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绝境翻转 恐惧阴影

第一千三百二十三章 绝境翻转 恐惧阴影

        高强度的震波在一瞬间就毁灭了老奥斯本脸上的一切。他的面部皮肤和肌肉在高频波动下完全地崩溃瓦解,如同泛着血色的灰尘一样,扑簌簌地从他的脸上飞散了下去。

        这样的情况看起来实在是可怖,尤其是当面上的一切都被摧毁掉,只留下那个阴森森的骷髅头骨之后。而按照常理来说,连头骨也应该是会被这种震动所摧毁掉的。但是,奥斯本的头骨已经是被加固到了坚不可摧的地步,尤其是其中的大脑,更是被万全地保护了起来。所以即便是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头骨以及其中的大脑还是完好无损的。而这也就导致了,他所受到的伤害根本就没有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严重。

        这一点,从斯凯脖子上的手掌力量一点也没有变小就能看得出来。它依旧在牢牢控制着斯凯的生命,甚至还开始不断地收缩。而这让斯凯立刻就陷入到了窒息的绝境中。

        她是异人族和人类的混血,不是什么能靠腮和皮肤呼吸的海底人类。在这种喉咙不断被紧扼住的情况下,她自然是连呼吸都变得艰难了起来。而随着能够被摄入的氧气稀薄到几近于无的地步,她的身体自然也是跟着产生了连锁式的反应。

        脸色铁青,筋络暴起,连眼睛都开始翻起了白眼。虽然还在拼命地挣扎,但是明显的,她的挣扎的力气是在不断减弱的。可以想象,过不了多少,当最后的力气也随着残存的氧气彻底消耗掉的时候,就是她的生命彻底画上句号的时候。而在这段并不算是漫长的时间里,她根本无能为力。

        手上感觉着那种垂死挣扎的力量在不断地减弱,老奥斯本心里顿时就是快慰了起来。他的眼睛和声带都在刚刚的震波中受到了破坏,这使得他现在既看不见东西,也说不了话。所有的信息都只能勉强通过手上的触感来得到反馈。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不知道斯凯现在的处境,而这就是他想要的结果。

        利用还没有完全长好的声带,老奥斯本已经是出了可怕的如同鬼哭的笑声。

        “快要死了,感觉到自己眼前的黑暗了吗?我听人说,那是一种沉溺在幽深的河水中,无法挣扎,无法自救,只能一直沉陷下去的恐怖感觉。我不知道你的感觉是不是这样,如果是的话,那么我会很高兴的。因为我终于让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代价。这种有恩报恩,有仇报仇的做法,真是太大快人心了。我都忍不住想要高歌一曲了。哈哈,哈哈!”

        作为胜利者,老奥斯本当然有理由表现出这样的张狂。而眼看着斯凯就要这样香消玉殒在他的手中了。突然间,一道幽深的黑影划过了他的手臂,让他的手臂直接消失在了阴影之中。

        这样突然的变化,让老奥斯本几乎是骤然间就瞪大了自己刚刚长出眼球的眼睛,然后从嗓子里出了完全压抑不住的哀嚎声。这是一种痛苦的叫喊声,人类在受到无法忍受的折磨时都会出这样的声音。只是这种声音出现在奥斯本的身上,就实在是有一些不可思议了。

        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现在的老奥斯本已经是完全不同于一般的人类了。绝境病毒在身的他可以完美地控制自己的大脑,这样既可以利用人体的潜能去修复身上的创伤,也可以屏蔽掉那些代表着痛苦的神经信号。

        就像是之前他所受到的那些创伤一样,他会一声不吭不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刀刮骨头尚且能面不改色的硬汉,而是因为他根本就屏蔽了这些神经信号,断绝了其对大脑的影响。对于他来说,那些伤害根本就像是不存在的,所以自然他也不会因为这个而有任何的动容。

        但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现在的情况是他可以清楚地感知到,从自己手臂上传来的那几乎无法忍受的痛苦。这不是从身体上传来的感觉,而更像是从灵魂深处喷薄出来。神经信号根本就不能抑制这种痛苦,而这自然也使得他变得脆弱的如同凡人一般。

        他痛苦的不能自抑,倒是让斯凯从绝境中挣脱了出来。而看着变成了这个样子的老奥斯本,她的脸上立刻就露出了诧异的表情。

        毫无疑问,这是有人在暗中对她伸出了援手了。而到底会是谁这么做,她在一时半会之间却是难以摸到头绪。而这个时候,已经重新恢复自己视力的老奥斯本也是勉强地忍受住了这种煎熬的痛苦。

        他下意识地想要恢复自己手上的伤势,但是不论他怎么努力,这个消失了的手臂都是再也无法回长出来。就好像是他的身体构造中根本就没有这个肢体的存在一样,他所有的努力都成为了白费。

        惊恐!从未有过的惊恐在这个时候从老奥斯本的心里浮现了出来,他不敢置信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而他更担心的则是那个隐藏在暗中的角色。毫无疑问,这是对他最具威胁的存在,而他一直隐藏在暗中的举动,更是让这种威胁变得无比的巨大,巨大到让老奥斯本连呼吸都变得压抑了起来。

        本来老奥斯本的心理素质都不能算是好的。而在这种情况下,他的情绪自然也是变得暴躁而不可控制了起来。他开始低吼狂叫,如同炸起了尾巴的狼,如同竖起了鳞片的蛇。几乎是疯了一般的,对着阴影中就警告了起来。

        “是谁在那里?出来,给我出来。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既然露了头,为什么不敢出来见我?给我滚出来!”

        无人回应,只有清晰的呼吸声出现在了黑暗里。这让老奥斯本立刻把头转向了呼吸出现的地方,但是很快他却现,同样的声音却是有出现在了其他的地方。就好像有无数的人在暗中窥视着他一样,那种对未知的恐惧让他一瞬间就毛骨悚然了起来。

        这个时候,恐怕只有自己手里能握着筹码才能让他安心下来。所以立刻,他就打算重新把斯凯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不过还没有等他行动起来,立刻又是一道阴影如同潜伏在暗处的饿狼一样扑了上来。它无声无息地扑在了老奥斯本的脚踝上,就像是出现在手臂上的情况一样,连带着绿魔铠甲,所有的一切都被消弭于了黑暗之中。而同样的,痛苦也是再度如同潮水般涌来。

        痛苦的感觉自然是难以忍受的,但是更加致命的是,失去了自己的一只脚,老奥斯本却是连移动都受到了限制。铁拐李还需要一根拐杖才能健步如飞呢,他现在就这么一只脚,就算是当独角鸡也不可能飞起来啊。

        重新挟持斯凯已经是成为了一件不可能的事情。而面对着黑暗中的存在,老奥斯本几乎是一瞬间就已经落入到了无力反抗的悲惨境地。

        这是他无法接受的,所以他几乎是疯了一样地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武器都向着黑暗的地方扔了过去。然而,不论是锋利的回旋刀轮,还是小心的能量炸弹,一进入到黑暗之中,就像是进入到了一个无底的深渊一样,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动静就已经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种现实的情况自然是让老奥斯本再度震惊的不能自已,以及恐惧的无法自拔了起来。他似乎意识到了自己所面对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而这样的认识也让他彻底地打消掉了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如同瞬间苍老了几十岁一样,对着黑暗中的存在就这样颓然无力地问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是神灵还是恶魔?为什么你要如此地对待我,这不公平,这不公平!”

        公平。一个对他来说从来不屑于挂在嘴上的词汇,如今却是已经成为了他内心里的唯一回响。而对面这种像是被**了的小媳妇一样的不甘悲鸣,黑暗中却是慢慢地响起了这样不留情面的嘲笑声。

        “公平。大名鼎鼎的奥斯本也会有讲究公平的一天吗?你在说这话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你的所作所为对于那些死在你手上的无辜者有谈何说得上公平呢?”

        伴随着声音的传来,奥斯本却是看到了这样的一个景象。那就是一个人形的阴影正一步步地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就像是内心里最为深沉的恐惧实质化了一样,他面对这样的存在立刻便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然后磕磕绊绊地问道。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多管闲事的过路者。当然,也可以把我当成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好人。至于我这么做的理由,多半是因为一时兴起。当然,更多的是受人所托。毕竟,不是什么人你都可以动得了的,奥斯本先生。”

        看着这个阴影就这么向着自己一步步走来,越走越近,老奥斯本已经是无法控制自己心里的恐惧了。他想要逃跑,但是失去了一只脚的他根本就无路可逃,所以他只能是颤抖着自己的嗓音,然后这样问了起来。

        “你想要干什么?杀了我吗?”

        “不,我并不想做这种多余的而且遭人恨的事情。我只是想从你的身上拿走一些东西而已!”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