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星际在线 - 澳门星际 - 太阳神的荣耀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历经磨难 仇恨之力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历经磨难 仇恨之力

        瑟琳娜终究还是无法阻止史密斯.周对她做些什么。这种力量的差距是决定这一切的关键因素。

        没有人知道她会面临什么,就像是没有人知道瑟琳娜已经落入到了史密斯.周的手里一样。不管是周易还是他手下的那些光明使者,都以为瑟琳娜还在执行着自己的任务,还在茫茫人海中寻找着拉玛穆贾姆这个家伙。他们还在等着瑟琳娜的好消息,然而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没有等到瑟琳娜,却等来了拉玛穆贾姆自己的送货上门。

        历经了无数的磨难,早已经是变得如同人间恶鬼一般的拉玛穆贾姆终于跨越了大半个印度的土地,来到了庇护所的面前。而他能做到这一步,完全是因为自己复仇的意志在支撑着他的身躯。

        要知道,他现在的身体已经变成了一副什么模样。几乎没有一块好皮的他每做一个动作都会有一种全身被刀刮的痛楚。他无法正常的呼吸,无法正常的进食,因为他身上的这些器官都或多或少地有些损伤。这样的人只适合躺在病床上苟延残喘,而不是这么千里迢迢地为了复仇而不顾一切。

        但是,拉玛穆贾姆就是这么做了。他复仇的欲望是如此之强大,以至于他根本都已经是完全不顾惜自己生命的进行了这场死亡的跋涉。

        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更加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如今的印度已经沦为了废土,这片土地上到处都是可以要了人命的危险。辐射,那些变异的野兽,还有比野兽更加可怕的游荡者。这些都是可以轻而易举地取走他性命的存在。就算是他运气好到能够安然地避开这一切,这数千公里的路程也足以摧毁他的身体,夺走他孱弱不堪的生命。

        这已经可以说是一个生命的奇迹,当拉玛穆贾姆就这么出现在庇护所的跟前的时候,他就相当于用自己的生命来验证了,一个人的意志究竟能做到怎么样可怕的一个地步。那是超越极限的力量,是所谓科学和一切常规解释不了的东西。这样的一个人,没有理由做不到自己心里想要做的事情,哪怕现在的他已经是到了极限。

        是的,千里迢迢之下,即便是拉玛穆贾姆的意志也已经是到了极限。如果说之前没有能看到庇护所的所在,他还能坚持着那么一口气,硬顶着身体上的痛苦死撑下去。那么现在,当他站在庇护所的跟前,仰望着这个神灵庇护之地的时候,他内心里的支撑他所有行为的意志也是止不住地衰弱了下来。

        目标就在眼前,他很清楚,只要自己走进去喊出自己的名字,那么他就有可能实现自己内心中复仇的欲望。这种清醒的认知让他心中出现了错觉,那就是他已经完成了自己心灵中的夙愿。而也正是这种错觉,他之前所承受过的一切痛楚也在这个时候疯狂的从身体的每个角落中奔涌出来。

        这是他身体对意志的绝地反扑,是现实对心灵的最后进攻。很多人都倒在了这一步上,就像是过去那些南极探险者中有很多是死在极点之前的一样。拉玛穆贾姆这个时候自然也不会例外。

        走了几千里都没有好好休息过的他这个时候真的是忍不住地想要好好地休息一下了。他的大脑、他的肌肉是这么告诉他的,而为了能够打垮他的意志,这些来自于他身体的警告更是直接地让他瘫倒在了地上。

        他整个人都已经埋进了肮脏的泥土中。那种来自于泥土和砂砾的刺激让他只感觉自己好像跌入了油锅,煎熬到了极点。但是很快地这种煎熬就已经消退了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大脑深处萌发出来的疲倦和困意。

        就好像这个时候痛苦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他好好地睡上那么一觉,那么一切都能安然地过去一样。听起来似乎很美好,但是这样的一个结局却是拉玛穆贾姆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他很清楚,自己这个时候睡过去会意味着什么。他很明白,自己距离心中的那个夙愿还有着怎么样的距离。他不能在这个时候放弃,之前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都没有放弃,他怎么能在现在向现实妥协。

        意志在这个时候再度迸发出了力量,那本来已经衰弱如风中残烛的心灵在这个时候顿时像是浇上了一桶汽油一样高涨了起来。这虽然无法改变拉玛穆贾姆的身体,让他在这个时候像是没事人一样地站起身来。但是却已经足够他克服那种想要睡去的欲望,让他再一次地向着自己的目标发起了冲锋。

        这种冲锋仅仅是心灵上,并不是身体上的。只能如同蛆虫一样在泥土中蹒跚爬行的身体怎么也用不上冲锋这个词,但是他所有的动作,还有他那种疯狂的精神却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如此。

        他把手指扣在泥土里,一点点地向前拖拽着自己几近崩塌的身躯。坚硬的土石磨破了他的皮肤,磨烂了他的血肉,让他的森森白骨都裸露了出来,但是却根本没有能让他发出哪怕一丝一毫的呻吟。因为这个时候,痛苦已经不重要了。哪怕是他的身体都在因为这种痛苦而痉挛,他的意志也足以压倒这所有的一切,让他始终保持着,坚定向前。

        他就这么坚定地向前爬行着,向着自己的目标进发着。血从他的身上涌出,在他的身后浸染出一条长长的痕迹,这样的痕迹让他身边的人看到了,都是忍不住地惊呼和颤抖了起来。

        拉玛穆贾姆这样怪模怪样的人出现在他们的身边,他们一早就注意到了。在他瘫倒在地的时候,很多人都对于他是一个漠视的反应。这不是说他们缺乏什么同情心,而是在这片废土上,同情之类和道德挂钩的东西都已经是不复存在了。连自己都管不了的他们那里有功夫去管一个要死的人,最多最多,也就是在心里对他唏嘘那么一下而已。

        然而,拉玛穆贾姆接下来的反应实在是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他们根本想不到,这样一个眼看着就要快死了的人,究竟是从那里迸发出来的力量,让他做出这样近乎可怕的事情来的。

        那样做不疼吗?想来是很疼的。光是手指上的森森白骨都能让人看得牙齿发酸,很难想象那副残破身躯之上的痛苦又会强烈到一种怎么样的地步。普通人根本不敢做这方面的设想,他们只能敬畏的看着这样一个家伙蹒跚前行。既不敢阻拦,也不敢伸出援手。

        一个能对自己如此之狠的人肯定不是说什么好招惹的货色。不是有什么巨大的野心,就是有背负着什么可怕的仇恨。这两者哪一个沾染上去都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只要是聪明人都不会选择沾染上这样的家伙。

        这里的人是什么聪明人吗?也许以前不是,但是经历过这样的灾难,能活下来的如果还不学着变聪明点的话,那么他们也就没有资格活下来了。大家都变聪明了,所以自然的,在这个时候,大家都默默地避让了开来,给这样一个危险而麻烦的存在让出了一条通道。一条通往庇护所大门的通道。

        他们这么做是为了自己,但是不管怎么说,他们这样做最终还是便宜了拉玛穆贾姆。换做平常的时候,也许他会对这些人说一声谢谢。但是现在身负着血海深仇的他实在是没有这个心情。所以他只是沉默着,和自己的身体较劲着,一点点地继续着自己的征程。

        这是个漫长的旅途,尤其是对于他的身体来说。他对身体的过分苛求使得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的后遗症是足以致命的,鲜血一直在他的剩下流淌,从鲜红的色彩到肮脏的血痂。很难说这一路爬行过来他到底流了多少的鲜血。而直到他最后逼近终点的时候,他的身体都有点被掏空了。因为那个时候的他身下已经没有更多的鲜血在流淌了。

        刺目的红色在最后几近干涸,这并不是什么好事。一个流淌完了鲜血的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吗?大家心里都有数。这样的一个疯子,最终还是要死在这里吗?有人的心里已经开始叹息,但是就在他们叹息的时候,一个光明使者的身影已经是翩然得降临在了他们的面前。

        这似乎是个希望,所有人都知道。光明使者是神的使者,他们是可以做到起死回生这样神奇的事情的。但是他们会不会这么做,这些人心中却不敢肯定。他们也不愿意为了一个不认识人的人去怂恿这些神灵使者,他们还不想因为这样的一个人而失去了自己的机会。

        大家都在沉默,而就在这样的沉默中,拉玛穆贾姆已经是挣扎着爬到了这个光明使者的面前,用自己那污秽不堪的双手死死地抱住了他的脚踝,然后用力地从自己的嗓子里吐出了这样的声音。

        “带我进去,带我去找你的主人。我有事情要跟他说,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对他说。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你不能进去!”

        虽然没有一脚把他踢开,但是从光明使者嘴里说出的话却是要比这样的动作还更加的残酷。

        “你这个肮脏的灵魂没有资格走进那里。你身上的罪孽也不可能得到救赎。放弃吧,就这样死在这里吧。也许这对你来说才是最好的归宿!”

网站地图