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否认宗教 再塑神圣

第一千三百四十八章 否认宗教 再塑神圣

        没有人回答这样的一个问题,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是非常的明显。哪怕他们是这个国家中百分之九十九的组成部分,但是实际上,他们也非常清楚,这个国家的主人是那剩下的百分之一。

        这是一个很悲哀的事实。然而更悲哀的却是,几乎所有的印度人都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这似乎是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他们的祖辈就是这样生活的,轮到了他们了,他们也应该是这么生活的才对。

        当然,这是在不进行任何对比的情况下。老子说,不患寡而患不均。人心的贪念是不容许对比的出现的。因为一旦对比起来,就会产生差距,就会产生伤害。在不了解另一方的情况下,也许还可以用自己骗自己的方式来安慰自己。但是一旦把事实摆在你的面前了,那么就由不得你不去那么想了。

        人群中再次开始骚动。史蒂夫用自己的威信,成功的引动了这些人心中的欲念。当然,并不是全部的人都会因为生出这种想法。印度能够把他们的特殊制度传承到今天,显然是有着自己的一套的。所以很快,就有一个人站了起来。

        “圣者。在信奉您的宗教之前,我是一名虔诚的佛教徒。佛祖告诉我们,要学会忍耐。我们今生所受的苦难是因为我们前世所犯下的罪孽。只要我们能够一生行善,坚守过今生,那么来世我们将得到果报。如果说是这个样子的话,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在本就不幸的今生犯下种种罪行,让双手沾染上鲜血,为自己的来生平增苦难呢?”

        “今生来世,因果轮回?”摇了摇头,史蒂夫的脸上露出了不屑一顾的笑容。“你觉得乔达摩.悉达多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提出这样的理论的呢?他又是凭借着什么,胆敢说人今世的苦难是为来世的幸福所付出的代价呢?”

        “那可是佛祖,能够以大智慧看穿三生三世的佛祖!”

        前佛教徒皱着眉,一字一句地这么反驳了起来。而对此,史蒂夫却是呵呵一笑。

        “命运的伟大就在于,没有任何人能够看穿他。想想明王吧,如此强大的神灵,力量浩瀚的几乎能够淹没整个世界。但是即便是他,可有说过自己能看看穿命运的走向,看穿一个人的三生三世。既然如此,那么所谓的佛陀,又能有什么资格,预言这样的事情呢?如果他真的能够预言这些的话,为什么不把这种力量用在传教上,用在让所有的人获得更好的生活上?”

        “佛祖只是想要让世人感受苦难,放下苦难。他是大智慧者,大觉悟者。他是凭借着智慧看到了这个世间的真相。您怎么就那么肯定,他没有这样的远见?没有这样的智慧?”

        “我想我可能无法让你彻底地信服我,我的兄弟。但是我却能告诉你我的观点是什么!我从三个方面来辩证你我眼中不同的佛陀。”

        竖起了三根手指,史蒂夫开始讲述起自己的观念。

        “先,他如果有这样的远见的话,那么作为迦毗罗卫国的王子,他为什么要看着自己的故乡被憍萨罗国的毘琉璃王所毁灭,看着自己的部族被战象践踏,被刀剑屠杀,被敌人所银辱。看着自己的故乡被大火付之一炬?如果佛陀真有你们所说的慈悲心的话,那么他为什么不给自己的这些族裔留下一条活路?”

        “其次,我曾听过一句话叫做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放下,看破,无常,无我。一个人如果能做到这个地步,那么和草木泥石有什么区别呢?这样的人真的有资格被别人尊敬,被别人崇拜吗?如果这样的神圣出现在你的身边,面对着你的疾苦无动于衷,反而劝你放下看破,让你顿悟一切是空的道理。你会愿意吗?执着是人的天性,如果连执着都无法做到了的话,那么还能算是人吗?”

        “最后,业果。你们常说今生的果是前生的业。身为王子的释迦摩尼前世应该是一个忍受了苦难的鄙贱之人才对。但是他是吗?如果他是的话,那么为什么会做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这样彰显着唯我独尊的动作呢?而如果他不是,那么他又有什么资格去劝说那些备受欺压和凌辱的鄙贱之人去放下,去忍受呢?抛开所有的神圣外衣不谈,乔达摩.悉达多终究也只是一个刹帝利贵族而已。你们真的认为,一个刹帝利会为你们的利益考虑,而不去为他本身所在的阶级考虑吗?”

        说完了这些话,史蒂夫就把目光投向了之前的问之人。而显然,他已经是不好用言语去辩驳些什么了。这就是现实和神话之间进行交锋的必然结果。神话总是会被现实打击的千仓百孔。而可笑的是,即便是这样,人们也总是愿意相信那些虚假编造的神话,而不愿意去相信真正的现实。除非你把所有的一切都摆在他的面前,然后撑开他的眼皮,逼着他去见证这所有的一切。

        而现在史蒂夫所做的事情就是这样,他在否定这些人心中原本的神圣,通过这种否定,他在扭曲,改造这些人原有的价值观和信念。当然这并不容易,因为扭曲一个人的价值观是一回事,而扭曲每一个人的价值观就是另一回事。不过好在,他已经完成了大半,而剩下的也是已经快了。

        本身就是宗教,史蒂夫自然也是明白宗教的那些特性。通过欺骗的方式来让人得到一种逃避现实的途径。这固然是一种方法,但是却也是一个隐患。

        再虔诚的教徒也经不起一个活着的神圣去摧毁自己心里的另一个神圣。就像是当年释迦摩尼否定印度教的梵天一样,那些过往的神圣可不会站出来和史蒂夫当面对质,所以,他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只要能把自己的说法编圆呼了,编的让人信服了。那就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摧毁,重建,让自己成为别人心中唯一的神圣。这就是史蒂夫的目的所在。当然,他并不打算用欺骗这种方式来进行这种重建工作,那对于他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因为只要有一个更权威性的事物出现并和自己产生冲突,那么自己的神圣地位就将荡然无存。

        他选择的是颠之不破的现实,是当年红色苏联所走过的道路。彻底地唯物主义将摆脱一些愚昧和封建制度。而以人为核心的价值观,也将彻底地让这些被封建迷信统治了数千年的人民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中。历史已经证明了,这并不是没有市场的做法。只需要换上一层新的外衣,它就能给这个古老的国度带来足够剧烈的风暴。

        人们的思想将会觉醒,而觉醒的思想将带来新的欲求。这是个和固有阶级必然会产生冲突的欲求。一旦升起了冲突,那么战争也就不可避免了。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当年它就烧透了半个世界,没有理由不相信在如今,它不会烧得更加彻底一些。

        只要,他们还有足够的时间。

        时间,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的话,史蒂夫相信,自己能够让他们现在所拥有的力量变得更加强大,一倍,两倍,甚至是十倍。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才是真正的无所畏惧,他们才能真正地搅动这个世界的风云。

        可惜,他们已经没有时间了。事实上,能够争取到现在,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手里从来不缺钱的九头蛇在印度政府里有着足够的耳目。在黑格泰尔调动力量的时候,史蒂夫就已经是听到了风声。他本来以为这些事情已经是被压下去的,压得足够延后了。但是现在看来,他的那些老朋友们似乎并不愿意让他过的太过顺心。

        他们已经是针对自己展开了行动。而现在,自己也必须要对他们的行动作出回应了。

        想到了这里,史蒂夫就把目光重新投下了下面的那些信徒们。他们对自己足够的虔诚,而且也并不缺乏思想和勇气。他们是改造过后的印度人。是和传统印度人并不相同的存在。他相信他们的力量,相信自己这么多时日来培育的结果。所以当下,他就对着这些人说道。

        “我的兄弟们,我的姐妹们。我知道你们国度的古老神话。梵天的嘴化身成为了婆罗门,用来讲述他的经意教典,刹帝利是梵天的手,拿去财富,执掌刀剑。吠舍是大腿,辛苦行走,供养前者。而陀罗则是脚,触及一切污浊之物。你们的神用他的嘴把这个道理告诉了你们两千多年,而这两千多年来,你们也一直接受着这个道理。我知道你们以前也许从来没有这样考虑过,但是现在,我想你们应该这样考虑一下。”

        “你们是否愿意永远这样,包括你们的子孙后代,也永远只能当一个奉献者,当一个奴隶。去受别人的剥削,去供养那些高高在上的存在。你们是想永远当贱民,还是想尝试一下,当自己主人的感觉。时代已经变了,世界早已经不同了。你们可以这样做,而现在,我们也给了你们去这样做的力量和思想。关键是,你们愿不愿意如此。”

        “风暴已经是快要来临了,你们的选择将要决定了你们。未来,究竟会是什么样的人!”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