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帝王心术 容人之量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帝王心术 容人之量

        维克托.冯.杜姆,一个鹰视狼顾,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人相信他忠诚的家伙。越是和这样的一个家伙接触,史蒂夫越是能感受到他内心里的那种狼子野心。这并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家伙,也绝对不是一个能随随便便被人驾驭的家伙。更何况,他还有那样背叛自己主人的经历。

        这样的一个人是不可能得到重用的才对。但是因为他那杰出的能力,以及史密斯.周那大胆的作风。他不仅仅得到了重用,而且更是被提拔成了九头蛇最重要的三驾马车之一。就地位和权势而言,他并不比史蒂夫来的要少上了一些。而也正是因为这样,史蒂夫就越发地对他忌惮了起来。

        这并不是说史蒂夫怕维克托分走了自己的权力,怕他挤掉了自己的位置。他对于权力还有地位这种东西还没有看重到那样的地步。他担心的只是维克托的目的,那样的一个家伙,怎么想也是绝对不可能把人类的未来当成是自己奋斗目标的。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和一个根本不在一条道上的人合作,其结果怎么说都是凶险莫测的。再加上史密斯.周还给了那个家伙非同一般的权力和任务,所以史蒂夫实在是不得不去担心,如果他这里出了问题该怎么办。

        自己好不容易打下这么大的一片基业,他可不想因为一些人的诡诈心思,就将这一切付之东流。所以他今天万分地想要从史密斯.周这里掏个底,就算是不能让他控制住维克托这个动机不明的家伙,最少也要让自己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手上又到底握着多少实力。这样他才能提前做好计划,以防止被一些突发情况弄了个措手不及。

        这一点,史蒂夫可以说是完全地没有私心的。他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了保护九头蛇的核心利益,保护他们的那个共同目标。但是,不管怎么说,他的这番话一说出来,就已经是意味着他已经是把自己的手伸的太长了。

        任何一个上位者都不会希望自己最有能耐的那个手下把自己的手伸的太长。就算是刘备和诸葛亮那样的关系也不行。不然刘备最后也不会来一场白帝城托孤的戏码。那是对诸葛亮的信任吗?显然不是,如果以一个帝王心术的角度来看的话,那显然更像是一种不信任,是一种以托孤为名,逼着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手段。

        史蒂夫有诸葛亮的本事,史密斯.周的能耐也远远在刘备之上。两人之间的关系还不如前者的君臣之谊,所以自然的,连刘备对咬对诸葛亮耍上那么一手,史密斯.周自然不可能对史蒂夫这样有些越线的举动视而不见。

        他多少还是对史蒂夫有些顾忌的,所以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他脸色微微一变,然后就有些似笑非笑地对着他说道。

        “你对这件事情很关心吗?我记得我似乎告诉过你,不要太在意他的问题才是。你应该知道的,你现在需要关心的只有你手里面的这个任务,至于其他的并不是你应该关心的事情,也不需要你去关心它们。”

        这样模棱两可的含糊回答,让史蒂夫一下子就能听出来里面的那种警告意味。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有些越界了,但是出自己于自己的本能,他还是咬着牙说道。

        “我知道我这么做可能有些逾越。但是我还是那句话,我不相信维克托那个家伙。你把他放在身边,放到我们都能看到的地方,我没有意见。但是你把他放到一个只有你知道的位置,让他偷偷摸摸地做着谁都看不到的事情,这显然是一件错误的行为。你控制不了他,如果有一天这个家伙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的事情的话,那么说不定一切都已经晚了!”

        “哦,你是这么想的吗?”抬起了眉头,变换了腔调。史密斯.周就这么对着史蒂夫问道。“那么依你之见,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才对呢?我到底该怎么做才能符合你的心意呢?史蒂夫.罗杰斯先生?”

        话说到这个地步,其实已经是到了一个很危险的程度。但是史蒂夫不怕危险,他这个性格,哪怕就是在立场发生了基本型的改变,也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所以明知道自己继续硬撑下去很可能会引发一些严重的问题,但是他还是梗着脖子说道。

        “我还是那句话,阁下。我觉得你应该抓紧对他的控制,并且最少的,也要让我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事情。”

        “你真的想知道,好。那么我就告诉你,罗杰斯先生。我交代给维克托的任务是和他原来的主人有关的。那块名为地狱的亚空间领土,我并不打算将之交付给任何其他人。其中也包括你。而维克托就是我挑选出来,收复这片领土的人。他有天然的优势,而且我也有绝对的信心控制他。我这么说,你应该能够满意了吧。”

        当史密斯.周说出了这样的话的时候,史蒂夫心里就已经是有了一些后悔的感觉。不过他既然长得了这个口,那么自然也是不可能再把说出来的话给咽进去的。所以他只能有些僵硬地板起了脸色,以一种沉默的方式来掩饰这种彼此之间的尴尬。

        这样的做法其实并不可取,因为不管怎么说,你刚刚的作为都已经是招惹了自己顶头的上司。换做一个聪明玲珑的人的话,这个时候即便不是极力地讨饶一番,也一定会是好话说尽地想要挽回一下局面。但是史蒂夫偏偏就是这幅死人一般的模样,换做任何一个人来当他的上司,对于他的这幅态度估计都是要难免地冒出点火气来的。史密斯.周自然也不例外。

        他心里很是恼怒,对于史蒂夫的这种不知趣还有他对于自己的质疑。不过到底他是一个城府深厚的人,所以在一阵沉默之后,他还是把自己心里的那点火气给按捺了下去。

        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是这个道理没错。但是古往今来成大事的人,恐怕也是没少受憋屈了。当年秦始皇还要叫吕不韦作亚父,汉武帝还要给自己家里的老祖宗当乖孙子,唐太宗还要给自己家的臣子怼的下不来台呢。这些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而把这些活生生的例子摆在自己面前,史密斯.周也只能宽慰自己,放开心胸,容忍一下史蒂夫这个愣头青的存在。

        他能容忍史蒂夫,他也只能容忍史蒂夫。毕竟史蒂夫的能力摆在那里,左膀右臂一样的存在根本不是说砍就能砍的掉的。他没有这样的魄力,也没有这样的底气。鬼知道少了史蒂夫这个人才,自己还要等多少年才能再等到一个合适的人选。他已经为了史蒂夫等了七十年了,所以他也不在乎为了容忍他再咽下这么一口气去。

        不过容忍归容忍,不代表他就彻彻底底地放过了史蒂夫这一码,最少的,口头上的警告也是跑不了的。所以当下,他就脸色阴郁地对着史蒂夫说道。

        “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史蒂夫。有些事情能让你知道和插手的,我一定会让你知道。而有些事如果我不想让你知道的,你也最好不要给我随随便便就插手进去。你有你的任务,我有我的安排。而且最重要的是,你是为了我服务的。别忘了这一点,别忘了,九头蛇到底还是我说的算。对你,尤其是对你,我还不想做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的那一套。”

        “这算是你对我的警告吗?”史蒂夫的神色有些落寂,作为一个理想主义者,一旦躲入到了现实之中,那么对他的打击可不是一点半点的。但是,史密斯.周可没有继续惯着他的意思,他态度非常坚决,甚至有些冷漠。

        “如果你认为是的话,这就是一个警告。史蒂夫,理想是我们的目的,但是为了实现理想,我们需要的是手段。统管一个组织需要的手段是什么你应该很清楚。我能把你视作左膀右臂,不代表你就能反过来影响我的行动。说到底,这是我选择的一条路,是我在带领着你们从这条路上走下去。如果说你开始妄想改变我的选择的话,那么即便是你,亦或者是其他的一些人,我都会对他们不客气的。”

        “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所以别逼我,把这种手段用在你们的身上。”

        “我明白了,我会收敛一下自己的。”

        这个时候,史蒂夫表现出退缩和屈从完全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虽然有所坚持,但是却不可能在史密斯.周的面前坚持到那种程度。所以他必然会做出这样的选择。而面对这样的一个选择,史密斯.周脸色稍霁,然后才放缓了自己的语气,对着他这么说道。

        “很好,你知道分寸就好。那么下一步,我想我们应该好好地聊一聊其他的事情。关于我们的行动。你已经知道我来这里的目的了,所以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才能把这次行动所产生的影响,向着更有利于我们的方向发展呢?”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