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质疑使命 人类之辩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质疑使命 人类之辩

        血淋淋的脑袋骨碌碌地跌落在了光明使者的脚边,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枭首别人的头颅,但是这却是他第一次因为这么做而产生了诸如失落和愤怒之类的负面感情。

        看着底下那些人在这个怪物被斩下头颅的时候所发出的欢呼,看着他们那一个个狰狞嗜血的疯狂表情。光明使者第一次有了那样的冲动,有了一声令下,命令所有的光明使者把这些人统统杀光的冲动。

        当然,他知道自己不可能这么做,他的出生,他的使命都是不允许他这么做的。但是他就是有这么一种冲动。这种冲动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样紧紧地缠绕在他的内心深处,让他整个人的内心里都已经是疯狂地躁动了起来。

        现在的他迫切地需要一个答案,一个能让他内心平静下来的答案。而这样的一个答案,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给他的。不是任何人都有这样的一个资格,而有一个人却是最有资格的那个。

        他的造物者,他的主人。无疑就是最有可能给他这个答案的人。而作为光明使者的长官,第一批被创造出来的光明使者,他也是有那个能力去和自己的主人取得沟通的。只要在自己的内心里诚心的呼唤,他就能借由某种特殊的联系,沟通自己的主人。

        以往,明王都是利用这种方式来对他的这些使徒们下达命令的。而像是今天这样,由光明使者向他反馈问题,还是第一次。所以立刻,接收到了讯息的周易就已经是在心灵上,对着光明使者发问了起来。

        “怎么了,我的使徒。我能感觉到你内心里的困惑。发生了什么事情?居然会让你产生这样的情感,并且还需要在这个时候向我发问?”

        作为他们的创造者,周易很清楚,这些光明使者到底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和人类不一样,他们的内心从来都是坚定的而且纯粹的。因为可以看到灵魂的本质,所以他们也几乎不可能被什么邪恶的外在因素所污染。如果说什么能够改变和扭曲他们本性的话,那么就只有这种发自内心的迷惘和疑惑。

        这是自周易创造光明使者以来,第一个出现如此强烈迷惘和质疑的人。周易能感受到他内心里的愤怒以及悲伤和困惑,这些负面的情感虽然不是针对他而来的,但是却很可能会发展到让这个光明使者质疑他,质疑他使命的地步。这不是周易想要看到的东西,没有人想要看到自己的造物来背叛自己。所以他表现得很是重视,甚至不惜动用自己的力量,把他的意识拉到了自己的面前。

        这让光明使者只感觉眼前一变,就已经是来到了一个截然不同的世界里。

        巨大的浮空大陆,悬浮在鲜红色的海洋之上。光芒如同从天空倾斜下来的银河一样冲刷在这片大陆上,让整个悬空的大陆都像是被光芒所笼罩包围了起来。而就在这光芒之中,而就在这大陆之上,一座巨大的城堡高高地矗立在那里。

        通体洁白的城墙,有着远超人类任何一座建筑的高度,整齐地围绕在这座大陆的边缘上。而在这些城墙之内,则是一座座并不精致,但是却绝对雄伟的高大建筑。那些巨大的拱门还有柱梁,都是仿佛如同给巨人打造的一样巨大。它们支撑起巍峨的穹顶,高大的宫殿,让所有的一切都充满了非人类的壮观和神圣。

        这不是给人类打造的宫殿,在这里你看不到什么侍者,更看不到那些奢靡骄纵的场景。在这里你只能看到一队队的光明使者,一队队的夜妖像是军队一样整齐地排列在宫殿的两侧,护卫着宫殿正中心那高大的王座,护卫着那王座上的主人。

        在这个王座之上,只会有一个主人。那就是以巨人形态出现的明王。此刻的他正端坐在王座上,一手支着自己的下巴,一手在王座的扶手上慢慢地敲打着。厚实的敲打声让光明使者长官从环境的变化中回过了神来,他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拉回到了自己的诞生地,明王的神国之中,所以立刻,他就跪倒在了明王的脚下,然后对着那王座上的主人这样说道。

        “我的主人,我的陛下。我有很多不明白的地方,我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您的指引,您的解惑!”

        “说说看吧,我的传令官。是什么会让你有这样的想法?你在那片废土上究竟遭遇到了什么?”

        “我的主人,我目睹了一场悲剧。”

        尽管脸上依旧充满着悲伤和愤怒的神色,但是面对自己主人的时候,光明使者还是认认真真地把故事的原委给说了出来。而听完了他的讲述,明王停止了自己手上的动作,并且目光灼灼地看向了自己面前的那个使徒。

        “我明白你的问题了,传令官。你是不甘心吗?不甘心被那些人说裹挟,不甘心做出这样违心的决定吗?”

        “是的,陛下。我不甘心。那个可悲的男人并没有做错什么,从始至终他都在维护着自己的使命而已。他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才变成了那般模样,他所做的一切都并不是出自自己的本源。那都是被逼出来的,被这个残酷的世界和残酷的现实逼迫出来的。他必须那样做,因为如果他不那样做的话,那么他就保护不了自己的孩子。作为一个父亲,他保护自己的孩子有错吗?为什么那些人就那么想要杀害他,为什么他们就那么容不下他。他固然是犯错了,但是那些错误的原因真的是因为他吗?为什么人类不能原谅他,为什么这个残忍的世界不能容忍这样一个可怜的灵魂。我不明白,主人。我真的不明白这一切。人类如果都是这样的话,我们还真的有那个必要去保护他们吗?我们的使命,真的是有所价值的吗?”

        看得出来,这个光明使者真的是在内心里挣扎的非常厉害。在这个残酷的事实面前,他也思考得太多太多了,以至于到现在,他都已经是开始怀疑自己使命的正确性。而面对他这样的疑问,明王也是陷入了思考之中。

        他并不是暴君,因为如果他是暴君的话,他完全可以斥责这个光明使者的胡思乱想,斥责他对于自己使命的质疑。但是他并不愿意这么做,因为他并不想像可笑的耶和华那样,把自己忠实的仆人逼上一条绝路。

        当年的路西法被逼着堕入地狱,简直可以说是让耶和华折掉了一条手臂。他可不希望这样的蠢事出现在自己的身上,所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给他一个合理的,能够让他信服的解释和做法来。

        他需要让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并不是没有价值的,他需要让他打消掉这种对于人类的质疑。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就连他自己也曾经质疑过人类所存在的意义。他被背叛过,被诬陷过。见证过人类所有邪恶的他要远远比这个单纯的造物更加地了解人类的本性,而也正是因为了解这一点,他才会依然对人类抱有信心。他们是特殊的,明王始终相信着这一点,不然他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回来。而现在,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把自己的这个心得,和自己的传令官分享一下了。

        “平身吧,我的传令官。我已经知道了你内心里困惑的源头。在这里,我们的时间还有很多。所以我觉得你可以听听我的看法,听听我对于人类这种生物的解释!也许在听完了这些之后,你会对我给你们的使命有一个新的见解。”

        “人类是一种复杂的生物,在了解他们之前,你首先要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他和你们不同。你们是被我创造出来的,从我创造你们的那一天起,你们就已经拥有了无尽的生命。这是所有人类梦寐以求的东西,因为他本身就代表着无尽的财富。而这,也是你们和人类之间有所分歧的最主要的原因。”

        “人类,是一个可悲的短生种,他们平均的寿命只有不到一百年的时间。在这个短暂的时间里,他们需要解决太多太多你们所不需要考虑的问题。他们要为了生存而奋斗,为了繁衍而奋斗。这让他们的生命看起来总是忙碌的,痛苦而艰辛的。因为在这短暂的生命里他们需要负担太多太多的重量,所以你所看到的绝大多数人类都有着这样的一个特性。”

        “他们忙忙碌碌,只顾着追求利益上的满足,而忽视了内心中的财富。贪婪、自私、狭隘以及怨毒。为了利益,他们能做出很多你们所无法认同的事情,不要说伤害别人,就算是伤害他们的同类,有时候都是在所不惜的事情。就这一点来说,人类的确是一种肮脏的生物,他们的存在也好像根本没有一点价值一样。但是,你要知道,这些人并不能代表所有的人类,他们只能代表人类的一部分,人类无数个面目中的一个而已。”

        “就像是你故事中所提起到的那个可悲的父亲一样,难道你能否认他人类的身份吗?所以就我看来,那个男人其实也就是人类的一个象征,是代表他们截然不同另一面的象征。”

        “人类是复杂的,我的传令官。他们短短的一生让他们在拼命地造就无数的可能,尽管大部分都未必如人所愿。但是他们中也总是会有奇迹和令人炫目的存在的。不要让你仇恨的眼光蒙蔽了你的心灵。你需要更深入地去了解他们!”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