于他们两个人之间。在这种心里压力还不算是特别大的情况下,他才能勉强地站住身体,不至于让自己瘫软到地上。

        但是即便是这样,他的神色也是非常的狼狈不堪了。这个时候的他,真的很想再嘴硬下去,拒绝承认所有和自己有关的事实。但是从史密斯.周的话里他就能听的出来,他是真的知道了真相。而这也就意味着自己的嘴硬将不再有任何的用途。

        史密斯.周只需要咬紧事实不松手,自己就不可能有任何的办法来对他进行反驳。因为天锤局肯定会相信他,而不会相信自己。这是立场上的问题。而且,就算是自己想要反驳,自己也根本没有那个底气。他的布置根本就经不起严密的推敲,一旦天锤局动用刑讯的手段,恐怕就连他的那些手下都会背叛自己。

        这个时候,拉玛穆贾姆的内心可以说是万念俱灰的。只是他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这种不甘心既有对自己所即将要接受的命运,也有对史密斯.周的怨恨。他根本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已经布置到了这样的地步,史密斯.周居然还能找出真想来。难道能力者就这么无所不能吗?凭什么。

        胸口中是一口恶气难平,心里面是怨恨翻腾。在这个时候,拉玛穆贾姆也顾不得自己以后的事情了。而是如同爆一样,脸色狰狞得对着史密斯.周低吼了起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你不应该知道这一切的才对!我明明都已经安排好了,真相已经彻底地被毁掉了。你怎么可能知道,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司令官阁下。你还没有能让死人闭嘴的能力!”

        平淡地挥了挥手,打断了拉玛穆贾姆疯狗一样的叫嚣。史密斯.周再度在他的心头上压上了几分重担。

        “想一想吧,如果我把我知道的事情汇报上去会是个什么样的情况。天锤局的人肯定会加大调查的力度。不会像是现在这样,只是拍几个专员过来进行口头上的问询。而是会直接调动专家,用最科学的方式来重塑现场的环境。让我想想,那些飞行员是死在哪个房间里。天锤局有完备的拟态重塑技术,只需要一点点线索,他们就能重塑当初那些飞行员被杀的环境。而当他们看到你亲手枪杀友军之后,你觉得你说的这些东西还有有人相信吗?再或者说,你觉得现在的印度政府能顶得住天锤局的压力,强行保下你?”

        当然不可能。史密斯.周的这个反问一出来,拉玛穆贾姆心里就已经默默地补上了一个答案。印度政府要是有这么强硬的底气的话,他们也不会被人当成是冤大头天天戏耍了。可以想象的是,一旦这样的事情真的生了。最先对自己落井下石的,肯定就是国内的那些家伙。不论是那些政敌,还是那些觊觎着自己手上权利的家伙,他们都绝对不会放过这么一个珍贵的机会。

        如果是以往,拉玛穆贾姆还能用自己的势力堵住这些该死的家伙们。但是现在,他却根本无法这么做。因为天锤局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住了他,让他根本不可能做出任何的动作。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任人宰割。而换句话说,他现在已经是完了。

        他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为别人的战利品。他的财富,他的地位,他的妻子和儿女。甚至说连他的名字也会被钉刻在耻辱柱上,成为一个被人耻于提及的存在。这对于从来都是志向远大的拉玛穆贾姆来说几乎是一件不能被接受的事情。但是他不接受又能怎么样?难道他还能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吗?

        绝望,沉重的绝望。这种绝望表现在他的脸上,简直就是一副快要死了的表情。而看着他的这幅表情,史密斯.周却是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

        “看起来你还算是个聪明人。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既然这样,为什么当初你还要那么做呢?要知道,作战失利和坑害友军,顶替军功可是完全不一样的罪名。前者最多也就是蒙受上一点损失,而后者可是毁了你的一辈子的。”

        “嘿,说的好听。当利益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会不动心?”

        也许是破罐子破摔的原因,拉玛穆贾姆这个时候却是彻底放开了起来。他知道自己的小命已经不在自己的手中了。既然这样,又何必卑躬屈膝地,连自己最后的尊严都给丢掉呢?

        “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是胜利者掌握着言权。在这件事情上,我失败了,我承认。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就需要接受你的嘲弄。我是败给了我自己,不是败给了你。史密斯.周先生,你还没有那个资格来嘲弄我。”

        “不,不,不,话不是这么说的。一个失败者最需要学会的就是谦卑以及容忍。因为你将要接受的不仅仅是失败,还有伴随着失败而来的侮辱和嘲弄。你以为我这算是嘲弄吗?相信我。等到了你接受审判的那个时候,你要面临的东西绝对会比我现在说的这些严苛一百倍,一千倍。如果你连这点小小的嘲弄都容忍不住的话,那么到时候你要怎么办?羞愧到自杀吗?还是说像是野兽一样,用牙齿咬断那些人的喉咙?哦,真是抱歉,我忘了。到时候你肯定是没有这样的机会的。因为你会被拴着链子,或者说关在笼子里。你根本就接触不到他们了!”

        话说到这种程度,拉玛穆贾姆已经是瞪红了自己的眼睛。他现在已经是出离的愤怒了。如果不是那仅有的一点理智控制着他,说不定现在的他都已经开始不顾一切地去和史密斯.周拼命了。

        这是自寻死路的事情,他的理智在非常清楚地告诫着他。而也正是因为这份理智的存在,他才在这种盛怒中,现了一丝丝不对劲的地方。

        史密斯.周为什么要这么样做。如果他想要针对自己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把自己的情况汇报上去。根本就不需要和他在这里浪费什么唇舌,天锤局的人就会过来把他解决掉。而事实上,他并没有这么做。他只是在这种私下的情况下揭穿了自己,并且嘲弄着自己。听起来似乎只是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消遣,但是实际上,他似乎却是更有着一层深意。

        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